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圣殿

阿尔戈斯之眼档案馆属于高度机密

慈悲的守护者与正义的仲裁官,
协力将那锈蚀的巨虫斩杀成段。

那咒诅我们灵魂的那存在正于世存活,

而另一位死亡,奉献了祂生命的鲜活。


任何未经所需许可尝试访问文件的个体都将付出其应得的代价。我们正在注视着。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仁慈

  • 被圣洁化的
  • 被赦免的
  • 被弃置的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SANCTUM

地下圣殿的正面视图(约公元 1931 年)。

描述

地下圣殿是阿尔戈斯之眼的古老据点,其正逐渐消失,近乎被遗忘。它曾经是我们数十个军团的港口和家园,而今天只为少数居民所用。尽管如此,圣殿作为一个圣地所承载的遗产是无价的。目前,它顽强地继续发挥其仅有的两项功能,即作为流亡中的被赦免者的避风港,以及作为那值得敬佩的坚韧考验的目的地。

方位与运作

圣殿坐落在Ground 8那压抑无光的隧道深处,是洞穴中的避难所。守望者在出使、搜索等任意形式的旅行中,都可以在通过阶层的入口抵达此处之后,于哨兵巡逻分队的忠实照顾和服务下得到这建筑群内的住处和餐食。

此外,圣殿在我们机构的众公社中是一个独特的存在。由于其周遭的洞穴造就了所有公社周边内最为危险的环境,所以只有圣殿允许让任何希望进入的人进入其中,甚至对我们教团以外的人也是如此1——只要这些来客能够对我们的准则表示基本的尊重。即便如此,访客也是稀少的,因为该建筑群位于Ground 8所有已知的稳定区域之外。通往它的所在地的道路非常危险,而那些异教徒也对这一道路并不熟悉。

坚韧考验

对于我们当中寻求成为元帅the calling of Marshal的人来说,圣殿也是他们可能前往的三个圣地之一,以完成他们最后的晋升仪式——坚韧考验。

共有三个被认定为为圣地的地点:

  • 意象废墟The Ruins of Avalore
  • 涤罪修院
  • 地下圣殿

守望者为赢得他们所欲求的荣耀,须得在义者的血腥道路上证明自身之价值。他们将从总部出发,将遭遇大风暴与大危难、尘土与刀兵、纷争与罪恶。没有食物或水,没有住所或歇息,也毫无以唇示人或是直接道出的怨言,他们必须离开,并在三天内独自到达某一圣地的门口。

这便是坚韧考验。

— Naruyama大元帅,现代飞地第三议会Third Council of the Modern Enclave

虽然地下圣殿是最古老的遗址,但由于Ground 8极度危险,也极度容易于其中迷路,将目的地设于此的考验的数量是最少的。在每年任命的所有元帅中,只有少数人会挑战前往圣殿的艰巨任务。即便如此,也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在旅途中幸存下来。然而,那些这样做的人会得到回报——带着重铸的力量,还有不可估量的荣耀。

建筑布局

除了标准的住宿、食物和其他此类生活必需的设施外,圣殿还在其场地内还包含七个额外的独特设施。

与其他圣地一样,那些得以成功地穿越洞穴,完成考验的人,可以为自己从下文的七个设施之一——每个巡逻队负责其中一个——作为对他们元帅级别规定内ordinance to the rank of Marshal的奖励。被任命的元帅将被警告要小心对待他们的战利品。无论有意还是无意,丢失、毁坏或挥霍这些战利品,也是一种亵渎行为,他们的头衔可能因此被羞辱地剥夺掉。


无畏胜利者熔炉

Forge

熔炉里那岩浆般的存在是钢水。

无畏胜利者熔炉位于圣殿的中心,燃烧散发的光芒永不熄灭。一口发光的、其中岩浆般物质暴烈上涌的深井不断供应着原料,这些原料冷却时并不会变成岩石,而是直接变成钢铁——据说这口井的内容物是在位于正下方的死人之所Sheol2本身的开口处冒泡般翻涌,向上挤压而带到熔炉的。在熔炉之上辛勤工作的铁匠们世世代代都在完善他们的冶金艺术,这艺术被熔炉散发的壮丽的花火所吞没和净化。它的火焰燃烧得比星辰的表面还要炽热,直到今天,它仍然是那万千迷宫all the Labyrinth之中的最纯净、最精美的熔炉。

那些战胜考验之火的新元帅可以从熔炉中领取武器或盔甲。如果其中没有他们能够妥善穿着,并在个人层面表示青睐的存在的话,他们可以要求根据自己的喜好制作一套。应当记得,在第四次游牧围攻the fourth Nomadic siege中杀死了一万名罪人的蛮勇宝剑孛罗镉Brocadium the Bold's Greatsword便是于此处被锻造出来的。


难敌正义广场

在圣殿的院子里的难敌正义广场是一个古老而神圣的战场,供最勤奋的学生和最强大的战士使用。光滑、平坦、冰冷的石材地板均匀铺开,朴素地袒露在外,将人们训练着,使他们坚定不移地追求精确和绝对,从而得以成为完美的存在。

此外,广场被令人怖惧的魔力所充满:处于其中的人造成的任何伤口都会立即愈合,乃至于那些致命伤也是如此。那些在广场上争吵的人将可以在不用担心对方死亡的情况下,饱含着致命的诚意击打与重创对方。来此参拜的守望者可以免费使用场地进行培训。据说场地的自动机是机巧子民的礼物。他们的高超工艺和指导受人交口夸赞,他们的帮助让许多人掌握了战斗的技巧。

那些其美德经受住考验的人可以要求离开巡逻分队,休上长达一年的假期以在神圣广场上进行长时间的训练。事实上,这是对考验中选择圣殿作为其目的地的朝“义”者的新元帅的强制性要求。

凝心敏锐档案馆

Library

档案馆那收藏丰富的书架(1987年)。

一片寂静的凝心敏锐档案馆坐落在圣殿生活区的最顶处,如同那些古代圣书所在的宝库一样。档案馆收藏了我们骑士团的光荣历史中最古老、最完整的记录。据说Blanche女士早在几个世纪之前就曾派代表来到过圣殿,用她的珍贵收藏的文本换取了一些在我们看来价值同样珍贵的文本。

以敏锐的头脑穿越考验的路途的守望者,可以从档案馆索取可能会引起持法者成员的兴趣的文本。其中包括魔符咒术Sigil Magic的相关书籍——这是新元帅在战斗时的有力辅助工具。

热烈狂怒篝火

坐落在熔炉屋顶上方,热烈狂怒篝火正燃烧着赤诚的狂热。来自下方那熔炉的岩浆被汇集到它的青铜祭坛中,点燃了数千年来一直燃烧着的熊熊烈火。据说火焰是从那焦热地狱Gehenna本身迸发出来,意欲着向未被救赎的人复仇。在那上古时代,行径最为恶劣的罪人在祭坛上被点燃,尖叫着被焚烧——尽管这种做法早已被废除。3

那些在考验中得以将激情作为自身动力的人,可以从篝火中取出一块煤,放在一只灯笼里。火焰将狂烈地燃烧数十年,即使遇风或者遇水也不会熄灭。这是罪孽捕手的新元帅们最偏爱的选择。

悔罪抚慰水池

悔罪抚慰水池环绕着圣殿。里面的水是纯净的水,是没有被人类和其他生物触及的水,是从没有污秽杏仁气味的秘境中的泉眼涌出的水。这涌入水池的水从圣殿最南端的缝隙中而来,又通过深入远处洞穴的蜿蜒河流离去。它的流动是平静的,缓缓起伏的浪花拍打着圣殿的石质堤岸直到永恒。它的潮水涌不到多高,最深的地方也几乎达不到齐腰深,只是沿着东侧的浅滩轻轻地环绕着脚踝,将其束缚起来。

饮用水池里的水,或是在水池中沐浴,不仅可以清洁肉体,虚弱的灵魂也能被一同洗净。水的凉爽和清澈会使身心焕然一新。据说这水是逝去的义人流出的眼泪,这眼泪为那些赎罪者的罪孽代祷而流,倾泻直至永恒。

那些在考验中得以进行自我忏悔的人可以从水池中索取一小瓶纯净的水。长久以来,这在负罪之子的新元帅中是一个特别受欢迎的传统。

Monument

纪念碑(Pinelli,公元 1837 年)。阿尔戈斯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光芒。

坚定崇敬纪念碑

在圣殿上方,坚定崇敬纪念碑高昂耸立,祂的头几乎擦过洞穴的天花板。用石头将我们的守护神本人的模样雕凿而成,使熔炉和篝火全力运作的火盐,同时也让正义的祂的眼睛从内部被照亮。祂们造就的灯塔在黑暗中闪耀着光芒,刺穿了我们颤抖着的,终有一死的心灵。

那些通过考验证明其对神的赞颂真实不误的人,可以声索一座纪念碑下方的坟墓作为他们最后的安息之地。在阿尔戈斯骑士团遭遇那新近的耻辱之前,这是他们的偏好。在圣殿入口附近发现的英勇守望者的尸体也会被埋葬在这里。




Tower

高塔(Farregano,公元1841年)尽管同胞Compatriot的头盔是空心的,但祂的眼睛却还是熄灭了。

永恒守夜高塔

祂背靠着纪念碑,永恒守夜高塔被雕刻成同胞全副武装的模样,无所畏惧地矗立着。祂的双手牢牢地放在祂的那被深深地刺入地下的大剑中。与正义的祂的纪念碑不同,同胞的高塔是将祂的身体挖空,作为容纳哨兵的驻军的一个外壳。在祂的头盔下面有一个房间,那里面的火炬的烈焰曾永远地照亮祂的眼睛。而现如今其已熄灭——在黑暗中被动地等待。

新元帅可以在高塔的阶梯上刻上他们的名字。由于哨兵在圣殿留下的遗产,几乎所有哨兵的元帅都在Ground 8接受考验,并将这作为他们通过考验的奖赏。






历史

圣殿的起源可追溯到上古时代,在我们的骑士团成为其现如今的模样之前,圣殿曾经是祂那正义的阿尔戈斯青睐的堡垒,是祂得以将灼热的光芒射入Ground 8那肮脏、黑暗的洞穴的保障。

起源

Rivals

圣殿内的彩色玻璃窗(约公元 1130 年)。身着红衣的同胞和身着蓝衣的阿尔戈斯并排站立。

据说,圣殿是在超乎记忆所及的上古时期4建立的,它的建立是为了纪念,纪念作为我们的守护神的阿尔戈斯与其挚友的深厚友谊,这挚友是一位应受与阿尔戈斯同等级的尊敬的存在。祂被一些人称为“焰火大帝”、“冠军斗士”、“慈悲的守护者”、“骑士之首”——以及,我们的学者称祂为“同胞”。在强大的友情中,这对完人在洞穴的巨石上凿出圣殿,将其净化为圣地,祂们和其他像祂们一样的人从那里向彼方的黑暗发动战争。

可悲的是,几乎没有幸存下来的文本来告诉我们同胞的本质。在这些文本剩余的碎片中,祂具备克里托斯,克劳斯,或是克劳狄斯这数个名字。从外观上看,祂身着外观与上古时期的人的法衣没有什么不同的骑士盔甲,并在其外披着独特的深红色斗篷。

慈悲的守护者与正义的仲裁官,
协力将那锈蚀的巨虫斩杀成段。
那咒诅我们灵魂的那存在正于世存活,
而另一位死亡,奉献了祂生命的鲜活。


摘录,源自《致那不死英雄的律歌》5

一些文本片段表明,同胞是上古教团的第二守护神,尽管这一说法的真实性存在激烈争议。然而,人们普遍认为,这位同胞确实存在,祂与阿尔戈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互相之间建立了亲密的情谊。这些著作指出,祂们的关系随着时间自然而然地发展成了一种竞争,有时是友好的,有时是凶险的。关于这位同胞的命运的记载很少,尽管在伟大战争结束时,文本中不再提及祂的名字。据说祂的幽灵今天继续附着在那万千迷宫之中,只出现在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身上。

至于圣殿本身,我们一无所知。正义的祂对其未做过任何评论。

伟大战争

圣殿是著名的对抗蒙面教派的第一次大征服的地点。在伟大战争期间,正是从这个据点出发,正义的祂发动了祂的战役,并彻底击败了那至高骇恶的英维克塔斯Invictus the First and Terrible——愿他因其罪恶之名被受诅之——并且,身负重伤却不屈不挠,击倒了他蜘蛛样貌的大邪祟,这他最可怕的创造物。

由于只有阿尔戈斯祂自己知道的原因,这座堡垒在伟大战争结束时失去了祂的青睐。在第二瓦朗斯-罗衲敕令中,正义的祂如此号令:

第八阶层的圣殿已令吾厌倦,因克劳狄斯的名号已成吾口中的胆汁。从今以后,吾将不再忍受它的烦恼。地下圣殿将无人居住,吾等之部队将转移到第十一阶层。

尽管如此,有文如此写到:

“成圣的,必永远圣洁。”

要让吾等的东道主住在这里,守卫和维护它。也要敞开它的大门,使它能在亵渎的洞穴中立足,使反复无常者和流浪者可以在那里避难。谁敢亵渎圣殿的圣地,就教他被诅咒

正义已言说。

第二十五条 神圣正义的祂的法令,第二瓦朗斯-罗衲敕令

自第二敕令以来的数千年里,阿尔戈斯未曾再次前往圣殿。然而,祂会定期打开它的大门,派出守望者寻找特使或于Ground 8中探索。

异议

四百多年前,当异议者Dissenter在驻扎在堡垒内的哨兵队伍里发起暴动时,堡垒的遗产在伟大战争之后进一步被玷污了。殉道者Maricus和他率领的部队占领了圣殿,围攻了上高庭院Courtyard on High6,异议之战就此爆发。他带走了大部分哨兵部队,其他巡逻队的守望者迅速叛离并加入了他们。在随后的屠杀中,四千多人在恢复和平之前被夺走了生命。

作为对这屠戮的惩罚,正义的祂将殉道者下属的异议者,乃至哨兵下属的的整个巡逻队都一并放逐到圣殿。只有他们行伍中级别最高的人才被允许离开Ground 8,直到上个世纪他们抗击安道克异端的事迹证明其巡逻队的忠诚真实不误为止。

直到今天,圣所内仍保留着异议者的残部,并由一支哨兵分队监督,负责对其的收容和控制。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越过了洞穴的界限,正义的祂已经下令说我们此时拥有毫不犹豫地消灭他们的完全自由。

关于这些事件的叙述,特别是关于Marcius的异端邪说,可以寻求更详细的资料。尽管如此,有文如此写到:

我们不要再提及殉道者了;免得异议者们再次暴动。

— Didocerus大元帅,Emmunaleigh第十四议会

入口与出口

壹、血之门扉

血之门位于圣殿最内部的中央房间内,是其主要的出入口。其与总部和平台内相对应的事物一样7,这门扉是古代魔符工程的奇迹,拥有巨大的力量,可以提供可靠的通向任意阶层的通路。然而,这是以消耗其运作的燃料——祭品的鲜血为代价的。

Portal

血之门扉(Arravaci,公元 1774 年)被点燃时的样子。

为了点燃这样的门扉,必须让血液在祭坛上流散开来,直到灵魂离去,祭品的生命精华充分注入到血流中。任何种类的血都不够,因为门扉的通路所能达到的范围祭祀的纯洁性和质量息息相关。对于在各阶层之间穿越的旅行,一般人类的血液就足够了。在两扇门扉之间旅行(例如从总部到圣殿)的成本更高,需要贵族的血液。此外,产生的通路在血液干涸之后就会消失,也就是说这些通路完全只是暂时性的。

这些祭献,在今天的我们看来是陌生和野蛮的,是已经落后于时代的事物。在伟大战争结束时,当圣殿被弃置时,它的祭坛也被拆除,祭祀也就此停止了。因此,现在不可能从圣殿内启动这门扉。然而,这门扉仍在使用中,因为它偶尔会从总部的那一边被打开,正义的祂在那里,这一对祭坛的另一个仍然在总部之中被使用着。今天,圣殿的门扉依照且仅依照阿尔戈斯的法令打开和关闭。为了点燃它,阿尔戈斯会让自己的血在祭坛上流淌——因为祂不会死,除非祂自己意愿如此。

Exit.jpg

阳光照射到岩缝之中。

贰、Ground 63

此外,Ground 63是更加常用的圣殿入口。它位于圣殿边界的北端,由魔符咒术守护着,只有通晓其符文的哨兵才能自由通行或令他人得以进出。

圣殿的居民时常进行短暂的短途旅行,有些甚至频繁到每天都要进行一次,以享受清新的天光和外部的空气。在哨兵的监督下,即使是异议者也可以得到这种被律法条款允许的祝福。



叁、Ground 8

显然,在Ground 8本身的洞穴之中进行危险而直截了当的定向越野,也可以进入圣殿。位于圣殿南侧的物理意义上的大门通向Ground 8。除了那些参加考验的人以外,强烈不建议使用这条路线。


附录

以下信件已于此存档,仅供元帅及以上级别的人员查看。年轻人和弱者的视线都应当远离它们,以免他们失足跌倒,落入异议者的行列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