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狂笑蜘蛛

评分: +8+x

杰克来到了这里,他看到一张桌子上放着一台录音机,在它的下面压着几张纸,于是他拿起那些纸,开始阅读起来:

{$side-text}

{$upon-text}

注意安全屋!


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怎么称呼这个看起来安全的地点,安全屋,马尼拉?又或者说是其他什么奇怪的名称。但这些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地方没你们想的那么安全,我在之前一个安全屋的墙上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而且它们是刚刚留下的!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很庆幸我没有与它碰面,我拍了一张那些痕迹的照片,希望你们注意躲避。
上帝保佑,祝你们远离它。Image_1701410641474

{$under-text}

{$side-text}

{$side-text}

{$upon-text}

你说的那个痕迹我也看到了,那不过是一些人留下的抓痕罢了,在这个烂黄色屋子里我已经见过很多发疯的人所留下的痕迹了,不必为此太过担心,说真的,我挺希望遇见他们的,总比没有人强。不过,安全屋确实不安全,有些垃圾会在这里埋伏路过的其他人而夺取他们的物资,总之,进入安全屋前一定要先确认后进入。

{$under-text}

{$side-text}

{$side-text}

{$upon-text}

不,那张纸条说的是真的,感谢上帝,感谢这个烂地方的鬼现象,我照着你们的方法去做了,当我把头伸进门里去看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长着许多眼睛的人形蜘蛛,也不能说是蜘蛛,反正,他的肋骨比我们的大好多,而且暴露在身体外,当时他似乎在用他的血管(是的,我没有写错,做为一个医生,我可以保证那些东西就是血管)织着什么,幸亏他没有发现我,我们还是少在安全屋停留吧。

{$under-text}

{$side-text}

{$side-text}

{$upon-text}

我想我找到了这个怪物的起源?我捡到了一张日记。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的视眼如此开阔,我好像能看到整个房间!这就好像我是一个360度旋转的高清摄像头,还有我的力量,我现在可以轻易砸断一张桌子,我的药成功了!我拥有了蜘蛛的力量!


哦不,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变成了一个怪物,我刚刚做了什么?!我吃了一个人!不,不对,我吃的不是人,我吃的是怪物,我吃的是祸害这个世界的怪物,好饿啊,我需要吃,吃更多的怪物!

你确定你发现的这个日记是真的?而且,你甚至为你的便签条留了个空?!他读起来就像一个三流作家写的三流小说,不要拿这种事开玩笑!你会害死很多人!

也许上面那些话都是骗人的,但有一点是对的,蜘蛛怪(或许我们应该称他为狂笑蜘蛛?)是真实存在的,我在一个脸被划成笑脸的尸体上找到了一台录音机,你们应该听听看,以防万一你们不信我,我拍了一张那具尸体的照片

Image_1701410637576

{$under-text}

{$side-text}

纸张到这里便结束了,杰克决定遵循那张便签的最后提醒去听一下录音,于是,他拿起了录音机,并起祷它仍能使用:

一个男音:你这个想法太棒了,我们用这个一定能从他们手上骗取更多的东西。

另一个男音: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你快点去造你那个什么发光手环,到时候我们就去各个居住地骗他们说我们有可以驱赶蜘蛛怪的武器,大赚特赚一笔!

一个男音:知道了,我这不就在造吗?话说你是怎么做出这个蜘蛛怪的形象的?他看起来像真的一样

另一个男音:我在地球上的时候是一名特效师,而我进入这鬼地方时刚好带了我的投影设备,唉,没想到他们最终在这里才派上用场。

一个男音:那你为什么会想到蜘蛛?

另一个男音:虽然我是一个天才,但这个形象并非我塑造的,我在一个居住地发现了一个疯颠的老头,他手里一直抱着一个黑白相间的箱子,嘴里一直念着什么多眼怪,人形蜘蛛,儿子什么的,我过去去碰他时,他突然跳起来打算攻击我,我不得不杀了他,然后我在他的箱子里找到了一些魔术道具,蜘蛛怪的点子就这么来了,至于那些血管一样的东西,就是用他的道具做的。

一个男音:等等?你杀了人?!

另一个男音: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不也杀了那个想抢你物资的掠夺者?

一个男音:你怎么知道的?
(椅子摔倒的声音)

另一个男音:怎么?你想杀了我不成?在你杀那个家伙时我就躲在旁边的柜子里,所以我看见了这些,要不然我也不会看见你就来找你合作

一个男音:嗯……我会听你的行动办事,但只限这一次。

另一个男音:随你怎……

一个男音:啊!
(重物掉落地面的声音)

另一个男音:谁?

一个尖锐的声音:所以你就杀了那个想为世界带来欢笑的老头?他是那么伟大,顽强,不屈的一位父亲,而你杀了他?!

另一个男音:你究竟是谁?是他先冲我过来的,我也是被逼无奈的!

一个尖锐的声音:你完全可以只是放倒他,但你杀害了他,你让欢笑止步于此,你将承担后果!
(瓶子摔碎声)

另一个男音:哦,不,不,不!蜘蛛怪是真的,不,你别过来,别咬我,不,不!
(一段寂静后)
一个尖锐的声音:呵,死了吗,瞧瞧这表情,真是糟糕,你应该笑起来,让我来帮你。
(一阵刺啦声)

一个尖锐的声音:完美!嗯?哈,这家伙口袋里还装着录音机,你在拍电影吗?就留在这里吧,后面的人也许能听到也说不定呢,那我就在这说了,多去欢笑,少去痛苦吧,狂笑蜘蛛将会让所有的施痛者体会到真正的痛苦!
(录音结束)



杰克看完了这一切,而且他的休息也已足够,于是他准备离开这里,这时他发现自己脚边有一张纸团,他打开了它,上面的字迹已模糊不清,但仍有一些可辩认出来:

{$side-text}

{$upon-text}

“欢笑至死”


  欢笑  错误  幻觉
  恐惧   
 
失败    
复仇!

{$under-text}

{$side-text}


杰克把这张纸也放在了那张桌子上,希望以后有人能读懂这张纸的内容,他最终也不知道狂笑蜘蛛是否真实存在,但他知晓了一件事,这些被称为安全屋的地方,远没有人类想的那么安全。这时,杰克仿佛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笑声,他没有回头,径直走向了门口,走出了这个不够愉悦的安全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