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子 愤憎者与魔女

1

暴雨之城andre-benz-qf4Vota7_g4-unsplash.jpgLevel C-239是一座面积约五百平方公里的近现代都市样貌的层级,并且一直下着雨。该层级具有非欧基理德性质,前往该层级边缘的尝试。最终都会让尝试者到达城市的另一端。但估计该层级长25公里、宽20公里。此外层级的中心区域拥有一座高达2000公尺的高塔,这座高塔顶端不断的放出雨云,是该层级不断下雨的原因。中,杜威·阿诺德(Drew Arnold)与其他高层不同,Drew并非来自于未来前厅。而是后室的失落一族,该失落一族原本的层级被龙血族所摧毁,而后他们被舒所收留。最后再被派所改造成金瞳族。他是所有高层中,拥有对两位龙血族"派"、"舒"诛杀权的人。如果他们二人走向龙血族的步伐,他将击杀两人。金瞳族金瞳族是仅存在于后室C层群中的人类亚种。他们是龙血族的龙裔,却仅服从于龙血族"派"与其胞兄"舒"。我们知道他们与大多数龙血族成员极度敌对,且对于其他人类团体没有太多敌意,当然黑星与U.E.C.在这个范围外。的战士之席。关注着某人,如果她自认是人的话。海德薇ad05974c2d355e21海德薇,曾为龙血族成员,在组织中担任高级干部。据称其为多名龙血族主要成员的生物学母亲。而后来自多方的调查报告也倾向于证实这一点。出于未知原因,在第一次接触后其决定为M.E.G.服务,目前收为M.E.G.探索部门编外人员。,许多隐藏在暗处未曾暴露自身身份龙血族的母亲。她那机械化的身躯,足够毁掉这个层级大半。

她橙色的双眼看着窗外的高塔,那座高塔是这座城市的王者的重生之地。龙血族叛徒派·克莱门特女性,人类外观。当前已殁,是目前已知年龄相对较小的龙血族。生前似乎在龙血族中,受到诸多族人的宠爱。擅长生物体改造,对于被改造的生物宠爱有佳。因为欧米茄所造成的重伤,逝于Level C-239。有其胞兄舒的王座就在那里。心象之海让这作城市成为雨都。按照常理,这里应该沦为战火纷飞的现场了才对。但龙血族从来就不是一个稳固的利益集团,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想法,尤其是海德薇名义上与欧米伽该实体被称作“欧米伽”,据信为一高危人形智慧实体。其统率有数十个部属,并主要于C层群的多个层级内广泛活动。的同盟,更接近某种互相利用的交易。各种意义上,海德薇系的龙血族子嗣与龙血族叛徒本身说不上敌对关系。此外在遥远的过去,两者在龙血族之前便有某种因缘。

一名女性将茶交给海德薇。没有恐惧、没有敬畏,只是单纯的将茶放到桌子上。而海德薇本来淋湿的银灰长发已经干掉了。雨声不间断的回响着,由海德薇打破了沉默。

「如果你认为我会伤害你们的王,你早就出手了。那么又何必只待我一杯茶水?」她略有欢喜的声音接着说。 「你们知道我的喜好的,那是两百多年前的事情吧,我不认为你们会忘记。」

「这里没有给未预约会面者的多余零食。」穿戴着某种全身铠甲的杜威接下她的话。 「尤其是给予身为魔术师、魔女之人的妳,能够愉悦妳的茶点。」

杜威的声音沉闷,他可以说是这里与海德薇最有关系的另一人,当然这是排除目前躺在床上的王存在的情况。某种毁灭性的法术在他铠甲上显现然后消失。

「真是无情,我以前帮过你们度过难关。你们却没有当我客人。」她的语气没有生气。 「不过我确实没有想到那孩子的追随者是你们。当初你们是叫什么来着?」

海德薇故作冥思,各种意义上来说,过去的他们确实,只是道路上随手救过的人。虽然她确实保留某个纪念品,是他们作为她帮他们的赠礼。那是停滞的短剑,被其割开者伤口将无法愈合。名符其实可说是诅咒的短剑。

「巴莱德人,坎贝尔氏族,又被称为邪兵锻造者、流浪的锻剑师。那是我们曾经的荣光。」杜威的声音平静。宛如他放下了过去一样。 「至少在派·克莱门特将她身上的龙之血给予我们之前,我们被如此称呼着。」

巴莱德人,古老的流浪失落一族。由于龙血族摧毁他们的原始居地,而被迫流浪在C层群中。那是这任欧米伽诞生早期的事情,甚至远在大多数现今的龙血族子嗣诞生之前。 M.E.G.并没有如此的了解过去的历史,只能将除了来自未来的前厅转化者外的巴莱德人统称为失落一族。巴莱德人过去居住在荒漠与丛林的世界中,每当度过一个时期,荒漠与丛林会互换位置。并分为三大氏族,分别是最擅术法、诗歌居住在分隔丛林与荒漠山脉上的凯希尔;握有锻造跟雕刻的坎贝尔;熟悉植物与寻水的贝恩。凯希尔氏族最终被贝尔卡人Level C-342内部表现为一片深红色草种的平整草地与湛蓝的无尽天空。当前无法确定其层级边界在何处,而对天空的层级边界调查至今也并无结果。故暂定该层级的面积与高度为无限。贝尔卡人曾经是该层级的失落一族。他们在龙血族肆虐时期,协助因为龙血族而失去家园的流亡者,或是逃难者前往其他安全层级。而被龙血族视为眼中钉。他们最后在德尔塔所率领的龙裔下灭亡。他们过去的生活痕迹被黎明清扫所抹去。同化;贝恩躲在荒芜之地中;坎贝尔则在许多层级中流浪,并为其他民族锻造能够伤害龙血族的兵器,他们无法放下内心的憎恶,而选择为其他的民族锻造杀伤龙血族的兵器。

因为这分憎恶让他们选择持续流浪,而他们却没有选择杀害派·克莱门特,当然下场也可能是被她的野兽所吞噬殆尽。然而海德薇将她标志给了派,那象征她受到海德薇的保护,所以他们无法攻击她。当然这不是坎贝尔氏族愿意追随身为死敌之龙血族的原因,而是另一个存在给出的未来让他们这么作。

「听说是我那来自未来的子嗣,让你们怎么做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海德薇的语气没有怒气,只有好奇。

「我不会告诉妳的。这是我答应他的事情。」杜威。 「此外这是我唯一能够让你们这种存在惊讶,这是我个人的小小报复。」

「行。你不想说,我也会找出他来问清楚。」海德薇瞪了一眼杜威。然而因为盔甲的遮蔽,他没有任何表情传达出来。 「杜威你知道吗?在我漫长的时间中,有一个跟你差不多的家伙,就叫他——伏尔甘好了。他跟你们过去一样,是擅长锻造的人。」

海德薇仰望着自己中意的孩子所在的高塔,而在场除了杜威外的其他人也并没有接下话语。这房间里。除了她与杜威外,只有另外两位女性。负责添上茶水的端庄女性与尚未蜕去稚嫩气息少女。海德薇内心想着,欧米伽的诞生宛如恶意的安排,尽管到达现在的欧米伽大多都选择成为恶魔,但却也有选择成为英雄的欧米伽过。

「你选择成为英雄吗?杜威?」笔直的询问尝试贯穿身穿铠甲之人的内心。 「英雄,在任何故事中,都是斩杀邪恶的存在,你认为跟龙血族交流的我是邪恶吗?」

没等人回复,海德薇叉起二郎腿,用一侧的膝盖顶住另一侧膝盖窝。双手按在,她垂直翘起的膝盖上。这是致死、刀锋边缘的问题,不是迈向战斗,就是关系破裂。

「妳认为我是英雄吗?」冷澈的声响在他口中吐出。 「当我选择成为这样时,就没有想过成为英雄。」

「我知道妳看的见我的身躯与灵魂。妳在讽刺我说要打败龙血族就必须成为英雄吗?那怕龙血族是邪恶,打败邪恶的也未必需要是英雄。」他嗤之以鼻。 「龙血族的恶,是为了自身的愿望加以伤害、掠夺他人之存在,那怕杀死源头的欧米伽,也只会让下个欧米伽诞生。」

「我没有想过讨伐邪恶之伟愿,只是不想再被掠夺,不想再被剥夺更多。龙血族只不过是刚好夺走那一切的恶。」杜威看着海德薇,看着那柔和但无可阻挡的金属碎屑风暴匍匐在她脚边。 「妳未曾掠夺我所发誓要守护之物,妳想要成为我的敌人吗?」

毁灭性的法术开始聚拢于他的铠甲上,而刚刚端上茶水的女性身上,传出了复数的思绪之力从其他的层级涌来压制两人的暴力。金瞳族的灵魂与意识靠着灵魂之海联系,那怕如此能够承担如此之多思维与力量.也是超越大多数族人的存在。

可是海德薇是神,成为神的存在是不可违逆的,她是钢铁的魔女,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神。她虽然平静,温和,甚至是……“顺从”,但她的力量绝对不容怀疑。她在想什么?她会不会突然消灭这层级?但两个存在并没有恐惧,女性的背后是过千的族人,杜威则是舍弃了……

陡然之间,所有的力量波动消失。平静宛如未曾发生过事情一样。而本就安静的少女才像刚刚回过神一样,注视在场的其他三人。神就是世界本身,所有人与存在就是世界的孩子,海德薇平息了风暴本身。所谓的神就是联系着世界的根基之存在,当然最早的神早已停止活动,也有些存在视祂死去,当其他神诞生之时,祂们便连接着世界的根基,并遵守着世界的规则。无法被杀死,只是被迫停止活动,终究会爬回来。不过视每个存在的不同,像是阿尔戈斯阿尔戈斯在各个时代都曾现身,也作为人们心目中正义的化身出现在各种组织中。他是法官、是陪审、是行刑者,他是报应的化身,所有犯下滔天罪行的人都害怕成为他的下一个猎物,因为摆脱这种命运的唯一出路是死亡。克劳狄斯(红骑士)一位斗士,至高的天穹,瑕疵与荣光并存的第一位骑士。克劳迪斯是一位英俊的骑士,身着煌熠生辉的猩红甲胄,将致命的恐惧刺向敌人的心脏。在与奥古斯都的一场致命战斗之后,他死了,后以红骑士的身份回归。他是一位神秘的战士,常现身从死亡中拯救进入后室的新人。布兰奇布兰奇·冯·哈德拉克(Blanche Von Haderach)女士作为天鹅座档案馆的看守者赢得了相当的声誉。善良、礼貌、和平主义的坚定拥护者,布兰奇对客人的尊重与她渴望了解更多的事物的愿望相当。虽然她对自己目前的职责感到非常自豪和喜悦,但她曾是万神殿的一员,尽管她很久以来一直与这类事务疏远。毕竟,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的居民,她必须生活在他们中间……这种几乎可以视为一致的个体;或是赛颂德努卡是赛颂德在这个宇宙中的第一个化身。他给万神殿带来了他认为急需的喜剧宽慰。不幸的是,他很少认真对待他的职责。据说,他最终“笑死了”。劣化成努卡与游戏大师、密钥师守门人是最初的通行之神,与万神殿的成员一起统治于古代。他的统治纯粹而绝对,从不动摇自己的目标。然而,当人类开始背叛众神时,他变得铁石心肠,变得残暴。守门人最终被他的追随者毒杀。之后,他将他的超灵注入他的斗篷,被迫寻找最合适的宿主穿上斗篷并获得密钥师的头衔。奇拉伊奇拉伊是最后一个柱神的唯一化身,由Ω直接控制的混沌的代言人。他是秩序的破坏和混乱的先兆,他的出现往往预示着大规模社会动荡的到来或现实本身的混乱。只能寄居其他个体,以及只传承其名跟职责还有记忆的欧米伽该实体被称作“欧米伽”,据信为一高危人形智慧实体。其统率有数十个部属,并主要于C层群的多个层级内广泛活动。

端上茶水的女性停下了颤抖的双手,只听见两声令人后背发凉的哼笑声,海德薇早已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远处的风景。 「作为我中意孩子的子嗣,你们很不错了。看来我的孩子看人的眼光不错。」

「这就是你们要去对抗的存在,规矩不是我定的,也不是欧米伽,这是世界底层的运行逻辑,你能理解吗?」海德薇像是导师一样说着。几乎所有神都视世界万物为己出,但每个神视成神的时间,与是否天生,而对世界有不同看法。 「你们也许可以杀死普通的龙血族,但无法杀死欧米伽。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律。」

欧米伽是最初法则下诞生的神,他是最古老之一,他是万事万物的终点。然而C层群的最初之神,并没有跟I层群的一样,让下一代神与祂们的职责跟权能之间,有相应的责任心与思维。对憧憬自由与疑问的欧米伽来说,这一切是诅咒。海德薇只是赞赏祂的勇气,而给予了部分支持,欧米伽是自己的英雄,也是其他存在的恶魔,哪怕是他的子嗣,大多也只是跟随在他身边能够握有利益,或是恐惧着他而跟随。

「神,只有神以及灵魂或是肉体上的相关者,才能有效伤害甚至杀害这件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刚刚端茶的女性,再恢复后接下话。 「海德薇女士,我们从公主陛下口中知道过,妳与欧米伽的关系是,妳将看望这任欧米伽的道路到最后。所以我们也不期望妳愿意跟他对抗。」

海德薇露出微笑:「妳的名字是什么?虽然我刚才并没有展现所有力量,妳的反应跟手段很不错?」

她没有询问金瞳族他们要终结这任欧米伽的手段。她也将这群孩子视为某种程度的子嗣,她不想要让两个微妙的平衡被打破。

「梅丽莎,梅丽莎·伊尔。曾是派·克莱门特的侍女,也是哲学与血部门的成员。」梅丽莎注视着海德薇的双眼。 「也就是研究如何杀死神与创造神的团队。我们查阅了太多的纪录,与挖掘太多的遗迹。」

「照顾那孩子很不轻松吧?总是自己乱跑、闹脾气,甚至创造出了你们。」海德薇毫不吝啬赞赏着梅丽莎。 「妳的眼睛需要我的帮忙吗?让那孩子的支柱恢复视力,倒不会违背与欧米伽的约定。」

梅丽莎的左眼乍看下还在,但实际上如果注意的话,可以看到她的左眼完全没有对焦、瞳孔的放大、晃动。根据金瞳族的人员组成,她理应至少拥有义眼才对。而梅丽莎则摇头拒绝。

「不用,这是我用誓言契约书当智慧生命,持有誓言契约书并做出某种誓言时,誓言契约书会立刻启动并发挥作用。例如:永久失去手腕,但另一只手臂获得更强的力量。但誓言契约书只能使用持有者所拥有的物品,不管是身体部位、自己的生命与记忆,来强化持有者已经有的物品与肉体能力。并在持有者发誓完后变成碎片飘散在空中。而如果是无法达成的结果,誓言契约书则不会有任何反应。的代价,我放弃了我的左眼。如果恢复眼睛的话,恐怕就违反了与那位神的契约。」海德薇皱起眉头,她知道誓言契约书的作用,放弃自身的能力或是所有物,获得能力的强化。如果尝试恢复失去的东西,可能会被立刻夺走生命。恐怕当梅丽莎发誓时,是以彻底放弃左眼的功能为代价。

「妳跟杜威是真的付出觉悟,妳放弃左眼用来强化自己的停滞,来限制艾塔雄性,人类成年男性外观,可以通过身体组织生成龙群并控制其行动以进行作战,已被虫群杀死。的龙群增生。」当海德薇释放气息时,她周围的世界就成为了她的身体,并得知了在场其他人的信息。 「杜威,你则是更加疯狂,将自己的身体献祭掉,将自身灵魂与肉体中,因为龙之血质变的地方做成。当你挥出那一击时,你的灵魂连碎片都不会留下。」

海德薇将杜威自己铸造之物称为,只是相对接近的比喻。神只有其他神,或是神明相关血缘者才能够实际伤害。欧米伽身为神,作为子嗣的派也自然是神血拥有者,龙血族的血统是欧米伽分出的力量,肉体的根源会创造与根源相符的灵魂。金瞳族接受了派的血后,自然的也是欧米伽广义上的子嗣,自然也能够一定程度上伤害欧米伽,但那并不够。金瞳的神性化并不够他们有效的伤害神。更况且他们连接近战斗状态欧米伽身边的可能性都没有,可是杜威用歪曲的理论跟执念,将自身提纯到只为作出挥下一击的物品。

「你们知道连超新星爆发这种程度的能量,都无法实际有效伤害欧米伽。所以你把自己变得连生命都不是。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你的思考方式。」海德薇有的只有无言以对。 「就算过量的攻击不能有效地伤害他,也足够毁灭他的肉体。让他被迫再生,这时候那怕是你们都能彻底杀死他。你们是打算跟他硬碰硬吗?你是没有脑子吗?好!你现在确实是连脑子都没有了。」

「如果无法杀死欧米伽,那么维持人的型态有意义吗?如果无法实际的杀害他,那么其他便无所谓。」杜威冷澈的说。在重新碰面时,海德薇便知道杜威的身体已经可以说是没有了,但基于自己的个性,她没有去感知他的肉体,直到刚刚为止,她才理解这个男人对自己做了多么疯狂的事情。

尽管她有说过有其他神,或是神明相关血缘者才能够实际伤害。但神是有实际的肉体跟背后的根基,物理性的切割、穿刺、爆炸,还是能够伤害神在世间的肉体,可如果没有实际伤害相对应的根基,那么神就会不断恢复。过去不同世代的欧米伽被斩碎、被刺穿、被陨石撞击、被核子弹轰炸、被引到超新星爆发的层级,他们都会活着并回归。只有神化者、龙血族的叛徒、其他的神明实际的终结欧米伽的生命,对于杜威的状态海德薇只能够哑然。甚至说杜威现在根本是依附在铠甲上。

「我不知道你该说是耿直、愚蠢、天才,或是疯子。你做什么我都无所谓了,倒不如说,你愿意做什么就继续去做吧。」在沉默后,海德薇决定不去在探讨这件事。至于杜威在战争中,要如何做出那一击。已经不是她想去想的事情,正常的思考应该是让派的同胞兄长 舒来做出最后一击。或是让英灵之神RazgrizEntity C-23最常被称呼为噬命之灵。原始型态的噬命之灵,被认为是一种腐食/寄生/共生的非物理实体生命,再从部分古老组织与失落一族回收的资料中,被认为是一种黑色的雾气,被称为噬命。而当噬命与宿主相结合后,到达阶段四的它们将会拥有噬命的非物理型态,与宿主原本的生命型态与样貌。这种神性化的人作为实际的杀害手段。将自己的生命提纯成只为有杀害可能性的剑,已经不属于正常的思维,只有纯粹的怨念才会想到如此邪魔歪道。某种意义上,这就跟欧米伽简直一样是怨念的化身。

海德薇将最后的茶喝下后道:「下回,让人在茶里多加点糖。我喜欢甜一点的。」

「那么让我重新去泡一份茶吧。」

海德薇摆了摆手。 「妳去吧。顺便找个正常人来让这里正常点。」

在梅丽莎关上门后,室内再次安静下来,只留下还没有表明自己名字的少女、杜威、海德薇三个人(?),海德薇看向最后的少女。她也像是感知到海德薇的视线一样看向海德薇。金色的瞳孔与相似的样貌,让海德薇早就知道一些事情。当龙血族与身为仆从军的龙裔在贝尔卡战争大量损失后,龙血族尝试用复制的方式重建军团,这女孩也是其中龙血族创造的复制品。

「妳对派·克莱门特的复制品有什么想法吗?如果妳想要带走蒂芙妮的话,那就带走吧。」杜威看向两人。可海德薇只是摇摇头。

「就算样貌在像,这孩子终究不是她不是吗?」海德薇说。 「否则的话,我早就在她们离开龙岛前,就带走她们了。」

這裡的她們,並不是海德薇說錯了什麼。而是蒂芙妮是個混雜體,她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是被拼湊出來的人。海德薇知道,當派叛變與相關的貝爾卡戰爭結束後,關於派的複製體就是最早開始進行的,然而龍血族產生的結果只有失敗品。沒有一個個體能夠跟她一樣,在吃下其他生命的血後,複製出相同且臣服她的個體,此外所有個體也不具有跟她一樣的轉化改造能力,派除了純粹的複製外,更能夠讓臣服的他族變強外,還能永遠無法背叛。

最後這些複製品的下落海德薇並沒有去關注,但恐怕是被派去試探生物技術強大的組織有识血肉是一个擅长生物科技的实体种族,可以通过改造生物的基因让其为自己所用,由于可以同化人类并且已经有相当数量的人类加入了他们,因此也被作为一个组织记录。試探。否則蒂芙妮的身體不會在海德薇的視線中,呈現如此東拼西湊的型態。估計那個團體或是個體,將那些孩子的殘肢與細胞重新組合成蒂芙妮。而在聽完兩人對話的蒂芙妮,轉頭看著牆上的畫作,對兩人視而不見。

「我進來啦!」當空氣凝滯時,另一個聲音開啟門。但在她看到房間內的情況後,又立刻選擇關上了門。

可是門卻被擋住了。梅麗莎拿著盛滿糕點與茶壺的餐盤,將受害者(?)逼回房間。「現在,坐下,吃糕點。」

梅麗莎沒有給這位受害者(?)選擇權,伊薇特(Yvette)伊薇特在Level C-239.1中出场,Yvette 是一位自龙血族中脱离的龙裔。她被Sho Clement任命为此处的守护者。当前已经确认,她已经与龙血族没有任何从属关系。她的人形外貌类似于前厅的东亚人类二十多岁女性,具有着翠绿色的瞳孔与黑色的长发。 ,在张嘴时可以直接性的观察到她那明显锐利的虎牙。身高约一百七十多。她的声音甜美并被描述具有某种魔力,这被她表明是属于她的声音催眠能力。恐怕從沒想到只是剛好上來休息,就碰見自己死都不想碰見的場面。她只能夠笑著坐下,並面對海德薇。不過海德薇本來就對伊薇特並沒有興趣,雖然有戲弄的興致就是了。

海德薇也認識伊薇特,做為龍血族擴充兵團的產物,伊薇特是使用“猎鸟”猎鸟迁徙频繁,从不在某个层级久留。这些实体通过模仿物体的技巧融入环境,以避免被猎物发现。猎鸟在猎物靠近前保持隐匿并静止不动。当个体距其15米以内时,实体将发出尖厉的叫声,致使个体进入类似催眠的状态。个体将无法控制自身,并无意识地走向猎鸟所藏的地方。据称类催眠状态将诱发幻听德爾塔德尔塔本是一名龙血族成员。但她脱离了后者并秘密造访M.E.G.在Level C-67建立的基地,申请加入M.E.G.。这是M.E.G.首次正面接触龙血族;在经过谨慎的试探、对接、交流、以及过后的长期秘密观察,M.E.G.现已认可德尔塔的诚意。在结合德尔塔的实际情况之后,M.E.G.决定将德尔塔调至军训部,委任其为军训部教官。胞兄的艾普西隆男性,人类外观,是德尔塔的胞兄,性格轻佻但执行能力极强(德尔塔语)。同样对欧米伽颇有微词却并没有跟随德尔塔一起离开,目的不明。现驻守于Level C-118(龙血族基地之一)的西侧。的基因組合成的。她因為金瞳族太恐怖而選擇逃跑結果被舒捉住,被強迫成為守衛後,她就不敢跟任何龍血族成員接觸,在她眼裡,海德薇便是最危險的人。這場茶會由海德薇愉快的笑聲,跟伊薇特的慘叫為結尾。

2

在Level C-304的边缘上,两个存在正在依照各自的意志交流着。继承自跟母亲一样的橙色双瞳,注视着黄昏色的天空。来自遥远未来的子嗣,向着虚空裂痕中的另一个神发问。

「所以未来改变了?我记得的未来?那是尸遍如海,所有人都不开心的未来?」他自另一条完全不同的时间线到达了过去。当世界的可能性走向另一段时,记忆中的那尸遍如海的场景变模糊了起来。 「所有人都不开心的未来。母亲隐去身影的未来,变成仅仅尚存可能性。」

当他们失去目标,并失去自己应有的色彩。当世界走向死亡,他们再次深陷黑暗,成为暴徒的他们戴上死亡的面具,并自相残杀着「我还记得伽马自杀,因为他说太无聊了;派将剩余的子嗣自相残杀,吃下舒的心脏;卡帕、克西、德尔塔、艾普西隆在灰暗的世界中凋零,那怕将整个层群燃烧掉与摧毁殆尽。父亲也没能获得自由,这种灰暗的世界有何意义?」海德薇之子看向黄昏的太阳自言自语道。

「那不是他们应该有的姿态,所以我……」他是母亲军团的传令兵,他可以跨越时间与世界的长河到达分界点前的过去,他想看到至少大多数人展现自身色彩的世界,至少不是如此绝望的世界。

「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所掀起的时空涟漪,让你来自的那个漆黑未来变成仅仅只有存在的可能性。」英雄之神乃然在滔滔不绝地说,祂那不男不女的声音中透漏着喜悦。 「当你向世界撒下希望时,世界因此产生了英雄的种子。」

他并没有特别注意到英雄之神的话语,各种意义上他都不信任祂,他更在意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重新整理记忆这件事,尤其是因为英雄之神跟他的相似性更让他怀疑,选择追随这位是否是正确之举。英雄因灾厄而生,纵容灾厄的发生,并以此观看无上的戏剧。帕维尔·盖与英雄之神在这恶劣性格上几乎一致,帕维尔·盖为此对自己感到手足无措。

「雅耶尔·克里希特、马修·利兰、迪恩·戴维斯还是说帕维尔·盖·渥克?」英雄之神毫无疑问直指内心。 「我们行走如此漫长的时间,我们各取所需。正如你过去所说的,如果你什么都不做,那么世界在最后将会进入黑暗时代,独留你跟你的兄弟姊妹们,因为你不想要这样,所以你向世界寻求奇迹。」

「我知道。」帕维尔烦躁地说道。 「生命应该将自身的真实色彩展现于世,而不是毫无理由的被摧毁,只是看到这么多存在的下场。」

「杜威·阿诺德是一个本就是悲剧。不,仇恨世界之人的存在。当他脱离让重要之人活下去的束缚时,他就命中注定成为一个邪门歪道者。」英雄之神如此开示着。 「在世界被改变前,他因为被命令带着族人活下去,所以没有选择如此邪门歪道。」

「因为他必须成为族人的榜样,所以他披上了英雄的外壳。」帕维尔捉着头发。 「所以当我为他开示生存的道路时,他就不需要在披上英雄的外壳来伪装自己。那光辉的外貌下,只是无尽的凶象、怨念、憎恶。为什么只有我被命令活下来、为什么独留我一人、其他人的存在都在妨碍自身的运作。」

「你知道他的本质跟凶象,我很清楚。」帕维尔瞪着虚空。 「他本来应该能够与普西互相照耀,他曾是那个过去最好的英雄。他是唯一一位与龙血族战斗到最后的英雄,他不该以这种方式。」

在他所记忆的那个灰暗未来中,对于非龙血族侧的英雄,杜威是最闪耀的那一批,他所率领的团队没有像其他非龙血族侧的存在一样,使用丑恶的方式掺与战争。尽管与龙血族敌对的最大阵营自栩为善,但其中每个人都充满怨念、粗暴,尽管自栩为善,却不论敌我都会进行破坏。仅仅只是为阻止龙血族,就将无数美丽的事物加以破坏,那怕只是因为恐惧死亡而投降于龙血族的人,被他们抓走后也会被玩弄致死。不堪入目的恶行随处可见,因为生存压力与对于明日的无望,让他们犯下了种种暴行。

相反的不论在这个新世界线,还是黑暗的世界线里。毫无疑问是毁灭者的龙血族,在黑暗的时代来临前却华丽无比,苍穹的巨兽在被占领的世界扬威长啸,不论是否自愿投身。早已接收毁灭会到来的那一天之人们,却无比礼貌、良善,因为他们不过是随手就会被龙血族杀死的存在。及时行乐与终结前的田原牧歌却美丽无比,占领区下的生命,每天都在努力留下什么,不论是艺术、科学、图书等等事物。甚至是被强迫降伏的战士们也华丽无比,将自身的战功视为荣耀献给自己。

然而那是毫无疑问虚假下形成的善,龙血族中有许多不擅长也不愿屠戮生命的存在,也被迫参与其中,派是最早崩溃成暴徒的龙血族子嗣,当父亲要求她将野兽撒向世界,噬尽生命时,她的内心早已冰冷,而当父亲看到他毁灭一切,却也无法逃离时,他将自身打成碎片消散在世间。世界进入了黑暗时代,尽管海德薇的子嗣没有受损。在崭新的世界到来时,他们将会成为这新世界上崭新的生命,母亲说:「你们自由了,你们将会是新世界的王。为自己的内心去寻找能够赞颂之物吧!」

而令帕维尔感到心身雀跃,与憧憬的存在。杜威·阿诺德,在那善恶都被互相扭曲的时代,杜威所创造的军团,宛如是真正的英雄军团。自善侧无法接受两边所作所为的人,团聚在一块。他们跟龙血族统治下,因为知道毁灭会到来,而行善之人不同,他们是认真要将两边都扫除的明星,不是因为放弃自身随时会损失的利益而行善,而是为了自身而行善,为了重整世界而行善。不论是善侧还是恶侧都有许多比他们更强大的敌人,却总是独自地闯进不属于他们强度的激战中,他们是真正的英雄,哪怕他们只是自称不爽这个世界的人。他们那怕不会赢,也绝对不会输,无论如何都会尝试活下来,并到达下一个战场,并做出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

而这样的人却堕入如此魔道,仅仅只是因为如此。 「你真的是英雄之神吗?」帕维尔再次询问。

「无论如何,我们确实地创造了让大多数人走向更好的道路不是吗?」祂沉闷的说。宛如恶魔的低语一般。 「在灰暗时代下,身披虚伪之善的人们,终于能够使用正确的方式活着,那怕没有寿终正寝,也亦是凭借者自己的意志走到最终。那怕那个龙血族的黑暗时代再次到来,他们也绝对不是自诩善的恶,而是……」

「说实话,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我所想,你甚至辅佐了身为贤王的媞雅·欧米伽,甚至英雄卡塔·欧米伽。比起让他们被阿尔法背叛的悲惨末路,你已经尽可能地回避了。」在风中,祂的回答只换来帕维尔的沉默。然后这对向性最好与最糟的搭档,再次在时间的长河中旅行。但是帕维尔确实想到了崭新的目标,要让下一任的欧米伽获得真正的自由,才能够终结这一切。然而父亲的罪孽深重,他必须死去,他必须赎罪。但下一任的欧米伽是无辜的生命,祂理应获得自由。


评分: +20+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