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室中文月刊二〇二三年六月特刊 - 文语谈系列第二期

:root {
    --lh-red: #c0392b;
    --lh-blue: #2980b9;
    --lh-green: #27ae60;
    --lh-dark-green: #16a085;
    --lh-purple: #8e44ad;
    --lh-orange: #e67e22;
    --lh-yellow: #f1c40f;
 
    --lh-paper-bg: 255, 251, 240;
    --lh-string-color: 192, 57, 43;
    --lh-book-color: var(--gray-monochrome);
    --lh-tape-color: 90,90,90,0.3;
    --lh-white-bg: 249,249,249;
    --lh-dark-bg: 50, 50, 50;
    --lh-highlighter: var(--bright-accent);
    --lh-border-color: var(--gray-monochrome);
    --lh-wiki-note-color: var(--bright-accent)
}
 
/**
 *  旧代码合集
 *  为了向下兼容而保留
 */
 
.grid-container{display:flex;flex-direction:row;flex-wrap:wrap;width:100%}.grid-container,.grid-container [class*=grid]{box-sizing:border-box}[class*=grid]{padding:5px}.grid{width:100%}.grid-large{width:75%}.grid-big{width:50%}.grid-medium{width:33.33%}.grid-small{width:25%}@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wd-grid-large{width:75%}.wd-grid,.wd-grid-big{width:50%}.wd-grid-medium{width:33.33%}.wd-grid-small{width:25%}}.text-hover-hide{opacity:0;transition:opacity .3s}.text-hover-hide:hover{opacity:1}.text-block-hide{background:rgb(var(--black-monochrome));color:rgb(var(--black-monochrome));transition:background .3s}.text-block-hide:hover{background:0 0}.text-blur-hide,.text-blur-hover-hide{filter:blur(.3rem);-webkit-filter:blur(.3rem) transition: blur .3s}.text-blur-hover-hide:hover{filter:blur(0);-webkit-filter:blur(0)}.lyric-box{text-align:center;font-size:1.05rem;display:flex;flex-direction:column;flex-wrap:wrap;justify-content:center}.lyric-box p{margin:1.5em auto}.lyric-box.with-bigger-line p{margin:3em auto}
 
/**
 *  便签纸
 *  notepaper
 */
 
.notepaper {
    background: linear-gradient(rgb(var(--lh-paper-bg)) 95%, #ddd 0);
    line-height: 2em;
    background-size: 100% 2em;
    background-attachment: local;
    border: 2em solid rgb(var(--lh-paper-bg));
    box-shadow: 0 0.1rem 0.3rem rgba(0,0,0,0.2);
    padding: 0;
    margin: 1em auto;
    box-sizing: border-box;
    position: relative
}
.notepaper p {
    margin: 0;
    font-size: 1.05rem;
    letter-spacing: 0.1rem;
    line-height: inherit
}
.notepaper.narrow,
.notepaper.wide {
        width: 90%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
    .notepaper.narrow {
        width: 50%
    }
    .notepaper.wide {
        width: 75%
    }
}
 
.notepaper.tight {
    border-width: 1rem;
    border-left-width: 1.2rem;
    border-right-width: 1.2rem;
    line-height: 1.8em;
    background-size: 100% 1.8em;
    font-size: 13px
}
 
.notepaper.with-string::before {
    content: '';
    width: 0.5em;
    height: 6rem;
    background: rgb(var(--lh-string-color));
    top: -2rem; right: -1rem;
    display: block;
    position: absolute;
    box-shadow: 0 0.1em 0.2em rgba(0,0,0,0.2);
    clip-path: polygon(-100% -100%,100% 0%,100% 100%,50% 98%,0% 100%);
}
.notepaper.with-tape::before {
    content: '';
    border: 1px solid #ddd;
    background: rgba(var(--lh-tape-color));
    width: 1.5em;
    height: 4em;
    transform: rotate(45deg);
    display: block;
    position: absolute;
    top: -3em;
    left: -1.8em
}
 
.notepaper.tight.with-string::before {
    top: -1rem; 
    right: -0.25rem;
}
.notepaper.tight.with-tape::before {
    top: -2.5em;
    left: -1.3em
}
 
.notepaper.page {
    min-height: 36em;
    counter-increment: page;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column;
    justify-content: space-between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
    .notepaper.page {
        width: 70%
    }
}
.notepaper.page:after {
    content: counter(page);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
.notepaper-group {
    counter-reset: page;
}
 
.book-pattern {
    display: flex;
    flex-wrap: wrap;
    flex-direction: row
}
.book-pattern .notepaper.page:not(.notepaper > .notepaper) {
    width: 100%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book-pattern .notepaper.page:not(.notepaper > .notepaper) {
        width: 50%
    }
}
 
.book-wrapper {
    background: rgb(var(--lh-book-color));
    padding: 0.5rem;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2);
    border-radius: 5px;
    margin: 1rem auto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book-wrapper .notepaper {
        margin: 0
    }
}
 
/**
 *  文字修饰
 */
 
.text-highlighted {
    position: relative
}
.text-highlighted::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absolute;
    height: 0.9em;
    bottom: 2px;
    left: -2px;
    width: 105%;
    z-index: -1;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opacity: .6;
    transform: skew(-15deg);
    transition: opacity .2s ease;
    border-radius: 3px 8px 10px 6px;
    transition: 0.1s ease background-color;
}
 
.text-underlined {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text-underline-offset: 4px;
    text-decoration-thickness: 2px;
    text-decoration-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wavy {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wavy;
    text-underline-offset: 4px;
    text-decoration-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circled,
.text-squared {
    display: inline-block;
    border: 2px solid rgb(var(--lh-highlighter));
    border-radius: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
.text-squared { border-radius: 0 }
 
.text-shadow { text-shadow: 0.075em 0.075em 0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highlighted.td-red::before { background: var(--lh-red) }
.text-circled.td-red, .text-squared.td-red { border-color: var(--lh-red) }
.text-underlined.td-red, .text-wavy.td-red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red) }
 
.text-highlighted.td-blu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blue) }
.text-circled.td-blue, .text-squared.td-blue { border-color: var(--lh-blue) }
.text-underlined.td-blue, .text-wavy.td-blu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blue) }
 
.text-highlighted.td-green::before { background: var(--lh-green) }
.text-circled.td-green, .text-squared.td-green { border-color: var(--lh-green) }
.text-underlined.td-green, .text-wavy.td-green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green) }
 
.text-highlighted.td-darkgreen::before { background: var(--lh-dark-green) }
.text-circled.td-darkgreen, .text-squared.td-darkgreen { border-color: var(--lh-dark-green) }
.text-underlined.td-darkgreen, .text-wavy.td-darkgreen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dark-green) }
 
.text-highlighted.td-purpl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purple) }
.text-circled.td-purple, .text-squared.td-purple { border-color: var(--lh-purple) }
.text-underlined.td-purple, .text-wavy.td-purpl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purple) }
 
.text-highlighted.td-yellow::before { background: var(--lh-yellow) }
.text-circled.td-yellow, .text-squared.td-yellow { border-color: var(--lh-yellow) }
.text-underlined.td-yellow, .text-wavy.td-yellow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yellow) }
 
.text-highlighted.td-orang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orange) }
.text-circled.td-orange, .text-squared.td-orange { border-color: var(--lh-orange) }
.text-underlined.td-orange, .text-wavy.td-orang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orange) }
 
/* 隐藏文字 */
 
.text-blank { color: rgba(0,0,0,0) }
.text-block { 
    background: rgb(var(--black-monochrome));
    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
.text-blur { 
    filter: blur(0.3em);
    -webkit-filter: blur(0.3em)
}
 
.text-hoverback,
.text-selectback {
    transition-duration: 0.3s;
    transition-property: background, transform, color
}
 
.text-blank.text-hoverback:hover,
.text-blank.text-selectback::selection,
.text-blank.text-selectback *::selection { 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
 
.text-block.text-hoverback:hover { background: transparent!important }
.text-block.text-selectback::selection,
.text-block.text-selectback *::selection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255, 255, 255)) }
 
.text-blur.text-hoverback:hover { filter: blur(0)!important; -webkit-filter: blur(0)!important }
 
/**
 * 附加项
 */
.with-border, .with-box-style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bright-accent)) }
.with-border-dark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black-monochrome)) }
.with-border-light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white-monochrome)) }
.with-border-thick { border-width: 2px }
 
.with-shadow-sm { box-shadow: 0 0 0.1em rgba(0,0,0,0.2) }
.with-shadow { box-shadow: 0 0.1em 0.2em rgba(0,0,0,0.2) }
.with-shadow-lg { box-shadow: 0 0.15em 0.3em rgba(0,0,0,0.2) }
.with-shadow-xl { box-shadow: 0 0.2em 0.5em rgba(0,0,0,0.2) }
.with-shadow-xxl { box-shadow: 0 0.25em 0.8em rgba(0,0,0,0.2) }
 
.with-padding, .with-box-style { padding: 0.25em 1em }
.with-p-sm { padding: 0.125em 0.5em }
.with-p-lg { padding: 0.5em 2em }
 
.with-margin, .with-box-style { margin: 1em auto }
.with-m-sm { margin: 0.5em auto }
.with-m-lg { margin: 2em auto }
 
.with-narrow-width { 
    width: 90%!important; 
    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with-narrow-width { width: 75%!important }
}
[class*="with-bg-"], [class*="with-bg-"] h1 { color: #fff!important }
.with-bg-red { background: var(--lh-red)!important }
.with-bg-blue { background: var(--lh-blue)!important }
.with-bg-green { background: var(--lh-green)!important }
.with-bg-darkgreen { background: var(--lh-dark-green)!important }
.with-bg-yellow { background: var(--lh-yellow)!important }
.with-bg-orange { background: var(--lh-orange)!important }
.with-bg-purple { background: var(--lh-purple)!important }
 
/**
 * 删除类
 */
 
.offwith-shadow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offwith-border { border: none!important }
.offwith-padding, .offwith-pam { padding: 0!important }
.offwith-margin, .offwith-pam { margin: 0!important }
 
.offwith-width-limit {
    width: auto!important;
    margin-left: auto!important;
    margin-right: auto!important
}
 
div[class*="grider"].offwith-grid-gap { grid-gap: 0!important }
 
/**
 * 网格布局
 */
 
/* Gridder 容器 */
 
div[class*="gridder"] {
    display: grid;
    box-sizing: border-box;
    grid-gap: 1rem;
    padding: 0
}
div[class*="gridder"] * { box-sizing: border-box }
 
.gridder, .gridder-col-2 {
    grid-template-columns: 1fr 1fr;
}
.gridder-col-3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3, 1fr);
}
.gridder-col-4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4, 1fr);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pc-gridder, .pc-gridder-col-2 {
       grid-template-columns: 1fr 1fr;
   }
   .pc-gridder-col-3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3, 1fr);
   }
   .pc-gridder-col-4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4, 1fr);
   }
}
 
.spanner, .spanner-2 {
    grid-column-start: span 2;
}
.spanner-3 {
    grid-column-start: span 3;
}
 
/**
 * 告示组件
 */
.signblock,
.signblock-dark,
.signblock-warn {
    margin: 1rem auto;
    box-shadow: 0 0.1rem 0.3rem rgba(0,0,0,0.4);
    background: rgb(var(--lh-white-bg));
    font-size: 1.05rem;
    padding: 2rem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signblock,
    .signblock-dark,
    .signblock-warn {
        width: 75%
    }
}
.signblock-dark, 
.signblock-dark h1 {
    background: rgb(var(--lh-dark-bg));
    color: #fff
}
.signblock-warn, 
.signblock-warn h1 {
    background: var(--lh-red);
    color: #fff
}
 
.signblock h1,
.signblock-dark h1,
.signblock-warn h1 {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2rem;
    margin: 0;
    font-weight: 700
}
.signblock-img {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row;
    justify-content: center
}
.signblock-img img {
    width: 8em
}
.signblock-footer {
    font-size: 0.9em;
    text-align: center;
    margin: 0.5rem 0;
    font-weight: bolder;
    display: block
}
 
/**
 * 报告
 */
 
.reportblock,
.reportblock-dark {
    border: 2px solid rgb(var(--lh-border-color));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3);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padding: 0.8rem 1.5rem;
    padding-bottom: 0.4rem;
    margin: 1.5rem auto;
    margin-bottom: 1rem;
    position: relative
}
 
.reportblock hr,
.reportblock-dark h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border-color));
    margin-left: -1.5rem;
    margin-right: -1.5rem
}
 
.reportblock h1:first-child,
.reportblock-dark h1:first-chil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1rem;
    left: 1.5rem;
    font-size: 110%;
    font-weight: 600;
    background: rgb(var(--lh-border-color));
    color: #fff;
    padding: 0.2rem 0.5rem;
    margin: 0;
}
 
.reportblock-dark,
.reportblock-dark h1 {
    border-color: rgb(var(--lh-white-bg));
    background: rgb(var(--lh-dark-bg));
    color: #fff
}
 
.reportblock-dark h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white-bg));
}
 
/* 更好的折叠框 */
 
.bettercollap {
  margin: 1em 0;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width: auto;
  overflow: hidden;
  border: 1px solid rgb(var(--lh-border-color))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padding: 0.5em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
  padding-left: 1em;
  padding-right: 1em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rgb(var(--lh-border-color));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transition: .3s;
  display: block;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lapsible-block-link,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background: rgb(var(--lh-border-color))!important;
  text-decoration: none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a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before {
  content: "\25BC";
  display: inline-block;
  margin-right: 0.5em;
  transform: rotate(-90deg) scale(0.9)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lapsible-block-link::before {
   transform: rotate(0) scale(0.9)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collapsible-block { border-top: none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border-radius: 2px;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3)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
  background-color: rgb(var(--pale-gray-monochrome));
  border-width: 3px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
  background: rgba(var(--lh-border-color),0.95)!important;
}
 
/**
 * 提示框
 */
 
.infoblock {
    color: #f1f1f1;
    font-weight: bold;
    background: #424242;
    padding: 5px 5px 5px 5px;
    border-radius: 4px;
    margin: -0.5rem 0 1rem 0;
    display: block;
    width: fit-content;
    padding-right: 25px;
}
 
.infoblock::before {
    content: "ⓘ "
}
 
/**
 * 单页迭代 
 */
 
.offset-page:not(:target), .offset-page:target ~ div#u-default-page { display: none }
.offset-page:target { display: block }

后室中文月刊二〇二三年六月特刊 - 文语谈系列第二期

评分: +28+x


采访人:rukatyanrukatyan

受访人:EltracEltracUm4vm06Um4vm06AmbersightAmbersight 特别嘉宾: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


关于本期月刊
本期月刊为文语谈系列第二期,仍然关注于写作技法和创作方向的相关讨论,希望这期月刊能给各位作者带来创作上的启发。若有失当之处,仍望在讨论区中指出。



访谈部分

自我介绍
rukatyanrukatyan:欢迎诸位参加本期文语谈,我是本期主持人rukatyan。本期仍然以讨论创作技法与风格为主。那么各位可否先进行一下自我介绍?

EltracEltrac:这里是 Eltrac,可以叫我考拉,在后室中文担任版主,是设定「后室阴谋论」和团体「实体生物学家协会」的发起人,目前正在策划新设定「无人后室」。没有很特别的创作风格,基本是什么都能写一点吧,但都不够精进,希望能和大家交流学习。

Um4vm06Um4vm06:我是玄燁,前版主,創作相對自由主義.目前主要負責龍血族設定部分角色相關,待業大學生,絕讚悲慘延畢。

AmbersightAmbersight:我是众所周知最近半年一篇文都没写,来活跃气氛的 Ambersight。

rukatyanrukatyan:好,感谢各位来参加本期文语谈,我们的访谈正式开始!



接触到后室的契机
rukatyanrukatyan:首先是,诸位是怎么接触到“后室”这一概念的呢?有什么契机么?

Um4vm06Um4vm06:我有點忘記了,只是某一天後室就突然出現,然後看到熟悉的人開始聊。so 我最早接觸的實際上就是br wd。

AmbersightAmbersight:在 B 站看到阈限空间和怪核的视频,之后发现有一个视频里很多人在刷什么“level xx”,遂追到 Fandom,再从 Fandom 追到 Wikidot。

EltracEltrac:我本人是一直很喜欢怪谈类作品,早些年也有关注 SCP 基金会,但只是看过部分文章和二创的视频。接触后室是因为在 Bilibili 首页被推荐了相关的视频,作者是一位叫「扎南橘」的 up 主,他的作品在我看来是质量比较高的,可惜更新比较慢()

rukatyanrukatyan:这样,其实我本人也是最早看到了扎南橘的视频入坑的。



对后室的理解与认识
rukatyanrukatyan:众所周知,后室起源于4chan上的一个网络图片,大家对后室的认识各不相同,可以说,不同的读者可能会看到完全不同的后室。诸位又是如何看待并理解后室的呢?

Um4vm06Um4vm06:後室是一種脫胎於視覺藝術中閾限空間相關的異、裡世界集合,它由最初的那段"“假如你不小心在错误的地方从现实中切出,你最终将坠入后室,这里只有腐臭的潮湿地毯,令人发狂的单调黄色,荧光灯全力运作发出的永无止境的嗡鸣,还有令人深陷其中的大约六亿平方英里随机分割的空荡房间。倘若你听见有什么东西在附近徘徊,愿上帝保佑你吧,因为它一定也听见了你的声音……”"中的後室一詞衍伸而來,它誕生於閾限空間相關,但絕對與閾限空間算不上等價詞。

Um4vm06Um4vm06:所以對於純粹後室元教義,它應該只由般黃地毯房與這段句子才是後室.這基本克系發展了,我們現在走到了斬魔大聖、沙耶之歌也是克蘇魯;龍血族也是後室.這個階段。

AmbersightAmbersight:抛开美学元素,以九大层为代表的早期后室更像一套恐怖生存游戏设定——有各具特色的地图、错综复杂的道路(出入口)、诡异的怪物与神奇物品等等。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现在后室会以游戏的形式成为热点。而在这套基础之外,则是以阈限空间、幽闭恐惧、怀旧感等微妙的心理感受为主题的地图设计,从而做出了区别于其他同类设定的美学效果。

EltracEltrac:最开始我是把后室当作一个普通的怪谈来看的,刚入坑的时候也很在意「阈限」和「神秘」之类的概念,不过自己真的开始创作之后就发现,题材更加自由的后室似乎更有活力。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也认为不是什么题材都能塞进后室的。这里有一些比较浅薄的思考:后室是人脑中概念的具象化,是抽象事物的物理表现,或者说是对现实世界的拙劣模仿。这也是我在创作中会思考的方向,比如「后室万维网」的附录其实就有我对「网络」这一概念的思考。不过在实际创作中,只要作品能做到「有趣」「氛围感」「内涵」三个方向中的一种并且比较出彩,而且题材与后室的基调不偏离得太远,我是能够接受的。

rukatyanrukatyan:如果说,要给后室一个简单的映像刻画,诸位可能会以一个什么样的语句来描述呢?比如我会说,后室中的诸多层级看起来就像是把现实中的概念抽离之后重新构建起来一样。诸位会选择一个怎么样的描述呢?

AmbersightAmbersight:设计简陋的低多边形电子游戏。

EltracEltrac:流鸽的描述和我的想法其实很像了。不过这种「构建」的方式是多样的,可以是纯粹的混沌,也可以是「箱庭」一般的环境,只要在上层叙事有一定意义,总之还是在表达现实中人的某种想法。所以我认为,后室作品不写人,其实也就是在写人。

Um4vm06Um4vm06:一個人類成為"被迫走入不熟悉之世界的觀察者"這個立場的裡世界。它與現實有著某種程度的交集,甚至是破碎的現實,又或是"現實外的箱庭"。而你沒有再次回歸到現實的通常手段,哪怕有,那也通常混著極高的風險。哪怕你能夠到達現實,也未必是你的原始現實。

rukatyanrukatyan:我一定程度认可各位的看法,不过我有一种感觉,因为后室中的各个层级、实体正在逐渐壮大,它不再像之前仅仅有九大层时那样风格固定、统一了,而我们每个人的阅读量和精力都是有限的,所以我们都是看到了后室的一个侧面,而难以用简单的语言精简的概括其整体。或许这种构造式的想法会比较不够全面,但这是接力式创作的必然与活力的来源,不是么?

EltracEltrac:赞同。每个人接触后室都有不同的契机,参与后室创作也是因为喜欢这一概念的不同方面。我记得 autumns 曾今说过他喜欢后室是因为 Level C-100,大部分人喜欢后室是因为九大层,而不同的人对九大层的理解又不一样。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嘛。



创作方向、文风、文体相关
rukatyanrukatyan:既然诸位都有对后室的基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的认识和理解,那么各位可以谈谈在后室现在的诸多文档中,会更喜欢那些风格或种类的作品么?无论是方向、文风、文体都可以。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方向那还是尽量贴近后室吧,但是文风,文体,我想大部分人都不会太过在意,说实话,你看看那篇粉色的天空,不也是好评如潮吗。

EltracEltrac我其实挺随性的,读着爽就行()

EltracEltrac:我之前提到我会通过「有趣」「氛围感」「内涵」三个方面评价作品,某一方面足够出彩就行。但要说个人偏好的话,我喜欢读起来会让我有生理上的反馈的作品,比如大笑、因为害怕而感到胸闷、真相突然揭露而感到震撼。

AmbersightAmbersight:哦,我喜欢小故事,或者由大量信息碎片(笔记、文档、附录、摘要)拼凑起来的完整脉络。然后最好是没有折叠的!

EltracEltrac:这有点像我说的「真相突然揭露而感到震撼」,错综复杂的故事线突然汇聚在一起的感觉。说起来我最近正好在写这样的文,不过有点卡住了。

rukatyanrukatyan:是指谜语文么?

EltracEltrac:倒也不是,是指铺垫比较多吧。读到最后突然就明白了整个事件的全貌,那种感觉很爽。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谜语文大部分都不会给你揭晓谜底,甚至有时候线索都不全,很挑读者,那么那些搞不懂的读者通常也不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了。嗯,大概如此。

Um4vm06Um4vm06:人類的生存,與人類掙扎的記錄,人類終究是我們的主體.這是我特別注意的一個點[這也是我對於lc324認同的原因](一定程度上我沒有dv新l2的原因也在此),同時我也很在意在後室中生存的近人文明(更古老的後室生存者),畢竟你不能夠生造一個人類所不知道的東西。

rukatyanrukatyan:玄烨是指,更喜欢一个,偏向于废土环境中人文的变化与发展相关的创作,我的理解正确么?

AmbersightAmbersight:哦是的是的,众所周知后室的各种世界观都非常模糊,网络、历史、文化等等。所以如果有人能深入展示一套完备的世界观,也会让我很舒服。

Um4vm06Um4vm06:是的。

rukatyanrukatyan:那我可以理解,我也觉得后室中的人文应该也是个不错的创作方向,可惜有能力写好的人不多。

Um4vm06Um4vm06:我先說說我非常喜歡的一點,我喜歡你展示給我們的L2中,屬於智慧生物們的歷史。後室是個幻想作品,而你展現給我們很漂亮後室身為幻想故事的其中一面,後室脫胎於閾限空間,卻包含更大的個體。我特別喜歡這種感覺。一群智慧生命像是人類,積極地掙扎在一個我們熟悉,卻又失真的世界。

EltracEltrac:我倒希望,后室的人文用很自然的方式在某些细节中体现出来,把人文当作主题来写的话,我个人并不是很感兴趣。

rukatyanrukatyan:emmm,说到人文,倒是有一个想讨论的。我们可以看到有些作者似乎非常喜欢在后室中的层级构建一些特别宜居的场所,以至于我们偶尔都可以在沙盒中看到,诸如“一个基地有着几万人”这样的表述,老红星就是有着这样的问题。我个人对此,觉得他十分破坏后室的神秘感和混乱感,诸位怎么看?

EltracEltrac:他们在尝试复制前厅。

AmbersightAmbersight:现在的我也许会试着说服自己,他们正在构建一个【经过了几千年繁衍生息、后室成为人类殖民地】的世界观。但是我不喜欢这么粗制滥造的基地,因为显而易见创作者这么写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试着像我一样帮文章找个借口。

EltracEltrac:说实话,这也是我策划「无人后室」设定的原因。我更想看到个人或小团体在后室的挣扎。

rukatyanrukatyan:人在后室的挣扎,其实我觉得这是后室最初的一种恐怖美感之一。我也觉得这一直是一个吸引人的题材。

Um4vm06Um4vm06:我認為這必須看一個層級的狀態而定,我是說我對於後室的定義中,恰好誕生這種人類容易聚集的移居層級,屬於可以存在。但我認為這必須要帶著某種歷史性的文章內段落,一個讓人可以接受的邏輯鏈。但我必須強調一點,你是在寫與現實不同的幻想世界,不要讓它變成徹底的人類已知的世界。

EltracEltrac:是的,后室一定是骑在人头上的。这句话我在评价 Ambersight 的「欢迎来到天堂」时也说过。不过我觉得那篇文的构想还是有意思的,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写一个上万人居住的城市,是有自己的思考的。这种文章我越能接受,但不会特别喜欢,上限一般是 nv。

Um4vm06Um4vm06Level C-63,屬於一種我可以接受的中間態。其他幾篇像是Level C-28Level C-214Level C-441都帶這這種性質。你還是可以察覺出,他們不是現實.是屬於後室,至少我的後室定義中它們都符合後室。

EltracEltrac:如果能看出作者有自己的思考,并且这种思考的结果符合我对于后室的认识,我一般都不会很讨厌。关键是有很多人写文前没有太多的思考,只是为了写而写。我觉得我们应该引导作者写文前往哪些方向思考。

rukatyanrukatyan:没错,我也觉得,其实点子本身都不值得批判,但是作者需要为文章内容的合理性进行考量。突兀的放置一些东西,最终都会导致文章观感很差。我每次读文章时也都是试图想理解作者在这篇文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但是如果我找不到,就会比较失望。

AmbersightAmbersight:很多人写作其实没有什么目的,或者预设想要营造的氛围与情感。

EltracEltrac:还有的作者,尽管有想表达的东西,但是表现得不好,或者说只是随便选了一个题材,并没有太多的真情实感,这种文章读起来就比较僵硬。像是想把我的脑袋掰开,把他想到的东西一股脑塞进我脑子里一样,而不是让他自然地渗透进来(奇怪的比喻)。

rukatyanrukatyan:是有这样的问题,这样的心态就会容易创作出“为了创作而创作的作品”。

Um4vm06Um4vm06:在後室文章中,如果你擁有一張圖片作為寫作根基,你會好行動的多。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我大多数时候的文章都是走在路上思想的时候冒出来的灵感的衍生,这当然包括了我现在唯二的著作。

rukatyanrukatyan:这种灵感倒是没问题,但是作者把灵感转化为文章的过程也是蛮重要滴。

EltracEltrac:我大部分时候都不记得我的灵感是哪来的,好像也是突然冒出来的。

rukatyanrukatyan:好,关于创作方向的讨论我们已经十分充足啦,我们现在可以进入下一个话题。



推荐的作品
rukatyanrukatyan:我很好奇,诸位在后室有十分喜欢和推荐的作品么?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非常喜欢的作品?那当然是“精神小伙Lad、游戏大佬Chad和他们的好基友组成的协会” 。作为 J 文章来说令我非常满意。以及适用于CN分部的老套点子列表神风规避指南。我比较推荐一些 JP 的层级,不是因为阈限感,而是他们更擅长于用一种更简洁,适当留白的文字创造出一种棱模两可的的诡异感。

EltracEltrac隐秘层级「袰」。刚入坑没多久的时候读的,至今记忆犹新,它就是我说的那种震撼感的来源。我认为这篇在环境和情感渲染方面做得都很棒。其他的像 Leve 37Level 369Level 371 什么的应该不用我推荐了()

Um4vm06Um4vm06Level C-324Level 144Level 186Level 240Level 463Level C-92Level C-165Level PT-1Level A-10Level A-1Level ES-5Level ES-16Level ES-41。說實話原創有不少好的,但我更推薦冷門的好東西。

AmbersightAmbersightLevel 230 - 后室商业中心、人与人交往的尝试,同时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人类挑战后室】的主题;Level 0.1 - 后室小故事的基础模板;Phenomenon 4 - 兼具故事性与世界观设计的精品级现象,也是 Kai4C 风格之代表;办公区EL3A - 反正我就是喜欢。

AmbersightAmbersight:其实你让我推荐一篇文章,真的很难说——因为很多我喜欢的文章是靠着【文章间的连携】从而共同营造一种氛围的——单拿出来看实在没什么亮眼的地方,也不值得推荐阅读。这一点在早期 EN 与 CN 的文章中格外明显。例如我提到的 EL3A,单独看起来实在乏善可陈,但依靠着 Level 0、1、2、3 与众多实体的连携,在情感上这篇文章给了我特殊的感受。

EltracEltrac:那我再推荐一下 Goerman 的「知茶」,即使是对现有题材的再创作,他也能加入很多有意思的吸引人的内容;如果是想拓展世界观,或者对某篇文章里已经有的事物进行拓展,这篇可以作为参考。还有同样是老头子写的「零号派对客」,Goerman 教你如何挑战老套点子,它完美地抓住了派对客给人的恐惧感。

Um4vm06Um4vm06:实体的话推荐Entity C-3Entity C-67Entity C-77Entity C-110Entity C-150

rukatyanrukatyan:好,十分感谢各位的推荐!



对新人的建议
rukatyanrukatyan:那么各位对于新人创作者有什么建议么?你们认为他们着手创作前去阅读哪些文章、做哪些准备比较合适呢?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指导中心” 与 “草稿批判区”是十分重要的。

Um4vm06Um4vm06:你要創作層級,最好有一張原始圖片作為基底,就跟l0一樣。你要明白自己想做什麼,想寫甚麼。你不用描述所有,你應該以世界觀內的閱讀者角度來看,你當下最需要做什麼。例如你絕對不想再進入5級層級時,還在看廢話,如果我是流浪者,我活著回來會忍不住一拳轟死編輯者。

AmbersightAmbersight:希望新人能在草稿区寻求一下排版方面的帮助。实际上很多有趣的文章都被自己的排版杀害了(

EltracEltrac多思考。写作前必须明白自己要写的东西是什么,主题不明确就很容易写出神风文。情感也好、对某个概念的拓展也好、对现实的模仿也好、写世界观内人们的故事也好,都需要围绕主题进行思考,自己写下的每一个字都要和主题有关。



创作方向的冲突与变化
rukatyanrukatyan:那么接下来下一个话题,老生常谈的话题了,诸位觉得后室未来的创作方向应该是怎样的?事实上我经常想,后室中现在有了诸多不一样的设定,有着侧重思乡与情感的热活,有着关注于势力斗争的联盟,总之各种设定彼此观点不一,甚至有些作者已经在思考是否要开始进行后室4k的创作了。那么诸位觉得未来后室中的创作会和scp一样百花齐放么?还是更应该专注于异常空间方面的写作呢?

Um4vm06Um4vm06:我認為未來網站內部可能會產生類似放逐者圖書館這種,子世界觀與設定交接的東西。我認為網站應該擴張到基礎共用設定與設定世界觀衍伸,基礎衍伸這種區別,這是不可避免的。

EltracEltrac:自由创作是好的,无论是哪个方向,都是对后室这一概念本身的拓展。而后室维基又是一个开放的平台,鱼龙混杂的事实让它注定没有办法只专注于一个方向。我觉得作者只要写出自己心目中的后室就好,前提是他思考过自己的后室是什么。或许思考的方向才是我们应该引导的。

AmbersightAmbersight:对于网站整体如何走,我不是很关心,或者这跟我自己的阅读 / 创作都不冲突。我现在写过 / 打算写的文章里有 MEG 大战后室娱乐,有怀旧的尝试,有恐怖生存指南,也有试图塑造人类千年传承在后室中安居乐业。对我来说我只是想到什么写什么,看文章的时候也不会预设世界观,而是试着理解【本文自己的世界观】。因此我并不会对其他人的创作有什么意见,只要他们对我的创作也没有意见就行。可惜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上面所言的【连携塑造】会被不可避免地破坏,因为在接力小说网站中不可能做到统一的世界观。不过相应的,通过无人后室等设定也可以尝试弥补这个缺憾。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啊是的是的,未来的 J 设定之后室 40k 也可能会出现。说实话,就算你跟我说后室不应该什么方向都碰,那未来难道不会审美疲劳吗。不过话虽如此,还是请尽量贴近后室这个主题吧。

rukatyanrukatyan:所以我们是不是最好在站规或者写作指导中注明“一无二随”1的概念,让广大新来的读者和写手不要为此束手束脚?

EltracEltrac:我觉得这是需要强调的,有的人太在意世界观的统一了。甚至可能以不符合世界观为由给文章差评。

AmbersightAmbersight:指出【并不是所有文章都在同一个世界观下】就可以。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毕竟有些新人刚来就想着统一出入口。

EltracEltrac:我刚刚也想说这个来着。

Um4vm06Um4vm06:出入口是文章的一部分,但創作者未必會去考慮實際上的相關性。「有一些人會因為有相關性,而加上這個層級作為出入口。」在一個個冰天雪地的雪原上找到一個建築,可以切出到一個對應的建築層級之類的其他的文章使用這篇層級作為出入口,並不代表其他人有權利擅自加上這個其他文章中的提到的出入口。因為這篇文章儘管已經CCBYSA3.0,但不去修改原文章是對於原作者的尊重。如果你想要在舊文章新增新文章提到的出入口,你應該是向舊文章的作者提出意見,而非擅自添加。

EltracEltrac:赞同,出入口也是创作的一部分,有作者的思考,其他人不能随意修改。说起来我之前还写过一篇出入口设计指导,不过没写完。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终于说到出入口了,我想我们可以延伸一下,聊一聊一些比较偷懒的出入口的好坏。

rukatyanrukatyan:关于偷懒的出入口,我个人以为出入口其实应当作为一种象征意义存在,写好了其实是文章的加分项,但是写的太糊弄又会变成累赘的减分项。

EltracEltrac:有的人对待出入口太随意了,但自己想想设计出入口其实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因为出入口其实是读者很少在意的一部分。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一些过于诡异的出入口让人质疑 M.E.G. 到底怎么发现的。

AmbersightAmbersight:在早期文章中,出入口扮演着非常关键的角色。

Um4vm06Um4vm06:它是逃離與前進的要素,實際上對於這種連續性已經被破壞得無以復加。

EltracEltrac:但是目前的创作中,后室的危险性质被削弱了,所以出入口作为逃生通道的角色也被弱化了。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近来越来越少人关注出入口,而在文章主体上面,说实话,社区与前哨站跟出入口反而越来越少关注,越来越糊弄了。

rukatyanrukatyan:从整体上来看,很多文章甚至已经不怎么关心哨站和出入口了。

EltracEltrac:对,出入口经常被忽视其实是双向的。读者不在意,作者不用心。

AmbersightAmbersight:现在出入口不受重视,其一是因为层级太多太杂,选择余地太大,且读者大概率不知道【这个出入口通往的是什么样的层级】;其二是因为早期最重要的【连接前后层级】性质的消失。当你在 B 站看视频的时候,你会发现许多观看者提出建议,让 up 主在介绍出入口时补充对应层级的名称,这其实是读者潜意识中对于出入口的要求——我要知道它通往那里,我才能得到对应的情感与体会。

EltracEltrac:赞同。因为没读过出入口指向的层级,或者记不住编号,而点进去读一遍的成本又太大,所以没什么人在意。除非是自己的文被写成出入口了会激动一下。

rukatyanrukatyan:我有个想法,对于那些不在意出入口和哨站的层级而言,他们大多都关注于层级本身的描写,对于这样的文章而言,是否出入口和哨站都已经是非必要内容?

EltracEltrac:我认为是的。但在这些内容也多下一点心思,不也会让文章更出彩吗?就像 Level 37 也花了一些笔墨写这里为什么没有前哨站。

AmbersightAmbersight:当早期文提到 Level 0、Level 3、Level 4 等出入口时,读者能够瞬间对于安全性、外观、舒适度、衔接性等要素做出评价,从而依靠出入口得到很强的【获得感】。现在的获得感几乎为 0——就算是精心设计过的出入口,读者也不会有任何体会。因为他们根本不认识,这一点或许能靠 Eltrac 的链接组件一定程度上弥补?我也不太确定。

Um4vm06Um4vm06:我在寫Level C-553的出入口時,我便會尋找廢墟與寒冷相關的層級作為出入口作為關聯性,是因為我喜歡這樣做,我喜歡這兩者是有關連性的。

rukatyanrukatyan:当然出入口现在本身就是一个相对缺乏关注的存在,我想可能得在世界观内外为它找到补救的方法。



创作方向的冲突与变化
rukatyanrukatyan:自从“现象”开放写作之后,我们可写作的内容变得更多了,但是最近我逐渐产生了疑问。我想和诸位探讨一下,层级、实体、物品、现象之间的关联与区别是什么?因为我们知道例如“孤立效应”、“邻里守望”等文章,他们既是在层级中出现过,似乎又可以单独拿出来写实体或者现象的文档。我们是否可以将一篇文章中包括数个大型文档呢?

rukatyanrukatyan:我先说说我的看法,我倾向于这些文档各有侧重点和新颖的地方,例如层级则更应当注重于异常空间的塑造、环境的描写;实体则是望着生物学研究、互动层面的记述;物品则类似于SCP文档,着重于趣味性和创新性;至于现象,则更复杂一点,它更像是一种多个异常物体、层级之间的关联。

EltracEltrac:我认为「邻里守望」这样的文章是基于原有概念的拓展,或者说再创作,是可以当作独立的作品的。两篇作品的作者不一定是同一人,就像「邻里守望」于 Level 9,「知茶」于 Entity 365,「扫兴客」于「派对客」。

AmbersightAmbersight:如果不能保证老版 998-999 那种打出去必被全接的连携,尽量还是放在一起吧。很多时候【层级专属实体】都是单薄的,一组反面例子是 Level 240 与 Entity 114,这两篇文章的内容完全可以合并到同一个页面。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说实话现象,物品,实体基本上都是 SCP 式写法。

rukatyanrukatyan:对,而SCP文档其实涵盖了这些全部的内容。

AmbersightAmbersight:我认为除了层级之外,剩下三个类别实际上弹性非常大,以至于很多情况下可以强行互转。

EltracEltrac:层级甚至可以写成现象,我之前见过这样的草稿()

AmbersightAmbersight:所以这完全取决于你想给读者什么第一印象,以及你想给读者什么最终的印象。

Um4vm06Um4vm06:如果你要複誦另一個既有條目的內容,那就用好摺疊語法與toc目錄,否則我上敘與下敘都會踢你的屁股。

EltracEltrac:类别是形式上的,我认为不必过多在意,作者写层级或实体只是选择了一种表现形式而已。如果是想写同一主题,那尽量还是写在一起吧,层级专属实体还是写在层级文档里比较好,除非两篇文档想表达的东西很不一样,或者不是同一个作者写的。

rukatyanrukatyan:不过其实我想的是,未来这些文档体会不会统一?

EltracEltrac:我认为不会。一是大家对于后室的印象已经构建完毕了,就是层级、实体、物品、现象四大类,如果要统一的话,社群很难接受;二是这些类别都是一种表现形式而已,每一种形式注重的方向不同,对于同一题材的表现效果也不同。比如要写「黑暗的恐惧」,层级你可以写 Level 6,实体可以写笑魇,物品可以写一个吸光灯泡,现象可以写失明之类的,表达效果是不同的。

Um4vm06Um4vm06:除非你要寫一個大後室區域通用的實體,否則還是寫個層級或是現象吧。



结语
rukatyanrukatyan:感谢诸位在百忙之中参加本次文语谈,那么在文尾,大家有什么想说的么?

cakelord114514cakelord114514:对于后室,意义是你赋予的,要记得他一开始只是一个在 4chan 发布的无尽的丑陋的黄色墙纸空间Infinite ugly yellow wallpaper space

EltracEltrac:我自己也是个在摸索的作者,只是来得早了一些,积累的经验多了一些,我在这里分享的也只是我的经验而已,并不一定正确,仅作参考。希望新人写文前能多思考,想明白你心目中的「后室」是什么,不一定要有很明确的定义,因为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我们参与后室创作,本质上就是在探索「后室」是什么。

Um4vm06Um4vm06:我認為加入後室網站,本身就是一種,你想展現何種世界給其他人的做法,就跟其他小說網站一樣,社交規則依然適用在此地,尊重他人乃然是重要的規則。

AmbersightAmbersight

bathrooms.jpg

rukatyanrukatyan:好,感谢各位的参与也感谢读到这里的各位读者,那我们下期作品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