一次休息

  从漆黑中脱身,嚎叫在背后消散,我踉跄摔回到了街上。当我回头看向来时的路,那里的巷口已经被紧闭的店铺所取代,不再有任何痕迹留下。

  我并没有掉以轻心。直到我在街边的护栏上重新发现了蜡烛,才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蜡烛尚未被燃尽,火光摇曳。照明是指望不上了,但在这么个夜幕里,那零星的暖色还是多少可以激励起心底那丁点安心的。

  ……

  寻着最后一根置于路灯下的蜡烛,我总算找到了可以栖身之所。

  一个夹杂在楼房之间的楼梯间,入口处拉扯起杂色的布料,作为简易的门帘之用。外面则叠放着箱子、椅子、桌子,将楼梯间的口子包围,或许是用来置放杂物,又或许这样做更有安全感。

  我小心走入其中,掀开门帘。

  楼梯底是一个简陋的沙发,后边接着排插,挂在倾斜的楼梯上,为灯泡、手机供电。风扇放在另一旁,但并没被打开,地上则是些杂志、纸版,还有零零散散的瓶瓶罐罐。

  “暂时没地方给你休息了。你可以在沙发上将就一下。”

  守在楼梯间一楼的是一个年轻人,坐在台阶上。我递过去几包饼干,聊以致谢。他小心接过。

  我借此机会好好将他打量了一番——亚裔,发型疏于打理,但衣服还算干净,白底衬衣,其他方面平平无奇。

  “你们这几个人?”我问。

  他从口袋里翻找出一根烟,向我伸了伸,我摇头拒绝。他便自顾点起,叼在嘴里。“六个,有两个在外面还没回来。”

  “怎么样?”

  “凑合着过,有小孩,挺热闹。”

  我看向他身后的楼梯平台,上面有着帐篷一样的小房间,由铁杆子、旧衣物组成最基本的结构。从帐篷里半开的地方能看到,一条长垫子漏了半个身,与自制的桌子穿插而过。

  “你的床?”

  年轻人吐了口烟,晃了晃脑袋,“不是,我睡更上面。睡这里的还没回来。”

  “为什么住这里呢?这里东西不多,天又黑,角落里还有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我又问。

  我的问题似乎有点多了,不过他倒是没怎么在意。可能是因为生面孔少吧,又或许是因为这里的人本身就比较好说话。

  “后面的路难走,也走不动了。这里挺好,饿不着肚子,后边有水。我们以前过惯了小日子,现在也就想接着过小日子。”他斜撇了我一眼,“你是外边来的吧?自从上面把前哨站撤走后,来的人更少了,就算来了也都半懂不懂的。其实你要是住久了,什么地方什么店可以进去,哪些地方又怎么看出险不险,一眼的事情。”

  “是,外边来的,瞎逛,我这臭德性是这样的,哈哈。”

  “速切的?”

  “不是,就一破写东西的。”

  年轻人最后抽了口烟,把仅存的烟嘴放入口袋。

  各自沉默了一小会,我突然开口问起:“说起来,就这么让外来的随便进来休息,你们不怕吗?不留个心眼?”

  “不吵到孩子睡觉就行。其他的,不怎么影响。如果最早不是有好心的这样帮忙,这里好多人家早就死得差不多了。大伙都留着点善心,能帮就帮。有人要硬来也不是没办法,前哨站的人还是有给我们留点东西的。但有必要吗?谁没事跑来这里呢?又不是向着哪个宜居去,也没什么好玩意,穷乡僻廊的,没必要。”

  “这倒是。”

  楼上传来几声呵斥,紧接着是小孩啼哭声。我没再追根究底,把背包一放,往沙发上坐去。

  年轻人打了个哈欠,拿出手机无聊划拉着。

  我整理着思绪,背靠着沙发。

  老实说,这沙发坐着并不是很舒服。灯泡的光也并不强烈,稍稍有些泛黄。墙壁上有涂鸦,有海报,还有裁剪下来的风景照片。整体来说,有点小狭窄,有点小破旧。

  头顶脚步声一连串噼里啪啦,不知道是哪里的电器持续不断发出嗡鸣。我斜靠着沙发躺下,也跟着打了个哈欠。

  外边刮着微风,门帘轻晃。

  我就这么睡去了。


评分: +33+x

作者baiyuleyubaiyuleyu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