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思:在雷鸣里

为了更好的阅读及理解该文档
请优先阅读层级文档 Level 28“嵐石要塞”
下面是附属链接
点击跳转



我长久地生活于此,长久地孤身一人。
我长久地被囚于此,长久地咽下寂静。
这里的时间始终干涸,让我麻木,但仍不失去惊恐。
仅仅只是无意中萌芽的念头,空洞的躯壳里便如同束缚住了一头猛兽。
它贪婪着觊觎,它蠢蠢而欲动。
低吼撕裂了空气,让甲胄微微颤抖。
吐息搅动着视野,让神思愈加迷离。
紧接着,里应外合般,那靛蓝色的天空就掠过不详的阴影。
雷声轰鸣。




这是难以避免的,因为我无法逃避。
世界是如此的破败贫瘠,瞧不见丝毫感到欣喜的生机。
我曾无数次起身踱步,擦身坍圮的壁垒,迈过腐朽的阶梯,
相迎的是琉璃尽碎的窗外嶙峋蔓延的岩石,或者是大地尽头因雾气顶托拔地而起的山脊。
意犹未尽,怅然若失。
又是一次落座,又是一次不经意的沉思,甚至来不及惊恐,
雷声轰鸣。




这是周而复始的,因为我无可奈何。
状态是如此的每况愈下,消磨着缕缕所剩无几的耐心。
我已一遍遍恼羞成怒,击打欲坠的挂饰,掀翻蒙尘的桌椅,
应和的是装裹残旧的墙体上飞扬的土灰,或者是天幕之上因怒火驱使肆意飞坠的雷鸣。
昏天暗地,精疲力尽。
又是一次恍惚,又是一次搀着墙去站立。
“为什么?”我哽咽了。
没有流下眼泪,没有听到回答,
雷声轰鸣。




忽然,我再次想起了那个久别的身影,
那个唯一一位愿意为我长久驻足,倾听于我,倾诉于我的身影。
我还想起了她说的话。

“知道吗?你的样子是一个穿着盔甲的骑士。”
“哈,真是神奇啊。”
“让我给你讲讲关于骑士的事情吧!”
……

我还想回忆更多,只可惜……
“你为什么会忘记?”我已经听不见自己这没有泪水的抽泣。
雷声轰鸣。




已经过去了太久,
却仍无比的思念。
我知道我犯下的过错。
我不敢再想下去,因为我的懦弱,还有这愈加聩耳的雷鸣。
“她或许已经死去,甚至是事因由己。”我瘫倒在地,
应该是落败在即。




突然,我瞥到墙脚旁有一件灰白的物品。
它是如此的突兀,仿佛是无因凭空出现。
我稳住呼吸,缓缓向它走去。
我看清楚了它,那是一把已然锈蚀的长剑。
它是如此的显眼,即使是层层腐屑盘包。
我强忍发抖,慢慢将它抬起。
我细端详着它,这是一把做工精美的长剑。
尤其是它的剑柄之上,
刻着几朵雷鸣中盛开的花。




似一颗沉甸甸的种子萌发开来,似一颗活生生的心脏律动不断。
那是自己,我自己,
重拾了,知晓了一些事物的自己。

“骑士是勇气与守护的象征。”
“既然你天生就是骑士的模样,那么终有一天你会发现你要为之而战,为之守护的事物。”
“你将会做到,你一定会做到!”
……

我决心将它紧握,再举起……
“我明白了,谢谢你。”
我昂起头,看着天空,听着雷鸣。




已经过去了太久,
终是不屈而不弃。
我知道我犯下的过错。
我还要不断前进,因为我的决意,还有这已至弩末的雷鸣。
“她必然还在守望,甚至是期冀缥缈。”我加速奔跑,
哪怕是落败在即。




黑洞洞的岩石呼喊着轰鸣的雷暴,
吞噬了恐惧与胆怯。
白茫茫的雾气拥抱着润湿的躯体,
送来了热切与温情。




醒来,
天空下起淅沥的小雨,
雷声分明远去。
抬头,
大地显露肥沃的黑土,
花儿已然绽放。



评分: +43+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