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枢洋
评分: +29+x

在前厅,你们不会注意海的模样……它对你们来说是疏离的。一掠而过,无事发生,不留记忆。然后你们知道了,我们也是这样看你们的无垠城市。我们遗忘了赋予着人造物幻觉的陆地,我们的海是比陆地更真实的东西。

——陈荇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等待分级

  • 基本安全
  • 不稳定
  • 难以勘探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中枢洋是一个由后室中所有生物对“海洋”的印象和认知聚合形成的隐秘层级,也是所有海洋层级的概念阈限,存在于其他海洋层级的概念边界之外。

描述

中枢洋的存在形式介于常规物质与认知聚合体之间,其形态以后室中对“海洋”的共识为基础,并受观测者自身认知的影响,渲染为实际观测结果。虽说任何个体观测到的该层级均有轻微差别,但对绝大多数智慧生物来说,中枢洋总是面积和深度均不可测定的海洋,其上空被厚重的发光云雾笼罩。

中枢洋存在无法以常理解释的昼夜变化,由于层级内实际亮度并未规律变化,这被认为是层级与进入者的心智相互作用的结果。指南针等常规的定位设备无法在中枢洋上生效,目前有能力在该层级可控航行的船只大多利用机械式指向计或凭借船员的直觉导航。

通常,进入中枢洋总是直接到达核心区域——一片近乎无风无浪的海面。此处几乎不存在固定陆地,仅有少许岛屿散落。巨大的移动城市随着洋流漂流,船只则在它们之间穿行。尽管不同人可观测到的漂流城市大小、数量和构造均有差别,但总有几处漂流城市的形象和航线相对固定,它们因此成为了中枢洋上的导航参考和固定补给点。

值得注意的是,中枢洋上的各类原生构造均有明显的特征扭曲、缺失或混合现象,例如金属、水泥和木材混合材质的礁石,小块水晶组成的乱石滩,移动城市内充斥着不可辨识符号的招牌和条幅,由纯粹色块构成的巨幅宣传画,以及处于行道树位置上,肆意生长的常亮路灯和交通灯。自下文所述的蓬莱市被拖入中枢洋以来,该层级内原生移动城市的特征越发清晰,且出现与前者相近的某些细节。

中枢洋的核心区域适合各种海洋生物生存繁衍,生物多样性极高。目前认为,这些生物的来源以往来船只无意携带为主。意外或主动跨越海洋层级概念边界,并在中枢洋定居的物种仅占少数,且多为智能实体。有报告称,仿生海龙在该层级出没,但这种实体从未在中枢洋上有过任何形式的主动攻击行为,1推测与龙血族势力无法进入中枢洋有关。

中枢洋核心区域的暮光带以下不存在水体,而是纯粹的蓝色虚空。反常的是,此地环境和生态近似浅海大陆架和珊瑚礁,而非常规深海生态。目前的观测记录表明,刺剑水母同样在此地栖息繁殖,该区域与蓝色通道及石英象限的联系仍有待调查。

在观测者看来,从核心区域出发,距离越远,中枢洋的环境和空间越不稳定,越易脱离物质体与认知聚合体的临界状态,从而物质化并到达其他海洋层级。通过特定的航行方式2,该脱离过程可用于在不同海洋层级间可控穿行。目前,没有任何进入者传回自临界状态认知体化后的信息。尝试将自身认知体化的中枢洋进入者,在失踪后均已认定为死亡。

实体

流形

流形是大体外形为后室中各种智慧生物的实体,表面质感与对应物种一致,内部疑似不存在任何构造。所有的流形都不存在任何可辨识的个体特征,这包括且不限于五官3。目前已确认的流形形态均可与具备一定航行能力的智能实体对应。

流形通常是友好而被动的实体,表现出与人类相当的智力,但目前没有它们具备自我意识的任何证据。此外,尝试切割、锤击或以其他方式伤害流形时,一切攻击都会直接穿过。由于流形无法被带出中枢洋,目前对这种实体的研究仅限观察。

这种实体总是出现在船只或移动城市的对应岗位上,岛屿上则仅有少许人类形态的流形存在。由于可观测到的流形数量与进入者的认知、当前非流形暂住者的认知和后室中对“中枢洋上聚居地应有多少人口”的共识均有关,不可能统计它们的具体数量。

有说法认为,流形不以常规物质形式存在,而是集体潜意识的产物。只有在中枢洋这种介于常规物质与认知聚合体的层级中,它们才会成形并干涉现实。

基地、前哨与社区

蓬莱市

与中枢洋上常见的原生移动城市不同,蓬莱市完全由船民建造,曾经位于正常的同名海洋层级中,已有上百年历史。在原层级被龙血族毁灭前夕,全城居民举行了前所未有的某种仪式4,将蓬莱市拖入了虚实之间的中枢洋上。蓬莱市具有明确的外在特征和充足的结构细节5,因此极易辨识。

由于这座漂流城市同“蓬莱”的关联概念和印象相结合,它不再需要维护,但自身和其中的永久居民均无法离开中枢洋。据估计,目前蓬莱约有八万到十万名看似正常的非流形居民,空余设施则被流形填充。此地目前维持着良好的社会秩序。

鉴于蓬莱市的状况,知情者普遍认为,长期在中枢洋停留会导致进入者被层级同化,成为介于虚实之间的存在,从而永远无法离开。

灯塔港

灯塔港是中枢洋上形象最为固定和明确的原生移动城市,显著特征为其中央的巨大灯塔。尽管它常被当作中枢洋上的导航标志,但由于原生结构特性,灯塔港缺乏可用的基础设施,因此少有外来船只愿意在此停留。

目前认为,灯塔港最初是海生实体对海上移动城市印象的聚合物,其形象在中枢洋进入者的观测中逐渐具像和固定下来。尽管如此,灯塔港的构造仍然重复、混沌而模糊,且严重缺失细节,毫无生活痕迹。有人声称这座原生移动城市是灯塔会的驻地之一,尚无直接证据。

入口与出口

入口

从任何海洋层级出发,跨越起点层级的概念边界6,都可以到达中枢洋。特定的航线、仪式或物品有助于这个过程。

出口

若能在中枢洋上精确导航,则可以借助其“一切海洋的概念阈限”特性,可控地进入任何海洋层级。目前尚无达到如此精度的导航方式,“后室海洋航法”的航线大多源自经验积累及其有限外推。

我们总是认为海洋变化无常,而又恐惧着溺死在涛天巨浪中。中枢洋,这个海洋概念的聚合物,却如此的平静而温柔,且与前厅格格不入。当我第一次清醒地进入这虚实之间的层级时,只见这违反直觉和常识,又令人难以置信的场景。

那是在平静水面上游行的巨大城市,它们顺着海流,吞吃鱼群,数不清的船只进进出出,无貌的生命如蚂蚁般忙碌着。和我同行的那些实体却熟视无睹,只是驾着船钻进那城市中去。

“这就是中枢洋,被你们人类称为‘蓝色海洋’的东西,后室中的共识之海。”我转过身去,看到那个船民缓步走向我,看到他袖子上的三重圆环。“与无限之无限相比,我们所知所见,无非冰山一角。中枢洋不属于任何族群,更不用说我们这些个体了。它是不可计量个意识的海之梦,是意识和现实的边界。它同时遵从和违反着我们的直觉,你只能去接受它而不是改变它。”

我惊讶于他的话语:“您会读心?”“你的疑问溢出来,流得到处都是。”他像在回答,又像在自言自语,“中枢洋上的现实比其他的海薄弱得多,意念很容易四处漫溢。溢出的意念会为感知蒙上滤镜,从而使任何存在都看到相似而不同的海。但足够明确的共识会永存于任何一个视角中。”

他露出了尴尬的表情——或许只是我觉得他在尴尬——然后,用奇怪的语调朗诵到:“就像这句话——‘大海啊,你全是水!’”周围的水手和乘客哄笑起来,“这就是后室中最坚固的‘海洋’共识,中枢洋因此永远是那片无尽的水域。”

他指了指脚下:“但是,纯粹海生的那些存在可不这么想。水对于他们就像空气对于你们,都是环境的一部分,难以被意识到。我们这些涉水种族也好,你们那样的陆地种族也好,对深海的所知和他们比起来都太少。中枢洋深处是他们的,那里就像没有水也没有别的填充物的浅海,生活着比最好的水手还擅长航法的水母。”

他又抬手指向前方的城市,它在这万物混沌之海显得如此鲜明:“那是蓬莱,全中枢洋最正常的地方。”似乎有谁咕哝了一句:“正常得都不像中枢洋了。”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附近漂来漂去的移动城市似乎太多了些。我随口问了句,只听到刚才那个“三重圆环”飘渺的声音,他自己却不知去了哪:“我们走得比你以为的远……”

这群抱枕在海上到底整过什么活?这样想着,我想继续询问,却发现自己被一群雪白的流形包围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