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 Level 370





评分: +26+x

加速度

“快点啦!”林远潮在门口催促着。他孩子似地,又是国王似的,左手拄着一柄长枪,就像一柄权杖一样。

那是一柄蓝色的长枪,里面的胚子是糖晶锭浇筑的,外面的材料是蓝砂。——如果你要问这两个人关于这柄长枪的问题,林远潮肯定会兴冲冲地对着你抛出一连串的介绍,而且有时候还会再来一段描述细致详尽的Level 20背景故事。但是章琮黎站在旁边,看着,就笑笑。

章琮黎正在收拾行李。此次他们行动的目的地是Level 370。对,是那个常被称为“池核”“泳池圣地”的层级。

此刻章琮黎正在将泳裤、糖晶锭杏仁水和一床被子塞进包里。似乎包已经变得鼓鼓囊囊的了,被子的边角露出了包外。

林远潮仍站在门口,似乎无声地催促着。他一会向外看看,就能看见Level C-34夏日的明亮阳光,是与风的轨迹相交的无数金纹。此时一片蝉鸣聒噪在午后,原野中的麦穗闪出过量的黄色,黄色的光也被热浪裹挟着波动。

背上包的一刻章琮黎感到自己已然汗流浃背,背上不知哪里的肌肉开始似有似无的酸疼。他张一张背,想要让包更加贴合哪怕一点,但是如此的结果却只是背后瞬间流出了更多的汗,将包黏地更不透气了。

终于,章琮黎拿上了他的长刀,长出了一口气,走向门口,然后向着门外的阳光无意义地喊:“我们走了!”

林远潮好像对于章琮黎的每句话都要笑一笑作为回应,此时也不例外。

章琮黎在阳光下挥了挥他的长刀。这把刀就是捡到的,普通的长刀。捡到它的时候,就已经开刃了,而且从刃上的磕痕和锈迹来看,这似乎是一把早就被用过的刀。刀的整体结构似乎是仿唐制,一眼看上去,竟有些单调的历史气息。——有时候后室也会慷慨大方地给出一点意料之外的礼物,这时MEG数据库里面收集到的物品情报便显得毫不准确。

——这把刀是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确切的层级、地点,甚至时间,章琮黎全都忘掉了。只知道那是在遇见林远潮之前。这样子,每次握住粗糙的缠布,以某种杠杆作用提起这沉重的刀身时,章琮黎都会有一种回忆失去的轻轻遗憾之感。

“已经三年了啊。”诚然,从他十五岁切入后室,——还记得那时是在去游泳馆的途中,经过一条商场走廊时的切出,——已经三年了。

三年来,他自以为算一个幸运的人。身处Level 0无尽的空间中,他自我安慰着,与无边的恐惧对抗着,至今他还记得那种感觉。

此刻正好是Level C-34最为热烈的阳光撒下的时候。这里无所谓太阳高度,无所谓直射纬度,有的只是乡村里无人的长夏。夏日在此刻到达了某种饱和,——天空那盆青蓝的溶液已经饱和,光这些金色的波纹已经饱和。

在饱和的夏日之下。——不知为何章琮黎脑中突然浮现出这一句话。

“走吧。”

林远潮似乎早就到了前面,回头叫着。章琮黎收了刀,横在包的背带上面。

夏日仍旧蒸腾着燠热的上升气流,再次蒸出两人身上的汗水。每一步已经不知是如何踏上的,但是前进着。

这就够了。

“喂!这里好像有一个可以切入的点!”

章琮黎此刻选择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