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灭绝实体“密钥师”
评分: +33+x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实体编号: χ
栖息地: 绝迹
IETS:
5A+
分级:
Neutralized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AD
NRO
TXC
PYR
RLA
UNQ
AGR
BNV
PSY
{$custom-name}

应对策略(最新)

截止2252年6月30日,Entity-χ已确认为无效化。除该段应对策略,本文档的全部正文内容应不惜一切代价立刻公开,以维持其无效化状态。有关层级间联系的科普应继续播放和推送。

我方将继续资助以团体“速切玩家”为代表的,研究并积极传播后室层级间通行规律的组织和个人,鼓励他们公开传播这些信息。

枢纽内Entity-χ相关痕迹的清除已提上日程。

描述

Entity-χ,即在历史上普遍被流浪者称为“密钥师”的实体,是一真身未知的存在。与某些层级类似,该实体曾制作了形态与人类近似的化身。Entity-χ过去长期操纵并随意处置枢纽,将其所有敌人关入某现不可进入的层级

在诸多势力对后室本质的研究过程中,该实体逐步丧失了对后室整体的影响力,以及对枢纽的操纵能力。截止2252年6月30日,Entity-χ的化身及残留影响彻底从枢纽中消失,已确认为无效化。

行为

在一些已归档的记录中,Entity-χ随机地通过化身给出起到层级密钥的物品和实体,它们大多高度有害,且会迅速杀死持有者。部分失踪案也可能是Entity-χ所为。此外,近日上传的层级文档表明,该实体在尚未无效化时,长期仅出于自身好恶而随意地摧毁和制造枢纽

Entity-χ是一个狂妄自大的恶意存在,且存在出于控制欲而篡改文档的记录。该实体曾声称现正在被速切中点枢纽组织人员拆除的建筑是“与枢纽同生共长、永存世间”的“神庙”,枢纽拒绝承认此事。虽说有证据表明该实体曾在Level Help中囚禁敌对者,最迟在2200年,Entity-χ已无法对攻击行为做出有效反抗。

某些早期的不可靠记录似乎认为该实体是善意的,并将其视作神明或某种支撑后室存在的基础。无论如何都不应相信这些记录。前人的无知、短视和思维定势不是问题,但我们不应全盘接受和盲从前人的一切。

生物学特征

目前不可能给出该实体本体的生物学特征。

一份于2250年1月10日上传的记录表明,Entity-χ的化身在生理上与人类基本等同。但是,该化身仅仅在枢纽中以缓慢的病态步伐游荡,且对外界刺激不做任何反应。此后再无该实体的任何化身目击记录。2252年10月,有报告称在Level 178发现了该实体的斗篷和外衣,均被随意丢弃。

补充材料

速切社区公告内容节选,仅文字部分

原公告发布于2252年7月6日,发布者为速切玩家时任总裁判长MidPoint,疑似速切中点本层级所用的帐号。该公告于所有已知的开放网络社区中均有发布,已确认并非脚本操作,推测为速切玩家的又一次集体行动。

在我们成立之初,速切玩家只是因热爱而相聚的同好会。当时,我们对“极速”的追求并不被大众看好,缺乏经验和不完善的规则导致的事故更是让当时的速切玩家成为了“疯狂”的代言人。

此后,速切中点的发现和速切玩家协会的成立,让我们得以更好的宣传和吸收新鲜血液。代代更新的竞赛章程让我们的竞赛更公平公正,而公开的速切攻略和竞赛过程也吸引着无数流浪者和实体加入我们,学习速切。

我们的努力不仅促进了速切事业的发展,在速切玩家以外的影响力同样惊人。我们追求极速,本就意味着对后室通行之道的探索。当我们开始向整个后室分享自己的经验,后室的组织和流浪者先是嘲笑,后将信将疑。当速切攻略逐步完善,他们意识到我们探索的价值,向我们投来了关注和支持。

通过一些公开和私人的手段,我设法调查了速切玩家初立时代的后室探索史。某些公开和半公开的档案表明,我们不是第一个开始探索如何在后室中通行的团体。但是,在向公众推广和普及这些知识上,我们所作所为的规模和影响力是空前的。从金钱到力量,先驱者的研究和探索各有理由,但热爱让我们将这一切成果传播开来。

你们或许已经从某个资料库中获取了这些信息,但今天我仍将再次公布它们。失落一族将某些概念化身当作神明崇拜,而它们大多乐得如此。在文明尚且蒙昧的时代,它们肆意支配世界,将后室玩弄于股掌之中。但是,当理性在后室中生长,神秘消退,这些所谓的神便被抛弃,走向毁灭。

我不是很想伤害来自M.E.G.的各位的感情,但这是那个年代的史实:当时的监督者之一动摇了,匍匐在“神”的力量之下,把它们化身的存续当成了后室存续的关键,试图以迷信和愚昧对抗末日的幻影。幸运的是,他理所应当地失败了。

在此感谢各位对速切的热爱和付出,我们的努力让后室的居民们在平视后室间的“通行”上迈出了一大步。当我们掀开了“通行”的厚重面纱,那自封神明的狂妄者自然如冰雪在烈日下消融。自然法则本应视万物为一体,不偏不倚,而不是化为“神明”肆意妄为。

如今,“通行”化身已死,而我们留下了最初的致命伤痕。自它死去之时,枢纽即重获自由。枢纽的重生庆典将于场地装修完毕后在枢纽和速切中点同步公开举行,具体时间地点届时另行通知。锁链已斩去一道,凡人的时代终将降临。

枢纽中张贴的公开信

在Entity-χ彻底丧失有意干涉后室的能力后,有人在枢纽目击到一个有明显被折磨痕迹的人形实体正在四处张贴以下内容。M.E.G.已确认该实体为隐秘层级枢纽的化身,并协助其开启了该层级中的所有门,目前正在重标注这些门通向的层级。现将其内容原样摘录如下。

从我记是和有名字的那天起,我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我看向蓝色通道,有谁在海上刺破巨浪,于是我在看不见,我听到同类在兴奋的说着自己的新名字,于是我在听不见,我想敢觉你们沓过我,于是少有人来,chi叫我枢纽,待我和待它化申一样,我被所在小房间里,

后来,chi不见了,冲进我的房间,他抱住我说chi永远不会在回来,我字由了,又能看见听见了,他交给我一支比,说要给我办一个全后室都可以来的大派队,让我写份要请贴出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