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 -Ω-C ‘‘蒼屿’’
评分: +73+x


场景分级:
island-logo
addspace.pngdifficult-nocippeye-hurt
综合阈限:Dopplerganger
复合区域 难以逃脱 恶质影响

开发室的体系中,场景 -Ω-C是位于所有已知场景之外的异位面场景。


在更为熟悉的体系中,蒼屿系一极为特殊的隐秘层级。

场景 -Ω-C由复数场景构成,其大体分类为D1和D2。因为其极高的切出难度,不建议任何无准备的流浪者进入。

D1——Midboozeath

D1为非欧空间,时空稳定性极差。因为未知干涉,该区域的位置层移1场景 -00.-1.2-C的下方近千米处。

D1基本笼罩在一片漆黑的虚空中。地面可以说是透明的,环境存在有未知光源但亮度很低,导致流浪者就像是虚空中行走。触摸地面可以发现其质感类似土壤且十分黏腻,其散发着铁锈和极微量硫化氢混合的气味。由于透明外观,任何物体在地面上都很容易暴露出来,少量灰尘如同记号,大致标记出地面略起伏的轮廓。金属零件、家具碎片、腐殖质、生物质泥像垃圾堆一样杂乱堆积。

建筑

land

2021-12-11 10:11

巨大的破败建筑物存在于D1中,外形类似前苏联未来主义风格,大位面混黏土区块互相堆叠拼接,粗糙的钢筋穿插其间,或被玻璃幕墙2围绕,有关一些结构的实际用途更是难以理解,暂时只能以“美学”或者“未知科技”搪塞。其体型巨大,单纯一面墙就有可能延伸几千米。接近建筑的成功率是极低的,流浪者一般只能远观,大致观摩其极小部分的轮廓,即便如此在人眼看来也是遮盖半边视野的庞然大物。

若成功接近建筑,可发现其上极多的破损痕迹,例如穿模、油漆脱落、电线外露,上文中的怪异杂物更是塞满了墙壁缝隙。借助透明地面,我们可以发现建筑是没有地基的,仅有少数地下室样的结构和水电管道像植物须根一样分散延伸至地下20米左右。进入建筑内部,可以发现内部设施是接近完善且运行正常的,包括水电系统。然而建筑内部却缺少分化,几乎全部是由空旷的大厅和纵横的墙壁构成。在墙壁之上则涂满了狂乱表现,极为抽象的涂鸦,且似乎会产生一种视觉感知危害,注视者会无端从一些意向中联想,且大多发展为极为恶劣的情节,就目前来看,联想范围可以参考以下列表:

  • 生育失败
  • 未知场景迷失,下意识带入极度紧张恐惧的情感
  • 未知实体残忍杀死
  • 未知组织生理虐待
  • 经历未知现象产生惶恐
  • 使用未知物品受到极强副作用
draw

涂鸦-再现(无视觉危害)

若在建筑中入睡,则有小概率经历一次探索未知场景的梦境,内容大多重复,细节却异常清晰,且入梦概率会随着流浪者停留时间逐渐增长至一个稳定值,~40%。梦境中的场景和涂鸦产生的联想中的场景极为相似,却无恶劣血腥发展,但是容易引起曾被影响者的PTSD。3物理伤害和物资皆不可以带到现实。

1.走廊 场景灯光昏暗,电力系统时常停运,长廊的风格大概为办公室。长廊两侧被黑暗包围,门窗后可能隐藏着笑魇,抑或死亡飞蛾。在此场景中,黑暗本身也会变为一种实体,犹如粘稠浓厚的雾,若深陷其中则难以挣脱。黑暗的粘稠程度是和光线强度挂钩的,明亮时还好,光线黯淡时变会使流浪者寸步难行。值得注意的是,此场景会使流浪者完全色盲。
2.天顶 场景类似云层表面,且表面悬浮这一层厚度约为2厘米的白色雾气,永不消散。场景内分布着极为散落的建筑结构,且都由糖玻璃制成,这些建筑结构大致为一些极度扭曲的人形雕塑、停车场样的棚子、向上延伸一段距离后唐突停止的楼梯,总的说,它们是否有实际用途存疑,也难以充当歇脚点。但是通常可以在这些建筑结构旁发现一些物资,例如杏仁水瓶、破碎的摄影机、衣物甚至药品。
3.森林 场景外观是一片森林,被绯红的薄雾笼罩,地貌崎岖,重力扭曲,宛若起皱的纸张,所以瀑布、丘陵、山谷之类的结构极为常见。在该场景的生态系统很完整,其中植物占比极大,动物却是稀缺,同时也大多表现中立。和前厅中大差不差的小型鹿、野猪、飞禽藏在密林之中,偶尔流浪者会目击到一些动物的缝合体,例如鹿头猴身鹰翅的类人生物,虽然外观猎奇,但也不会在梦境中有什么实际威胁。
4.社区(特殊标记)

该区域和旧场景-01.1极度相似。

这件事几乎不可能。

建筑附区域——地下室

正如上文所说,建筑存在着地下空间,即地下室。其更加破损,且到处都有火灾的痕迹,灰尘满地。地下室大多由矩形空间构成,更有“生活区”的样式,即使火灾让大多数家具面目全非,但也可以依稀分辨出书架、储物柜等。所有的门都没有上锁,导致房间均未能幸免。在许多角落都可以发现被烧焦的尸体,已经很难辨认外观和身份。在一些高强度的隔间里,我们发现了能自我刷新物资的食品柜和冰箱,它们运行还算稳定。值得注意的是,火灾的发生可能并非偶然,地下室被一种特殊管道贯穿,其上在裸露区间隔装有喷火器样的结构,而且管道材质十分耐高温,很难不将此类型管道和自杀式设施联系在一起,而采用火焰的设计可能是为了掩盖某些信息。附加材料间接证明了这一点。

建筑附区域——厂房
pip

探索录像截取 012A1-112-019

厂房这一区域位于建筑的上层,具体高度无法估摸,可以通过在大厅随机出现的门进入,该区域糖玻璃结构较多,暂不管其为何如此牢固,透过糖玻璃即可观察到外部景色,是一片漆黑的虚空。在厂房中随机分布着一些硬纸箱,内容均是一些断肢,但无器械切割痕迹和血迹,甚至不会腐败。在另外一些硬纸箱中,则塞满了人骨,但是缺少头骨和四肢,似乎与上述断肢对应。它们都有极高可能性来自D2。在此还可以发现一些嵌在地面的圆柱状机械,虽然大多被未知爆炸导致严重破损。但就从碎片均为电子芯片层层嵌套,连接面严丝合缝所展现的精密程度看,其技术远超开发室顶尖水平,我们发现,这些废弃机械所在的区域的稳定性会大幅提升,同时遏制了部分非欧性质的影响,那些碎片也有着微小的类似作用。在一些类似工作间的房间,还可以发现大量的高精度实验机器。
在厂房深处,有一个极为特殊的区域存在,暂时形体归类为被严重拉伸的房间,其占地面积巨大,地上布满了各种用途不明的机器且都无法使用或者破损,上述的圆柱状机械也被发现其中。该区域电线缠绕,稍有不慎便有触电的危险。而在该区域内可能发现一处空间隧道,其有着极强的扭曲性,甚至影响周围重力,进入它即可来到D2。然而,空间隧道的位置极不稳定。

异常广播/文件/性质【待研究】

在建筑中,电子设备常会接收到一些特别的广播,内容似乎都与某未知团体有关,形式类似于宣传或者人员沟通,在厂房中,我们凑齐了几台能用的电脑来专门收集这些广播信号并转录,以供研究。同时,我们在许多电脑设备中发现了破损严重的电子文档,应该与该团体和广播相关。其中许多电子文件和纸质文档的一些关键字都被乱码化或抹去了。


以下是一则在电脑中意外发现的还算完整的电子文档,有关广播内容可见附加材料。

已知实体:

意外的是,D1几乎不存在任何实体,收尸人偶尔会光顾这里,但该实体主要分布在D2

已知文明:

一支探险队伍生活在这里,因为非欧性质的影响,他们不得不将大本营设立在厂房,这里收留来自其他场景的流浪者,但更多时候收留从D2回来的流浪者,他们大部分人都对离开场景 -Ω-C失去了希望。

区域连接入口:

想前往D2,可通过任意切出、死亡、接触收尸人,进入罕见的空间隧道4种方法来进行,然而切出难度极高,一般情况都是切到了对面的墙外或者失败,4收尸人极少出没,所以在此死亡是最好的方法。为减少苦难,我们推荐以下方法:

  1. 在厂房触电,厂房的电压极高,大致为500V,将电线绝缘层撕开,短暂接触即可暴毙
  2. 食用纸板箱中的断肢10分钟后,巨量蚁酸立刻充斥流浪者全身体液,其会在2秒内爆炸
  3. 突破糖玻璃结构,从高处跳下去
  4. 使用钝器用力锤击脑干
  5. 若有条件,最推荐安乐死,保证一个可以尽量客观面对D2的心态
  6. 拒绝死亡,待在D1,这其实是很好的打算,D1完全可以生活

D2——Aegleseeker

D2外观大概是一座悬浮于虚空的岛屿。莫种意义上,这里既是场景 -Ω-C的终点。

布局与效应:

D2是一悬浮于无边的暗蓝虚空的平坦岛屿,其大致为稀树草原环境。区域2环境色彩黯淡,气候保持湿冷。有关该区域的具体数值计算极为困难,来到这里的流浪者也大多无力完成该工作。

sky

唯一有关该区域的照片〔严重失真〕,如何拍摄未知。

当流浪者进入D2后,撕裂的疼痛感和血腥的气味会让他们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然后意识到他们已经来到该区域,原因是自从切入的一刹那起,他们的四肢就会因为未知原因全部切断。然而失血、饥饿、器官损坏在这里都不会导致死亡,流浪者在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生理需求,只有一直清醒的意识。

D2的土壤猩红且黏腻。有报告称地面上零星散布着一些金属零件、皮肤抓挠状破坏的断肢、锈迹斑斑的切割工具。该区域的天空极度扭曲,绛紫的乌云将穹顶完全遮盖。据记录,该区域的树不同于任何一种前厅树种,高大扭曲,如同伸向空中的巨手,仅从枝叶上和金合欢树有几分相似,同时,每一棵树都是葬蚁的栖息所,该原生实体将在下文报告。

想逃脱孤岛是不可能的,纵使流浪者竭尽全力爬到了岛屿边境,坠入虚空也是极糟糕的后果。有报告称,在虚空中,有着巨大的影子若隐若现,亦如蛇鳞,或是不停转动的巨大齿轮,它们是否悬浮半空还是孤岛的一部分都无从确定。

噪音

D2中,断肢的痛苦葬蚁的啃咬折磨流浪者的肉体残躯,而噪音则无时无刻折磨着流浪者的心智,噪音是该区域中那些奇怪的、憎恶的、磨人的声音的总称,而且一直存在。以下列表收集对于噪音的大致描述:

  • 血噪音
  • 粗噪音
  • 完全失真的人语,断断碎碎
  • 撕心裂肺的尖叫
  • 上百人同时吟咏圣经片段、佛经或是其他宗教篇目的声音,具体细节难以辨认
  • 感觉像是对流浪者的辱骂

大多数流浪者都声称从噪音中获取了一些信息,其内容都被描述为“无法理解的”,“过分深奥的”,好似蝼蚁窥视宇宙理论;另一种理论则声称这些信息并非意图为人类所接受,那可能是实体的语言或是其他位面文明的交谈。
然而有一种信息却能被流浪者理解,暂命为α类信息,流浪者从此理解出了一些从未见过的场景的碎片,却又有陌生的熟悉感,就好似曾今真的经历过一样。在过去的资料中,我们发现一些α类信息有着诸多后发现的区域1涂鸦的影子。

已知实体:

葬蚁

葬蚁是一类D2的原生实体,它们外形和现实世界的子弹蚁类似,却只有1厘米左右大小,它们一般倾巢出动,寻找流浪者。它们先会用极为锋利的口器破坏下肢皮肤再啃噬肌腱,并逐渐向上体侵蚀,速度极为缓慢,且倾向于用口器反复咀嚼敏感部分来引起刺痛,最终将其啃食的只剩头部,不知为何,它们永远不会伤害流浪者的五官,它们会将流浪者头部最大限度的保留下来,舔舐切口残留的血液。最后,收尸人将配合葬蚁完成最后一点任务。

收尸人

draw2

关于收尸人的绘画

收尸人是一类高大的类人实体,单独出没。它们极少出现在D1中,5却是D2的主导。外观上,收尸人像是身披黑袍的巨大人形,大致两米多高。它们的颈部病态臃肿,肿胀的
纠缠的气管样组织从中伸出,并披散在两肩和后背。每只收尸人都生长有二到三个巨大的肺片样结构,其悬垂在气管样组织下端,时而抖动并发出异常清脆的铃铛声。收尸人的头部全部被布条捆紧,无人知道它们的感知器官何在。

当流浪者触摸到收尸人时,会发生“沦陷”的现象,即坠入场景 -Ω-C的更深处,在D1会切入D2,而在场景 -Ω-C以外的场景,则会进入D1

D2中,收尸人正映了它们的名字,当流浪者完全失去除头部以外的身体部位后,收尸人将会在一段时间后到场,可能是十几分钟,也可能是几个小时。但无论如何,当流浪者听见一阵阵铃声后,或是余光出现一道缓慢前进的人影时,他们定会被收尸人用一把铜铲活埋地底。

已知文明:

此地无文明。

区域连接入口:

已经在D1部分提过。

出口与入口:

如何进入:

按照进入以下场景的方式,可能会进入场景 -Ω-C

这些场景,由于存在着收尸人,也算是入口。

如何离开:

想要离开场景 -Ω-C,流浪者必须以精神完全理智的状态经历一个流程,即进入D1进入D2葬蚁啃食完身体收尸人埋入地底,若完成,那流浪者将会在土壤的包裹中完全失去意识,然后在子宫中重生,或是在场景 -00.4-C以接近完整的躯体在重症监护室苏醒。然而此成功率极低,目前只有十几人完成了该任务,那些承受不了痛苦的流浪者,将会在昏迷中以完整的躯体附带他们切入前的装备回到D1,精神崩溃常会因区域反复切入而发生。6

根据地下室的尸体和附加材料我们推测,若管道真为自杀服务,那喷出来的火焰也许能够将流浪者“彻底杀死”来摆脱场景的折磨。而那些以身试则的自焚的流浪者则证明了另一条铁规,不是管道喷出的火焰则无法解脱。而管道系统现在也已彻底破损,究竟是何种特性燃料完全未知。

附加材料

场景 -Ω-C

warning-on-folder-2M98E6LK54.svg

以下文件资料是场景 -Ω-C的附加材料,仅供授权人士阅读,你可以联系E.P.B.或the leaders相关负责人,以下为特殊联系电话:
0291-19384-243928

有关文件中出现的未知组织,目前还在调查中。在目前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可以视为不存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