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enomenon C-37 - “火盐生长”

评分: +36+x

连接至U.E.C.“巫神研究院”绝密数据库


……

__人员权限验证通过,“艾柯吕斯匣”负计时状态已解除,欢迎访问U.E.C.“巫神研究院”项目组#2

> 请输入查询项目
遍历#2项目组子项,给出子项名义下的文件清单
>

检索到3个已完成子项,14个搁置子项,1个待回收项目
/赫尔墨斯之靴——799个文件
/赫尔墨斯之罐——NULL个文件
/阿喀琉斯之踵——1个文件
/艾柯吕斯之泪——20个文件,2个他版页面
/赫里奥斯之握——47个文件,5个消歧义文档,9个他版页面
……
请输入指令

打开hel1o$cen7er.crt

现象编号 C-37

等级 2

分类:可利用

区域:多数层级

形式:物质产生

描述:

Phenomenon C-37是一种能够广泛发生于后室各个拥有“发生特异点”角落处的物质生长现象,在以往的研究观察及其他各组织的文档中,这种让火盐具象化出现的过程皆被其轻描淡写为简单的“晶体生长”。曾几何时,我们的研究人员们亦对此主流说法深信不疑,但在旨在强化U.E.C.武装力量的“赫里奥斯之握”项目实施后,我们逐渐意识到火盐及其生长过程远非仅仅是“结晶”一说可以概括的。

为了应对近来频发不止,且变本加厉的实体入侵及敌对组织袭击事件,我们需要利用火盐瓶中闪电腰果水幸运豆奶1等后室常见的原料制造出更有威慑力和破坏力的武器。

经长期研究及细致分析,我们总结出了三种后室内最为常见的火盐类型:

  • Type-A:出现于通用公共数据库文档中的一种火盐,该火盐最常出现于后室前五个层级,在较不严谨的论证下亦可言是真正的晶体,莫氏硬度7,不耐冲击,易碎。
photo-1543384490-fc38bd91de41?ixlib=rb-4.0.3&ixid=Mn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auto=format&fit=crop&w=387&q=80

目前我们在“五层圈”内所发现的最大的自然火盐Type-A结晶群。

  • Type-B:随意出现在各层级补给2中的一种火盐,复式晶体,莫氏硬度8,易碎,冲击下不易爆炸,在三种火盐中于杏仁水内的溶解度最大,易于保存,常用于B.N.T.G.等组织及各流浪者间的易物交易,可制成火药。
  • Type-C:经统计,Type-C是整个后室中储量最为丰富的一种火盐,是一种类似玻璃的易碎非晶体,刚度略小于沥青,风化后呈脆性,但实质上是一种凝结得十分坚固的液体,在巫神研究院的长期测验计划中,我们对此类火盐进行了帕内尔实验3。在该实验始发的7年后便观察到了该种火盐产生的流体滴。

因此我们断定,火盐生长并非只有单单晶体之参与,而是有着不为人知且待人揭示的更为深层的一种普遍规律。

假说:

经对来自各层级的上述火盐原矿样本的粗分离及简要分析,我们了解到无论是来自何种层级的火盐原矿,都必然会或多或少地杂糅着上述的三种火盐,而基于这些火盐的一体转化的话题亦不可避免,顺着这样的理念,我们便就不同的转化主体提出了几种不同的假说。

1.自然结晶说(总体上适用于Type-A、B)

各大其他团体及之前的我们所确信的一个片面火盐发生假说。该假说结合Level 0内长期性的二氧化碳含量涨落的这一事实,提出了火盐是一种仅可溶于部分溶剂(如杏仁水)的橙色晶体,易产生升华凝华现象。经分析,Level 0中湿润且带有发霉气味的墙纸中的液态成分的确含有0.87~1.29%不等的杏仁水组分。

基于上述事实,M.E.G.“先驱者”研究团队在他们的文档(现已由技术部门进行解密抓取)将其归纳为后室前五层内所存在的高湿度气氛、火盐在杏仁水中的高溶解度及溶解度随温度升高而减小的性质,促成了绝大多数Type-A火盐在后室前五层4的产生。

相对地,依照火盐易挥发为具熏香香氛之气体的性质,我们可以了解到,盛产Type-A的后室前五层内的空气本身亦飘浮有大量处于临界态的升华火盐粒子,在条件允许或湿度降低的情况下,它们便会在角落处凝华为微量的火盐晶体粉末。

Firesalt2d.png

对来自后室“五层圈”之外大量火盐样本的热分析相图。

2.数据串瘤说(曾适用于Type-B)

“巫神研究院”内有相当一部分的研究人员认为后室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数据库,该数据库将自身的数据流具象化而产生了后室中的各种物质,而催化并供能这些数据流进行调动的因子便是我们所称的“火盐微粒(Firesalt Particle,FP)”。而该假说中的其他因素简言之就还有两种——多边形模数据和数据位阻:多边形模数据构成了后室的空间结构;数据位阻则用于限制层级内空间结构的框架,数据位阻越低,那么层级的欧几里得性质越好,也就越稳定。

在数据位阻过度调用时,其中用于供能催化的FP便会开始聚结堵塞,并从多边形模数据中穿模而出,如同血管瘤一般爆发而出,而刺出“血管”的部分便成为了我们所能见到的火盐Type-A晶体。

不过在我们对Level 1等处生有火盐的墙角进行深入破坏挖掘时,并未发现该假说中所述的“瘤块”部分,按此假说,墙角之下理应存在更为大块且完整的火盐晶体,但这一事实的确也与通用公共数据库中所述的并未发现大型火盐晶体的事实相一致。

3.菌体流体说(完全适用于Type-C)

菌体结晶说是一种较为新颖的说法,于Level 104首次被人勘探后出现,但其一经诞生便已得到了大多研究员的拥护。该说法中的火盐发生与Level 104内存在的“翡殖症”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不同之处在于菌体流体说认为该菌体寄生所发生出的物质并非晶体,而是一种外观类似橙色玻璃碎片,硬度接近沥青的非晶体流体5

在菌体流体假说中,巫神研究院在“赫尔墨斯之靴”项目实施后从成果层级处获取了显微镜,对火盐样本进行了镜检,得知产生火盐的是一种类似于翡殖真菌的橙红色菌种,这些菌种营自养及异养生活,即可通过摄入杏仁水等物质分泌FP(火盐微粒),亦可寄生在某些其他营养基质上更快地产生新的火盐株。有关该假说的详细研究成果和具体信息详见下文。

现象利用及实验日志:

您现在看到的是——U.E.C.“赫里奥斯之握”计划日志汇总(修订版本:43

致敬爱的Eliot女士:

在难抑内心之雀跃的心态下,我向您致以我最新的动物实验研究报告。在Winston博士的所提出的“菌体流体说”的概念引领下,我们的研究小组利用Level 10内养殖的成年雄兔,向其体内注射了来自Type-C火盐样本的橙色真菌,实验初期,在没有外来扰动的情况下,它们的体内并没有产生火盐固体的迹象。但这一切都在一只雌兔到来后改变了,在雌兔加入实验后,这些处于发情期的雄兔开始躁动,其体内的菌群水平也在上升,并开始分泌FP。当我们再将雌兔直接放入雄兔圈内时,这些雄兔开始为了争夺配偶而开始争斗,这段时间内所产生的FP便开始呈指数级飙升,直到实验日第28日,已经有雄兔因这场战斗而死亡,并从其脚掌、眼睛和耳朵处开始出现了橙黄色颗粒。截止实验结束,这只雄兔身上所生长的火盐块已经重达7.62克。

我们几乎可以确信,在寄主与他人,甚至是周边生物发生争执和战斗时,这些真菌便会开始疯狂增殖,并大量地产生火盐原粒FP,最终在生物自身无法抵抗的情况下冒出。但令我们费解的一点是,在圈子极为干燥的边角处也出现了小簇的火盐丛,我们在主计划结束后会对此再加研究,现在我们正在等待您的进一步指示。

作为一名曾经的U.E.C.平民,切入后室之时于Level 502慌乱逃生的我已经对U.E.C.的各位感激不尽了。如今U.E.C.的上层能将我提拔为“巫神研究院”的一员我更是无法将我的激动之情付诸言表。我明白U.E.C.为了制裁强暴的实体,为了捍卫被排挤而生活在危险层级之人不得不使用非常手段,但我仍然相信U.E.C.的正确决断。而您,我的导师Eliot,则一直都是指引我的灯塔,等计划结束我一定会找个时间向您陈表我的一番感激之情。

“巫神研究院”Bucks
2019年7月23日

机理及应用:

我们很遗憾地告知,本项目中的“巫神研究院”准特级研究员Bucks已经在一场危险程度极高的实验中与我们的一位战士一同牺牲在了Level 600。在回收有关资料时,我们派遣出的英勇的刃岭游击队队员亦因████而牺牲。我们对他们的离世倍感悲痛。

但在过去的7年中,U.E.C.“巫神研究院”中各位研究人员昼夜不息的攻关乃至献出生命代价的艰苦卓绝之努力下,我们终于得以了解到Phenomenon C-37的真面目——一种与后室活体说相吻合的后室“免疫机制”,人类之存在相对于后室即是病菌与抗原,后室目前已知的主动“免疫”手段为——实体清剿和EWS传染病,这两种手段可以主动清除后室之中的流浪者。相对地,其自身会因为这种流程产生“脓包”,而这些脓包便是我们所说的Type-C火盐。当人类间发生自相残杀的事件时,火盐的生成速度将会急剧加快,这也便解释了为何在过去较为动荡的几年内火盐的收集量会如此之快地增长。

在“赫里奥斯之握”其他的分支项目中,不少基于火盐制造而成的新型武器已经成功开发,就像是“瓶装烈焰”、“压缩火盐锭”、和“火油喷射器”等在简陋条件下制造出的较高端装备。而对Phenomenon C-37的深刻了解也极大推动了我们的火盐生产项目的落地实施,目前用于生产“赫尔墨斯装置”的闲置原料,现已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那便是作为火盐生长的基底用于生产火盐。随着军备储量的不断增加,总有一天,我们必将会把愚昧自大的M.E.G.彻底粉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