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沥血

  • 评分: +13+x

Fade.

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请冷静。惊恐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能渡过难关的。

整洁的白墙与错综铺设的地板——差点就给了我一种安全的感觉。这里没有背信弃义的迹象,但是却有诡异可怕的感觉。这种满是障碍又有着细小的嘎吱声的房间怎么会让人感觉如此空旷?这里没有慌乱的脚步,没有嗡嗡作响的机器,没有门被大力关上的砰响。这里就只是个完全安静的区域——我听不到回声。不对……还轮不到我。

要是有人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医疗援助的看护范围,那该有多么舒服啊?几年前,我会在急诊的时候在医院的走廊里大喊「救命」,偶尔呢,会有几个护士能够听到我的哭嚎,然后来把我治好。到了现在,没有人会听到我的喊声。我的身体只要行差踏错一步,我就会立马躺倒在地上。我的故事在此结束。

不要……心跳速率正在下降。去找个医生什么的人来!快点!

我感觉我病了。我为什么要到处游荡呢?我为什么一定要满足那种游荡的冲动呢?我就应该待在一个地方。我很想记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不过思考只会让我的头脑感到晕眩。在这诡异的空无中,我甚至还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我想尽力不沉入海底,但你在面对这么多门,面对这么多目标的时候,又还有什么可做的呢?你是想就这么随便选一条路然后祈祷这条路是最对的路?会不会有什么策略呢?还是说生存到头来就是纯粹的运气而已?为什么一定是我去死,不让我过一个心满意足的生活?

我被舒适给包围了,但我的大脑感知到了危险。怎么会这样?这里又没有外部的威胁——就只是我自己感觉很畏惧而已。我还活着吗?我只是不顾一切地想要在医院病床上醒来,然后认定这些事情都只是我脑后出现的虚假创造物而已。不过我感觉很真实。我的身体感觉很真实。我感觉活力渗入了骨髓之中,但我又能感觉到骨髓正在衰败。我正在消逝。

坚持住,可以吗?

神经一直紧绷着确实会对你的心脏产生负担。冒险是很惊险刺激的,但同时也很伤神劳力。心跳逐渐加快。总有一刻,它就会停下来。我知道它会停的……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停。虽然我的视野逐渐变得模糊,但我还是在眼角处看到了一个人影,不过这人影没有我真实。即便这人影是真的,他也不是来医治我,不是来照料我的。他是来看着我咽下最后一口气的。

不过这结尾来得真恰当——生在医院里,死也在医院里。被带到这个世界来时有十数个人影在看着你,而离开这个世界之时亦有十数个人影在看着你。我声音的回响变成了我孱弱气息的回响。而在我的心脏停止跳动那刻,作为寂静的回响而存在的安静的环境声再一次弥布在空气中。在这世界永无休止的混乱之中,我最终找到了平静。

太晚了。

现在,我于虚无中歇息,直至永恒的终结,消逝成一片黑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