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航
评分: +61+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0

  • 安全
  • 稳定
  • 远航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远航为一需要特殊方式进入的隐秘层级。该层级由数个不同的区域组成,进入远航后选择不同的航行方向可能会进入不同的区域,并在航行到航道终点后离开远航

进入方法

rudder

伫立于海中的船舵。

若想进入远航,需在海域或河流附近寻找到孤立的船舵,这些船舵可能为木质、金属制,破损程度不一,但都突兀地立于沙滩或河流附近的滩涂地上,甚至是伫立于海面或河流中。需用双手紧握船舵,闭上双眼,随意转动船舵一段时间,当听到清脆的风铃声并感受到脚下柔软的沙土被替换为坚实的甲板,便已经到达了远航。此时睁开眼睛,会看到自己身处一个半透明、淡蓝色的小帆船上,而周围的环境也化为了一片幽邃、深蓝的虚空。

航道

进入远航后,可通过转动船舵控制航船行进的方向,根据前进方向的不同,会进入不同的航道。

逐光

zhuguang

航道-逐光

逆时针转动船舵,待航船向左方偏转一定角度后,再将船舵复位,航船行驶一段距离后便会来到逐光航道。

在进入该航道后,会发现周围环境显著变暗,仅能通过航船发光的船体来辨认四周的环境。行驶一段时间后,视域前方往往会出现一个微弱的光点,可操纵船舵控制航船向光点的方向前进。随着与光点距离的缩短,可见光点裂分为无数个颜色各异的光束,并且这些光束伴随着航船的前进不断变化着位置与形态,数个光束合并为一个更大的光束、一些光束相交后再散开、一些极大的光束会突兀地失去光亮随后裂为许多细碎的三角形光斑。随着航船的不断前进,不同光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很多光束的行进路线不再能被观测到,但能观察到某些光束似乎在其终点形成了一个明亮光斑,仿若夜空中的星星一般。

操纵航船跟随任一光束行驶到终点,便可结束航行,来到随机层级。但若不跟随任意光束,任凭航船驶向黑暗,便会来到废墟之中。

废墟

ruin

航道-废墟

逐光之中往黑暗深处航行,便会来到废墟

废墟是由大量不规则的深灰色岩石所构成的区域,少量岩石似乎可以看到雕琢的痕迹,但这些建筑昔日的结构均已残破不堪。该区域几乎没有任何光源,仅能凭船体自身微弱的照明判别方向。时至今日,未有人探索到这一区域的边界,在该区域迷失的人也数不胜数。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该区域的航道极其狭窄,但航船在微弱的照明下却可以安然通行,一种说法认为航船本身可能就可直接穿过这些岩石,但因光线不足,这种说法还有待验证。

若在该区域中迷失方向,可在废墟中寻找一个光芒微弱的提灯,通常这会花费非常多的时间。提灯由一身着长袍、佝偻着背的老妇持有,她的右手所指的方向则为返回逐光的路线。若贴近老妇,会发现长袍内的妇人其实是一副骷髅,不会移动也不会作出任何动作和回应。

燃尽

ranjin

航道-燃尽

进入远航后,若不转动船舵,任由航船笔直前进,数分钟后,航道开始逐渐变得明亮,可明显感受到环境变得燥热,此时便已来到燃尽航道。

航道两侧熊熊燃烧的烈焰是该航道的显著特点,也是该航道无比燥热的原因。随着航行的继续,四周还会浮现造型各异燃烧的建筑、雕像、园林,又或是一些画作、相片,一些流浪者声称也曾看到过燃烧的十字架或是向上的阶梯,它们均以黄色的亚麻布包裹,若细看,似乎还能看到阶梯上有无数向上攀爬的人影,十字架上也仿若有挣扎哀嚎的有着双翼的类人实体。

若将船舵向任一方向打满,船便会开始盘旋着上升,便可顺着燃烧的阶梯来到炼狱。倘若沿着航道两侧烈焰的指引一路向前,则火势会越来越弱,直至彻底熄灭,原本在火光下失色的船体会再度可见,并照亮航道。此时可见两侧燃尽的残骸均为巨大的不明生物的骸骨,造型各异,对于这些骸骨的描述大相径庭,一说这些骸骨展现了这些生物被烧死前痛苦挣扎的样貌,而另一说则认为这些骸骨仿若在奏乐、跳舞,仿若在进行一场盛大的庆典。

在通过一个倒三角形的诡异骸骨后,便可离开此航道并来到一片神秘的花火之中

炼狱

lianyu

航道-炼狱

顺着燃火的阶梯缓缓向上,火势越来越大,直至烈火延烧至船上,延烧至躯体之上。凡所欲前往炼狱者需忍受剧痛向着阶梯上方走去,因为炼狱没有回头路,若回头,则会坠入无底的莲渊之中。

航船在淡蓝色的烈焰下逐渐支离破碎,身上的所有衣物也会被焚烧殆尽,当到达阶梯顶部时,航船会彻底崩解坠落,而探求炼狱之人除了散发着淡蓝色幽光的胴体之外已经空无一物。炼狱之行才刚刚开始,剩下的阶梯则需要流浪者自己一步步走完。

行走于炼狱之中,烈火随时缠绕于自我那裸露的胴体之上,若不能忍受火焰灼烧的剧痛,便一步也无法迈出,因此炼狱之中总是与痛苦相伴。熊熊的烈火之中,除了悬于半空之中的环形绳索外,还能看到收纳整齐、浸染鲜血的狼牙棒、皮鞭、火钳,亦可闻到那生锈的菜刀之上散发出阵阵腐臭的气味。阶梯两侧均是紧闭的房门,房门宛若岩浆般滚烫,但若能忍住这几乎超越人类忍受极限之苦楚,将耳朵紧贴于房门之上,便能在耳朵被灼烧的声音中听到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房中人那轻声的呢喃,仿若被棉花塞住口舌又或是头被麻袋裹住一般的人才能发出的声音。

随着阶梯逐渐向上,会逐渐觉得炼狱之中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熬,那原本连一刻也待不下去的火龙卷似乎也变得逐渐能够承受,那即使是轻轻触碰便会滋啦作响的房门也不是那样咄咄逼人。但可能会发现自己原本淡蓝色的胴体已被灼烧出厚厚的灰黑色结痂,于烈焰之中自我变得更能忍受了,但即使是轻微的剐蹭或是触碰这些结痂也会带来比烈火灼烧数倍的疼痛。没有人能承受这样的痛苦,也没有人能确保自己完全不被触碰,因此所有人都会在炼狱的阶梯上因为意外剐蹭或是撞击到环境中的物体而剧痛不止,最后昏倒。所有在炼狱中昏倒的人,也同样会坠入莲渊之中。

没有人走到过炼狱的终点,但有传言说,终点悬挂着十三个浮空的环形绳索,其中七个已经有所属。剩下的还在静待愿意自悬其上之人。

莲渊

lianyuan

航道-莲渊

炼狱坠落后,可见原先燃火的阶梯火势逐渐变小,直至化为半透明的淡白色台阶,从炼狱坠落之人此时也会发现阶梯本身不是直线向上,而是螺旋向上。随着坠落的时间越来越久,螺旋的阶梯之间距离愈发遥远,若抬头望向坠落的反方向,则可发现螺旋的阶梯在俯瞰的视野下形成了诡异的莲花状图案,其外部层层叠叠旋转的淡蓝白色花瓣紧紧簇拥着中心血红色的花蕊,若定睛细看,不难发现花蕊其实燃着烈焰,毫无疑问便是炼狱的火焰。

坠入至莲渊底部前,会发现那旋转的淡蓝色阶梯会再度接近,直至聚拢。于底部抬头往上看去,不难发觉阶梯并不是只有一条,从顶端汇聚的一点衍生出的阶梯足有数百条,它们构成了莲花螺旋状的花瓣。由于在炼狱中燃尽了衣物,被灼烧的胴体便能直接接触到这些冰冷至极的花瓣,若细细检查这些花瓣,不难发现其表面并不平整,有些奇怪的凸起与空洞,似乎为某种不规则的材料强行拼接在一起一般,并且花瓣极脆,若稍用力便可将其捏碎,化作淡白色的齑粉。若不慎吸入这些齑粉,则会感受到极度生理不适,出现恶心、呕吐等反应。

沿着任意一条阶梯向上,便会发现自己与其他道路渐行渐远,直至整个世界陷入黑暗,如同在深渊之中一般。每在阶梯上踏出一步,时而可听到叹息声,时而可听到诵经声,时而可听到哀嚎声,但就是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直至这些声音愈发变大之时,便可远远瞧见一尊闪着金光的佛像,此时若再向前便会踏空,来到中有之地

破浪

polang

航道-破浪

远航中,不论身处于任何航道,只要航船仍完好无损,将船舵向右打满,待到仅在进入远航时才出现的风铃声再度响起,头顶上降下小雨,迎面的海风再度出现,流浪者此时会逐渐听到海浪拍击船体的声音。此时便来到了破浪航道。

随着航船的不断前进,天气与海面的状况不断变差,猛烈的海风夹杂着暴雨不断袭击着甲板,迷雾般的水汽遮挡了航船前方的视野,而那一道道海浪更是如同海怪的双手欲将航船撕碎,稍有不慎没抓紧船舵,掌舵之人甚至会被直接甩到甲板之外。而航道中的暗礁、水龙卷、大漩涡以及其他航船的残骸更是使得航道更加惊心动魄,若不能及时避开这些危险,则航船亦将遭到严重破坏甚至是彻底被大海所粉碎,坠入死海之中。

唯有真正坚韧不拔、英勇无畏的人才能驾驶着和狂暴的大海相比宛若沧海一粟般的航船来到该航道的终点。终点没有大风、没有暴雨、没有危险的礁石,只有充沛的阳光与风平浪静的一座小岛。岛上盛开着淡紫色的牵牛花与大丽花,于岛屿中央有着一座高耸的石碑和一个打开的宝箱,石碑无字,却有着无数道铿锵有力的刻痕,据传,这些刻痕均为来到此地者所刻;宝箱无宝,仅有一张字条,上面以歪歪扭扭的字迹写道:“可寻得的宝藏永远不在宝箱之中。”

于终点的小岛上船,继续向前航行,可发现远方的纯白色的灯塔正为归来的航船指引方向。顺着灯塔指引便可来到季风呼啸的港口

死海

sihai

航道-死海

所有在破浪航道失败的人都会来到死海。死海无边无际,黯淡无光,寂静无声,仅有一轮圆月当空,静静照着海面,缓缓的洋流向着不知何处的终点前进。

于破浪失败之人会发现在死海之中已失去躯体,意识漂流于海面之上,随着洋流前进、沉浮,虽有五感,却不能控制自己前进的方向。死海冰冷至极,尽管躯体已然不再,仍能感到自己的骨头因极度的寒冷而疼痛,这样的痛苦将伴随整个漂流的过程,不得缓解。望向死海的海面,无数纸船漂浮于海面之上,每个纸船上都挂着一盏提灯,其内仿若有着模糊的人影一般,在灯油内漂流、泳动。

每个人在死海内漂流的时间不尽相同,有的人称他仅仅漂流数天便至出口,而有的人则觉得已过了数十年之久,但在外人看来,他们则只不过握住船舵,在意识之海徜徉了一小会,根本没有所言几天至几年之久。死海的出口可能是一个倒着的船舵,它将流浪者带回现实的船舵附近;而另一个出口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洞穴,随着纸船漂流入内,可见无数虚无缥缈的人影于其中洗浴、擦拭着自身那黑色的污垢,直至自我洗成白净的胴体,而那污垢则化为了一艘艘纸船继续漂流。顺着洞穴深处的瀑布一跃千里,纸船也随之溶解于水中,漂泊之人也同纸船一样化作了川中之水,彼此难分。于黑色、粘稠的液体中经历数重梦境,感受他人之苦楚,接纳他人之恶意,漂泊异乡之人终将于忘川中醒来。对这些人而言,远航以另一种方式呈现和结束了。

深井

shenjing

航道-深井

远航中,若未开始航行时便松开船舵,从船上一跃而下,将坠入无底的黑暗之中。下坠的过程极久,久到会在一片黑暗中迷失方向。当感觉到双手双脚仿似碰到潮湿、黏腻的墙体后,下坠的感觉会逐渐减缓,取而代之的是重力似乎在向垂直于原下坠方向改变,在此影响下,身体的一侧会开始贴近墙体,随后在与墙体激烈的摩擦中减缓原有的速度,这一过程可能会踉跄甚至是紧贴墙体滚动数圈,但通常并不会受伤。在安全着陆后,便来到了深井

深井中充斥着令人恶心的排泄物的味道,包括粪便、呕吐物以及腐臭的不知名的体液的味道,这些味道由深井墙体的粘液散发而来,而在深井的某些狭窄的区域,可能不得不匍匐前进,届时这种恶心的液体将会覆盖全身。当爬行穿过第一个狭窄的井道后,将会来到一个类似于监狱的地方。此地可见大量被打开的金属牢门,地上散落着数不清的吃到一半的面包、饮料,以及用过的避孕套、沾满鲜血的玻璃碎片、餐叉和皱巴巴的纸钱,部分已被损坏的牢门里还可见悬挂于房梁之上的环形绳索,却无人挂在其中。牢狱的尽头处写着“食堂”,走近其中会发现餐桌上摆着一个个坐便器和蹲便器,其内同样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排泄物。

再向食堂的深处进发,可来到食品冷冻库,总共一左一右两个冰库。打开左边的冰库,可发现其内部全部是摆放整齐的各种马桶、坐便器等物品。而进入右边的冰库,可见大量冰箱与马桶相对摆放在一条窄道两侧,大量的马桶污秽不堪,已经泛黄并发出恶臭,有的散发出呕吐物的味道,若打开冰箱,则会发现其内摆满了残缺的肢体,有的里面还可见手铐、警帽、囚服等物品混杂其中。

离开冰库继续前进,可再见一个破损的牢房,轻轻推开牢门,则又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口,将周遭的玻璃扔下去完全听不到任何声响。只能继续从深井中一跃而下,因为无人愿意返回肮脏的监牢。从新的洞口跃下后,于黑暗中意识会逐渐模糊,再度醒来时则已经在一个坟墓中,拍去身上的尘土,便可在墓园区域继续探索。墓园处笼罩着朦胧的白雾,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会回到原点,并且发现墓园所有墓碑均写着自己的名字,但其中记述的生平则不尽相同,有幼儿早夭、有英勇战死、有犯罪处死,亦有安享天年后死去。若想离开墓园,则需静静躺在那最开始的墓穴之中闭上眼睛,此时会感到困意油然而生,而上方也有人开始往墓穴填土,待墓穴被土填满、无法呼吸之时,墓穴底部会突然崩塌,再度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下坠,直至来到万事万物的尽头

远航结束

从任意一个航道的终点离开,便结束了远航。一个人一生之中最多进行三次远航,而进行第四次远航的勇敢者或是傻瓜们至今没有返航,一说他们在多次的远航中迷失了,亦有说法称他们已经静静栖息于深井的墓穴或是化作了死海中形代的纸船。当然,也有人称,他们已经航向了新生的黎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