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子 哈格拉兹 (1) 时代改变之时
评分: +11+x
    •  

    清空之下,两位龙血族面对面,他们彼此是现存最老、活的最久的龙血族,与最新生龙血族使用希腊字母为名字不同;他们是使用卢恩字母为名字。雄性龙血族的灰色竖瞳、灰色短发以及让人感到严肃的目光,审视着自己的妹妹;而雌性龙血族一言蔽之,带给人像是水一般的感官,海蓝色的头发、淡蓝色的衣服、洁白的皮肤,但是那黑色纹身更带给人一种妖异的美感。

    「没想到你居然养起了人类。哈格拉兹(Hagalaz)。」女子坐在哈格拉兹的另一边,然而她的目光并没有对着自己的兄长,而是看着兄长尾巴上的人类幼儿。说是目光也不对,因为在他人眼里看来,女子的双眼是被一条布所蒙上,令人怀疑她是否有其他的感官。

    「饲养吗?嘛!原来在自己妹妹眼中看起来是这样吗?」哈格拉兹摇起尾巴,尾巴上的婴儿紧紧地抓着他的尾巴不动,随后哈格拉兹自己从尾巴上抱起这孩子。

    「只不过是受邻人所托照顾的幼儿。尽管我不否认这些邻人受我的保护就是了。」孩子非常的乖坐在哈格拉兹的怀里,宛如非常习惯一样。他已经把这位具有不同血的存在视为可依靠的存在。

    「上一次见面也是在百年前,你可没有这么悠闲。」

    「毕竟找不到要追杀的目标,也只能够暂停一下,结果没有想到停留下来这么久。」

    「这群人类身上流着我们的力量,你想要创造些什么?」

    「我没有疯到要吸引造物主的目光,顶多是让这些人类有能力使用我的技艺这样的承受力。」哈格拉兹并不是要创造龙裔,尽管父亲与那个人说过,他们是特别被造物主宠爱的一个龙血族世代。但他也没有因为造物主宠爱他们,而随意地创造龙裔的打算。将自己的血肉给予他族创造完全遵从自己的仕从,在现在他的眼里过于恶心。

    「只不过是让自己的气息压迫他们的因子,让他们更加长寿、有力量一点。还有能够承受住那些武器的反动。」哈格拉兹看向自己的妹妹,自己在世界上少数留着共同父亲之血的血亲。

    「当然,也有告诉兄弟姊妹们,"我在这里"这个功用。」

    「我觉得你这最后一句话完全没有必要啊。」自己的妹妹毫不犹豫地吐槽。

    「那么妳又是因为甚么事找我呢?拉格斯?」无事不登三宝殿,在父亲死后的动乱结束后。他们这些直系的兄弟姊妹几乎没有见过面,因为自相残杀一事是如此痛苦,以至于他们几乎不再碰面、过问世事。只有当新生的欧米伽诞生时,才会将目光从他们自身想做的事上移开。

    「新生的欧米伽似乎并不太好相处。」

    「是嘛?并不是第一次了吧?自焚焰Entity C-299,又被称为焰光佣兵,是一种类人型智能实体。该实体在后室中分布广泛,在多数层级均有出现。焰光佣兵通常对人类持良好的合作态度,且有死亡崇拜的特殊习性,会主动前往较危险层级执行战斗任务。因此,其常被用作后室雇佣兵,并在各类战斗场合中频繁出现。万兽刻普帕(ϟ),自称是龙血族首领“欧米伽”的后代之一,因试图篡位而被除名。故具体次序未知,但至少在德尔塔、克西之前。而二人也表示,自己原先所掌握的情报里,并没有任何可能与之相关的信息。万机Level C-592是座建立在云海上的已废弃都市群。已知其最大面积为两万多平方公里。其建筑群建立在从中心处延伸出来的二十九道桥梁上。而无数的支柱则通往云海下无尽的深处。该层级的天气环境一直处于类似前厅黄昏的状态,这里的太阳永远不曾落下。现存的二十九道桥梁上,每隔大约8.3公里设有通往其他桥梁的联络桥,与通往云下楼层的支柱内通道。然而所有桥梁本应汇聚的中心则被深不见底、吞噬着云海的坑洞所占据。世代以来,有多少的世界因为新生的欧米伽毁灭?它们只是想要征服,而不是毁灭……」

    净土毁灭了。」一个短句让哈格拉兹停下了,这是过去未有的事态,净土曾经被龙血族所掀起的战争所染上血红,但那怕是龙血族也未曾毁灭净土。因为它是如此的自然与丰饶,以至于有甚至一代欧米伽甚至在那里建立世代。

    「巴莱德人流离失所、米尔彻底灭亡、佛兰提克被抹去,新的Hec……龙血族要的不是征服,而是毁灭。」

    「这可不是不好相处而已。拉格斯(Laguz)」

    「现在有一个存在,正在闻着我的气味到来。」

    「以前也发生过一样的事情。是为了招揽妳而来的吧?」

    「所以现在他不只是我的问题了。」拉格斯笑出了声音,而哈格拉兹则做出了痛苦的表情。这种发生的情况并不多,但毫无疑问的基本会发展成战斗,每一世代的龙血族观念差异之巨大,让他们之间直接敌对时,基本只有一方能够存活下来。

    「现在我必须去思考如何说服他们在之后离开了。」他们两个很清楚,这里哈格拉兹指的他们是谁,哈格拉兹与他们一起生活,甚至被他们赋予了能够照顾孩子的信任。

    「你以前不是这么重感情的。」

    「当妳指导一个人十几年,然后继续指导他的后代十几年。他们会成为妳的宝物、徒弟、后裔。」

    「那是我做不到的事情呢。也不像是过去的你会做的事,哈格拉兹。」

    「Hec龙血族事能够改变的,我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还有这孩子拜托妳一下了。」感觉有甚么很奇怪,但察觉不出来。

    「你要去哪儿?那个存在可是要过来了?」

    「我没有办法看着他们直接陷入危险中,而不去做点什么。」

    「我只有一个人,也没办法守护住这里与这孩子。冷静下来吧。哈格拉兹。」拉格斯说的没错,很多人因为手上的事情而暂时离开这里,他不可能在新生龙血族到来前找到自己的所有弟子,拉格斯也许能赢,但她没有办法自己一人守护这片土地。他能够做的只有祈祷自己教导出来的他们够强,或是两者没有遭遇而已。

    「哈格拉兹先生。这位是?」忽然的一道本来不处于这里之存在的声音出现。对于拉格斯来说,这声音的出现立刻让她做出攻击的行为,可是哈格拉兹却压过了她的速度打断了那攻击。因为这声音他十分熟悉。

    「阿勒尔,欢迎回来。」阿勒尔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人之子,他没有看着自己妹妹杀害他的想法,更何况…….

    「我的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吗?」阿勒尔抱起孩子。

    「有个大麻烦。」

    「多大?」

    「净土被毁灭了。」

    「蛤?」

    「净土被毁灭了。」

    「谁毁灭的?」

    「新生的Hec…龙血族,而这位是我的妹妹。」

    「这可不好笑。我一定是在做恶梦对吧?」

    「你不是已经相信这是现实了吗?」

    「我们有多少时间?」

    「不知道。」

    「敌人有甚么能力?」我将头面向拉格斯,阿勒尔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她至少应该知道什么?

    她稍微思索了一下。

    「我只知道我观察到的,但我不确定他是否会携带更多援军。」

    「首先那位纯血Hec…龙血族至少有五位龙裔。不像是刚刚成为的,但很明显并非自愿。」阿勒尔眼中闪出怒火,而我则看得太多,已经对于新生龙血族会干的事情感到麻木。

    「最少也是第三代龙裔,不过存在压并不强。不过武器相当强力,不过对于阿勒尔来说一对一应该不是问题。不过如果只有阿勒尔的话……」

    「这个村里像我这种强度的有至少六个人,其中除了我外还有一位在村里。还有三个在回来的路上。略低一点的还有七八个。那位龙血族呢?」

    「这个战力上,你们完全可以与龙裔对位,甚至不会有人死也说不定。麻烦的是纯血Hec龙血族,我没有见识过他的近战技巧,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没有锻炼过。而且没有感觉到」拉格斯略带迟疑地回答。

    「麻烦的是他手上的枪械一样的东西,类似于落入者人类的21世纪里幻想的科学系枪械。被命中的东西"消失"了。」

    「消失?」阿勒尔

    「会出现大概约你们手臂全开大小的黑色圆球,在圆球消失的瞬间在那个范围内的东西都不见了。」

    「包括空气也消失吗?还是只有固体或液体消失?」

    「没有感觉到气流有变动,但感觉空气的味道与折射率变了。应该是某种交换性质的人工结界。我们Hec…龙血族对于因果、时间、空间不正常变化的抗性。但还是当作被击中时,直接死亡比较好。」

    「发射频率呢?以及最大距离多少」

    「大概人类每一次心跳能够发射一发,但在四十几发后会有类似在填充的动作,可以用感知感觉到他将某种力量注入其中,不过五个心跳后就能继续使用了。最大距离大概会在四百多步的地方自动爆开,因为没有感知到他的感知,大概是纯视觉瞄准的。」

    「之前妳是怎么回避的?」阿勒尔皱起眉头。

    「感知到他瞄准的方向,拿东西朝他瞄准的弹道丢过去来引发子弹的消失。」

    「也就是说那位纯血龙血族拥有大约射程四百多步的单次即死能力,每秒一发,大概四十发后有五秒的空隙,但是近战能力不明?」阿勒尔代替我做出总结。而我也立刻做出决定。

    「由我来对付那位Hec…龙血族,你们几个对付龙裔。能够将之解放的话最好,但如果做不到那就让他们死去。拉格斯……妳」

    「我可以相信妳能够拦下往他们其他人战场的子弹吗?」

    「可以。」

    「那么目标是甚么?」

    「杀光它们。」拉格斯

    「能够吓退最好,不行的话。也应该争取到能让其他人离开的时间。」阿勒尔

    「阿勒尔说的是我想要的正确答案。」

    「你的战斗力可以轻易地杀掉那看扁人的小鬼头。」

    「能够杀掉不代表没有代价。」

    「我去让村里的人杀掉动物,能够采收的作物也尽量采收吧。」

    「不让小孩与女人先走吗?」

    「没有能够信任到那个地步的村子。随便送过去的话,也只会被当作肥猪一样,被榨干到最后一滴时直接被抛弃吧?」

    「人类果然还是一样可怕。」

    「只是要抱着最糟的结果而已吧。而且格拉斯对你母亲的种族抱着一些尊敬之意如何?」

    「……」

    「原来格拉斯女士的母亲是人类吗?难怪第一瞬间我没有察觉。」

    「话说回来他们拿的武器是?」

    「是科奥多(Kaunan)打造的没错欧。」

    「他是那种会说让武器沉睡也太可怜的人。再说你现在才是宝库的管理人,你有权决定它们该被用在谁身上。」

    「我们都是继承人,是血亲,妳跟其他人都有权利对于这些遗产的去处提出疑问。」哈格拉兹微微一笑,他可以感觉到风暴要来临了。混乱的时代再次到来了,会有很多愉快的战斗吧?也会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那就去保护那些能够修好一切的人就好了,能够与自己的血亲们再次一起并肩作战的感觉很棒。他并不知道剩下的兄弟姊妹除了格拉斯与另外一位存在外,全部已经死去。死在新生的龙血族之下。

    清空之下,兩位龍血族面對面,他們彼此是現存最老、活的最久的龍血族,與最新生龍血族使用希臘字母為名字不同;他們是使用盧恩字母為名字。雄性龍血族的灰色豎瞳、灰色短髮以及讓人感到嚴肅的目光,審視著自己的妹妹;而雌性龍血族一言蔽之,帶給人像是水一般的感官,海藍色的頭髮、淡藍色的衣服、潔白的皮膚,但是那黑色紋身更帶給人一種妖異的美感。

    「沒想到你居然養起了人類。哈格拉茲(Hagalaz)。」女子坐在哈格拉茲的另一邊,然而她的目光並沒有對著自己的兄長,而是看著兄長尾巴上的人類幼兒。說是目光也不對,因為在他人眼裡看來,女子的雙眼是被一條布所矇上,令人懷疑她是否有其他的感官。

    「飼養嗎?嘛!原來在自己妹妹眼中看起來是這樣嗎?」哈格拉茲搖起尾巴,尾巴上的嬰兒緊緊地抓著他的尾巴不動,隨後哈格拉茲自己從尾巴上抱起這孩子。

    「只不過是受鄰人所托照顧的幼兒。盡管我不否認這些鄰人受我的保護就是了。」孩子非常的乖坐在哈格拉茲的懷裡,宛如非常習慣一樣。他已經把這位具有不同血的存在視為可依靠的存在。

    「上一次見面也是在百年前,你可沒有這麼悠閒。」

    「畢竟找不到要追殺的目標,也只能夠暫停一下,結果沒有想到停留下來這麼久。」

    「這群人類身上流著我們的力量,你想要創造些什麼?」

    「我沒有瘋到要吸引造物主的目光,頂多是讓這些人類有能力使用我的技藝這樣的承受力。」哈格拉茲並不是要創造龍裔,盡管父親與那個人說過,他們是特別被造物主寵愛的一個龍血族世代。但他也沒有因為造物主寵愛他們,而隨意地創造龍裔的打算。將自己的血肉給予他族創造完全遵從自己的仕從,在現在他的眼裡過於噁心。

    「只不過是讓自己的氣息壓迫他們的因子,讓他們更加長壽、有力量一點。還有能夠承受住那些武器的反動。」哈格拉茲看向自己的妹妹,自己在世界上少數留著共同父親之血的血親。

    「當然,也有告訴兄弟姊妹們,"我在這裡"這個功用。」

    「我覺得你這最後一句話完全沒有必要啊。」自己的妹妹毫不猶豫地吐槽。

    「那麼妳又是因為甚麼事找我呢?拉格斯?」無事不登三寶殿,在父親死後的動亂結束後。他們這些直系的兄弟姊妹幾乎沒有見過面,因為自相殘殺一事是如此痛苦,以至於他們幾乎不再碰面、過問世事。只有當新生的歐米伽誕生時,才會將目光從他們自身想做的事上移開。

    「新生的歐米伽似乎並不太好相處。」

    「是嘛?並不是第一次了吧?自焚焰、萬獸、萬機世代以來,有多少的世界因為新生的歐米伽毀滅?它們只是想要征服,而不是毀滅……」

    「淨土毀滅了。」一個短句讓哈格拉茲停下了,這是過去未有的事態,淨土曾經被龍血族所掀起的戰爭所染上血紅,但那怕是龍血族也未曾毀滅淨土。因為它是如此的自然與豐饒,以至於有甚至一代歐米伽甚至在那裏建立世代。

    「巴萊德人流離失所、米爾徹底滅亡、佛蘭提克被抹去,新的Hec……龍血族要的不是征服,而是毀滅。」

    「這可不是不好相處而已。拉格斯(Laguz)」

    「現在有一個存在,正在聞著我的氣味到來。」

    「以前也發生過一樣的事情。是為了招攬妳而來的吧?」

    「所以現在他不只是我的問題了。」拉格斯笑出了聲音,而哈格拉茲則做出了痛苦的表情。這種發生的情況並不多,但毫無疑問的基本會發展成戰鬥,每一世代的龍血族觀念差異之巨大,讓他們之間直接敵對時,基本只有一方能夠存活下來。

    「現在我必須去思考如何說服他們在之後離開了。」他們兩個很清楚,這裡哈格拉茲指的他們是誰,哈格拉茲與他們一起生活,甚至被他們賦予了能夠照顧孩子的信任。

    「你以前不是這麼重感情的。」

    「當妳指導一個人十幾年,然後繼續指導他的後代十幾年。他們會成為妳的寶物、徒弟、後裔。」

    「那是我做不到的事情呢。也不像是過去的你會做的事,哈格拉茲。」

    「Hec龍血族事能夠改變的,我們不是早就知道了嗎?還有這孩子拜託妳一下了。」感覺有甚麼很奇怪,但察覺不出來。

    「你要去哪兒?那個存在可是要過來了?」

    「我沒有辦法看著他們直接陷入危險中,而不去做點什麼。」

    「我只有一個人,也沒辦法守護住這裡與這孩子。冷靜下來吧。哈格拉茲。」拉格斯說的沒錯,很多人因為手上的事情而暫時離開這裡,他不可能在新生龍血族到來前找到自己的所有弟子,拉格斯也許能贏,但她沒有辦法自己一人守護這片土地。他能夠做的只有祈禱自己教導出來的他們夠強,或是兩者沒有遭遇而已。

    「哈格拉茲先生。這位是?」忽然的一道本來不處於這裏之存在的聲音出現。對於拉格斯來說,這聲音的出現立刻讓她做出攻擊的行為,可是哈格拉茲卻壓過了她的速度打斷了那攻擊。因為這聲音他十分熟悉。

    「阿勒爾,歡迎回來。」阿勒爾是自己看著長大的人之子,他沒有看著自己妹妹殺害他的想法,更何況…….

    「我的孩子給你們添麻煩了嗎?」阿勒爾抱起孩子。

    「有個大麻煩。」

    「多大?」

    「淨土被毀滅了。」

    「蛤?」

    「淨土被毀滅了。」

    「誰毀滅的?」

    「新生的Hec…龍血族,而這位是我的妹妹。」

    「這可不好笑。我一定是在做惡夢對吧?」

    「你不是已經相信這是現實了嗎?」

    「我們有多少時間?」

    「不知道。」

    「敵人有甚麼能力?」我將頭面向拉格斯,阿勒爾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她至少應該知道什麼?

    她稍微思索了一下。

    「我只知道我觀察到的,但我不確定他是否會攜帶更多援軍。」

    「首先那位純血Hec…龍血族至少有五位龍裔。不像是剛剛成為的,但很明顯並非自願。」阿勒爾眼中閃出怒火,而我則看得太多,已經對於新生龍血族會幹的事情感到麻木。

    「最少也是第三代龍裔,不過存在壓並不強。不過武器相當強力,不過對於阿勒爾來說一對一應該不是問題。不過如果只有阿勒爾的話……」

    「這個村裡像我這種強度的有至少六個人,其中除了我外還有一位在村裡。還有三個在回來的路上。略低一點的還有七八個。那位龍血族呢?」

    「這個戰力上,你們完全可以與龍裔對位,甚至不會有人死也說不定。麻煩的是純血Hec龍血族,我沒有見識過他的近戰技巧,不過我覺得他應該沒有鍛鍊過。而且沒有感覺到」拉格斯略帶遲疑地回答。

    「麻煩的是他手上的槍械一樣的東西,類似於落入者人類的21世紀裡幻想的科學系槍械。被命中的東西"消失"了。」

    「消失?」阿勒爾

    「會出現大概約你們手臂全開大小的黑色圓球,在圓球消失的瞬間在那個範圍內的東西都不見了。」

    「包括空氣也消失嗎?還是只有固體或液體消失?」

    「沒有感覺到氣流有變動,但感覺空氣的味道與折射率變了。應該是某種交換性質的人工結界。我們Hec…龍血族對於因果、時間、空間不正常變化的抗性。但還是當作被擊中時,直接死亡比較好。」

    「發射頻率呢?以及最大距離多少」

    「大概人類每一次心跳能夠發射一發,但在四十幾發後會有類似在填充的動作,可以用感知感覺到他將某種力量注入其中,不過五個心跳後就能繼續使用了。最大距離大概會在四百多步的地方自動爆開,因為沒有感知到他的感知,大概是純視覺瞄準的。」

    「之前妳是怎麼迴避的?」阿勒爾皺起眉頭。

    「感知到他瞄準的方向,拿東西朝他瞄準的彈道丟過去來引發子彈的消失。」

    「也就是說那位純血龍血族擁有大約射程四百多步的單次即死能力,每秒一發,大概四十發後有五秒的空隙,但是近戰能力不明?」阿勒爾代替我做出總結。而我也立刻做出決定。

    「由我來對付那位Hec…龍血族,你們幾個對付龍裔。能夠將之解放的話最好,但如果做不到那就讓他們死去。拉格斯……妳」

    「我可以相信妳能夠攔下往他們其他人戰場的子彈嗎?」

    「可以。」

    「那麼目標是甚麼?」

    「殺光它們。」拉格斯

    「能夠嚇退最好,不行的話。也應該爭取到能讓其他人離開的時間。」阿勒爾

    「阿勒爾說的是我想要的正確答案。」

    「你的戰鬥力可以輕易地殺掉那看扁人的小鬼頭。」

    「能夠殺掉不代表沒有代價。」

    「我去讓村里的人殺掉動物,能夠採收的作物也盡量採收吧。」

    「不讓小孩與女人先走嗎?」

    「沒有能夠信任到那個地步的村子。隨便送過去的話,也只會被當作肥豬一樣,被榨乾到最後一滴時直接被拋棄吧?」

    「人類果然還是一樣可怕。」

    「只是要抱著最糟的結果而已吧。而且格拉斯對你母親的種族抱著一些尊敬之意如何?」

    「……」

    「原來格拉斯女士的母親是人類嗎?難怪第一瞬間我沒有察覺。」

    「話說回來他們拿的武器是?」

    「是科奧多(Kaunan)打造的沒錯歐。」

    「他是那種會說讓武器沉睡也太可憐的人。再說你現在才是寶庫的管理人,你有權決定它們該被用在誰身上。」

    「我們都是繼承人,是血親,妳跟其他人都有權利對於這些遺產的去處提出疑問。」哈格拉茲微微一笑,他可以感覺到風暴要來臨了。混亂的時代再次到來了,會有很多愉快的戰鬥吧?也會有很多需要幫助的人,那就去保護那些能夠修好一切的人就好了,能夠與自己的血親們再次一起並肩作戰的感覺很棒。他並不知道剩下的兄弟姊妹除了格拉斯與另外一位存在外,全部已經死去。死在新生的龍血族之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