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E-12 - “病变”


警告

你正在访问REDE区域性极端灾难实体实体文档。
请不要惊慌,应接受它们存在的事实。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编号:REDE-12
栖息地:未知
IETS
5?XX
分类:
Galaxias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LA
UNQ
AGR
BNV
{$custom-tag-name}
{$custom2-tag-name}
{$custom3-tag-name}
RAD
NRO
TXC
PYR

灾害等级

事件名称:恶性肿瘤


BM1M

“真挚感谢诸位长久以来的付出与努力。”

“互相道别吧,这将是最后一次了。”


描述

REDE-12是截至目前为止记录在案的破坏性最为巨大的REDE实体之一,因其个体形态与异常影响又被称为“病变”。病变个体的外表近似于一块不规则的巨型肥厚肉瘤,湿润且具有弹性的表面一般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同样庞大的突出“血管”。其下端在大部分情况下皆有一段与层级表层相连的肉质柱,连接处通常被大量肉质组织所固定。

该实体拥有异常的成长性与同化性,具体表现为:在已记录的任意环境中肉质组织的急速扩张;有/无机物在接触个体后因不明原因迅速转变为与该实体体表相同的肉质组织1,原理未知。当病变个体大小成长超过某一阈值时,其表面总是会“撕”出一个或多个裂口,裂口中通常可观测到有大量类似于“牙齿”的大型骨组织存在,用途不明。

据悉,该实体似乎是“坚不可摧”的:在一次案例中,有组织对其进行了长达约5分钟的重火力覆盖,但这并未对该实体造成任何影响。

介于恶性肿瘤事件当前已有多起相关记录,病变被认为是一个实体种群。


行为

据已有相关记录可知,病变似乎会出现于任何层级当中。因病变的异常性质与不可逆影响,由其个体所引发的一系列恶性事件被命名为“恶性肿瘤”。由于该事件的特殊性质,其相关信息大多是由事件发生层级内的一些诸如监控等设备所传回的影像或音频等整合而成的,也有部分是通过后续派遣入层级当中的无人机等所获取的。

恶性肿瘤事件

若以下三个现象同时出现:设备突然接收到未知来源的无线电信号,空气中弥漫有淡淡的血腥味,出现轻微震感。则大概率说明恶性肿瘤事件已蔓延至当前层级。不要犹豫,立刻切出。

空气中的血腥味愈发浓厚,震感越来越强烈——直至数分钟后,不规律鼓动的巨型肉瘤撑挤破地面抑或虚假的苍穹,彻底进入层级之内。这也标志着恶性肿瘤事件的正式开始。或是无机的混凝土,或是不幸的流浪者,凡是与病变个体发生直接接触的一切事物都将在短短十数秒内转变为一大滩蠕动着的,活着的肉。它们似乎拥有着一定的意识,也可能只是受病变的驱使,沉闷哀嚎着的,如紧闭着双眼的啜泣婴儿般伸出畸形的肉条胡乱地试图抓住周边的事物——那所触之地便也随之爆发出非人的痛苦尖啸。

blood1

一只被派遣进入遇难层级内的无人机最后传回的景象。背景中为一腿部以下扎根于地面的流浪者,已接近完全同化。

肉质组织癫狂地蔓延着,猩红的洪流逐渐淹没了半片天空。

密集的活体建筑群缠绕着痉挛的赘肉,逐渐化为其一的混凝土发出了不甘的歇斯底里的嘶吼;江河被染为瘀血,而后凝实为一片抽搐且蠕动之秽地,恰如那铺满了新鲜肉泥的俎;原本能焚尽万物的焰火也在这不断逼近的大恐怖面前被迫成为了它的一部分;平日高高在上的苍天被互相挤压变形着的肉瘤迅速掩盖,变为一片鲜红色的穹顶;就连那虚无缥缈的云雾也不可避免地化成了一道道腥臭的疤痕,掩映下的末日景象逐渐逼上前来;逃难的流浪者与实体避无可避,他们只能求救地挥舞着双手,竭力张开被新生肉瘤堵住的喉咙,试图撕扯起声带,挣扎的眼却终究还是没入深不见底的肉之渊中,倒映出再也不可闻见的深邃。

无论曾经是何种身份——建筑,人类,实体,它们最终都攀附在了一起,成为了同一个:随尖叫而鼓动着的肉瘤深深扎根于天地,于是那天地也就成为了它。

最终,整个层级将会彻底沦陷为一片血肉的炼狱,后续切入其中的一切事物皆会在顷刻间化为病变个体的一部分。而造成这一切,通常只需不到一周。

“沸腾的肉之海掀起了滔天的浪潮,它们那无目的的欲望永无止境,只是贪婪地侵蚀着整个寰宇。”

——失落一族-石板内容截取


但事实上,这场灾难才刚刚开始。在整个层级被病变吞并之后,不可战胜的它们将再一次发起毁灭的浩劫——血肉将争先恐后地涌向其他层级,暴虐与新生的肉芽一同蔓延。假若后室是一个活体,那么病变便是这个活体身上不可治愈的恶性肿瘤。而如今,很显然,后室已病入膏肓。


相关信息

如上文所叙,在恶性肿瘤事件爆发时,层内设备将会接收到来源未知的无线电。尽管这些无线电大多是无序且混乱的杂音,但其中仍有小部分内容被确认为存在具体意义。为更好地探究该实体,这些内容已被记录于下方折叠当中以备不时之需。


生物学特征

基础生物学特征已于上文中记叙,此处不做过多赘述。

行为准则

应当

  • 在发现当前层级内同时出现上文所叙的三种现象时,应不择手段立即切出当前层级。
  • 在事件发生后尽力切出当前层级。

不应

  • 放弃生命。
  • 坐以待毙。

附录





























你放下了手中散发着微弱荧光的屏幕。这是你被困在Dr-02的第四天了。


那些自虚无的而来的,被人们称为“梦魇”的怪诞之物已经几近完全吞没了你们曾费尽心思所建设的一切。它们就只是蠕动着,松弛而鲜艳的肉拖拽出一道道血痕,每一次前行都污染了一片的视界——直至眼底只余下滞留的猩红。


……你再次将目光投向那块屏幕。


[编辑]


你确定要添加此音频吗?


[确认]


保存成功。


“‘欲肉天灾’已经快贴我们脸上了。α,你打算怎么搞?”


“就这样了呗。”


你试图用打火机点燃叼着的烟,但却始终打不着火。桌上的那杯梅红汁已然凉透。


“对了,今天好像是你生日来着吧?”


“是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生日快乐。”


“弱智。”


女人的身影摇晃了几下。你苦闷地笑了一声,转而抬头,看向那投在墙上的来自于无人机的画面:血与肉浇灌成的庞然巨物矗立着,活着的断肢残臂被细长的肉条相连接,抽搐着,挣扎似的蠕动着。


BM3


连天的肉之山脉肿瘤般深深扎根于整个世界,它们正规律鼓动着……沉默的猩红已然逼近。


“诶,你那录音还有份吗?”



她突然出声问道。


“怎么,你要录一段?”


“嗯。”


你把手中那台造型古怪的录音设备递给了她。


“果然靠不住啊。刚开始说是能将我们送往另一个层群,最后却只造出来个这玩意。”


“……只能进行信息交换么。”


你望着冰冷画面中那近在咫尺的血肉愣了神。


“……你先走吧。那玩意上传速度太慢了。”


“那你和他们……”


“底下的人会听我话的。再说了,你不是他们大姐头吗,怎么这时候倒是犯了难?”


“……”


她深深看了你一眼。


“…保重。”


脚步声逐渐远去,你的眼也终于重新聚焦。


“还有什么可保重的呢。”


你不屑地嗤笑一声,随即凑近了麦克风。红灯亮起,逐渐温暖的广播开始了最后一次运作。


“咳咳。全体A.N.G.成员注意,这里是总负责人α,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的真名,都随意了。”


“真挚感谢诸位长久以来的付出与努力——但显而易见的是,我们最终还是失败了。”


“…挺可惜的,不是吗?”


“……随便了。互相道别吧,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说罢,你往后一摊,也懒得再去关麦克风了。眼呆呆瞪着,那画面已被血色淹没。


这是你被困在Dr-02的最后一天。



评分: +49+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