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宫

生存难度:

等级 未定分级

  • 性质未解明
  • 信息可靠性未知
  • 存在性存疑

浮华

肥皂宫是后室的一个隐秘层级。

soap-9239_960_720.jpg

肥皂宫“入口”处可见的分块堆叠的日用肥皂。

描述:

肥皂宫存在的真实性至今仍未得到确切证明,对自此层级切出流浪者的搜寻工作尚在进行,但仍可从自后室各层级内找到的带典型洗衣皂香氛的纸条中收集有关此层级的各项信息,并在梳理后得到了肥皂宫较为完整的一个图景。

据已收集信息描述,肥皂宫疑似为一边长接近数百米的正方形封闭空间,其地面、天花板、墙面乃至光源都由肥皂或肥皂的次生产物1制成。除入口处存在分块堆叠的肥皂块外,其余部分皆呈由肥皂构成的完整平面状。

沉溺在这令人不安的甜腻的香氛中,我却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平和宁静。

迷宫:

photo-1553355150-aa46cd5ff57e?ixlib=rb-4.0.3&ixid=Mn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auto=format&fit=crop&w=1332&q=80

肥皂宫黑加仑香氛皂墙面旁的肥皂泡。

肥皂宫内的大多数区域都被一无顶迷宫所占据,构成该处迷宫的墙体通常是整块的巨大果香型半软皂,这些半软皂的边缘较为模糊,仅能通过在照片处理时锐化边缘以改善视觉体验。鉴于半软皂存在的平滑与脆弱外皮之性质,流浪者无法通过破坏墙体以攀爬到肥皂墙体上方,且被破坏的墙体会在约20分钟后以被破坏的逆过程进行自我复原。

半软皂墙体上时而会出现一些小孔,自这些小孔内会流出夹杂着皂液的杏仁水或腰果水,并随地面的小型水沟流淌至未知地点。因层级此部分的香氛过于强烈,故极度难以对此区域的水源进行水质鉴别,最佳的处理方式即是不去饮用此处产生的水。

在小孔出水的同时,小孔的暴露端亦有概率产生出弹性极佳的肥皂泡,从这些肥皂泡影内可观察到目前水源内混合皂液的香氛来自何种水果。如将这些肥皂泡戳破,那么其中所映出的水果将会以一种高透明度的实物形式掉落在地,如此掉落的水果都可以直接食用,这也是层级内获取补给的主要方式。

我亲手戳破了绮幻的黄色泡泡,一颗淡去的柠檬滚落地上,当年我们所共手亲植的柠檬小树而今是否已经亭亭如盖?

想要走出迷宫并非难事,仅需按墙面半软皂的颜色依:绿-绿-蓝-蓝-红-紫-白-绿-橙-青-白-红顺序2即可顺利来到下一区域——荧光室。

璀璨

荧光室:

荧光室四周皆被迷宫区域所包围,在荧光室中的四角分布有红、绿、蓝、白四色的半透明肥皂泡,尽管迷宫与荧光室区域衔接处的亮度明显降低,但在荧光室四角的肥皂泡则能够将整个荧光室部分完全照亮,经多次的照片分析和测验,在排除层级异常性质的影响下,普通荧光材料3是无法产生如此之高亮度的,但特定的碳硅镉量子点材质则能达到此等亮度,由此亦可推测层级内的荧光皂“灯具”也可能含有此类材料在内。

荧光室内亦陈列了流浪者在切入后室前所使用的各块香皂,前提是流浪者所使用的香皂数目需超过39块,在流浪者于前厅内使用香皂数目不足39块时,其余陈列的香皂将以自英国联合利华公司生产“阳光香皂”(Sunlight Soap)的1886年计补充上各年代于全球各地区销量最高的香皂,每块香皂间隔的平均年代为39年,理论上在切入层级时香皂使用较少的流浪者在此有可能发现并带走来自“未来”的畅销香皂。

当年谁也不会想到,制造肥皂这样坚实的实业能够如其产生泡沫般掀起日进斗金的投机浪潮;Alex,你我的相爱难道不正是在此曼妙轻盈的泡沫之上么?

此外,荧光室内产生的水果香氛泡泡数目会骤然增多,可自此取得更多的补给。

模糊

殿内:

殿内是层级之内的最后一个区域,处于荧光室的深处,为一边长近50米的正方形空间,自此整个房间的墙体已完全由现代的香氛皂转化为年代更早的橙黄色洗衣皂,该气味较前厅的同类味道变得不同寻常地浓郁,被前述的纸条4描述为“如夜归之人可在回家之后闻到的令人舒心平静的气息”。

殿内整体显得十分空寂,左侧摆有一张橙黄色日用皂制成的类似王座的座椅,右侧相对地则摆有棕色药皂制成的疑似墓碑的结构。其中的王座上会出现3-5件后室内较为珍稀的物品5

一旁的碑状结构,则可呈现出反常的路牌效应6,在流浪者接近此结构前即可呈现出一段特定的已被其淡忘的意识流片段。

在两个结构之间横跨有一条宽近30厘米的透明肥皂泡薄膜,可从此透视下方的天空盒,但在未达成某既定前提的情况下是无法切入该薄膜的。

但那一切终究是泡沫,经济的,生活的,一代人的,太阳系的,还有其他芸芸宇宙的茫茫之海的——终会破灭,我自摩天的大厦一跃而下,穿过了泡沫般的路面,将你遗留在尘世的泡沫内后独自逃走。

实体:

层级内不存在任何已知的实体,只有黯然的神伤四处飘荡。

淡忘

但我知道我对你所犯之咎死亦难赎,请去那远方的林肯岛,我们最爱的小说里的那个荒礁,置办个你朝思暮想的庄园,带着我荣光的余晖远走高飞;而我,要亲手戳破肥皂泡,去看看真实的世界。

依稀记得肥皂泡被人戳破时的温度是20000摄氏度,但从不灼人激燃。在它迸发出星火之前组成它的分子早已天各一方。

而对我这种终日,终身生活在泡沫里的人来说,能在最后一刻握住那转瞬即逝的光热便已足矣,我会在梦中和你再见,彼时我们大抵都还能找到新的寄托,带着永恒的灼心前行。

永远

入口和出口:

photo-1603503303419-3b90c947735b?ixlib=rb-4.0.3&ixid=Mn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auto=format&fit=crop&w=387&q=80

消散。

入口:

陷入美丽的肥皂泡内。

出口:

纪念过去,戳破泡沫,起身前行。

或是

去远方的林肯岛美丽的岩礁上。

亦感谢那一片无法拨开的泡沫,让我做了个曾永世无法实现的纸醉金迷的梦,晚安。


评分: +43+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