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enomenon C-69
评分: +19+x

为了理解本文的内容,请先阅读以下文档
披露

以下聊天记录由一位叫做 Jake December 的流浪者上报,这被认为是第一次与前厅的直接联系。据悉,聊天记录中的 River Gair 女士正是数月前与我们联系的伊瑟尔之视的领导人。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后室与前厅的时间运作方式差异,以下聊天实为 River Gair 女士使用年轻 Jake1 的微信账号与老年 Jake2 联系的记录,两人使用的是同一账号。

据推测,聊天记录中的 River Gair 尚未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在数月前收到她消息的原因是后室与前厅的时间运作方式差异,导致她在相对于前厅的未来发送的消息,在相对于后室的过去被收到;而这串相对于前厅过去的聊天记录,在相对于后室的现在才发生。

这条聊天记录似乎说明了前厅能够访问 M.E.G. 数据库,但在之前与伊瑟尔之视的交流中我们得知前厅与后室网络的连接是十分不稳定的,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有可能成功访问,并且这种时间与前厅收到后室消息的时间基本吻合,详情会在之后的文件说明。

至于 River Gair 女士所说的来自国土住房实验室的项目计划书,我们并没有在数据库里找到。我们推测 River Gair 女士受到时间运作方式差异的影响,访问了其他时间段的 M.E.G. 数据库。

收到这条聊天记录后,我们开始了对这种时间运作方式差异的研究,并与 Jake December 先生取得了进一步的联系,以下是访谈记录。

采访者:监督者-B
受访者:Jake December
访谈时间:20██/2/15


Kat:您好,December 先生!

Jake:您好,监督者女士。您不必这么称呼我,叫我 Jake 就好。

Kat:好的,Jake 先生。我们麻烦您过来的原因是想要研究前厅和后室在时间运作方式上的差异。鉴于您与前厅中一个名为伊瑟尔之视的团体联系紧密,我们希望能从您这边得到有用的信息。

Jake:我和他们何止是联系紧密,我就是“眼”之一。

Kat:“眼”是指?

Jake:伊瑟尔之视的成员被称作“眼”。

Kat:原来是这样,那么您是伊瑟尔之视唯一一个身处后室的成员?

Jake:是啊,在这个鬼地方联系上他们可真不容易。

Kat:我了解到您为了向他们传递消息,等了二十多年。您没有尝试过主动跟他们联系吗?

Jake:不行,如果我擅自发消息,那么消息没发出去可能还好,如果发出去了,那就会被遇到 River 之前的我收到,可能会出岔子的。

Kat:原来是这样,想必这是 Gair 女士的想法。

Jake:嗯,River 她总是把事情考虑得很细致,能注意到很多其他人想不到的细节。

Kat:看起来是的,在之前与她的交谈中,她甚至列出了一长串事件对照表来分析这种时间模式的差异。

Jake:那你们有什么进展吗?

Kat:不幸的是,文件传输到一半的时候连接中断了,我们只收到了她发过来的一部分截图。只靠那张截图上的信息分析不出太多东西,所以我们才找到您。

Jake:这样啊,但我也不知道能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我从来没看过 River 的那些文件,事实上,我和她的交集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多。

Kat:那您是如何结识 Gair 女士的,这方面的信息能告诉我们吗?

Jake:这当然。说来也奇怪,我和她是在一家奶茶店遇到的。当时她听到我和朋友在聊有关异世界的话题,她就突然出现了,然后问了我一堆奇怪的问题。

Kat:异世界是指后室吗?

Jake:对,当时有很多来自后室的消息突然出现在网上,大家都觉得是一种恶作剧,还有人说那是资本的游戏,是媒体造出来哗众取宠的。我也很疑惑,为什么之前没有人收到过后室的消息,然后 River 告诉我这可能是两个世界的时间差异造成的。

Kat:稍等,你们的互联网上出现那些消息的时候,是几几年?

Jake:20██ 年。

Kat:就只有这一年吗?之后没有出现了?

Jake:抱歉,我就是这一年切入后室的,所以之后的事情我不知道。

Kat:好吧,我们了解了,感谢你的时间。我们会送您回 Level 48 的。


总结:来自后室的消息在同一时间涌入前厅,这点值得深究。——Kat

访谈结束后我们又尝试与伊瑟尔之视联系,但均以失败告终。目前 M.E.G. 正在整理资料,有关前厅和后室时间差异的研究将会很快开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