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水月赋
评分: +57+x

姑苏台是后室的一个隐秘层级,是为水雾沉沉的泳池房,其中唯见清冷的白光散于雾中,或透过澄澈的水面投下光影。

生存难度:

等级 荒服

  • 安全且稳定
  • 无实际影响
  • 无已知实体

描述

姑苏台为一拥有巨大面积的积水空间,地面与墙壁以常见于泳池中的青蓝色小瓷砖铺就,其中积着仅能淹没脚踝的浅水。

天花板则不似泳池结构,却有如 Level 4 中天花板一般的方形砖组成,其中嵌着少量的白色荧光灯,此灯无噪音,仅有稳定的白光散下。因其光与月光相似,乃雅称为月灯。

本层级不存在任何已知的实体。

层级中水体清澈,不具有任何阻力,浸入其中仅有冰凉的触觉可感。此水或与九十九之水同源。

水下呼吸依旧不可。但或是因为切入者的形体并非本体,亦或是说本层级即为一梦境,在层级中本就不需要进行呼吸或进食等活动。这也是说,流浪者可以永远沉于层级的水体中。

尽管行于水中无阻力,但水体本身依旧具有水的重量触感。若将此水吞饮而下,则将感受到至于发苦的咸味,仿若海水的口感一般。

将水吸入肺腔内亦会致使呛水,但若仅是吞食,则无论吞下多少都不会有饱腹感,就好像水在进入体内后便消失了一般。

池房

poooooool

与层级中景象有相似之处的泳池房照片

池房乃层级中主要构成区域,是为无限分割的室内空间。青蓝色瓷砖的墙壁延伸着,将此处划为无数大小形状不一的房室,其空间通常与普通房间相似,也有形似走廊的狭长空间。

此间填充着及脚踝的水体,虽无风,但水面始终有规律地波动着。或有水位下降之时,此时水体将尽数退去,仅留润湿的瓷砖地面,而后数秒又将重新涨起,回归原水位。

环境较昏暗,天花板上白色的月灯虽明亮,却并不常见。若有灯照之处,只见纯白的光芒散开并落在四周,瓷砖并不平整的表面歪曲了反光,泛着波纹的水面将月华折为浮动的光影投于水底。

而更多的空间则是较暗的,通常而言,月灯的分布密度不足以造成完全无光的区域,大部分空间皆是被些微的光线勉强照出的昏暗,流浪者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在水面上随着波动而扭曲着。

墙壁上有时会出现表面光滑的金属制扶手或梯子,正如泳池中会有的那些一样,但于这失去建筑作用的无限空间中,这些结构同样失去了其本身的意义。

或有浅浅的水雾浮于水面之上,其通常是稀薄而几乎不可视的,然少部分空间中水雾却异常地浓重,将上方投下的灯光散开成大片的白色,阻隔了视线。

于池房中探索,常能在墙壁上发现拱形的隧洞或向下的楼梯,其同样由青蓝色瓷砖所铺就,正如泳池的自然延伸,水则自其中流下。欲离开本层者,走入其中便可到达花塚。

花塚

花塚是为一条长度不明的泳池廊道,当进入其中后,身后的入口将会消失,只留下青蓝色的墙壁。和池房相同,花塚亦为青蓝色瓷砖铺成的空间。

天花板上,无数月灯排列成一道直线,延伸向远方的模糊之中。天花板上生着数多的木枝,其交缠着,切割着其间的灯光,使之正如那穿过树间而下的皎皎月光。

枝上生着许多粉色的小花,或为桃花。无数花瓣自枝上不断掉落,在月光中打着转儿,然后落下,落于地面上及脚踝的浅水上,像一叶小舟般浮着,于是水面便也缀上了星星点点的粉色。

流浪者需前行,在落花之中,在无垠的月光之中不断前进。廊道的长度是不可估算的,在行进一段时间后,一道墙将突兀地横亘于流浪者身前,便再无前路可行。

此时需转身,反向而行。当视线移动时,方才的木枝与花瓣将尽数消失不见。

所见于廊中的,却是赫然堆着累累的白骨,无数形似人类的头骨、肋骨、四肢在水上堆成一座座小山,只留其间一条弯弯曲曲的空间可供通行。

这些白骨十分干净,没有血肉或尘土附着。在清冷的光下,其表面均泛着光泽。大部分骨头都是完整的,少部分有裂纹或已断裂开来。当行于其间,或有骨头突然滚落而下,有时落在水中砸出咕咚一声。

在如此反向前行一段时间后,水雾将会变得浓重,直到视线所及除了自己脚下以外,皆是一片纯白。然后便能摸索到一堵墙,其上有着和池房中相似的,向下的楼梯或隧洞。

走入其中,然后便到达沉沙。

沉沙

IMG_20231222_231028.jpg

一张海底的照片,类似于沉沙之景

沉沙似为海底的空间,地上堆着沉沉的白沙,天上则是波光粼粼的水面。月光倾泻而下,透过水面的波纹,将光影映于沙上。

沙面并不平整,有着像水面一样柔软的起伏。若拨开沙面,则会发现其下仍旧是青蓝色瓷砖的地面,昭示着流浪者仍处于本层级内。

在水中睁开眼并无影响,水下的视野却不很清晰,远处十余米开外的景象隐没于一片深蓝之中。

向任意方向而行,然后便会看见沙上插着许多破烂的铜制兵器,以折断的戟、戈、矛为主,铜锈大面积地覆盖在兵刃上。它们看上去立着,但若拨开沙面,会发现其并未插入地面,只是无所依地竖立在水中。

触碰这些兵器,其上的铜锈会剥落成碎片,然后在水中缓缓上浮并逐渐变小,直到消失不见,就像是水本身腐蚀掉了它们一样。

在沙中有时能够挖出被掩埋的破旧旌旗,其上为大篆体的「吴」字。

焚台

焚台在于沉沙之上,当于后者中前进一段时间后便可找到。

焚台是为一数十米高台的木制骨架,中有一木阶梯可上。正如其名,组成焚台的木架均有明显的燃烧迹象,很多地方已经碳化而发黑。其看上去摇摇欲坠,然无论如何不会倒下。

沿着破损的木阶梯而上。踩在上面时或会发出吱呀声或破裂声,无需理会它们。阶梯顶部乃一木制平台,其中摆放着一座青铜鼎,在鼎里堆满了白沙,一支锈蚀的青铜剑插在其中。

台上于水面十分接近,似乎伸手即可触及那浮动的波纹,但实际上,无论如何伸长手都离水面会有一小段距离。

透过水面,能够隐约看见其外的天花板上分布的月灯,在水波模糊之中,月灯看上去仿佛是真正的月亮。

附录

据某一报告所言,在焚台上的鼎中,青铜剑上穿刺着一张纸条,虽于水中却并不为水而濡染,其上的文字皆用篆书所写。现将其转录于此。

生于水而归于水,兴于水而亡于水。

水似乎总被赋予某种特殊的意义,人类对水所抱有的特殊情感也似乎古来有之。

古时有先哲曾言,世间一切皆始于水,又最终归于水。在天地万事万物都处在无尽地流转变化中时,唯有水本身不变。

那么唯有水才是世界存在和运行的根基,是万变中的不变,甚至于说世界本身就是一条流动的水体。

水亦是生命的发源,是一切生灵赖以生存的必须品。

对于我们也是同样的,水造就了我们本身,我们的精神所寄宿的便是主要以水构成的形体,在幼小时居住于子宫的羊水中,出生后也离不开水的供养。

我们生于水中,被水所养育,然后又因为水的流失而衰老、死亡,在他人的泪水中走向生命的尽头。当然就可以说,水伴随着每个人的一生。

将身体浸没于沉沙之上的深水里,我不禁思考起来,当时的他是否也有过像这样的思绪呢。

水见证着历史的兴亡。水边曾是文明的发源地,水亦曾看到过许许多多的人事更替,在重复着新朝换旧代的过程中,唯有水依旧不息地流淌着。

无论过了多久,即使昔日的痕迹已经消失殆尽,沉入水中的戈矛亦被水所完全侵蚀,没有任何人会再记得这里曾经的辉煌。

但姑苏台下的江河啊,却依然如千年前一般地奔流着。

水能成就一个国家的繁荣,自然也能轻易地摧毁掉一个国家。水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它只是自顾自地流淌着,有些人能暂时地利用它,有些人则被它的影响所危害。

若是当时的他,想必也能明白这个道理吧。这样想着,我迈步走上那座几近焚毁的高台。

在那高台上早已看不出往日的富丽堂皇,留下来的只有残缺的骨架。在水中浸泡着的它,也只是过去的一点微弱证明。

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

这样的诗句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走到那座鼎前,我将剑拔出。

闭上眼,水波的声音依旧清晰,全身都能感受到与水接触的冰凉触感。皎月的流光自水面之上透过丁达尔效应洒下。

在此后,或许还会有许多的人经过这里,但水本身定是一如既往。

于是我像他那样举起剑,让自己重归于姑苏的流水之中。

基地、前哨与社区

无。在池房内有小可能碰到疑似其他流浪者的他人,但本层级并不是一个值得停留的地方。

当进入花塚之后,流浪者似乎就再无相遇可能。鉴于本层级的切入与切出方式,推测其在花塚之后呈现给每一位流浪者的都是独立的空间。

入口与出口

姑苏台的入口层级暂未知。

已知的是,要进入本层级,需在某一层级的一座铜鼎前,用鼎中的烛火点燃起某种写有红色文字的淡黄色符纸,纸上的文字可以隐约看出是五言或七言的诗句。

符纸被点燃后将浮在空中,等待着火光贪婪地将其蚕食,直到只剩下零星的灰烬。

当符纸燃烧殆尽后,切入者将即刻倒下。在外人看来,此时切入者的本体与死尸无异,一切生命活动都将暂时停止,但身体本身却不会腐烂,就仿佛是某种类似精神或灵魂的东西被抽离而出一样。

对于切入者本人而言,他们会眼前一黑并失去意识,当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水所浸泡时,意识便到达了本层级中的替代形体里。他们将于池房中某处醒来,替代形体的外貌和着装皆与切入前的本体无异。

目前尚缺乏其他切入方式的报告。

离开的方式很简单,破坏自己的替代形体即可切出,使意识回归本体。但于层级内,无论通过何种方式,例如撞墙或撕咬身体等,皆不能对形体造成任何损伤。

要离开本层级只有一种办法。流浪者需于焚台之上,将鼎中的青铜剑抽出,这是层级内唯一能够破坏自己形体的东西。

将剑抵在喉咙上,此时它尚且不能伤害到自己。需闭上眼,等待一小段时间,然后自己眼前的黑暗中将开始浮现出一些金色的文字,但其内容却看不清楚。

这时候,握住剑的手只需轻轻用力,伴随着类似戳破水气球的触感,可知自己的喉咙正被轻易地割开,某种液体从其中大量喷涌而出,但自身却没有任何的痛苦可感。

能感受到的只有自己的意识逐渐朦胧,但水的触感在此过程中却依旧清晰,就好像替代形体本身融化成了水一般,或许它的确是由水而化吧。

然后流浪者将感受到像是做梦时会有的,脚下一空,并向下坠落。眼前的金色文字逐渐离自己远去。意识在这个过程中依然在逐渐变得模糊,直到最后,连水的触感都体会不到了。

一切归于寂静,意识将陷入一段时间的深度睡眠。

最后便会于切入前所在处惊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