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晶
评分: +39+x

23:15。Level 1无所谓日夜,但以时钟和前厅惯例来看,夜已经深了。其他人早已各回各家,或者早早出门过节,只有这几年来接替已失踪上任的M.E.G.档案部总负责人,文森特·杨,仍然留在这里。出于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他选择在万诞节独自加班。

在这个完全封闭的空间中,突然出现了一阵柔和的轻风,带起纸张哗哗作响。他转身,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存在于现世的显现——一只橙白两色的人形玩偶。

“多好的日子啊,起码本来是。正好,顺便拜个早年——希望咱们能活下来,年年有今日,就不要岁岁有今朝了。”声音从对方内部传来,那玩偶脸上挂着无辜的笑。

“听你这语气,恐怕不是特意来Level 1过你们的新年。”文森特·杨重新找个位置坐下,出于谨慎离那只玩偶远了一些。

“Level 1,真难记。老实点起个地名不好吗?”它似乎有些不满,又迅速回到正题,“接下来的事我非得当着你面说不可,因为M.E.G.档案部总负责人是个被发疯的天道诅咒过的位置,而已经被它们污染过的东西不会再被别的存在污染一次。”

他伸手拿过刚冲好的咖啡,只是有些热。今夜的咖啡似乎凉得格外快。

“但愿这地方没有摄像头、录音机、三个好奇宝宝之类的东西,那我来还不如不来。大概是三个月前,有人发现了一种发光的冰冷结晶。最开始没人把它们当回事,直到某个家伙给它拍了张照,并被自己的相机当场冻掉手指。

实际上,那些结晶如此美丽,哪怕已经有人受伤,它们的照片仍然在到处传播。在我看见它们之前,我以为只是会冻伤人的照片这种小事。

我做出了两辈子加起来最后悔的决定——打听那些完美的结晶在哪。

在路上,我看见它们充满大半个层级,就像冰冻的肥皂泡。它们形成无数美妙的结晶艺术品,闪烁着绚烂的光。所有晶簇的末端都指向层级中心,射出细针,在空中生长出五光十色的结晶。

直到那时,我也只是以为它们不过是又一种会到处增殖的晶体罢了。我尝试着记下,但连纸和笔都变成了它。”

对方的话语中仿佛夹杂着冰块碰撞的声音。或许是错觉,文森特·杨想着,继续保持沉默。

“在我回去之后,听到了更加可怖的事实,并为它取下‘化晶’这个名字。只要你通过某种手段知道它们,它们就必定找上你。它们在你的思维中缓慢地生长,悄无声息地嵌入念头。你会感觉周围无比温暖,想要拥抱同类,向每一个听众转述那些结晶的纯洁美丽

然后,它们从思维中钻出,在躯体中生长。你的话语和动作将带上它们破碎的声音,让它们蔓延。哪怕你死去,它们依然拖动着你的尸体,四处歌唱。最终,你的躯体将和它们一起闪耀,化作永恒凝滞的艺术

这就是我回去后看见的东西。我的学生和孩子们正垒成一座结晶高台,那光亮得令人内心永远黯淡。有结晶附在我的皮肤上,向内生长。我只要向蓝色通道扫一眼,就知道层级固有一死——但没想到这天来得如此之快,还是以那样的方式。

我仍能看见那个先我而去的层级,其中无声,无光,绝对冰冷,一切都被冻结。在那丧失变数的世界中,时间彻底失去了意义。那些结晶将带来一个美丽、宁静而完美的世界,让一切都静止在无瑕的冰封中。它吞噬我的身躯和思维,留下一个完美的空洞。”

“总之,我要死了,死于一个寂静而无瑕的新世界。我将它转告于你,因为你已经被另一种虚无彻底污染过。接下来怎么做取决于你,文森特·杨。”

咖啡已经冻结。玩偶连同周围染上发光结晶的空间一起破碎,被狂风拉进蓝色通道之中。文森特·杨习惯性地创建新文档,记录这种目前还是区域性极端灾难实体的结晶。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编号:C-X/REDE-X
栖息地:未知
IETS
5E-XX
分类:
Legions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LA
UNQ
AGR
BNV
{$custom-tag-name}
{$custom2-tag-name}
{$custom3-tag-name}
RAD
NRO
TXC
PYR

灾害等级
事件名称:凝冻(暂定)

寒风从直通蓝色通道的空洞中呼啸而来,整个Level 1似乎都变得更冷。他望向面前凝出一层霜的设备,颤抖着手删除了尚未保存的所有内容,彻底关闭页面。受诅咒的漆黑泪水划过他的眼角,和凝冻的冰霜僵持不下。

在他已经遗忘过去多久之后,停电了。黑暗中,现任M.E.G.档案部总负责人不知正为谁叹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