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室深夜电台 — 睡前故事:酿酒师
评分: +48+x


夜已经深了,亲爱的,为什么无法入睡呢?

是过去的苦痛,亦或是对明日的恐惧,深深折磨着你吗?

是的,后室如同苍茫大海,而我们是其中微不足道的尘芥,即使是一阵微风,也会让我们粉身碎骨。

我无法缓解你的焦虑与恐惧,但,至少来听一听我们的奇闻轶事吧。

无数如同你一样的流浪者,或是随波逐流,或是反抗命运,虽然他们大多数最终泯灭在不为人知之处,但是,我们记住了他们的故事。

对,故事,只有故事,我们能做的只有记住他们的故事,虽然可悲,但我希望你能听听他们的故事。

因为这是他们存在过的证据。

而唯有这些证据,才能证明我们曾经活着。

那么,欢迎来到后室深夜电台,诸位在深夜未眠的流浪者。


一封泛黄的书信,被小心地保存在收纳盒中
亲爱的Flora Mayer:

听说你已远行?还要多久才能回来?

或许我不该打扰你的私人时间,十分抱歉,但我无论如何无法复制出我们一起的杰作,对,就是我们获奖的那个作品。

或许酿造也是门看人的手艺吧,我确信每一步都做好了,却再也得不到那种缥缈的口感。

我想可能我欠缺了这部分的天分吧,看起来我只能等待你的归来了。

祝你一路顺风!

此致
Xzavier Brakus
10/09/2018


“就这样,Xzavier先生等啊等啊,却怎么也等不到Flora女士的回信。”

“在日复一日的尝试中,Xzavier先生愈来愈急躁,但正如拼图欠缺了一块碎片一般,他始终无法寻到问题所在。”

“他不止一次在工作间大吼大叫,无论是对着自己的助手,还是其他来巡查的经理。”

“在一次和经理的争吵中,他怒吼道:‘Flora去哪了!我需要她的帮助!’”

“很意外,以强势著称的经理在听到这句话后一言不发。”


一份卷宗,里面记录着一桩恶性伤人事件
中年男性的嗓音:那么,Xzavier先生,你可以说说你动手的理由么。

沙哑的声音:他在刁难我,我忍无可忍,才动手的。

中年男性的嗓音:可以具体说说事情经过么?

沙哑的声音:我告诉他,我需要之前的助手才能做出好的产品,但他却说她不会回来了。所有人都是这样,她只是出去远行了,她一定会回来的…

中年男性的嗓音:Xzavier先生,你有按医嘱服药么?


“即使没有专业的设备,没有信赖的Flora女士作为助手,Xzavier先生依然坚持不懈的进行着尝试。”

“很快,Xzavier先生的家中堆满了垃圾、失败的试验品以及他的头发。”

“当社区工作人员找上门来时,他们只见到瘫倒在肮脏污秽的呕吐物中的Xzavier先生。”

“‘Flora,你为何要离我而去?’,这是Xzavier先生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一直重复的话。”

“当她离开时,一颗让时间静止的铁钉,便狠狠的扎透了他的心灵。但可惜的是,无论是怎样的伤痛,都无法拔出这个铁钉,Xzavier先生永远停留在了那一天。”


一份病历,主治医师为Moniz
沉静的嗓音:先生,你今天感觉怎么样呢?

颤抖的嗓音:我…感觉好了很多。

沉静的嗓音:你感觉焦虑、易怒的情况,有变少么?

颤抖的嗓音:我不再有那样的情绪了。

沉静的嗓音:你似乎比来之前要安静了很多。

颤抖的嗓音:(沉默)。

沉静的嗓音:那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你曾经的助手去哪了么?

颤抖的嗓音:她在四年前就已经离开了。

沉静的嗓音:很好,先生,辛苦了。护士,送他回去休息吧。


“当Xzavier先生出院时,太阳的微光隐约透过云层。他来到天台,映入眼帘的是随风漂浮的白色床单。”

Xzavier先生走到天台的边缘处,透过天台的铁丝网,他看到楼下都是等待他的朋友。”

“但在这些朋友里没有她的身影。”

“朋友们都说,Xzavier先生变得安静、务实了。他每推出一款新酒,都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但无论Xzavier先生怎样在酿酒上精益求精,他却始终无法满意。那无法复现的作品成为了他“永远”的遗憾。”

“尽管名利双收,心中的缺憾却似一个生锈的铁钉,紧紧的钉在他的心上,让他的心脏永远不敢跳动。”


一份辞呈,被放在整洁的桌面上
亲爱的同事、朋友们:

感谢你们在这四年对我的支持。在我最困难的时光,是你们的帮助让我看清了现实。

我还是对过去的事情念念不忘,如果无法复现那个作品,我始终觉得自己缺失了一块。

我已将所有的配方留下。请不要为我担心。

Xzavier Brakus
16/01/2021


“一次次的尝试,但换来的不是希望,而是失望。Xzavier先生的锲而不舍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更换设备,使用更好的原料,去深山之中发酵,这些原本做不到的事情,现在的Xzavier先生都可以做到了。”

“但如同命运的玩笑一般,无情的捉弄着苦行的旅者。Xzavier先生的作品越来越惊艳,却离那曾经的感觉越来越远。”

“可悲啊,可怜的Xzavier先生,他从未意识到,自己欠缺的到底是什么。”


一封来信,署名是Flora Mayer
亲爱的Xzavier Brakus:

许久未见,你的生活还好么?

我常常梦到我们一起酿酒的时光,虽然辛劳,但总是很快乐。可惜现在的我已经不在你的身边了。

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的秘密基地么?那里总有一扇奇怪的门,无论怎样用力始终打不开。我也经常梦到在那里和你一起玩耍的时光。

我们总是这样形影不离,我曾以为我们以后也会一直如此。

虽然那些看护人员告诉我不要离开,但我想再和你见一面,好么?就去我们的秘密基地。

我会在那里等你。

爱你的
Flora Mayer
25/06/2021


“在Xzavier先生无尽的梦境中,曾无数次梦到与Flora重逢的场景。这是真实么?还是梦境?”

“‘她已经离去了。’,Xzavier先生对自己说到。但这封信件又要如何解释呢?”

“那是属于两人之间的回忆,并没有外人知晓。”

“无论如何,Xzavier先生仍然决定前往二人的回忆之地。”

“这是拔除铁钉所必须的伤痛。”


一封寻人启事,归档于失踪人口档案中

寻人启事

XA

姓名:Xzavier Brakus

性别:男

年龄:30

概况:此人于30/10/2017约早上九点钟离家驱车前往Makenna Harbor,至今未归。外出时的衣着为蓝色上衣,茶色长裤。

若有知情人,请立即电联:478-670-1084或联系Makenna Harbor的警察局,十分感谢。


“干渴,饥饿,以及绝望在缓慢侵蚀着Xzavier先生。”

“在这片永无止尽的昏黄之中,失去了食物、水源,但好在Xzavier先生还有永无止境的意志力来支持他继续前进。”

“人们总说在死亡前需要经历否认、愤怒、平静、接受的过程,Xzavier先生则觉得自己似乎在第五个阶段,那就是接受了自己的的命运,却迟迟没有迎来死亡。”

“在身心疲惫至极点后,Xzavier先生选择放弃继续移动,在一处墙角靠下。无边的睡意立刻袭来,虽然可能一睡不醒,但Xzavier先生早已不在意,或许,一睡不醒便是对于他最大的仁慈。”


一卷录像带,记录着曾经的美好

时间:17/09/2015
录像主题:颁奖典礼

录像开始

主持人:那么,接下来到了最为激动人心的环节,我们即将宣布今年Makenna自酿金奖的作品!

现场人声鼎沸

Flora:紧张么?

Xzavier:我对我们的作品有信心,但是,今年的竞争者,也很强力。

Flora:你在否决我的配方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没底气哦。

Xzavier:那是因为…!

Flora:嘘,主持人要宣读了!

现场变得鸦雀无声

主持人:那么,在今年诸多的参赛作品中,有这样一款独一无二的作品。它的酒体鲜红,仿若怒放的鲜花一般,而它无论是香气还是口感,都从未试图选择一种平衡,而是肆意的展现自己的特色。

主持人:在该款酒中可尝到多种水果的味道,并且将他们很好的糅合在一起,让你初次入口时无法确认这种味道究竟属于哪种水果,这种缥缈的口感令人欲罢不能。

主持人:不如我们以往的参赛作品,这款作品完全不收敛,而是以一种奔放的形式将自己的特色完全展示,如同在夏季盛开的花朵一般,毫不吝啬向外界展示自己的美。

主持人:那让我们恭喜Brakus先生Mayer女士的参赛作品—“█”!

录像终止


Xzavier在从回忆中惊醒,看着周围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曾经的居所。”

“他看向日历,这已经是他来到这个光怪陆离世界的第二年。桌上摆着两张照片,一张是他最挂念之人,另一张是救助他的人和他的合影,照片中的他久违地露出了笑容。”

“忽然,帐篷的门帘被人掀开,一名充满精神的年轻女性走了进来,对他说道:‘Xzavier,我们有惊喜给你哦!’。”

“‘惊喜,什么惊喜?’,Xzavier显然有些疑惑。”

“‘你忘啦,今天是你的生日呢。’,女性说道牵起Xzavier的手,将他带到帐篷外,基地大部分人已经在帐篷外等候,他们准备了自制的蛋糕与用火盐仿制的烟花,见到Xzavier从帐篷里出来,便齐声喊道:‘Xzavier,生日快乐!’。”

“随着火盐烟花升空,并不绚烂的烟火照亮了Xzavier流着泪水并微笑着的脸庞。”

“女性走近Xzavier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们还为你准备了特别礼物呢。’。”

“女性拿出一瓶橘红色的酒,递给Xzavier,并说道:“这是按照你之前说的配方做的,但是用一些这里的原料做了替换,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你能亲自尝一尝呢,毕竟你教会了我们这么多技术,算是徒弟想获得师傅的认可?’。”

Xzavier接过酒瓶,看着里面的奇异的酒体,并没有多想,便打开酒瓶饮用了一口,随后,他便皱紧了眉头。”

“‘是不好喝么?’,女性有点紧张,捂住喉咙咳嗽了几声。Xzavier并未回答,而是将酒咽下喉咙,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一份病危通知书,知情同意一栏无人填写
制麦,糖化,煮沸,过滤,工作间内热气蒸腾。

Xzavier先生沉浸于工作,或者说是它的爱好之中,对外界浑然不觉。

将最后一批麦汁装进发酵桶后,Xzavier先生心满意足地合上随身的记录本,准备清扫一下工作间。

当他准备去拿清洁工具时,发现电话上的未接来电已经多到一页显示不下的地步。他随即拨通了一则未接来电。

当等待回应时,Xzavier先生看向了工作间的时钟,明明已经工作了数个小时,但时钟依然是他来时的时间,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也停留在相同的时间,仅有日期写着02/10/2017。

一颗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铁钉紧紧嵌在了钟上,让他无法运转。


“一天的庆祝已经结束,Xzavier已经疲惫不堪。但他并未打算休息,而是立刻打开那瓶橘红色的酒瓶,再次浅浅地尝了一口。”

“毫无疑问,虽然并不纯粹,但这正是他一直渴望的感觉,这是他无法再现的作品。”

“但是为何?Xzavier百思不得其解,他听了酿造者们的描述,无论是哪一步,他都能做的更好。所用的原料也并不稀奇,究竟自己是哪一步出了问题?”

“但越是思考,Xzavier越觉得困意上涌,酒精的功力已经显现。”

“最终,疲劳与醉意将Xzavier又带入了梦境之中。”


一份检查报告,被隐匿于锁住的抽屉角落

大段文字已因褪色而无法辨认,仅有底部一小段被着重描黑的文字略微可见
检查结果:…处可见多处病灶。另在肺部发现多处转移…体积过大,不推荐进行手术…
检查时间:05/06/2018

Xzavier每天为自己加了一点额外的任务,那就是在做完基地的工作后再回来捣鼓一下他私人的小酒坊。”

“虽然远远不及他之前的工作间,但Xzavier感觉到,或许在这里他能更接近曾经的作品。”

“但不同的是,基地的一些人会来帮忙,他们似乎对于酿酒的事情十分感兴趣,也惊叹于Xzavier手艺的高超和知识的渊博。”

“尤其是最初搭救他的那名年轻女性,每当Xzavier开工,她总是能敏锐地感知到并过来给他帮忙。她叽叽喳喳的性格常常让Xzavier无法集中精神。”

“看到她又在好奇地对着酿酒工具动手动脚,Xzavier有些坐不住了,便开口道:‘Flora,你别…’,但话刚出口,Xzavier仿若意识到什么错误一般,立刻改口到:‘Flore,别动那个。’”

“听到这为了区分两个名字而故意在尾音处重读的别扭发音,Flore笑了,说道:‘Flora,那是谁啊?’。”

Xzavier叹了一口气,当做没听到,继续进行着手中的活。Flore本想继续揶揄他,但却因为忽然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抱歉!我先出去了!’。”

Xzavier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熟悉。但他还是赶紧摇了摇头,‘不是她,不是她。’打消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后,便继续专注于手上的工作了。


一卷录音带,被发现于遗物之中
录音主题:to Xzavier
录音时间:09/07/2018
录音人:未知


录音开始播放

沙哑的男声:女士,你确定要放弃治疗么?如果选择保守的治疗,五年内的生存率…

明快的女声:不用了,这些天谢谢您了,我已经决定放弃治疗。

沙哑的男声:女士,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至少治疗还能保住一条命。

明快的女声:医生,感谢您的建议。但是我看了那些在病房的病人,老实说,我觉得那和死了已经没有区别了。

沙哑的男声:女士,你是害怕那样的痛苦么?我们也可以提供镇静剂来帮你渡过难关。如若坚持到新的疗法出现,或许你的病也有治愈的可能。

明快的女声:再次感谢您告知我这样的可能性。您是一个试图救治所有病人的好医生,但对于我而言,倘若不能热烈的活着,那和死去并无区别。我想在我短暂的余生完成自己的梦想,灿烂的绽放,再无声的凋零,不留下任何遗憾,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良久的沉默

沙哑的男声:在门外的那名男士,他知道你的情况么?你这样的选择,或许会伤了他的心。

明快的女声:我…我还没告诉他。我希望在不多的日子里,可以和他在一起完成我们的梦想,医生,你可以帮我隐瞒我的情况么?

(短暂的沉默)

沙哑的男声:唉,好吧,我知道了。

录音记录终止


Xzavier正紧张地等待着发酵桶底层的杂质被慢慢过滤掉,这一批产品花费了他大量的精力与原料,其中有一些替代的原料可能数年都无法再获取,因此,这批产品是他对于之前梦想的最后一次任性尝试。”

“他浅浅的闻了一下,这股味道与之前一样,‘这是一个好的兆头’,他的心理暗自想到。”

“随着桶底积淀的残渣被滤掉,Xzavier迫不及待的从龙头打出了第一杯酒,这酒液正似怒放的花朵般鲜艳,他毫不犹豫的将它饮下。”

“‘对了,对了,对了!’,Xzavier高兴地欢呼雀跃,多年以来的心结终于解开,他觉得这个作品不仅成功复现了之前的味道,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越了他的成名作。”

“他高兴地带上一小瓶酒离开自己的小作坊,去寻找Flore,想要与她分享自己的喜悦。”

“当他到达Flore的小屋时,却发现屋内外站了很多人,这让他十分不解。他不顾人群的议论声,来到屋内,想要告知Flore自己的成功。”

“出乎意料的是,曾经鲜活的Flore现在却形容枯槁,静静的躺在床上,仿若即将凋零的花朵一般,再也没有一丝生气。”

“‘她一直在等你,但可惜的是没有撑到你来的那一刻,这是她留给你的信。’,一旁的女人递给Xzavier一封信件。”


一封告别信,署名是Flora Mayer
亲爱的Xzavier Brakus:

我没有在我们的秘密基地等到你,我想,你大概是在忙于自己的爱好吧。

我曾经做过无数个梦,梦中的我活得无比灿烂,我的生命正如我们给我们的酒起的名字一般,充满了激情、色彩。我想我的梦境正是我的现实所缺少的东西。

但我的身体也正如那个名字寓意的一般,在盛开之后便会迅速凋零。我从很小的时候便知道了这个事情,很抱歉一直瞒着你,但也正因如此,我更想在我短暂的人生之中活得更加有色彩。

很高兴我是和你一起长大的,你对生活的热情、对未来的憧憬深深地吸引着我,和你在一起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让我忘却对于未来的忧虑与烦恼。如果没有你,我的生活想必会少去很多色彩。

还记得我们在一起酿造的第一款酒么,当时你嚷嚷着要选择经典的含蓄的风格,我却极力反对,我希望将我们的激情与热烈全部灌注于酒液之中,最后我们大获成功。但这其实有着我的私心在里面,我知道那时我的生命已经接近终点,我可能快不能再陪在你的身边,所以我希望能够将自己最后的色彩灌注于这款酒中,作为我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不为了别人,只希望你能够记住和我曾经的日子。这是我曾经热烈的活着的证据。

现在我将远行,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你道别,也不知我何时将会离开。但每一朵夏花都不会希望自己枯萎的身姿被人看到,我也是一样,我希望在你的记忆中只有我曾美丽、热烈的形象就好。

再见了,我的爱人。希望未来的日子你还能像和我在一起时一样,富含色彩,充满激情。

爱你的
Flora Mayer
25/09/2017


Xzavier跪倒在Flore床前,他已经知晓了真相,也知晓了自己一直缺少的东西是什么。”

“他握住了Flore那接近苍白的手,Flore仿若感受到了他的存在,用微弱的力气抓紧Xzavier。”

“‘再见了,Xzavier。’,Flore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再见了,Flora。’,Xzavier回应道,他终于了结了多年来的遗憾。”

“周围的世界开始崩塌,伤痛拔除了铁钉,属于Xzavier的时间开始重新运转。”


一份宣传单,介绍着名为autumn leaves的啤酒
流浪者A:嘿,你看到那个传单了么?

流浪者B:这是“autumn leaves”的宣传单啊,这款酒很好喝的!

流浪者A:是嘛?他是什么味道的呢?给我们科普科普。

流浪者C:是啊是啊,我们都是只闻其声,未尝其味。

流浪者B:酸酸甜甜的,但回味起来却是很苦的那种味道。但是不知为何,喝起来总是给人一种不禁陷入回忆的感觉。

流浪者A:陷入回忆,这也太玄乎了吧?话说回来,这款酒究竟是怎么弄出来的啊,谁在这种鬼地方还有心思酿酒的?

流浪者C:你看这宣传单写的:“仅以此酒献与我的爱人、同伴:Flora&e。 —by Xzavier”。

流浪者B:听说背后还有一段悲伤的往事呢。唉,别想这么多啦,晚上我们一起去酒馆喝一杯你们就知道了!

流浪者A&C:好!



不知诸位流浪者,是否曾和Xzavier一样经历过这样的遗憾呢?

夜已经深了,新的一天即将到来。

今日的故事到此结束,希望我们的故事能在漫漫黑夜之中,给予无法安眠的诸位一丝慰藉。

那么,再见了各位流浪者,愿你们在后室中也能热烈的活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