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旅人与繁星

灯塔、旅人与繁星


自己在这片大海上已经漂流有一段时间了。

四周仍然是被涂抹上蓝色的浓雾,而自己所在的木舟下,则是蓝得更不正常的深海。要说它是海或许也有些奇怪吧,毕竟只是一片触感冰凉的虚无而已。

空气又湿又冷,随着呼吸与肺里的温暖吐息交缠。

「这下麻烦了……」

看了看手中有些皱的地图,自己大概处在群岛的边缘位置,附近并没有已知的岛屿。

身上带着的资源差不多要消耗完了,如果再不能靠岸的话,恐怕会死在这片海上吧。

突然地,在无边的雾中,金色的光束纷纷斜刺进来,透出光路,似要将搅拌在一起的蓝色给切割开。那光带着温度,而粘稠的雾如同被融化的糖浆,竟逐渐散开了。不禁抬头看向光的来处,但光路却又随着散去消弭的雾气变得模糊,只留下逐渐亮堂起来的开阔海面。

而光的来处并没有想象中的天空。

在高处,密密麻麻的灰色柱状物伸下来,那是倒悬于空中的城市。耸立的楼房挤在一起,在倒扣的公路上投下重叠的阴影。它延伸至视线的尽头,却不知光从何处而来。

那种地方,看上去不像能住人的样子。

当我还望着城市发呆时,小舟已经快靠岸了。

……

脚踩着白色的沙滩,终于是有了一些实感,不像是在漂流时那样轻飘飘的无所依的感觉。

这个偏僻的方位居然会有岛屿,以前都没人发现过吗?

像夕阳那样的金光依然照耀着,我的影子在沙滩上被拉得长长的。温暖的感觉随着光芒流遍全身,恍惚间让人觉得处于真正的海边上——如果没有抬头就能看见的那个城市的话。

不远处有一座灰色的灯塔,在那边或许可以找到其他人。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在沙滩上走着,身后的脚印逐渐画出一条歪歪扭扭的线路。

当我走近灯塔下时,上方传来了歌声。

在灯塔上方,有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女孩子靠在围栏边,她头上带着蓝灰色的巫师帽,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她唱的歌是前厅的一首童谣,相较于原曲,她似乎刻意拉长了一些音,整体的调子也更为舒缓些。清澈的歌声仍存有些稚气,在空气中流淌着。

「通りゃんせ 通りゃんせ
通行了,通行了

ここはどこの 细道じゃ
这是哪里的小道呀

天神様の 细道じゃ
此乃通往天神之处的小道

ちょっと通して 下しゃんせ
轻轻通过 到对面去

御用のないもの 通しゃせぬ
若无要事 切勿通行

この子の七つの お祝いに
为此孩童 七岁生日

お礼を纳めに 参ります
请笑纳钱财 保其平安

行きはよいよい 帰りは怖い
前行时易 归途恐惧

怖いながらも
虽然害怕归途

とおりゃんせ とおりゃんせ
通行了 通行了」


我静静地听着,直到歌声消逝于海风中。在夕阳之下,这样调子有些忧郁的歌反而显得很适合氛围了。

再次抬起头时,我发现她正看着我,表情里似乎带着几分惊讶。

当注意到我也在看她时,她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并轻轻抬起手对我招了招。

「您好——」

……

阳光仍然带着暖意。

「真稀奇呢,平时都不会有客人来这里的。」

女孩从灯塔里走了出来,于是我可以看清楚她的样貌。

白色的高领衫,和帽子颜色相似的蓝灰色裙子。水蓝色的丝带将黑色长发束起。在那顶似乎只有童话里的魔法使才会戴的巫师帽上,饰有蓝色的花朵,和点缀在四周的金色星星。

她看起来有些开心的样子,是因为很久没见到其他人了吗?

「而且刚好在今天耶……」

「今天?」

「哦对了,您不知道的。」

女孩向我解释起这个岛来,按她的说法,今天刚好是岛上入夜的日子。

「这里只有黄昏和夜晚两种时刻,差不多每个月交替一次吧。」

「原来如此。」

「说起来,您打算在这里暂时停留吗?您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她有些担忧地看着我。听她这么说,我也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里早就空空如也了。现在这样,确实没办法继续航行了。

「是啊,目前是这么想的。如果可以的话,能够暂时收留我吗?」

她看起来很乐意的样子,在我这么请求了之后,便被她带进了灯塔里。

灯塔内部被整理成适合居住的样子,房间里亮着暖黄色的灯光,环境比外面又要稍微暖和一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味,刺激着我本来就饥饿疲劳的身体。

女孩将帽子取下,挂在一旁的架子上。

「请稍等一下,马上炖菜就煮好了。您可以坐在那边桌子上等等。」

她对我笑了笑,然后便去忙活了。

我按照她说的坐下,莫名感觉有些不自在。若要比喻的话,大概像是小时候到朋友家里玩遇到对方家长时那样,自然地产生了拘谨的感觉。

或许是我也很久没和人说话了吧。

……

「对了,这座岛只有你一个人吗?」

在女孩把饭菜端上桌时,我向她问起了这座岛的状况。不过一方面也是为了通过聊天来缓解自己的不自在就是了。

「嗯?啊,现在确实只有我住这里。」

说着,她坐到了我对面。

不过也是啊,这种地图上都还没记录的岛屿,没有什么人居住也正常。

这样想着,不由得往窗外看了看。和刚才相比,环境似乎更暗淡了些,海面上闪着金色的微光,看来的确要天黑了的样子。

望向窗户的动作使我注意到旁边的架子上,她刚才挂起来的那顶巫师帽。

「那个帽子……」

「怎么了?」

她有些不解地歪了歪头。

「呃,不是……」

本来下意识想吐槽两句,但自己又突然意识到这样或许不太好。于是便拼命想着怎么把话题圆回来。

「……是说那个花,那是什么花啊?」

说的是帽子上饰有的淡蓝色花朵。拥有五片花瓣的它,像是蓝色的五角星一样。

听到我这么问,她显得有些高兴。

「那个啊,是叫做蓝星花哦,很好看吧?」

我点点头。它的颜色和形状确实挺特别的。

「这种花的花语也很美哦,它寓意着彼此之间互信的心,是适合用来送给自己重视的人的花呢。」

她继续向我介绍着这种花,看起来兴致较高的样子,大概是很喜欢吧。

「这样的啊。」

不过说到蓝星花的花语……

「说到信任,你还真是信任我啊。小孩子随便把不认识的人放进家里,这可不好哦。」

「欸?没事啦,您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嘛。」

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这么说着的她,看上去并没有怎么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通常坏人都不会把『我是坏人』四个字写在脸上吧。如果你遇到会抢劫的其他流浪者可就坏了。」

「您不是那种人对吧?您不是认真听我唱完歌了吗。」

她的回答使我一时间哑口无言。

「而且,您会像这样担心我,证明我的判断并没有错嘛。」

她用认真的眼神注视着我,然后转而露出微笑。

「所以我相信您。」

「你啊……」

我不禁轻叹一声。

「您说了什么吗?」

「不,没有。话说,还是先吃饭吧?」

刚才聊了一会,感觉更饿了。

「嗯!欸欸您别吃得那么急,又没人跟您抢——」

……

晚饭后,天空完全暗了下来。

「我打算出去一会,您要一起来吗?」

「去做什么?」

「这个啊,您待会就知道了。」

她拿起巫师帽戴上,冲我神秘地笑了笑。

于是我们两人走了出来,坐在灯塔前的石阶上。风从陆地那边吹来,吹过我们身边。

抬起头,倒悬的城市笼罩在阴影里,只能看见一片死寂的漆黑,将本应存在的天空隔绝。

「您是那种不会相信他人的人吗?」

她突然问我。

「为什么这么问?」

「就隐约有这种感觉,您在吃饭时不是也说过……」

「啊,也对。可能真的和你说的一样。」

漂流的旅人终究是没有梦可以做的。

自己曾经也去过别的有人居住的岛屿,但最终都没办法让自己心安理得地留下来。于是便一直这样在海上漂流着,但这也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是完全不知道自己之后要怎么办、应该去做什么而已。

而对于这样的自己,从前厅不断地掉落至这片蓝海的自己,当然是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或物的。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

「它们来了哦。」

我还在发呆思考时,女孩突然站起身,向海边走去。

我跟着一起站起来,然后在沉寂的海面上看见了某种蓝色的东西。

光——那是荧蓝色的一条条微光,随着水波荡漾着,浮动着,然后如丝带般逐渐织成了一片光面。再细看,那流淌的光面实为无数的光点所组成。

她光着脚在白沙上走着,海浪流过她的脚边又退去,同时将那些光点送上沙滩。那是一个个的玻璃罐子,其中装着漂浮的蓝色光球便是光的来源。

「这个应该是……」

我在物品档案里读到过这个东西,是通常只出现在过去,作为某物替代的星灯瓶。记得档案有记载它会在夜晚的海边出现,没想到真的能见到。

「您认识这个东西吗?」

她蹲下来,将其中一个罐子拾起。它的玻璃壁上隐约游走着裂纹,上面还贴着两条胶带,而那光球在其中稳定地漂浮着。

「嗯,知道一些。」

「在这片蓝海上呢,有一个传说。」

她温柔地注视着捧在手中的微光,带着浅浅笑容的脸被映出深蓝色的阴影。

「每个死掉的人,他生前最放不下的思念会被装在瓶子里,在蓝海上随着海浪浮沉,最后到达这片海湾。这里是死者魂灵的归处。」

她轻轻拔掉罐子上的软木塞,于是那光球开始轻飘飘地上浮,随着微风晃悠着,逐渐向着彼端那座倒悬的城市而去。

「然后这样远去的它,最后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有这样的说法呢。」

我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

虽然很像是哄小孩子的童话,不过这样的说法应该也有一定道理吧。毕竟这东西确实是代表一个人过去记忆的物品。

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我即使没有找到这座岛,饿死在海上了,最后也还是会变成这样的光点漂流到这里吧。

想到这个,不禁使自己笑出声来。

「您在笑什么啊?」

我摆了摆手。

「不,我想到高兴的事而已。」

她歪着头,不解地看着我。见我没有继续回答,她也就不在意了。

她继续在海浪边悠闲地走着,我跟在后面,不时看向海面那侧的远方。在微光的尽头,依稀可以看见搅拌成一层层的浓雾。

……

「那个,您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呢?」

之后,稍微有些走累了的我们回到了灯塔,在塔顶靠着围栏,远远地望着那片蓝海。

这样看来,闪烁着无数光点的大海,倒像是星空一样了。

真是奇怪,城市在天空中倒悬,繁星却坠落于海面。

「我不知道。漫无目的地漂流,现在看来反而有些令人恐惧了。」

「您的意思是?」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暂时留在这里。」

在我再次找到想做的事情之前——我又补充了一句。

地图上没有记录的边缘岛屿、带着巫师帽的女孩子、倒置的星空与城市……这些奇怪的东西组合起来,反而使我产生了某种现实感。

「是这样吗——」

她轻笑。

「那么,以后也请多关照啦。」

「嗯,请多关照。」

然后,带着一丝喜悦之情,她再次吟唱起了那首童谣。

「通りゃんせ 通りゃんせ
通行了,通行了

ここはどこの 细道じゃ
这是哪里的小道呀

天神様の 细道じゃ
此乃通往天神之处的小道

ちょっと通して 下しゃんせ
轻轻通过 到对面去

御用のないもの 通しゃせぬ
若无要事 切勿通行

この子の七つの お祝いに
为此孩童 七岁生日

お礼を纳めに 参ります
请笑纳钱财 保其平安

行きはよいよい 帰りは怖い
前行时易 归途恐惧

怖いながらも
虽然害怕归途

とおりゃんせ とおりゃんせ
通行了 通行了」


风吹过我们身边,带着她清澈的歌声,吹过微光闪烁的海面,向着远方而去。
评分: +18+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