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enomenon C-197 - “异人化”
评分: +26+x

现象编号:Phenomenon C-197

其名:异人化Xenogeneiction

Phenomenon C-197,即所谓“异人化”,用于形容非特定层级、实体、特殊现象效应所导致的,具有一般性的人类身体构造与精神思维的非自然变化,也就是由“人”迈向“异人”的过程。这一过程没有任何病理学等方面的逻辑依据,它的发生如此频繁,以至于连现世中常见的肢体畸形等也极易被认为感染异人化。

异人Homo Xenogeneralis的广义指包含所有在 人亚科Homininae - 人属Homo下的生物在后室的生存过程中产生变异的人属生物群体。广义上的异人在应用中通常用于指代变异的晚期智人Neoanthropus Homo sapiens sapiens群体,尤其是近现代人类……”

“……在狭义层面,异人特指在后室的长期生存中,因层级效应/食用实体与特殊物品或其他原因而造成变异与基因混合,并将这种变异稳定延续使之成为种族特征的人属生物群体与其后代,可将其视之为一个完整的人类亚种……”

异人化广泛的发生在后室中挣扎生存的人类身上,它肆虐的时间良久,以至于催生了异人这类数量可观的亚人群体,而基于对异人族群和个体的观察,结合现代流浪者的情况,能够让我们得到一些关于异人化的信息。至于真相是否如此,无人可知。后室并非现世,没有稳定的安全环境与大量资源供给我们进行试验,以上以下所有的信息都来自许多志愿参与观察研究的流浪者的结论、受异人化影响的一众流浪者与失落一族所提供的信息,我们无法保证这些结论是否绝对准确,更无法保证异人化是否真的无可挽回,是一个对所有人类的俄罗斯轮盘赌。因此,请务必带着质疑之心阅读。

在长久的生存中,我们发现过不止一种能够改变人类体征或思维的现象/层级,但与异人化不同的是,它们往往有特定的触发条件,并只在一定范围内生效。换而言之,异人化即是一种永久性的、不可逆的现象。

我们先来谈谈它的表现。

对于身体构造而言,异人化的影响通常是缓慢的,也不一定会导致人类变异为异人,它不会一下子把你从正常人变成百慕拉(当然,蝗虫怪人是可能的),一些曾是学者的流浪者认为,这是一种急剧且激进的、混乱仿佛杂交的生物演化。这种变化有概率——或者说,因受异人化影响而真正变为异人的人才——能够随着繁衍将其表征传递给下一代,作为一个出生时便携带的体征发育并继续其进程,而后续传递不存在概率,一但异人化被传递至后代,那么后代及其所有后代都一定会表现出相同类型的异人化。如果一切顺利,最终将形成一个异人族群。如果你不幸受到了异人化的影响,那么切记:如果此后你诞下的后代没有表现出与你相同的异人化特征,不幸中的万幸,你仍是人类;反之,那么你将会被视为一个异人实体。如果你不想赌这概率,那么唯一的选择便是不孕不育。

通常,雌性异人一胎能诞下多个幼崽,一胎一子或二子在异人中是非常罕见的情况。


另外要知道的是,正常人类与异人所诞下的后代个体一定异人,而异人与异人杂交的后代则——同时表现出双亲的异人化体征,或选择性的表现出其中一个,并将另一个作为隐性继续传递下去。

同时,前代的异人化进度将被其后代继承,前代所表现出的异人化形态在后代体上将以前代之变化所花费时间的数倍速度完成生长,此后,后代个体的异人化速度将放缓至前代个体的平均水平并继续其进程,如此往复。目前为止,不存在能够中止、改变甚至消除异人化的方法。

以肢体增生型的异人化为例,最开始,流浪者会发现自己身体某部位出现较为明显且无法消退的不规则肿胀,随时间膨大并导致周围肌肉肢体等变形,但并无痛感,尝试直接用刀具切割,则会在切入皮下组织后遭遇阻碍无法深入,若此时切开整个范围的表皮,便能够看见一块突出的硬骨。直到该流浪者死亡为止,这块骨骼可能能生长至几十厘米长,周边带有较少的肌肉组织,沿原本的人体骨骼走向向上或下贴近体表。随着繁衍生息,这个增生的骨骼将逐渐完整——长出第三只手,然后以此为根长出越来越多的手;末端膨大,长出由肌肉和脂肪构成的平台,生出非正常人类的毛发。等等。或许许久许久后,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会是一个长着由数十个手掌所组成的翅膀的异人也说不准。至于这些异人是否能以群体延续下去,在没有异常性质和能力可供利用的情况下,便全凭自身造化了。

如何辨别是否为遗传性异人化的一个不保真不绝对小知识:

兽耳、兽尾等异人化通常不会被遗传,也是最容易被接受的一类。

当然了,增生肢体器官只是一种常见的,最容易被认出的一种异人化方向,除此之外,器官形态变异、器官功能紊乱或严重异变1目前都被认为是异人化的一种。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异人化的产生是一种超自然力量,但其作用的结果不是。也就是说,不论患者身上发生了什么,长出手啊脚啊,两个头啊什么的,其发生是人体受到了异人化作用扭曲的结果,但因受影响而产生/变异的部位不是,它们仍然受基本自然科学支配,一切后果都只能由流浪者自行承担。也正因此,大部分异人化对流浪者来说都意味着将要面临一个时长不定的痛苦的适应期,也将承受比正常人类更严重的生存挑战,这也是大部分异人族群既人数稀少,也并不过于长相离奇的原因。

但是,由于大部分古代异人群体都或多或少有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比如,我们至今无法了解它们为什么能够不受某些对正常人类来说难以忍受甚至有致死威胁的超自然效应的影响——由于我们身边,起码在编者已知的范围内没有现存的由现代人所组成的异人群体,能够进行参考研究的范围和样本的稀少,导致我们目前只能认为,异人化在一定程度上仍然会持续性地改造异人的肉体,或是使其血脉在延续的过程中慢慢地获得一定的超自然能力/适应力。

由现代人所形成的异人宗族在历史上曾存在过,但这一介于人类与怪物之间的种族存在的痕迹一经发现,马上引起了其他流浪者集团的强烈反弹。在几场毁尸灭迹般行动后,为数不多的现代异人群体彻底消失在后室中,由于恐惧,当时的人们火化了关于它们的一切存在痕迹,仅有对异人的恐惧、从不解中诞生的排斥与憎恨流传下来。

现在,最新的研究告诉我们,异人化除了对人体构造的改变外,还表现在精神层面的异化。这种变化是几乎百分百存在的,根据异人化表现的烈度不同而改变,越是变化越快,改变程度越大的异人化,其精神状态便越差,而异人化较浅的,受影响则并不明显。

精神思维方面的影响最普遍的,是对患者自我认知的消解,这种影响会从自我概念的最外围开始逐渐发展到核心的自我,异人化程度弱的,特别是不会被遗传的异人化患者,他们通常会对“人类”的概念感到模糊,他们比正常人类能够更轻易地接受异人与类人、非人实体,而无视或容易忽略它们身上被正常人所排斥的地方,对这些患者来说,“人类的原型”变得模糊,在他们的思维里,兽耳兽尾异瞳等并不显著的异人化特征可能都会变成正常人类本来所有的,对于外表较为显著的异人,哪怕经过了解,他们也可能并不能那么容易的进行辨别。

思维扭曲较为严重的异人和成型的异人群体似乎能够无视或抵抗朊毒体等致病因。


随着异人化表现的越发明显和剧烈,一些较为显著的——比如说完全增生出额外肢体的异人们——将几乎完全消除对人类这一概念的认知,智力和记忆也会受到明显影响,相比人类,它们可能更接近猿人或者早期人属生物。至于那些几乎接近怪物的古代异人后代,它们的思维中,自我意识已经非常微弱,退化到只能勉强分辨自身与其他个体不同的接近动物的程度,而它们之间的交流则似乎在往现世科幻作品中的虫群意识演化,交流变成了一种近似仪式性的行为,一但个体脱离群体、栖息地或其固定行动范围后,就如同失去智能一般,只能进行一些简单动作和本能的进食、排泄行为,或者表现出极端焦躁。

以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