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2 “诱死讯号”

“诱死讯号”—一种未知来源的高危陷阱型求救讯号

E.P.B.讯号监听与解析小组1


E.P.B. 高新科技研发中心
Level C-███ 六角阁
E-mail:rb.ude.BPE|87aisrA#rb.ude.BPE|87aisrA

现象编号 E.P.2

等级 4

分类:未知概率

区域:偏远地区

形式:求救讯号

引 言:

后室之中每天都会有大量的求救讯号被接收,对于人流量大、危险程度高的层级或区域其讯号密度会更大。但在一些荒无人烟、鲜有人造访甚至是完全无法长时间生存的区域却能接收到持续的求救讯号,尝试去寻找、救援这些讯号发出者的人们不是失踪就是死亡,因此这种讯号也被称为“诱死讯号”,意指这种讯号其实是一个诱骗流浪者走向死亡的陷阱讯号。本文回顾了诱死讯号的发现历史并总结了各种诱死讯号的特点,并在文末汇总了已知诱死讯号的形式和应对方法,供广大流浪者参考。

诱死讯号发现历史

关于诱死讯号的流言可追溯至四十多年前,而记录在案最早的诱死事件则是2017年的”Level C-289 车队集体失踪案”。自此以后,诱死讯号得到了广泛的关注,越来越多的电讯号监听组与爱好者团体们开始在繁多的求救呼叫记录中尝试甄别诱死讯号,一些尘封的失踪案件也开始与诱死事件联系上,在这之中我们发掘出了大量的真实案例。但在此我们仍先将目光聚焦于车队失踪案,这是第一起也是最典型的诱死事件,同样也造成了大量的人员失踪。

2017年2月23日,Level C-289中负责运输矿石的车队在装货返程时,车组全体成员的无线电突然收到了来源不明的SOS求救讯号,据当日值班的调度员回忆,他们在基站处也监听到了类似的求援讯号。调度处要求车队返回,但车队长却一反常态坚持要调查该讯号的来源,随后便中断了联络,待搜救队抵达车队所在处时,仅仅发现了装满矿石与补给的空车。随后几天内搜救队沿着车队成员的脚印向着森林深处搜索,却始终无法追赶上车队的速度,最后他们追至了森林深处的一片湖泊处,岸边堆满了车队成员脱下的衣帽和鞋子,却不见任何成员的踪迹。

在该起失踪案中,仍然有几个疑点至今没有答案:其一便是作为老练的车队长,他应该十分清楚搜救任务应由专门的搜救队来负责,这不是车队的工作,为何他一再坚持要去调查来源不明的搜救讯号,其他队员又为何不做任何劝阻?其二便是车队在森林中穿行的速度,Level C-289中的森林地形复杂,实体横行,即便是装备精良的搜救队一天也行进不了多远,而未携带任何装备和补给的车队竟能将搜救队甩开,这十分不合理;其三便是神秘的求援讯号,Level C-289是受白噪声严重影响的层级,在白噪声影响较强的时间段即便利用基站也无法清晰地传输讯号,但该求援讯号在失踪案后仍然能保持不间断、不停歇且十分清晰的播放,白噪声似乎对它完全没有产生丝毫影响,这是为什么?最后便是失踪者们的去向或者是遗体至今没有被发现,在湖泊中也没有打捞到他们的遗体,车队成员究竟遭遇了什么至今仍是一个谜。

鉴于以上种种原因,该起事件最终被定性为一次超自然事件,而事件的源头,也就是那神秘的求救讯号也开始被流浪者称之为诱死讯号,由诱死讯号引起的人员失踪或死亡事件则称之为诱死事件

附件一 - 车队集体失踪案中的诱死讯号录音

诱死讯号与诱死事件的特点

为了在繁多的求救讯号中甄别出诱死讯号,监听组汇总了数百个不同来源的诱死讯号并总结了它们的特点。

  • 无论是通过摩斯电码还是明文呼叫,诱死讯号必然是一种求救讯号,这是它诱骗流浪者们的基础。
  • 诱死讯号仅会机械重复某一段求救信号或者录音,不会对流浪者的询问或交流有任何回应,对于直接通过电话或是无线电发出的求救,可通过这种方式验证该讯号是否为诱死讯号。
  • 诱死讯号无法寻到源头,其讯号强度也是恒定不变的,这一点与常规的求救讯号有着明显区别。对于一个存在明确讯号源头的讯号而言,当接收设备与讯号源的距离变小时,讯号强度与清晰度都会随之上升,通过这种方式也能反向定位讯号源头的所在地,这种方法在搜救过程中经常被用来定位求救者的位置。但对于诱死讯号而言,并不存在一个明确的讯号源头,讯号强度也与位置无关,近乎所有的诱死讯号在其覆盖范围内的强度都保持高度一致,这是它与普通讯号最大的差别。也正因如此,若试图通过强度来反向定位,极易花费很长时间而寻不到讯号源头,反而使得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 诱死讯号通常不会在人流量大的区域被发现,在已确定的诱死讯号中,90%的讯号都源自于极度偏远、人烟稀少且高度危险的层级或者区域,这也是试图探寻诱死讯号源头十分危险的原因之一。
  • 诱死讯号对部分人群的影响更大,例如车队失踪案中,相比于车队成员,调度处的成员很明显更加理性,并没有轻信诱死讯号的求救讯息。诱死讯号对于何种人的影响更大、这种影响的成因是什么,至今没有合理的结论。
  • 讯号干扰或者是讯号屏蔽手段对于诱死讯号是无效的,即便是已经损坏的设备也能接收到诱死讯号。

相比于已确定的诱死讯号,诱死事件则更为复杂,这一方面是因为诱死事件一般发生在十分危险的区域,难以进行长时间的调查与探索,另一方面则是流浪者在遭遇诱死事件后不是死亡就是失踪,难以搜寻到其完整的尸身,更难以推断其死因。所以至今为止,我们对于诱死事件仍然知之甚少,相当多的事件究竟能否被定性为诱死事件也存疑,但我们仍然将目前已知的情报汇总于下方:

  • 遭遇诱死事件的流浪者几乎不可能生还,尽管有的诱死事件并不会搜寻到受害者的残肢,但是这些被定性为失踪的受害者们也再没有被发现过,他们还活着的概率微乎其微。时至今日,仍然没有遭遇确定的诱死事件后仍能幸存的记录。
  • 遭遇诱死事件的流浪者往往会陷入一种异常的“执念”中,即便是经验丰富的流浪者,也可能会不顾他人的劝阻执意调查讯号的来源。对于一些已经明确的诱死讯号,每年仍然会有着相当多的受害者,这些受害者中有些人明知收到的是早已确认过的诱死讯号,但仍然会去进行调查,最后遭遇诱死事件。正因如此,避开诱死讯号活跃的区域是十分有必要的。

对于经常负责讯号监听和传输的人以及会在诱死讯号活跃区域工作的人而言,了解以上讯息是十分有必要的。

已知讯号的形式

对于已经确定的上百个诱死讯号,我们根据讯号特点将其分为了以下三类:

  • 代码讯号类:该种诱死讯号主要使用莫斯电码等方式发送"S.O.S."或"Mayday"等求救讯号,有时也用敲击声、广播声音等方式代替。切记这些讯号都没有源头,可通过讯号强度是否随着位置改变来分辨该种讯号是否为诱死讯号。下方列举出了两个典型的代码讯号(注意,自下方的讯号开始,部分讯号可能令你产生不适,请将音量调节至合适的强度)。

讯号来源:Level C-9

讯号来源:Level 7

  • 人声求援类:该类讯号的特点是其内存在明显的人类语音,大致内容都包括说明自己境况糟糕、需要援助,但是不会提及求救者的姓名与位置,可通过与受害者交流来判断该讯号是否为诱死讯号。下方列举了两个典型的人声讯号。

讯号来源:Level 6

讯号来源:Level 881

  • 事故录音类:该种讯号大多为一段无头无尾的事件录音,多出现于层级内散落的录音带中,流浪者自己携带的录音设备也可能会突然播放这些录音。录音基本包括了某一未知人士遇害或者是惨叫的音声,又或者是某一严重事故的录音,该种讯号对于心智健全的流浪者来说更多是一种警示,但仍然有相当多的诱死事件和这种录音有关,因此我们推测该种讯号可能对于收听者而言有着极强的精神影响,迫使其调查该讯号的来源。下方列举了两个典型的事故录音。

讯号来源:Level C-322

讯号来源:Level C-22

应对准则

尽管在上方我们已经详细介绍了诱死讯号的特点以及应对方法,但我们仍在此进行了一个应对方法的总结,方便那些突然遭遇诱死讯号的流浪者们能第一时间知晓应当如何应对:

  1. 根据讯号种类及特点甄别该讯号是否为诱死讯号。
  2. 若确定为诱死讯号,立即离开诱死讯号活跃的区域。
  3. 若无法离开诱死讯号活跃区域,立即丢弃能接收诱死讯号的设备,并尽可能远离该设备。
  4. 不要相信诱死讯号中的任何内容。

结语

每年都有着相当多的搜救人员、报务员因为遭遇诱死事件而失踪或是死亡,这些具备专业知识的工作人员的丧生令人惋惜。为此,明晰诱死讯号的特点并加以总结是十分有必要且有意义的,现如今,已有专门的工作组对诱死讯号进行统计、整合,并将它们发布于数据库中供查阅,尽管我们仍然无法明晰这种超自然现象背后的原因,但我们希望我们的工作能使得尽可能多的人得以规避该种危险的死亡讯号。

致谢

感谢超自然现象调查署、E.P.B.档案库为本工作提供的数据支持!感谢各位流浪者贡献的诱死讯号记录!


评分: +21+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