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庙逃亡”

“神庙逃亡”

评分: +46+x



现在是后室标准时……啥时候?

Welt不知道,话说那个东西现在还有人在维护吗?他看了看周围,什么能分辨的特点都没有。

看来又是新的层级了。Welt想到,他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用自己感觉出来的时间来看的话……三个月吧。毕竟这一路上要不然就是遇不到什么活的,要不然就是那种得可劲跑的好家伙。队友,自从不小心切入了那个让人光看着就生理不适的层级之后就全被留在那了。

他说不出什么,因为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一开始切入那里后就和队友们分散了,Welt只能不时听见一些遥远的惨叫,自己却“很幸运”的切出了。他这一路上也一直在想,那些个可怕的怪物清楚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之后,会不会也像我们一样夹着尾巴嗷嗷的跑。

Welt已经很久没遇上在M.E.G.档案库里收录的层级了。就算C层群大到无边,但Welt还是自诩对这些地方的情报记得很清楚的那批的。以前在M.E.G.工作的时候,自己也是那些敢于整天往未知层级冲的侦察兵,所以自己还是有一套在未知层级的应对办法的。不过嘛……突然想到个问题:

M.E.G.还活着吗?

或者说现在后室还活着的人还剩几个?

这不是啥可怕的问题……因为显而易见,Welt在跑……高情商的说法,最直白来说,逃亡。整个后室的流浪者,还有有脑子的实体,不管在哪,不管是哪个组织的,都在一条无穷无尽的逃亡路上。

而自己算是最倒霉的那一种。没人在旁边跟着自己一起跑,玩着单机游戏——逃生那种?应该说是神庙逃亡吧。


之前那个层级还挺好出去的,一个房间,有扇门,外面是黑漆漆的一片,走出去就稀里糊涂切出了。你层还挺好的嘛。Welt在心里感谢了一下,不是啥高危层级就谢天谢地了,那样自己还得举步维艰的试探,自己的时间会浪费很久的呀。现在的后室,时间就是最宝贵的东西。没有之一。

Welt不太清楚自己这总是在脑子里自言自语的精神状态,是不是快疯了……或许死了也不错?反正也只是在苟延残喘罢了。不过这样就对不起自己这些天的奔波了,是吧。

附近……一片平原……好像也没啥危险的东西,那就在这休息一会儿吧。

他坐了下来,从背上的包里取出几瓶薄荷露,吨吨的喝起来。出发前买的,最后两瓶,不会过载。

“今天”已经通过四个层级了,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继续向下深入,但今天还是休息吧。在过去的日子里,Welt切入切出的层级自己已经数不清了,往上往下,本来自己并不是特别在意的事情,如今,却是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大概是几年前,有一个奇怪的消息传到了Level 11——Level 0好像“不见了”。在内网上出现了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好像是那些速切玩家传出来的,有个人无聊想回Level 0玩玩,但是他怎么试都没能成功切入层级,用了诺贴也不行。后来,似乎越来越多人发现好像Level 0真的不见了之后,这件事成了很多人关心的谜团。这个自己来到后室的出生点为什么消失了?

可是毕竟Level 0除了马尼拉房间就碰不见别人了,这件事只是成了人们的谈资而已,没有谁有什么危机感之类的,当时来说,有什么关于“毁灭”想法的就是杞人忧天。后室里牛鬼蛇神的事情多了去了,谁知道这次又是啥,说不定过一天它又能切入了呢?每个人差不多都这么想。

但是,但是,Welt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后室标准时二零二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后室抽风了”

Level 1和Level 0发生了一样的事……但是那是Level 1。M.E.G.的Alpha基地,B.N.T.G.的商人之家,还有Tom老哥,在那一天,全部失联。

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是Level 1被那帮龙血族的疯子给炸了,还是什么新的可怕的现象正好刷在了那边,在其他层级的人们只能收到这个消息:Level 1也“不见了”。

人们发了疯似的在追查这件事的详细。那可是“宜居地带”啊,如果有一天有人和你说那里居然失去的联系,你一定第一时间在想是不是这个人脑子有泡。而且Welt前一天正好在那里。当Welt得知这一消息时,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起猛了。

然而,各方的查证,都获得了同一个结局——

什么也没查出来,Level 1仿佛从不存在一样。

针对Level 1的人员搜救行动也均以失败告终,因为根本没人进得去。

这时候有人想出来了,一个谁都不敢深入想的结论。

不会,接下来的是Level 2吧?

欸,真巧,当这个想法被发在内网时,B.A.G.那边给了一个好消息:他们率先发现自己的一个通讯队在Level 2里失联了……然后就是M.E.G.和那些有基地的组织。那群信那只蓝鸟的疯人已经彻底疯了,毕竟他们的“主”还在那里面。还有那个什么“机巧子民”,不知道为啥,都消失了两百年了,突然就在这件事发生后蹦了出来,感情这群家伙没有灭绝啊。

这群老化石一出来就找到了失落一族,开始念叨着一些谜语。七七八八的,之后听完他们说的东西的失落一族就开始对M.E.G.念谜语了。

什么伟大的答案已经到来,祂已经开始迎来自我的终局;现局仅仅只是预示,我族曾看到的那般答案只是残缺之物,而真正的最为崇高的“解决方案”将会在此处降临。

说完,这两拨人就全部不见了踪影。有人说似乎在几百几百的层级里见到了他们大规模切出层级的踪迹,但是也得不到证实。他们最后留下来的这番谜语,也没几个人听得懂啥意思。倒不如说是没人愿意听懂吧, 这算是指着你的鼻子说——死了啦!

随后的事,相信不用说也大致清楚了。Level 3 、Level 4 、Level 5 …… 越来越多的层级消失了。似乎后室,正在死去?……

还是有规律的死。

层级在+1+1的毁灭。甚至这个消失所间隔的时间也在逐渐缩短。最开始的两个层级不见所隔的时间似乎正好是半年,180天。E.P.B和帕拉斯研究所经过合作研究后得出的结果是,确实在缩短,而且很快。但是他们又带来一个能算是好的消息:这种现在也会慢慢停滞。像是个函数?

用人话说,层级消失所相隔的时间会在最后基本保持下来。尽管那是一个非常令人绝望的数字——一个小时。

最没规律的应该是那些个隐秘层级了吧,黑暗地铁居然是先于后室地铁消失的。神奇。

……

话说我是在和谁说话吗?为啥脑子里突然多了这么多想说的东西。

不管了不管了。Welt摇了摇头,把这些东西接着想了下去。

之后的事情。你以为会是什么M.E.G.带领广大流浪者集体向高数字层级深入拯救苍生的史诗故事吗?当然不是了。反而感觉有点令人反胃,因为那种事发生了……

腐败。对,就是腐败。

不如说这就是人吧。结局已经盖棺定论了,可能所有人都得死,于是M.E.G.自己的一些问题就压不住了。

当时的Level 11人心惶惶。而M.E.G.这边还得是在高压之下计划撤离的大致步骤。本来是说听指令,调度前进,探路兵先上,老弱妇孺最后来,如此这般的。可是有人——就在M.E.G.内部——先跑了。当时高层因为撤离计划焦头烂额的,几个人莫名失联也不是啥大事所以也就没管。但问题来了:

谁都不说,因为谁都看见了。噢,还可以这样做的。

M.E.G.内部拟定的线路分为了好几条,涉及到了各个层群,主要是防止一群人集团式掉坑里团灭。可是那些贪生怕死的家伙在看到线路之后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急匆匆的就不见了。

然后就是官僚体制的弊端,撤离的时间一拖再拖,还美其名日“需做足充分的准备。”其实就是那些有点权的东西在给自己偷跑的事情打掩护。

直到Level 10消失后,监督者们才发现,自己的人没了一大群。聚是一团火,散是一坨屎。那些几个几个偷偷跑的,还带着自己全家的,现在不知道骨头还剩几根了。层级可不会因为你有多可怜放你一马,关键这群人大多都是那种层级没去过几个就在宜居层级里混吃等死的。

反倒是诸如Welt这样的“探索者”,偷跑的没几个。哥几个都还是有脑子的,觉得自己能一个人在后室乱窜的,非蠢即傻。

但是再不走就真的要死了,还能咋办嘛,跑呗。所以正式撤离的那段日子,在死亡的威胁下,大多数人都还是挺安分的,毕竟跟着大部队走还是很安心的。流浪者们之间也表面上和和睦睦互帮互助的,看起来还真有点像样。

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就是要出意外了。

Welt不清楚其他那些个组织或者群体里的具体情况,但他还是有两个清楚的。U.E.C.和龙血族。

为啥呢?因为这帮家伙唯恐如今的后室还不够乱,几乎是正面的偷袭了M.E.G.的前进部队。可以说袭击颇有成效,因为没人想得到这群疯子能疯成这样,那些军团几乎没反应过来,人都要打没了才开始还手。据说Delta大姐当时气疯了,因为龙血族那群家伙是在C层群进行的袭击,而她本人在I层群。

M.E.G.的撤离部队经这一下直接元气大伤。Welt和他的小队就是在这时与大部队失散了。

说他们疯是一回事,但他们不傻。以U.E.C.来说吧,他们在I层群。这次大规模的袭击是精心计划好的,正好是在层级入口处设的埋伏。至于那个层级嘛……懂得都懂。而且最关键的,其实他们也在跑。

现在想想看,估计B.N.T.G那群滑头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顺便再捞点钱。其他的……有识血肉和M.E.G.最开始的情况差不多,但他们的纪律和M.E.G.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似乎躯和厨师联盟也和有识血肉一块走了。再其他的,大差不差,就那样。跑。

除了那群初生……这种时候还想着他们的那个统治大梦。

Welt感觉现在的后室已经陷入了一种彻底歇斯底里的状态。抛开那些没智商的实体不谈,谁都在跑,谁都在逃亡,就算这其中有人甚至连自己为啥要跑的原因都不太清楚,但是每一个人,每一个有智慧的实体都在对你说:跑!快跑!

不跑?你会死的!!!

谁不迷糊呢。

真是够了啊。

Welt干脆一躺,倒在青葱的草地上。这个层级的天气很好,有天空盒,还是舒爽的白天,没有太阳。几朵云慢悠悠的飘过。


结束吧,结束算了。

Welt这样想到。他已经在这个层级躺了……应该说是睡了一天一夜。有正常的昼夜交替,无危害实体,拥有大量补给品,好爽的宜居层级。关键,这似乎只属于我自己一人。

但有一点最可怕的,Welt不想走了。之前也遇见过了很多宜居层级了,但自己几乎不会在那种地方带过超过一天的。而这里,可能是层级本身的性质吧……嗯,走不掉了。

该说自己是已经足够幸运了吗?能走这么远本来就算是很奇迹的一件事了,没有遇见死区层级,没有遇见那些走进去就出不来的层级,而是仅仅只是因为“不想走了”而迎来自己的句号。

孑然于一身的冒险家,在旷野上默默的歇息了,见证这一切的,是同样要和自己一般死去的青草,和蓝天。

人要没了,连自己都开始浪漫起来了。Welt笑了笑,他感到了一阵从来都没有过的情绪,渐渐充盈了全身。或许这就叫,释怀?他不知道。Welt随手拿起了刚找到的,从地里拔出来的一瓶啤酒。话说自己进了这操蛋的后室之后还没碰过酒精呢,虽然自己在前厅的时候也不是很喜欢和这玩意就是了。

打开瓶盖后,对着天空举了举瓶子,再倒点给屁股旁的草,Welt吨吨的喝了起来。

还是很晕。自己是那种滴酒不沾,一沾就倒的类型。耍酒疯咯。

恍恍惚惚之间,Welt感慨了起来。自己还没奔三的年纪,就在后室这鬼地方混了五六年了吧,连个老婆都没找,窝囊废一个。就这么一个人一个人的过,自己最好的朋友,就是小队的几个兄弟,也都被留在那个地方了。还能干什么呢?我还在留恋什么呢?

为什么我不看看,我为什么要跑呢?

后室已经步入了毁灭的坟场,而逃亡的人们只是在苟延残喘罢了。无论再怎样深入,向着那些从未有人探索过的层级踏出自己的脚步,也只是在一条看不见终点的路上撒开脚丫子,让自己的小命再活那么一两秒而已啊。

就像我说过的那个在前厅玩过的游戏,神庙逃亡。那个谁都不明白的“消失”就是那只大黑猩猩,而我们现在的情况,就像那个无助但是跑得贼快的冒险家,在逃离后面那只黑猩猩的魔爪上躲避着这个那个的“障碍”和“裂隙”:但没人跟你说,终点在哪,所以你唯二的结局就是被黑猩猩抓住,或者掉进无底的虚空里。

不过也好吧。之前Welt一直不信前厅里每年都会失踪那么多人,可是当他也让这个数字加一时,不信也得信了。而现在,后室也准备没了,以后不会再有倒霉蛋因为对墙角的莫名热忱掉进来了。这么说,其实还这算件好事?跟Welt这帮在后室里的人来说不是就是了。

一个倒霉地方,一堆堆倒霉玩意,真他妈倒霉。

服了。

Welt突然将手中的瓶子奋力往天空一扔,只喝了几口的啤酒在空气里划出一条带沫的轨迹,然后向大地坠去。一道细微的破碎声若有若无的传来,似乎什么都没留下。

他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开心;他又哭了起来,哭得悲伤。他开始破口大骂,咒天咒地,骂自己的命运,骂存在的不公。Welt将所有的情绪都尝试了一遍,希望有什么东西来做个回应。但你知道的——这很熟悉——实体绝迹。举目望去,青草和蓝天,一成不变,像是连“那只猩猩”也不存在一样。

Welt停了下来,他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的表露,仿佛刚刚发生的事就只是一个疯子的幻想。

因为他赫然发现,有了一点熟悉的蓝天里多了个东西,大得要死——一个巨人,裸男那种,缓缓向天边跌去;并未完全倒下,就有一种黑色的物质渐渐侵蚀了巨人,从头顶开始,到脚底结束。最后,那个巨人剩了点渣,撞到了一个墙壁。Welt好像想起来这个墙壁是什么了,以前在前厅里听过的……

“你走在平原上,突然有一堵墙挡住了你。这墙向左无限宽,向右无限长;向上无限延伸,向下无限延伸,他是什么?”

“死亡。”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在那幕诡异的画面结束后,忽然,一个模糊又沙哑的声音在Welt旁响起,说着。他惊惧的望向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但什么也没看见。一会,Welt明白了那个声音是哪来的了……自己喉咙里。

他想通了。原来自己疯了呀。

不,其实,整个后室的人都已经疯了。Welt开始用着自己许久未使用的声带向着天边那堵墙呢喃到。悲尸就是个几把,san值归零所带来的真正后果不是变个红皮怪就完了啊,喂。应该从那时开始,整个后室里的流浪者就已经开始嘎嘎的掉san了。

理智的崩塌,随之而来的是认知的崩塌。当所有人都意识不到后室不可能会死,怀疑后室的存在之后,后室,不就是死了吗。

这是我们所选择的结果。

或许,在一开始就把Level 0消失的消息给封锁住,那么这真的就只可能是一次意外了……Level 0会像我们说的在以后的什么时间里突然就回来了,后室里的一切又照他往常所发生的那样发生下去。

但早已没有什么或许了。在人们笃定后室的死去这一“事实”后,就算再怎样,也不会改变了。尽管它本该不是“事实”的……

良久之后,Welt又开始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一卡一卡的。本来他不应该会有这般的认知;说到底,他也只是疯子里的之一罢了,还是最普通的那一种,不应该会怀疑这些事。不过现在嘛……他顺便一躺,架着两只脚,做着个大大的二郎腿,一边手垫着头,另一边手对天上竖了个中指。

古早还是中二期的Welt听过一个概念,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反正要没,骂先。

操你妈的上层叙事。

骂我是吧(


日子这么奇奇怪怪的过去了,Welt甚至有点开心于时间还能像自己所认知的一样变化。他在那次“顿悟”之后算是彻彻底底的释怀了。

正正常常的作息,从地里拔东西出来吃,一日三餐不落;闲着没事乱逛,看看这个层级有多大。

再不然,什么都不干,躺在草地上,静静的望着天空。像望着天花板一样。Welt心中充斥着异样的平静,古井无波般。

他感觉自己应该已经不属于这副躯体了,这几天里一直有各种各样的画面在眼前经过;有自己的故事,还有不认识的人的故事,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像是在看电影一样。或者说,跑马灯?

他看见了自己的一生,平平淡淡,能用一句话概括得下。他看见了那些曾经深埋内心的喜和悲,不解与失落,遗忘与伤痛。

他看见因为背叛而极度愤怒的阿尔戈斯之眼的成员,吃了颗火盐,被人阖上了狰狞的双眼。他看见万神殿,那群上古的神明,在一个纯白的地域齐聚一堂,一言不发地看着一个方向。他看见在消失尚未开始之前,永恒资料库的那群情报家早就已经预见了这一切,在尝试“逃离”后室,而不是逃亡。

他看见了一个图书馆,正急剧朽烂。看见了两个人,一位男性,一位女性,共处于那处图书馆中,面对崩塌丝毫不惧,只是缓缓写下(说出)了同一句话:

后室已死。

卡拉格灵协会正在为所有人撰写着墓志铭;速切玩家正竭尽自己所能的朝着层级的极限冲刺,他们甚至涉足到了那种没有“加载”完全的层级,看到的全是一片灰白的物体和环境;后室娱乐,整了个大活,当然也是最后一次,只是为了“博君一笑”。

他们把一个层级用烟花给炸了,说是“给后室办葬礼”……

呵。

Welt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按往常来说他也许会吐槽两句。但现在他不在乎了。

除了那件事,他已经什么都不在意了。

他其实不止一次的在想象,层级的消失是以何种方式,无声无息,或者像丢核弹那样“boom”的一下?感觉还是像盗梦空间里那样的“崩解”更帅一点欸。

但事实上,Welt的本能在抗拒着相信那个时刻的到来。他甚至觉得,就这样一直过下去,还不错?

……

当然不可能。

心有所感,坐在地上发呆的Welt站起身来,注视远方。

在层级的尽头,正发生着什么。

他极目望去,想要看清。但只有黑暗。在白天的光下,那片黑暗显得如此可怖。Welt理解那是什么了:那是名为“消失”的真相。

而“消失”更加靠近之后,层级崩塌的方式便更加了然。简单来说,就是卸载。

就像是一个个区块一样,一整片的地区在一瞬之间便被无尽的黑所替代。他大概了解为何那些在层级中消失的人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连个警告都不说。这就是为什么。

卸载的步伐很快就来到了Welt近前。黑暗随之而至。

Welt退后了一步。

原先所在的地方瞬间被黑暗所取代了,什么都看不见。他就站在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黑。

恐惧感逐渐袭来。仿佛被置于绞刑台上,被套上了粗重的绳索。他喘不过气。

双腿开始痉挛,视线开始模糊,全身都在不止地颤抖;小腹传来剧烈的撕裂感,双手开始僵硬,心脏,肺,肝,脾,肾,正在渐渐失去控制……Welt俯下身子。一双无形的大手攥住了他,遮住双眼,麻痹意识,冷冻四肢,最后收割生命。

这是临死的幻觉。

演出来的平静并不能掩饰内心的害怕与恐惧。当那个东西真正来到时,Welt作为人的“本能”仍是压过了他的“理智”。只有千钧的压力才能抹消人对于死亡的本能的恐惧,恰恰他就没有,就算已经疯狂。

真的吗?

虽然依旧颤抖,Welt却直起了身体。

直面自己的死确实是一件需要极大勇气的事,不管是什么样的死去。Welt这样想,其实在看到“真相”之后是个正常人就应该已经又想接着跑了,每个人都应该会这样做的吧。但是刚刚的自己,甚至没想过挪一步的,后退的那一步。

诶……

Welt忽然把左手一举,手指做成夹烟状,沙哑的说了一声。

递根烟。

他真夹住了什么东西。

再给个火呗。

烟草的特殊燃烧味慢慢传来。

OK,谢了。

把烟用嘴角叼住,Welt吸了一口,旋即,转过身去,背对黑暗——

仰面倒去。

……

再见,后室。

再也不见。


差点就让你跑掉了
99999999分
距离:100114米
金币:8514
分数加成:191








在名为死亡的阶梯前,

你只昂首;

愿或不愿,

抛下那一切,

抱着仅剩的一丝解脱

带上绞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