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以外的现实(节选)》

不论你身在后室或是前厅,如果你看到了这份资料,那请为我们祝贺吧,我们逃了出来,从Level C-490,那个已被摧毁的避难所里逃了出来,我们可能会逃到时间以外,也可能逃到了前厅的某个角落,对于将来的那些美好的生活,我已经止不住地去想象了。但,我们也可能会失败,那么这份资料也无法被你们看到,我们会被困在这里,很长很长时间。

于是,我整编了部分记录员的记录和我自己的一些话, 就当作这些年以来的一种纪念吧。我把它命名为《现实以外的现实》,是因为这里是Level C-490以外的现实,是后室以外的现实,也是前厅以外的现实。最后,谨以此份记录,献给我飘荡而过的岁月。


——Rin





航行日志

编号:20210709
记录人:Nobody
我们躲过了灾难。船上的孩子们,大致有十几个,还没有精力去仔细地照料。舷窗外显现出Level C-490的样子。那湛蓝色的星球,我仿佛是看到了地球,只是她的一侧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坑,她原本美丽的容颜却这样毁于一旦。今天是航行的第一天,应该去制定些计划。生态循环系统没有什么异常,一直保持能量供应的话就不会失效……目前为止,所有的仪器皆未出现异常。经计算,飞船应先通过“地球”引力加速,然后经过各个行星,以进行勘探和获取加速度。我们没有目的地。完毕。


航行日志

编号:20210717
记录人:Nobody
今天是航行的第八天。孩子们已经熟悉了船上的生活,我有些羡慕他们天真的模样了。系统已经大致对周遭环境进行了评估,这里很像太阳系,简直是一模一样,我们要先到月球那边,然后是暗红色的火星…我已经有些分不清这里究竟是后室的层级,还是在前厅的宇宙中了。我暂且将目的地设在了星系外围,如果这里真的如同太阳系的话,那么星系里应是没有适宜居住的行星了。


航行日志

编号:20210809
记录人:Nobody
今天是航行的第三十一天, 孩子们已经相互熟络了。我要去教他们些太空生活的技巧,他们自己也组建了些小团体,看起来还挺像模像样的。今天我们经过了火星,我从来没这样近距离观察过一颗行星的表面,红色沙士间的沟壑和那灰白树状的丘陵,一切都清晰可辨。不过,这也验证了我之前的猜想,这里与太阳系并无大异,而要找到一颗适宜生存的行星,最幸运也要上百年的时间。虽然船上没有冬眠系统,但生态循环系统应该能够支撑得下去。最后,祝我们好运吧。


航行日志

编号:20210914
记录人:Nobody
今天是航行的第六十七天,小沙利文在今天过了第一个太空中的生日, 大家都很开心,希望以后能够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吧。 想到余生都要以这样的方式度过,我不禁要为我和孩子们叹口气了。目前飞船已经到达了千分之二的光速,但仍然不够快,尽管还要经历几次引力弹弓的牵引,但计算结果表明最后的速度仍不容乐观。我该向孩子们解释一下这件事了。


航行日志

编号:20211027
记录人:Nobody
今天是航行的第一百一十四天。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观测显示远处的辐射背景有些异常,这意味着那里可能存在个空间翘曲点,或者说是虫洞。我不是专业的物理学家,但同样也能够看出,经过那里无疑是个冒险的决定,我便做了个民主投票,孩子们有八票赞成,四票反对和一票弃权。根据结果,我们明天就要到达那里,真正地冒一次险了。


航行日志

编号:20211030
记录人:Nobody
今天是航行的第一百一十七天,我仍在确定我们所处的位置,但这个区域似乎并不是前厅宇宙中的复刻。我们在今天穿过了一团星云,大概有十几公里半径。我们确确实实是穿过了它,那些星云中闪着光的物质直接穿过了飞船的外壁,穿过了我们的身体,这些星云中的物质像是并非来自这个世界的一样,无视了我们口中的任何实物。我把飞船上的数据库仔细查询了一遍,却仍是毫无头绪。它对我似乎还产生了某种影响,我感觉很奇怪, 就像是有人挖空了我的大脑,却没有带走任何的知识或记忆。同样,我问了孩子们,他们却没有这种影响。也许,我该去休息一阵了。


航行日志

编号:20220530
记录人:Nobody
今天是三百二十四天。抱歉,忽然发觉已有几日未作记录了。这些天来我完成了许多计划,例如核引擎的结构改进、船体结构加固之类, 我给飞船上的每个舱室都移植了生态循环系统和简单的核能反应器,使其可以成为一个单独的个体。下一步是建立一个通向“避难所”的入口装置,不,不应是一个,而是每个舱室都需要。以我目前的知识储备只能暂且做到这些了,之后还需要加紧积累。另外,探索虽然一直在进行,但进度一直停滞不前, 我要尽快处理完这些,为以后的探索计划做些准备了。


“避难所”计划

建立者:Nobody
概况:以减少星际航行中不必要的能量损耗,现通过连接脑部,将人员的意识送入已被构建完毕的数据库中,该数据库被命名为“避难所”,其中包含人类所需的基本精神需要。此外,该设备仍能够使其新陈代谢速率放缓,并能够刺激神经活跃以维持生理特征。
批注:冬眠技术应当成为首选的,但苛刻的限制条件仅依靠船上的资源仍难以实现,只得退而求次。目前的技术仍不成熟,不过距离完成已指日可待。
结果:实验很成功,可以投入使用了。


航行日志

编号:20220526
记录人:Rin
今天是航行的第三百二十天。今天是我第一次记录航行日志。大哥哥说先让我练习几天,所以这些记录并不会出现在电脑里吧。这几天我们都过得很开心,因为窗外一直漆黑一片的夜空终于出现了几颗星星。我们还向它们许了愿,我许的愿望是希望能早点找到我们的新家,我也希望大哥哥能回到原来那样,自从好久之前那一团星星飞过了我们,他就跟换了个人一样,也不陪我们玩了,一整天都在忙些别的事情。而且,还有一个月就是在这里的一周年啦,我们早就准备好了怎么庆祝。这要比我们之前过的生日都要精彩!


航行日志

编号:20220730
记录人:Nobody
今天是三百八十六天。此后的日志都交给凛来记录了。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 她的父亲在灾难到来前为我们付出了许多,这些我心知肚明。我在她的舱室里存了几张他父亲留给她的照片和几封信。等她长大了,也能让她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活了。一切我的工作都完成了,不过我要向那群小家伙们说声抱歉了,这些天没有好好地陪着你们,这是我的错。再过几日应该就要进行船舱分离了,再说一声对不起吧,要让你们忍受那样的孤独了,不过,你们以后会明白的。再见,这是我最后一次航行。


航行日志

编号:20220709
记录人:Rin
今天是航行的第三百六十五天!我们今天玩得很开心,这几天省下来没吃的零食都被我们消灭的一干二净,我们还在窗户上画了太阳和我们未来的家……不过今天大哥哥还是在后面的房间里躲着,怎么喊都不肯出来,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怎么能在这样的日子里不高兴呢,应该开心起来才对。不过,今天玩得太累了,眼都快睁不开了,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


航行日志

编号:20220806
记录人:Rin
今天是航行的第三百九十二天,今天起,我们就要分开探索这个宇宙了。我们真的不想分开啊,但大哥哥留下的信说我们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新家。他让我留在原航向,而他们需要朝各自那十二个方向分开探索 ,他还说我们可以进到“避难所”里,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但是一想,只有自己一个人又有什么意思。大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一星期前他还说要去船舱外面修点东西,到今天都没有修完回来。不过,我一直都会待在这里,他应该会找到我的吧。


航行日志

编号:20220915
记录人:Rin
今天是航行的第四百三十二天。能收到的信息越来越少了,不知道他们探索的怎么样了。Lee已经有三十多天没有发消息了,大概是已经进到“避难所”里了吧。大家这几天都没有什么收获,那么再过几天,我也要到那里了。有重大事件我会再记录的,晚安。


航行日志

编号:20221004
记录人:Rin
今天是航行的第四百五十一天。今天还是没有新的消息,于是我也要进到“避难所”里去了,这段时间可能会很长,到了里面我也会做记录的,再见。


“避难所”日志

编号:SSBjb3VsZCBuZXZlciBmaW5
记录人:Rin
今天是进入“避难所”的第一天 。这里看起来好宽敞啊,比我想象的要大了好多!我跑到了很多地方,有草地、高山、森林,还有上百米高的竹林。那个单调无聊的宇宙飞船我真的不想回去了。听大哥哥说这里的一天就是外面的一年 ,我要好好珍惜在这里的时光了。


“避难所”日志

编号:dGhlIHJpZ2h0IHdheSB0byB0ZWxsIHlvdQ==
记录人:Rin
今天我发现了一座城市,看起来就像是Level C-490一样,只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而我们离那里又有多远了呢?我在城市里留了张照片,就在爸爸拍照的那个位置,我多希望这刻可以永远地持续下去啊。


“避难所”日志

编号:SGF2ZSB5b3Ugbm90aWNlZCBJJ3ZlIGJlZW4gZ29uZQ==
记录人:Rin
虽然每天都有新的风景去看,但最近的心情还是好不起来,不知不觉已经在这里待了好长时间了,一个月或者一年?我已经记不清了,差点就忘了自己还在宇宙里飘浮着呢。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才能结束,到那时候就可以见到其他人,也能够分享我眼前的景色了。


“避难所”日志

编号:Q2F1c2UgSSBsZWZ0IGJlaGluZA==
记录人:Rin
终于有消息了,Weston发来邮件说找到了一颗类宜居的行星,只是它所处的星系中恒星有些异常,表面常常爆发些小型的风暴,似乎有些过于活跃了。不管怎样,总算有希望了,他那里距离我仍有几百光年吧,我们还能够见得到吗?


“避难所”日志

编号:dGhlIGhvbWUgdGhhdCB5b3UgbWFkZSBtZQ==
记录人:Rin
过了好长时间啊,Weston那里没有消息了,也许那颗行星并不适合居住吧,希望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了…我也好想发现一颗行星,到那时候,我要以我的名字给它命名,然后在上面定居,和大家一起,不用再这样漂泊下去了……


“避难所”日志

编号:QnV0IEkgd2lsbCBjYXJyeSBpdCBhbG9uZw==
记录人:Rin
我似乎做了个梦,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做梦。我梦到了他,那个记录员,这才想起好久都没有见到过他了。他对我说了好多话,但现在我却一句也想不起来了,只能记得醒来时看到天空忽明忽暗的,一会儿却又恢复正常了……现在我所经历的这一切,又多像一场无止的梦境啊。


“避难所”日志

编号:SXQncyBhIGxvbmcgd2F5IGZvcndhcmQ=
记录人:Rin
近来几天又把过去的日志翻看了一遍,好怀念大家都在一起的时候,虽然那时前路仍是遥远迷茫,可我们生活在一起, 没有丝毫忧虑。能想起刚离家一年时,那天我们在船上庆祝,那时心里还怀着莫名的希望,到了现在,这样的希望是愈加渺茫了…另外,我还找到了这首歌,它陪着我经历了绝望与希冀,没想到如今还能够在这里听到。


“避难所”日志

编号:c28gdHJ1c3QgaW4gbWU=
记录人:Rin
这并不像是一场梦, 我看到了Salven,他身着宇航服的身影一转眼就消失在了雾谷的山坡那边了,我立刻调低了雾的浓度,很大声地呼唤他的名字,以至于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回声。但,他没有再次出现。我确定这并非是我的幻觉。因为“避难所”内的记录系统也同样记录了他的行踪,我在见到他时,他已经来到这里一个多小时了 ,他似乎一直在探索, 直到忽然消失。他的出现和消失都在那个山谷,那里像是一个边界, 他一走出去 ,我便看不见他了…或者说,这是一个“切出点”或“切入点”?不,这不可能…
但,这是在我的“避难所”中,而不是那个危险的后室,而他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呢,记录员明明说过,这里只有我自己能够进入…希望他明天仍能出现吧,让这一切有个答案。


“避难所”日志

编号:SSdsbCBnaXZlIHRoZW0gc2hlbHRlcg==
记录人:Rin
我收到了Salven发来的邮件,上面说他到了一颗拥有六颗行星的恒星系,其中有一颗行星很适宜生存。这应是个好消息,但,我前天才刚见到他,这一切太奇怪了,我现在真的生活在现实…后室中吗?


“避难所”日志

编号:bGlrZSB5b3UndmUgZG9uZSBmb3IgbWU=
记录人:Rin
我和Slaven见面了,他很惊讶,我也更惊讶,我说这里是我的“避难所”,他根本就不相信。他说他降落在这颗行星上后就到了这里,经过简单的勘测发现这里很适合生存,他已经发送出这封邮件了。他还带我去了他的简易据点,它简陋的甚至说不上是一个据点,于是我重新为他建了一个,他这才相信这是我的避难所。
但这一切看起来也太荒谬了,他在一颗星球上降落又是如何来到我飞船上的数据库中的呢,更何况它只有一个入口。而他与我相隔了上千光年的距离,他又如何跨过这么长的距离来和我见面呢?我们讨论了一整天却同样没有结果,这一切那么不符常识却又真实地发生在我们面前。


“避难所”日志

编号:QW5kIEkga25vdyBJJ20gbm90IGFsb25l
记录人:Rin
Salven提出了一个理论,他说也许这个“避难所”是与后室相通的,尽管它只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但这里很有可能是一个子区集,在Level C-490中可以通过所谓的“避难所”来切入,也有可能以很小的概率在其它地方切入…但,我却能控制这里的一切,甚至,当这里存在别人时我仍能如此。他说我们不需要再去找其他宜居地了,这里就可以成为我们的家,这里有我们生活所需的一切,我们能够随心所欲,不再为生存而担忧……虽然我觉得有些奇怪,但最终仍是同意了。


“避难所”日志

编号:eW91J2xsIGJlIHdhdGNoaW5nIG92ZXIgdXM=
记录人:Rin
我们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居住在家的感受,我们似乎都很清楚这里是哪,在这里能做些什么,我们也因此渐渐失去了自己的目的。而Salven又提出了一个设想,一个看起来不可能实现的设想。他想让我来操控时间。或许也不一定是时间, 可能是一种时间的媒介——熵。 我既然能够在这里创造出任何我想要的东西,那么操控熵的逆转也并非绝无可能,而时间也可能由此而回溯…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回到Level C-490被毁灭之前。又或者,我们能根据那个单一宇宙理论,通过将这一子区级的熵值的减少 ,就可能打开一条通往前厅的通道。我不知道它的原理究竟是什么,他提出的那些理论我同样无法理解,但我们只能这样做了,明天我们就会开始尝试,虽然这一切听起来那样的荒谬。


“避难所”日志

编号:VW50aWwgeW91J3JlIGdvbmU=
记录人:Rin
到了今天,一切都有结果了。我们的实验成功了。我可以改变局部地区熵的大致流向,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听一段倒放的话一样,我看着那些破碎的石块组合起来,回到那高山上去,那树木由黄转青,枝叶都向着树干围拢,最后钻入了土地深处。而这切都是在我的操控下发生的,我从来不知道我能够做到这些。而这也表明前几天他提出的那个推论是正确的,起码现在看来,不再是那么不符常理了。
明天,我们便要开始实施我们的计划了。而在这之前我整理了这些,记录在“避难所”的终端,正如前言所写,等我们成功以后,我将把它传递出去。这便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评分: +36+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