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之海

这里是一切的开始,你们称呼这里为后室,来的地方为前厅。然而祂们不过都是某种被确定的世界,而那里是万事万物开始前的存在,也就是世界开始前的样貌;也同时可能是世界终结后的样子。也许你们将无数年后开始仅存黑洞的时代,与之后开始的热寂时代视为世界的终结,但世界终将回到这那里,并重新开始。
那里没有存在的意义,甚至就连不存在都是人们擅自去给予的称呼。然而那是万事万物的开始,宇宙大爆炸、普朗克时期前的世界。那里不是虚空,那是在更往前延伸的世界,然而它也不是世界。

无我之梦

我犯下错误,我从梦中

坠落

坠落

坠落

坠落

坠落


序列空间分级

无意义

  • 空间属性:不稳定、转瞬即逝
  • 敌意存在数量:那里不存在
  • 可长期生存性:转变、不可回归

描述

在普朗克时期、宇宙大爆炸前,世界是何样貌?你们的理论不能去解释,也不能去认知它。然而它存在在那里,它恐惧稳定、它恐惧拥有规则,当世界的碎片掉入其中,那碎片所夹带的物理法则便开始新的宇宙大爆炸。

世界是什么?在此之上的物质与能量是什么?这些物质与能量是空间这个画布上的色彩,物理规则与交互让事物看起来拥有实体。让世界看起来像是世界,然而在那里没有规则,尽管物质与能量存在,然而那不是后室与前厅的规则,那里是属于无意义的规则。万事万物都可以出现在那里,可是那些虚假的事物,将会转瞬即逝立刻消失。

梦的宫殿中,我构筑了我的领土,我是学者。如同我所追寻过与思考过,我到达了时间开始之前的彼岸。然而我被拒绝着,这里拒绝着我与我的经历,与我所拥有的一切。

我们所居住的世界线伫立于那里之上,可我们世界的时间跟其他事物都跟它无关。因为我们所认知的时间与事物对它都没有意义,它之中都是对于我们无意义的事物。如果你可以在它其中认知到事物,那你可以看到跟银河系一样大的岩质星球突然出现,上面的一片大陆只是电浆,如果定义电浆的温度,那温度可以超过万亿亿亿度,然而那大陆旁的物质却无限接近绝对零度。下个瞬间,那星球便碎裂成千亿亿份,没有任何力量让那星球这么做。有的碎块瞬间形成星球、气体云、黑洞与其他万事万物。可那里没有意义,这些只会瞬间消失。因为那只是无限猴子定理下形成的巧合。

我看着超乎常理的事物,不,我已经没有意义。但我乃能够继续思考。但自我的意志已经模糊,闪过眼前的说不定只是名为自我意识的扭曲走马灯而已。我回想着小夜曲,让狂人之语吐出口中,内心的破绽在没有时间的海洋中分崩离析,我在虚假的星球上高歌。

世界是它的孩子,一个偶然的巧合。当一切足够稳固,在普朗克时间的尺度下,一个个自然规律聚在一处,一个宇宙大爆炸因此诞生。稳固的自然法则下这个世界内这些才有意义。在那自然规则不可碰触的地方就是原初之地,可无意义之海不喜欢稳定,它是混沌,它是无意义,因此无时无刻世界都在被侵蚀。

那是散落的水花,走马灯,无意义的海市蜃楼。我无意义的手脚化作舞步,光怪离奇的海蚀蜃楼被贯通,并掀起了巨大的涟漪。无数的事物自最底层的无意义海洋中掀起,空灵朦胧,可能性的,被无意义吞噬的虚世界,浮现在我的眼前。巨大的空虚之洞将我吞噬殆尽。

当一个世界诞生时,世界因此拥有认知,它瞬间从开始到结束都已经决定,可无时无刻的侵蚀让世界开始变动,无意义之海让测不准定律开始出现,虚空中产生虚粒子,并改变世界本身,量子涨落让世界开始变动,世界的开始到结束之间开始出现了重叠的世界,存在可能性越小的世界被无意义之海吞噬,可能性越大的世界越加收束与稳固,可能性极小而不稳固的世界的毁灭,让世界保证了它们的延续。平行世界因为混沌诞生,并让世界与无意义之间形成不稳定的壁垒。但在当一切粒子与事物跟黑洞都不存在时,当无限的一变为零时,无意义将世界再次吞没。直到下一次新法则们凑巧形成稳固的世界,并开始周而复始。

我意识到,这是聚集我的所有的展现,那便是我的一切之余波。追求的、舍弃的、不曾注意的、否定的,我想要挣扎并逃离。但这里什么都不是,刹那即为永恒。为之狂乱、无价值的天平、空想的,让我所经历的一切分崩离析,宛如完整的拼图被散落在空中。

它是一切,它是开始,它是终结。你可以到达无意义之海,当你进入其中,无意义讨厌有意义与稳定,为排除你的认知,一个新的世界因此诞生。那个新世界、那个新宇宙,你的观察与意志,与你认知中不曾意识到之物,让这个世界产生最初的样貌。可世界不能容纳凭空出现的事物,只能将其释放到无意义之海中。直到被吞噬或是与其他偶然的世界产生连接,形成序列。

对这里来说,一切的豪言壮语与空想都早已没有实现的价值,陪伴的只有华美、奇妙的小夜曲。但我还是不断地尝试咆哮着,哪怕没有人去听。在漩涡之中,破碎的王座与高塔为我而生,将狂人之言投向无尽的深渊,摇曳的光在我四周闪现。

当一个世界自无意义中诞生时,第一个认知到世界的生命,让世界拥有意义,这个世界的一切被铭记、这个世界的一切跟随最初生命的认知而有价值。当一切可以被开始划分与认知,世界因此无限扩张,无意义因此被抑制,世界的生命因此被延续。

那无数人的梦想,被舍弃的可能性,被互相排斥。那是名为不可见明日的牢笼,然而只要开天辟地,这一切就能够被承认。亦可颠覆这无尽的浑沌与无意义。啊啊,被否定的,被遗忘的,不被意识的,刹那亦永恒,迄今成就于此之上,光与暗表里成反转。为之狂乱,终结空想,打下世界之枪,让一切拼图重新拼凑。

我们居住的世界被它所贯穿与交织,它存在于我们的世界之无限小中。它是无意义的海洋,在无数无意义的干扰下,我们的世界在虚与实之间飘荡,在我们的世界之中,过去因为我们所经过的时间被固定,然而无意义让它们分化成可能性的世界,并在我们的身边环绕,波动的世界在真实的世界中浮现,又被世界本身所消灭,并引入无意义之海中。当人们逆行时间改变过去,可能性的虚世界与实际发生的世界,在虚构与真实之间重新融为一体。

在黑幕之中,我向世界发出疑问,我终于漂浮出无意义的海洋,迎来了我的觉醒,来吧!让一切空想为之终结,世界必定会被改变。我对我腹内的所有生命说一声

你好!世界!

基地、前哨与社区

它是前厅其他宇宙的家园、墓园

入口与出口

入口
  • 当你穿越一切边界,不论是到达虚空、可观测宇宙之外,或是时间逆行,都会到达此处。
出口
  • 终究会醒,无意义终究会因为你而变得有意义,你就是新的世界,新的世界就是你。

混乱序列最起点之一,但并非最古老之处,灰发金瞳的男人蹲坐着,并看着无边际的浪潮。

这里是世界与无意义之间的边界,也是虚世界与实世界交界之处,常人早已被无数虚世界自己的记忆所逼疯。每个序列世界,都是造物主们创造了连接,并将这些梦与空想化为现实,并以不稳固、不连续的方式创造了妥协。万神的起点创造了湛蓝通道混乱的起点创造了量子气泡,让这些昔日空想得以共处一所。

但可能性的世界不会死心,尤其是因为基于有意识的创造者,而非完美的自然准则,序列世界总是被可能性的世界所覆盖。这个是错误的、这个是真实的、这个是可能性的……祂挥开无尽可能性的世界,并向另一个造物主打招呼。神就是世界,世界就是神。万事万物皆为神的孩子,作为另一神的子嗣,向另一个造物主献上渺小的敬意。

那怕祂被许多人称之为神,祂也知道自身并非如此。祂的灰色衣服变为黑翼,鸟之冠向上飞奔。漆黑之翼在辉煌的世界照耀之下,宛如被祝福一般。向着此处造物主最初的洞穴,漆黑之鸦飞往在洞穴等待的伙伴们。


评分: +33+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