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E-16 - “鸿蒙”


评分: +8+x

警告

你正在访问REDE区域性极端灾难实体实体文档。
请不要惊慌,应接受它们存在的事实。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实体编号: REDE-16
栖息地: 不定向
IETS:
5?
分级:
Gemini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AD
NRO
TXC
PYR
RLA
UNQ
AGR
BNV
PSY
{$custom-name}

灾难等级:

描述

此为首次被记录在案的双子REDE,分为浮天,钧地两个部分,经估计其身长约2km,下文将分别介绍。

以下描述均来自流浪者口述和已知音像记录。

浮天

浮天的外观类似于一只右侧翅膀退化的白鸟,其胸部至腹部被撕裂开来,肠子等内脏裸露在外,时不时掉落组织肌肉。全身呈现出燃烧状态,但浮天本身不会受到影响。

浮天在飞行时会发出嚎叫。一种透明色的液体会不断从其身体上的撕裂点渗出,覆盖着无法被已知手段熄灭的“羽毛”不断从其体表掉落。并释放白纱。

钧地

钧地外观上类似于左侧翅膀退化的黑鸟,头部,背部,尾部均有被烧焦的痕迹。身体在自燃中不断烧伤,愈合。带着无法熄灭火焰的羽毛和组织块不断掉落。

在飞过层级时钧地/浮天可使流浪者与其意识产生强烈共鸣。

行为

钧地和浮天不断的围绕层级飞翔并施加向内压力,使层级在一定时间内被“揉”成圆状,层级被完全破坏。

天地归一事件

预兆:天空开始阴晴分明,出现大量不明的白色/黑色羽毛。

第一阶段:

  • 浮天和钧地会突兀的出现在层级顶端与低端,顺时针/逆时针方向围绕层级飞翔,并不断施加压力,这会使层级内物品、建筑融合/倒塌。此时是唯一在事件开始后可以“完整”离开事件发生层的时刻。时间流逝开始加速/停止/放缓。
  • 流浪者精神出现问题。
  • 浮天向下散落白纱,被白纱所覆盖的任何生物将陷入死寂/自燃并化为齑粉。
  • 层级出入口切出概率会随事件开始时间而逐步降低。

第二阶段:

  • 整个层级被弯曲成球形,时空疑似被扭曲,如流浪者在第一阶段幸存,也会在此时被压扁。
  • 该层级所在时空开始混乱并直接导致出入口完全失效,出现钧地/浮天特殊影响,详见下文。
  • 浮天和钧地开始加速飞行,天地在一定时间内颠倒,且速度越来越快,过程中不断释放一种灰色的半透明未知物质覆盖整个层级,从后续影像可知层级被此物质填满。

第三阶段:

  • 整个层级被杂糅和破坏。层级随机被带到一个时间线。1
  • 人体与天地融为一体,并感受到天地的聆听。

第四阶段:

  • 层级被完全压缩成一个亮灰色的球,称之为“鸿蒙球”。
  • 形成“鸿蒙球”后,两鸟并不会马上离开,而是继续围绕鸿蒙球旋转,未知灰色流体进入两鸟身体,一段时间后离开。

鸿蒙复辟事件:

在两鸟离开鸿蒙球3-7天后,鸿蒙球爆炸,逆转天地归一事件。层级恢复到未开发/时间过长而废弃状态,但体积小的物品被保留下来,原因未知。

特殊效应

预兆发生时流浪者精神受到影响,发生以下效应:

影响由“天地归一”事件预兆发生后流浪者在该层级内逗留的时间和时间线决定。一般在30分钟~7天不等,详见下文。

“过去观”

流浪者通过某种特殊方式“回到了”过去,称为“过去观”。在该种情况下,流浪者切出后会在一定时间2内出现回溯并伴随着精神上的酷刑3

流浪者可看过去发生的事,在回溯过程中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过去。

“现在观”

流浪者通过“抽离灵魂”的方式旁观。灵魂与肉体处于同一时间线,因此称为“现在观”。情况特殊,没有完全连接的流浪者将发生此情况。

切出后流浪者可以上帝视角进行三次“旁观
事后除头部疼痛外并无后遗症。

“未来观”

流浪者会不定时地出现闪回4并伴随着强烈的撕裂感,一般持续时间为3~5秒。已证明闪回期间流浪者所见内容为未来后室发生的重大事件的部分片段。被称为“未来观”。

“未来观”最为罕见,持续时间极短,5绝大多数时候人们无法从“未来观”中推测出有用信息及重大事件。在闪回约15次后,流浪者可以进入闪回片段数秒,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未来,闪回全部完成后身体原子化。


以下只节选部分具有代表性的报告:




发现记录

首次天地本一事件降临在[已编辑]时,人们只是单纯的认为这是普通的地质灾害,但M.E.G.一位研究员的摄像机被遗忘在该层。“鸿蒙复辟”7日后研究人员重返此层级,他们对层级回到了未开发状态感到震惊和不解。随后M.E.G.探险队在层级中找到了研究人员的摄影机,得知了天地归一和鸿蒙复辟事件经过。在研究音像记录后经过评定为新型REDE。

行为准则:

  • 尽流浪者一切所能,在第二阶段前切出。
  • 保持镇定。
  • 第一时间上报。
  • 马上切出本层级,保守“鸿蒙复辟”发生后7日后可重返鸿蒙层级。
  • 不应在第一阶段后切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两只鸟不断盘旋,最后成为了蛋壳,将世界化为其中的蛋清。
人们和他们的一切都融化在了蛋清里。
直到时间又一次失去意义,天地又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