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
评分: +173+x

I am he who comes before.

生存难度:等级 5

4e830964502bf3e6.webp

初次到达此处,眼前还是一片朦胧

描述:

子宫,有时候也被称为“子房”,是一个梨形的红色层级,其略窄的一端经由一条圆柱状管道通往外界,较宽的两侧房间角连通两条细长的走廊。它是极少数流浪者初次进入后室世界后第一个到达的层级,但由于到达这一层级的数量过于稀少,流浪者们至今对这一层级知之甚少。身处在子宫的任何位置都能感受到包裹全身的温暖和安全感,这种感受在流浪者之间达成共识,但极少有人愿意主动提及这种感受,这被认为是私密且难以启齿的。

初次到达这一层级的流浪者们总是经由一条圆柱状管道进入,所有流浪者均赤身裸体,且周身覆盖着一层碱性薄膜,这可以确保在进入这一层级初期不被长廊墙壁吸收,但这层保护仅能维系极短的时间;每一个流浪者由于初次进入后室世界,其思维方式和逻辑运作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大多呈现出困惑、迷茫和不知所措的情绪,而到达这一层级的流浪者还会暂时表现出逆行性遗忘的症状,导致他们对到达这一楼层之前的遭遇一无所知。

这条长廊对于进入这一层级的流浪者而言是唯一的入口,而对于我而言这是出口;这里整体环境呈酸性,并且会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对流浪者的身体造成损伤,若在此长时间逗留即会使其无法继续前进,身体会在倒下后逐渐被长廊吸收;若想要存活,必须尽力向着长廊的另一端前进,经过由复层鳞状上皮覆盖的穹隆,直到通过一个圆形孔洞到达宫颈。

宫颈

宫颈是一片狭窄且拥挤的房间,由单层柱状上皮构成的墙壁和地板会不断分泌一种透明粘液以阻隔长廊和子宫之间的连通,这里与其他房间连接的入口呈横裂状,大部分流浪者在到达此处时都会被粘液捕捉以至于无法继续前进,每月仅有2~8天时间这种粘液会变得稀薄,在这一时间段内流浪者才能够继续前进,被这种粘液包裹住的流浪者能够感受到短暂的饱腹感,并且可以使流浪者加快速度,确信这在一定程度上为到来的流浪者补充了所需的营养,但长时间滞留仍然会窒息和被吸收。

在一些穹隆和肉褶缝隙处仍有一部分空间可容流浪者在此休息,在这里可以摄食宫颈粘液以供给所需,且不会被纤毛拖拽束缚。此处湿软粘腻,在这些隐窝中流浪者可以无恙地度过1~2周时间,在此期间流浪者可以通过这里无处不在的粘液、粘膜和上皮以补充前进所需的能量,但这些位置有时也会不定期的出现异常,这表现为墙壁不断渗出白色粘液或脓性黄色粘液,这些恶性物质会侵害所有在此逗留的流浪者,其不断散发着恶臭且粘稠。不定期会从红色透光的天花板上传来争吵的声音,那声音总会有一个熟悉的女声,总是歇斯底里的,连带着这整个层级都开始震颤且激素水平上升,这令我和其它流浪者都感觉无所适从。

我们有孩子了…

此处遍布着细长的纤毛,会不断地将前进的流浪者拖向后拖曳,大部分原地不动或活力不足的流浪者都会受到阻碍,稍有不慎就会被纤毛纠缠并完全束缚在墙壁上。单层柱状纤毛上皮并不会主动对流浪者进行干扰,而是自然的前后摆动中移动了流浪者,除非流浪者与纤毛完全撞在一起或主动与之接触,否则大部分流浪者都能够通过此处,并到达宫腔。

宫腔

宫腔是这一层级的主要房间,也是我留存时间最长的空间。此处是整个楼层里空间最大的位置,其内部充斥着大量的水、无机盐和从房间墙壁上脱落的生物质,无数流浪者经由外界到达这一楼层,无一例外都最终会到达此处。在每个月都会有2~8天的时间,宫腔内膜会坏死并脱落,内膜螺旋血管会与整个腔室一起痉挛,坏死的部分连通血液不断向外界涌出。在这期间,所有流浪者都会被血液浸没并被带离这个层级,尽管记录稀少但仍有一种关于其去向的说法指出,探索者会连同血液被排出层级,然后会到达一个干燥且燥热的未知区域,所有人在这里都无法顺利存活,且均会在干燥的环境中窒息而死。

有时候也会受腔室自身环境的突然改变而对流浪者造成影响,这种影响总会伴随着整个腔室的收缩和血液进程,原本宜居的腔体变得嗜杀,任何流浪者都难以自此生存;有时候整个层级都会开始震颤,据悉是来自层级以外的空间对宫腔施加压力所造成,每一次事件发生都伴随着墙壁微弱的渗血以及尖叫,一般认为这股声音是来自层级外部的。

你还没把他打掉吗?

一种名为“白血球”的无色球形实体遍布整个腔体,它们会有意地捕捉并吞噬从身边经过的流浪者,其表面会伸出伪足使自己发生变形,借由这种变形得以在腔室的各个位置进行运动。尽管它们表现出明显吞噬其它实体的行为,但似乎这一行为并非为了满足其自身供给所需,而是仅仅为了吞噬更多的其他实体,其中主要为流浪者,这可能是宫腔用于消灭外来实体的手段。故此流浪者至今无法在此建立固定的前哨、基地或社区,几乎所有人都仅能分散在腔室内各处,仅有一小部分的流浪者会选择继续朝着腔室深处前进,一般是通过房间角落的两处细小孔洞。

输卵管

输卵管是整个层级最深处的位置,其大体分为间质、峡部、壶腹部和漏斗部分。尽管大多数流浪者进能看见间质部和峡部,其它部分由于其分布位置而几乎难以遇见,虽然过程中仍然遍布由粘膜构成的形式各异的折襞,但其环境已不如此前房间具有危害性。这里是已知唯一的出口,但由于无法走回头路而导致大多数被损耗在没有终点的路上,仅有一小部分的流浪者可以选中那条正在排卵的道路,那通常会在输卵管壶腹部,第一个流浪者撞向那颗正在缓慢移动的卵子,撞击后产生的钙波会锁死自己并将其他流浪者杀死,自此有意识的流浪者会被传送到其它安全层级,大多数是Level 0和Level 1。

我不想把他生下来…

当有流浪者顺利通过此处离开楼层后,我也随之出现。当时尚未有意识的我会沿着原来的路径到达宫腔,这个过程通常会持续7~8天,随后在宫腔内膜上扎根着床,血管会打通我与层级之间的联系,我将不断摄取养分成长,然后再将废物随着这个路径排出。脐带随着我们的成长而逐渐变化,三分之一扎根在层级里,三分之一在我体内,剩余部分则可以作为流浪者们暂时的庇护港给予他们长达一年的保护,在此间期间墙壁不会再坏死脱落,血液与激素水平都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区间内,层级开始逐渐变得疲倦和嗜睡,通往外界的管道分泌物增多,这期间也不会有新的流浪者到来。

我们会在此度过相对平稳的九个月。

实体

1b33d968d3fb6150.webp

我好像看得更加清晰

白血球

白血球主要分布在宫颈和宫腔内,这些实体从层级墙壁的血管内穿越而来,是一种层级防御机制。它们会不断伸出伪足在各处移动和变形,然后使用伪足将周围的流浪者捕获并吞噬。

妈妈

我总能感受到她的喜怒哀乐,能感受到她所有的轻声细语,也能感受到她温柔的抚摸着我……有时候是她是唯一为我的存在而感到开心的对象,我的心几乎和她联通在一起。她总在受到伤害时双手护着我,也会在生气和争吵后不断安抚我“宝宝,没事了”,冬暖夏凉都通过她提前得知,透过那道殷红的屏障,我总能够在隐隐约约看见她的手。

这个层级,我可以这么叫她吗?

——妈妈

资源

在宫颈处可以获取用于补充身体营养和使自己更加快速前进的宫颈粘液;尽管确信层级内不存在杏仁水,但仍可以将遍布各处的无机盐水视为杏仁水摄食。

入口和出口

入口

从那条湿润的长廊,探险者在恢复意识后从那里涌入层级。

出口

等过了九个月后,整个宫腔开始收缩,由弱渐强并逐渐变得规律,有时候也会收缩导致的流血。宫颈管逐渐消退、宫颈口扩张,这里的一切都在排斥我的存在,尽可能的要将我排出。我仍不想就这样离开这个我熟悉的世界,我手抓住脐带,握着胎盘,又吃痛的松开,我能感受到一双陌生的手正捧着我的头,一点点的将我向外牵引。我能感受到周围的一切都在疏离我,尽可能的将我娩出,恍惚间我又听到了第一次能够感受到外界声音时第一次听到的声音——“到时候我们就把孩子扔了吧。”“可以悄悄溺死在后院里”“有人愿意买下这个孩子”那个声音在我的思维中反复出现又反复消失,犹如反刍使我反复咀嚼,如今彻底理解了那话语的所有含义。在九个月前我顺利从一道道关卡中幸存,可绝望的是我再也无法逃避。

我仿佛有能够看见了更多,一道驱散了我眼前所有红色的白光照在我的头上,无数逐渐清晰的人影将我围住,我能听见那一声声激动的话语,还有一股我熟悉的喘息声……我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

…我出生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