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enomenon C-123 - “暴雨”

The storm


评分: +14+x


又是那令人不安的小径。

但与上一次的心烦意乱不同,这一次你并不感到慌张——尽管一想到Yellow就会让你有种毛骨悚然般的不适感。你确信,经过上一次与Yellow的接触和 M.E.G. 提供给你的信息,这种事情对于“老谋深算”的你显然不是什么难事。

一小时过去了,你逐渐烦躁起来。潮湿的泥土使你愈发抬不动脚,周遭的一切也渐渐变得不合常理。天空显然已陷入黑暗,平日里在Level 10小径中最为常见的两条轮胎碾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泥脚印,从脚印的路径来看,它们的主人似乎在慌张地逃窜。空气中弥漫着灰尘的味道,最令你所喜爱的清新的麦田味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幸中的万幸,道路上还能看到些许小麦的新芽。

等等,小径上的小麦?

你的思维变得愈发迟钝,无心再管这些荒唐的景色——如果这可以被称之为景色的话。你开始担心是不是误入了某个尚未发现——又或是已经发现了、但一直没有人负责记录的新层级。若是第二个答案……

回去一定要把那些吃干饭的记录员全扔到Level 790去。

时间飞速流淌,你开始思考原路返回的可能性。长时间的行走使得你的体力无法支持你走完返回的路程。最终,你绝定放手一搏,死命地向前奔去。

终于,你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整个人向前扑去,一头扎进了潮湿的泥土地。还好,是令你感到熟悉的泥土味,而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烤鸡。只是——

好痛,钻心的痛。

你想动动自己的脚趾,但失败了。与双足的所有链接仿佛都随着这一跤切断了。未等你发出咒骂,世界就开始了它的翻转。一瞬间,后室万物从四面八方猛地朝你挤压过来,使你无法呼吸,五脏六腑用疼痛发出它们独有的悲鸣。你感觉自己似乎见到了慈祥的上帝——只是长着监督者D的脸。

世界逐渐放弃了对你的攻击,你的身体逐渐向上浮去,猛地飞向天空又狠狠摔在地上。你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之处。猛烈的灼烧感一阵又一阵地袭击着你,让你一时之间分不清东南西北。

你昏了过去。

不知多久,你逐渐清醒过来,灼烧感已大幅减弱,变得可以被接受。你睁开双眼———


white-clouds-in-the-sky


世界失去了它原有的色彩,空气中充斥着一股说不清的湿润味道。这股气味仿佛由世间最美妙的物质构成,过于浓重的香气使你的嗅觉系统近乎宕机。楼房纷纷倒塌,没有一座建筑物得以幸存,映入眼帘的始终是一篇荒芜。

你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先前失联的双足快乐地回到了它们的原先之处。目光所及之处,Level 11的建筑悉数倒塌,一切都陷入了荒芜之中。你突然注意到了从脚下传来的沙沙声,那是你的橡胶鞋底与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钻石般的雨滴摩擦造成的。你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这种“雨滴”所吸引。

你猛地联想到phenomenon-c-3——大雨,但随即又打消了这种想法。大雨不可能留下这种“雨滴”,更何况是如此大面积的“雨滴”。

等等,如此大的面积?

你抬高视线,这才发现整个城市都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雨滴”,这些雨滴散发着夺目的光彩,与暗淡的世界形成鲜明的对比。你情不自禁的被这璀璨吸引,蹲下身子,试图拾起一粒。但出乎意料的是,无论你如何使劲,这枚雨滴都纹丝不动。它仿佛是这个世界里唯一的不可撼动之物、整个后室最为神圣之物,它就是这个宇宙中唯一的公理。

你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颤抖着打开了被你亲手列为绝密的那份报告————

有关暴雨的报告

Phenomenon C-123 - “暴雨”


描述

Phenomenon C-123 是一种罕见的时间灾害型基础现象,最早的报告来源为两个月前。根据此现象的特性,我们暂时将其命名为“暴雨”The storm。由于目前接到的目击报告仅有三例,且报告出现该现象的层级间并无明显关联,故暂认定其作用范围为后室全境。考虑到可供参考的资料实在过少,本界面的内容并不完全可靠。

Phenomenon C-123前期主要表现为前厅中的自然灾害天气“暴雨”。当 Phenomenon C-123 发生时,流浪者眼中的世界将变为黑白,所有在此时尝试用相片等方式记录相关场景的方式均会失效。随后,层级顶部将汇集大量的、类似与“积雨云”般的白色团状物体,覆盖住至少为流浪者视线范围内的“天空”。同时,层级内的气压迅速降低,流浪者会出现呼吸急促,胸闷气短等异常反应。

当“积雨云”完全覆盖住层级顶部后,将会落下大量类似于“雨滴”的固态物体,直至覆盖住层级的所有表面。

> 有关雨滴的详细描述,请查看“雨滴”标题下方的相关内容。

经过一段时间后1,所有“雨滴”都将从地面上缓缓升起,升至半空,随即全部爆炸。我们无法得知爆炸相关的详细信息,但据唯一的视频记录可以得出,在Level C-■■■中的所有建筑物全部灰飞烟灭,没有任何形式的残留。

在“雨滴”爆炸后,层级的时间将会向前回溯Reverse,层级的状态将被重制。包括在那一时间段内仍然存活的人类及实体,都会重新出现。根据目前收到的报告,回溯Reverse的范围在10年至30年之间。对于此现象,M.E.G.曾尝试将一位在相对当前层级时间之后三年被报告为“死亡”的流浪者转移出该层级,但就在切出完成的前一秒,该流浪者瞬间消失,但其为切出层级使用的诺克利普贴仍完好无损。相同地,所有带出该层级内相关物品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当“暴雨”发生时,该层级的入口将会受到不同形式的影响。比如在Level C-117的古画上画着下暴雨的场景,又比如在Level 11的电梯内莫名其妙的下起了雨等。可以确定的是,所有的异常表现均和“暴雨”The storm的异常特性有关。


“雨滴”

“雨滴”是一种半透明的淡黄色固态物体,其形状与前厅中的雨滴类似。在落地之前,“雨滴”质量极大,密度极高。当“雨滴”从天空中落下时,将无视材料特性,直接破坏除“地面”外所有物体与“雨滴”接触的部分。当“雨滴”接触地面后,将会失去上述特性,不再破坏与“雨滴”相接触的物体。

需要注意的是,“雨滴”一旦接触地面,将无法改变其位置。所有尝试改变“雨滴”位置的实验均以失败告终,这也代表着详细研究“雨滴”的实验是不可能的。

当“雨滴”接触地面后,将会散发出一定的彩色光线。据悉,这种彩色光线似乎对人有着强大的吸引力。2同时,该“雨滴”还会散发出对人体嗅觉系统有害的特殊香气,具体成分还在加急分析中。

通过相关志愿者的简易光谱材料分析,我们获取了“雨滴”的大致成分:

  • 水(97.0%)
  • 人类的皮屑(1.5%)
  • 建筑材料的碎片(0.9%)
  • 未知成分(0.6%)

特殊的是,虽然“雨滴”整体表现为固体,但其内部的成分是水而不是冰,这代表着其内部很可能为液态。“雨滴”中所包含的未知成分似乎是由同一种物质构成的,我们暂未给这种物质命名。但正是这种物质赋予了“雨滴”的种种特性。同时,可能就是这种物质改变了时间的流向,我们暂无法确定。

相关组织

尽管 M.E.G.在第一时间就将此档案列为绝密,但消息还是泄漏了出去。大批先前在后室中失去亲人或挚友的流浪者自发组成了一个组织。该组织的成员会在层级之间反复切入与切出,并将相关的异常情况向组织高层报告。组织高层接到报告后会寻找可能受影响的层级并派人搜救在该层级失去生命的流浪者,同时告知该流浪者的家人或朋友。

该组织的行为吸引了一大部分流浪者加入,甚至在近期成为了各大组织成员流失的主要原因。我们曾尝试捣毁该组织部分相关的据点,但无一例外均已失败告终。这些在平日里并未作出重大贡献的流浪者在合作下竟研制出了先前闻所未闻的技术,并可以迅速得知包括B.N.T.G.在内的各大组织的相关动向。

该组织似乎还在尝试加剧“暴雨”The storm发生的频率,目前暂不清楚他们这么做的原因以及成功与否。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我们并未接到该组织营救成功的报告,所有受其营救的流浪者均报告失踪。该组织目前没有对外宣称其组织名称,我们派出的人员也均被策反。


应对方式:

暂无。




研究员Jeffrey的报告

“暴雨”The storm才出现两个月,就已经表现出了如此强大的破坏力。

它是我们发现的首个具有如此强大破坏力的现象———无论从哪一方面理解。大量人员流失,部分据点被破坏…… 现在的流浪者都抱有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这并非是最令我感到不安的,最令我感到不安的是“暴雨”The storm出现的频率在加快。如果我们无法控制“暴雨”The storm出现的频率,那么它对后室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在接到报告的第一时刻,我就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并在第一时间设置了相关研究队伍,试图研究出防范或躲避“暴雨”The storm的方法,但由于实在无法获得相关样品及研究样本实在有限,目前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但在内心深处,我还带有一丝希望。希望通过这一罕见的时间灾害,找到某种改变时间流向的方法,并最终将其投入使用。设想一个可以自由改变时间的时代,我们再也不用考虑如何应对实体的侵害与物资的匮乏。对于那样一个美好的未来,我满怀期待。

也许这也是“暴雨”对我造成的精神影响吧……


【报告结束】



恐惧使你变得手足无措。

报告中的每一段话似乎都宣告了你的死亡。几乎所有可供切出的方式都被“暴雨”The storm冲刷了个干净。

不对,还有最后一个出口———在M.E.G.基地的正东方向走上8公里。

已经没必要思考Level 275到底安不安全了,你开始朝着M.E.G.基地的正东方向狂奔———管他妈的是走还是跑,保命要紧。

[五公里后]

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仿佛要冲出身体。双肺无用地胀大缩小,以便给你那超负荷的身体提供些许少得可怜的能量。嘴里的血腥味让你觉得下一刻就要吐出血来,双眼挣扎着竭力保持睁开———

太迟了。

地面上的雨滴渐渐上浮,就连你脚下的雨滴也穿过身体浮到半空。

你绝望的闭上双眼————

雨滴纷纷发出“砰”的一声响,构成了这后室世界最为宏达的交响乐,碎片向四周散去,划过你的脸庞,却让你感到回家似的温暖。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七秒、八秒……

预想中的死亡并未到来。

突然,你感到头顶处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你抬头望去,一把透明的伞罩住了你————



clear-umbrella-with-water-dews


“Justin,下雨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