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旧)
    •  



    我醒来时身处空旷的苍白之地,但我无法呼吸。

    我的记忆早已模糊,而我却无法起身。

    我还记得一切堕入黑暗之前,灼痛从我的内脏传来,但那一刻我什么也感觉不到。

    我已麻木。

    我想起有一个甜美如梦的声音,然后灼痛停止了,我的心焕然一新,我不再觉得自己在消逝。

    我没有死去。

    但与此同时,我已死去。

    这难以解释,我的存在,我的一切都还在,但我的身躯已被遗弃,我的凡体之躯,可我不能死。

    我忘了自那以后过了多久。

    我不知为何我应被这种命运所缚,为何命运使我免于死亡又完好无损,我不知道。

    感觉就像出生即被诅咒,直到死亡,看着我所爱之人离开人世,而我不知为何依然活着。

    为何生命在折磨我?

    我是否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才受到如此惩罚?

    我不得而知。

    我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在命中注定的那一天救了我的声音说:也许这就是命运的答案。


    愿爱成为你重生的象征,因你守护他人的奉献,因你铭刻在心中的承诺,亦因你在死亡中那最伟大的爱。

    你将成为爱的一部分活下去。

    这是命运给你的选择。


    即使我受苦在身,我也许下了一个承诺。而我活着是有原因的,尽管它宛若痛苦的折磨,履行诺言是我最后剩下的目的。

    除了照顾那些居住在我的炼狱里的人们,我什么都没有留下,因为那是他们的家。

    一切皆然。

    我将永远承担这些责任,这就是我所剩下的一切。

    我不想死去,因为我执着于希望,执着于爱,这就是我的命运。

    但最后结果如何呢?

    我能实现什么?

    还是我唯一的存在是个错误?一文不值吗?

    如果更多的人知道我的存在,那会是未来矛盾的原因。

    我不知道。

    而我再也不能把自己看作以前的那个我,这就是现实。

    奥丽薇娅·贝勒罗斯Olivia Bellerose与过往一同消逝。

    我再也回不到那无忧无虑的天真。

    我现在只是个幽灵,一个在她的监狱里无休无止地游荡的灵魂,只为一个唯一的目的,无法理解我所得的一切之源。

    这就是我。

    这就是我活着的缘由。





    描述



    生存等级生存等級
    ​0

    逃离逃離:0/5
    确保逃离確保逃離

    环境環境:0/5
    无环境风险無環境風險

    实体實體:0/5
    无敌对实体無敵對實體



    “太阳花”被归类为后室的隐秘层级,由于它内部的异常属性以及它的可居住环境及资源因而是个有趣地点。

    层级不存在一致的外观且根据个体而变化;从未有过相同外观记录。

    一旦一个体踏入层级,环境将迎合个体许多偏好,从具有他们喜欢的颜色和装饰物到甚至融和个人爱好的各方面。

    我们已尝试着列出层级形成的各种环境;下面列出了合适的文档。



    <开始记录>

    位置:太阳花
    测试员:特雷弗·米勒Trevor Miller探员

    米勒探员将通过镜像法被传送至层级,从他的视角准确描述层级外观。


    [当米勒探员进入层级时,摄像机立即开启,它显示了环境在稳定之前快速的变化。]

    特雷弗·米勒:米勒探员正在记录,穿越镜面的过程很顺利,没有任何障碍,我一进来层级就改变了。

    [米勒探员快速环顾四周,环境像一幅水彩画,所有家具和饰品都是抽象风格的。米勒探员沿着层级前进,墙上挂着各种艺术品。]

    特雷弗·米勒:很奇怪,这个层级完美复制了我这辈子画过的画……它好像会研究一个人的爱好,然后用来塑造它的环境……

    [当米勒探员停下时,录音中传来纸张安静的沙沙声及轻微的颜料混合声。]

    特雷弗·米勒:我能闻到新油漆的味道……还有墨水和旧的纸,在这里回忆起自己的过去让我感觉有点欣慰。我发现到这个层级不是简单地靠我的艺术爱好创造的,它还对它掌握的每条信息都做了详细的描述。

    那些是……莫奈1的画?不可能啊!这些画没有任何瑕疵!就像真货一样!
    我不知道我要不要对莫奈的画的复制品感到生气,因为它看起来很真实,还是为莫奈的作品能在后室出现感到高兴。也许我们甚至可以建一个小博物馆来纪念他在前厅里的伟大作品!

    [米勒探员顿了顿,看着摄像机的记录,然后清了清喉咙,试图恢复镇静。]

    嗯哼——看着这些熟悉的景象应该可以让我镇定,现在我感觉神清气爽,内心平静。很明显,可能是这个层级对那些在里面的人的另一种影响,一种以后可能有用的积极影响。

    就算是最专业的探员好像也会受到这个层级的力量的影响,当然,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

    [米勒探员一边对着摄像机说话,一边扶了扶眼镜,直到他注意到摄像机的电量即将耗尽。]

    特雷弗·米勒:测试已经成功,米勒探员即将下线,我将返回基地报告。

    <结束记录>




    该层级显然存在一些异常性质,其目的首先是尽可能创造一个舒适的环境,不仅如此,该层级还具有更多的能力。测试证实,任何事物均可在其中形成,这一切都是由控制该层级的实体“幽魂”所支配。

    各异常属性均为实体力量的一部分,且远不止于对层级环境进行简单修改。

    例如在层级中可获得任何材料,从资源到武器等等,这并非因为层级中散落着物体,而是实体能随意创造任何非生命体。此能力为一种珍贵的资源,必须加以保护。

    我们已启动一个项目,在层级内建造几个可自动生产武器及不同资源的工厂,而无需等待幽魂的能量恢复。这将加快任何所需材料的生产并确保在某些情况下给予我们优势。无论幽魂询问多少问题,她不得被告知这些武器的真正用途,她必须处于不知情的状态。

    层级不存在终点;它可以无限延伸并容纳一切后室的人,这是另一个标志着可居住的因素。幽魂为居住于其中的各流浪者创造了一个微型维度,给予他们一个舒适的空间以装饰他们的家,这样的地方位于特殊的镜子内,当流浪者第一次走向镜子的样品时,镜子会变成流浪者喜欢的样子。在得到镜子所有者的允许之前,它将被流浪者占有,他人无法进入。

    镜子的内部为一扇通往微型维度的门,主人只需大声说出自己的要求并加以适当的描述即可随意装饰。这显然是幽魂协助的。

    建造微型维度的目的仅是为各流浪者提供隐私和空间,尽管该层级已表现为他们每个人最喜欢的形式。微型维度已被证明更加舒适且方便。

    Mini%20example

    众多微型维度之一的照片,在原主人的许可下拍摄。



    除微型维度外,该层级不存在门,而似乎存在一个没有尽头的大走廊,其周围偶尔会出现一些区域。这些区域包括各种类型的房间或环境,频繁出现的区域被称为记忆之地,它们属于流浪者的过去的重要之地。不论个体差异,这些记忆总是积极的。除放松或治疗外,这些区域没有任何特殊用途。

    经各类研究发现对于层级的不同方面,其稳定性仅取决于幽魂的精神状态。如果它受到伤害,则层级将难以维持稳定,表面可能会常出现裂缝。由于层级中可获得重要资源,因此必须保持幽魂处于稳定状态以保护层级。

    层级的起源无从得知,幽魂也未给出答案。但可认为这必是一个独特的、充满神秘感的层级,遵循着一套完全不同于后室法则的法则。

    在该层级中无法进行切行,也不会有人受到任何伤害;不可能出现溺水、窒息或其它任何经测试的死亡方式。由于幽魂能创造各种治疗方法及药物,因此疾病被治愈的概率更大。

    该层级不仅是我们的前哨,还有许多事物关于它与幽魂的存在将被继续研究;将来会发现的信息会逐渐添加到文件中以便跟踪新发现。

    实体



    幽魂,守护者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实体编号: 幽魂
    栖息地: 太阳花
    IETS:
    0B+
    分级:
    神秘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AD
    NRO
    TXC
    PYR
    RLA
    UNQ
    AGR
    BNV
    PSY
    {$custom-name}




    幽魂是层级的守护者;层级处于她的掌控之下,并能改变层级中的任何事物;唯一的限制是她的精力需要她在创造一些需要大量能量的事物后休息,这可能会导致她在一段时间内无法使用她的力量。

    她的外表如同人类女性,一个幽灵实体,身体苍白而遍体鳞伤,腹部周围覆盖着不同的疤痕及令人不安的伤口,她似乎被殴打过。

    她只穿着一件破损的白色裙子,她没有鞋子,总是光着脚,她的眼睛被描述为一种暗淡且死气沉沉的颜色。

    Ghosty

    幽魂的画像,由一位探员绘制。



    已知幽魂唯一无法创造的是生物,如动物,人类及复杂的、被保留来自前厅的功能的植物。

    然而,幽魂能够创造出模仿活物的实体,例如行为活跃的生物,偶尔创造出这样的生物以使层级中的居民喜悦。这些生物有活生生的图画;它们能够说话且具有个性。据推测,若幽魂能够更好地控制她的力量并突破她的极限,她可能能够创造出更复杂的作品,甚至如同后室本身一样宏伟的事物。

    目前仍不清楚如何减少她的限制,因为她现在难以不休地创造多个大型物品。她在制造少量小型物品时似乎不那么吃力,而且仍有能力满足对资源和武器的需求,这对我们扩大影响力及实力是必不可少的。

    她能够召唤镜子作为层级外的传送门,由于她声称自己无法离开层级,否则她将与其消失。这些镜子被用作交通工具以安全地将流浪者带到层级中;镜子会对受伤或即将死去的流浪者做出反应。他们似乎被一些奇怪的魔法所驱动,把流浪者的确切位置传递给幽魂。

    据推测,她的一种能力是能够读取思想、记忆、情感及大脑的各方面。为解释她如何控制层级的外观使其适宜每个人的偏好。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是一个确凿的事实,因为幽魂似乎从来未确定她对这个问题的答案。

    幽魂的行为是无害的;就个性而言她的行为与人相像,相当友好且乐于帮助那些在她的层级的人。各类报告称,她以不同的方式协助我们的探员,同时照料层级的居民。

    她在不同的测试中十分合作,并表现出对提高自己的能力以继续与我们合作的意愿。

    幽灵声称她希望帮助并保护流浪者;在她的层级给予他们一个永久的家。在帮助她完成这一目标的承诺,我们获得了她的信任。她愿意帮忙的原因尚不清楚,因为她很少谈论她的真实动机。

    她似乎不知晓我们的目的,重要的是不使她知道;如果她为这些小事就开始反抗我们,这将变得麻烦。即使她表现得很善良,但她只是我们实现目标的工具,必须确保她不知内情直到不再需要她为止。

    尽管该实体具有积极的重要性及生性淳朴,但她的能力和神一般的力量需要持续监控,因为她有能力造成伤害或更糟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建议向各申请加入行动的探员传达的指定方式行事,以使该实体处于顺从且合作的状态,并防止可能导致失去这一宝贵前哨的任何负面反应。

    建议不以明显方式对实体施压;如果迫切需要一些材料的最好办法是与其结交,利用她意外的脆弱性,温和地驱使她超越极限。施压切勿过猛,但也不能太弱,足够即可,就能获得一个好的结果,而不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幽魂的起源目前是谜。作为一个类似灵魂的实体,她在去世之前可能是一个人类,之后成为一个实体。与其它灵魂标本不同,她的灵魂,她的记忆,以及她曾作为人类生活的其它部分都完好无损。

    该情况此前从未被报告,因为大多数灵魂在死亡时往往失去大部分“灵质”,实际上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小生物,除深刻的记忆外,他们无法记住许多事情。相反,幽灵保留了她人类生活中的一切,这意味着她很可能也对自己的过去有记忆,但她尚未透露。

    有几种理论表明,她的罕见情况也可能导致她获得这种力量并创造了她的层级,然而目前尚不明确。所有关于这方面的研究都必须深入。在真相被完全揭开之前,我们必须继续这项任务,因为最终的结果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有用。

    如果任何团队发现新信息,他们必须直接向研究负责人报告。



    基地/前哨/殖民地


    一个基地正在建设中,幽魂一直在协助建筑的建设。未来整个层级都可能成为无羁探险者联盟的殖民地;一个层级内最大的殖民地之一。

    该基地将是无羁探险者联盟的最大的设施,其目的是训练探员使用那里生产的武器进行战斗,并通过各层级的通道运送材料及资源供其它小型基地使用。

    出入口

    入口

    进入幽魂的层级的最常见方式是偶然发现她遍布后室的镜子并自主接近它。如果一个人受伤或有死亡的危险,镜子可能有机会自动出现在他们的下方将他们带至层级中。截至目前,发生的概率为2%。

    其它进入途径尚待确认。

    出口

    不存在可自主进入的出口;只有幽魂能够创造出口让他人离开,她可以决定一个人可达哪个层级。

    附加信息





    他们犯下的罪行,贪婪的残忍让他们渴望这样的力量……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个人为何能如此自私?

    他们从来不想保护任何人,不,他们理想的保护是通过征服并控制他人,征服对每个人都有利。

    他们利用我,利用我来伤害他人,他们会根据得到的信息制造痛苦,他们知道的越多,每个人就越危险。

    他们滥杀无辜,为了利益而灭绝实体。他们威胁别人,操纵那些脆弱的人,试图控制后室,榨取他们能找到的每一滴资源。

    甚至动用武力。

    我不能再让这种事发生了,我必须保护我所剩之物。

    我有了一个目标,它让我活了下来,我将紧紧抓住它,直到有一天我可能永远消逝,成为一段回忆。

    曾经的那个女性的我已经离去,但我仍在。

    要是我还活着就好了……要是我能做得更多就好了,可是我不能,我被困在这里。

    但我不会屈服。

    即使在我经历绝望之后。


    你就像曾经的许多人中的一个。

    尽管别人给你带来了痛苦,而你被遗忘,但你仍然坚持守护和忠诚的目的。

    这就是你被选中的原因。

    人类的肉体,作为爱的化身而重生,是曾经的那些人之一。

    奥丽薇娅·贝勒罗斯。

    我们在看着。

    让我们看看你接下来会怎么做。

    即使在这样,你还会为你所渴望的保护而活吗?

    还是让自己在遗憾与悲伤中消失?

    你会回来吗?

    这只有命运知道。

    你的命运交织于生死之间。

    你被留在了你一直在拼命探索的道路上。

    真奇怪。

    人类的韧性和意志力确实有趣。

    但你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强大。

    你让我很惊讶。

    等你回来,你就明白了。

    我祈祷你会成功。

    之后会发生什么,就看你了。





    我醒來時身處空曠的蒼白之地,但我無法呼吸。

    我的記憶早已模糊,而我卻無法起身。

    我還記得一切墮入黑暗之前,灼痛從我的內臟傳來,但那一刻我什麽也感覺不到。

    我已麻木。

    我想起有一個甜美如夢的聲音,然後灼痛停止了,我的心煥然一新,我不再覺得自己在消逝。

    我沒有死去。

    但與此同時,我已死去。

    這難以解釋,我的存在,我的一切都還在,但我的身軀已被遺棄,我的凡體之軀,可我不能死。

    我忘了自那以後過了多久。

    我不知為何我應被這種命運所縛,為何命運使我免於死亡又完好無損,我不知道。

    感覺就像出生即被詛咒,直到死亡,看著我所愛之人離開人世,而我不知為何依然活著。

    為何生命在折磨我?

    我是否做了什麽不可饒恕的事才受到如此懲罰?

    我不得而知。

    我之所以還活著是因為在命中註定的那一天救了我的聲音說:也許這就是命運的答案。


    願愛成為你重生的象征,因你守護他人的奉獻,因你銘刻在心中的承諾,亦因你在死亡中那最偉大的愛。

    你將成為愛的一部分活下去。

    這是命運給你的選擇。


    即使我受苦在身,我也許下了一個承諾。而我活著是有原因的,盡管它宛若痛苦的折磨,履行諾言是我最後剩下的目的。

    除了照顧那些居住在我的煉獄裏的人們,我什麽都沒有留下,因為那是他們的家。

    一切皆然。

    我將永遠承擔這些責任,這就是我所剩下的一切。

    我不想死去,因為我執著於希望,執著於愛,這就是我的命運。

    但最後結果如何呢?

    我能實現什麽?

    還是我唯一的存在是個錯誤?一文不值嗎?

    如果更多的人知道我的存在,那會是未來矛盾的原因。

    我不知道。

    而我再也不能把自己看作以前的那個我,這就是現實。

    奧麗薇婭·貝勒羅斯Olivia Bellerose與過往一同消逝。

    我再也回不到那無憂無慮的天真。

    我現在只是個幽靈,一個在她的監獄裏無休無止地遊蕩的靈魂,只為一個唯一的目的,無法理解我所得的一切之源。

    這就是我。

    這就是我活著的緣由。





    描述



    生存等级生存等級
    ​0

    逃离逃離:0/5
    确保逃离確保逃離

    环境環境:0/5
    无环境风险無環境風險

    实体實體:0/5
    无敌对实体無敵對實體



    「太陽花」被歸類為後室的隱秘層級,由於它內部的異常屬性以及它的可居住環境及資源因而是個有趣地點。

    層級不存在一致的外觀且根據個體而變化;從未有過相同外觀記錄。

    一旦一個體踏入層級,環境將迎合個體許多偏好,從具有他們喜歡的顏色和裝飾物到甚至融和個人愛好的各方面。

    我們已嘗試著列出層級形成的各種環境;下面列出了合適的文檔。



    <開始記錄>

    位置:太陽花
    測試員:特雷弗·米勒Trevor Miller探員

    米勒探員將通過鏡像法被傳送至層級,從他的視角準確描述層級外觀。


    [當米勒探員進入層級時,攝像機立即開啟,它顯示了環境在穩定之前快速的變化。]

    特雷弗·米勒:米勒探員正在記錄,穿越鏡面的過程很順利,沒有任何障礙,我一進來層級就改變了。

    [米勒探員快速環顧四周,環境像一幅水彩畫,所有家具和飾品都是抽象風格的。米勒探員沿著層級前進,墻上掛著各種藝術品。]

    特雷弗·米勒:很奇怪,這個層級完美復製了我這輩子畫過的畫……它好像會研究一個人的愛好,然後用來塑造它的環境……

    [當米勒探員停下時,錄音中傳來紙張安靜的沙沙聲及輕微的顏料混合聲。]

    特雷弗·米勒:我能聞到新油漆的味道……還有墨水和舊的紙,在這裏回憶起自己的過去讓我感覺有點欣慰。我發現到這個層級不是簡單地靠我的藝術愛好創造的,它還對它掌握的每條信息都做了詳細的描述。

    那些是……莫奈3的畫?不可能啊!這些畫沒有任何瑕疵!就像真貨一樣!
    我不知道我要不要對莫奈的畫的復製品感到生氣,因為它看起來很真實,還是為莫奈的作品能在後室出現感到高興。也許我們甚至可以建一個小博物館來紀念他在前廳裏的偉大作品!

    [米勒探員頓了頓,看著攝像機的記錄,然後清了清喉嚨,試圖恢復鎮靜。]

    嗯哼——看著這些熟悉的景象應該可以讓我鎮定,現在我感覺神清氣爽,內心平靜。很明顯,可能是這個層級對那些在裏面的人的另一種影響,一種以後可能有用的積極影響。

    就算是最專業的探員好像也會受到這個層級的力量的影響,當然,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

    [米勒探員一邊對著攝像機說話,一邊扶了扶眼鏡,直到他註意到攝像機的電量即將耗盡。]

    特雷弗·米勒:測試已經成功,米勒探員即將下線,我將返回基地報告。

    <結束記錄>




    該層級顯然存在一些異常性質,其目的首先是盡可能創造一個舒適的環境,不僅如此,該層級還具有更多的能力。測試證實,任何事物均可在其中形成,這一切都是由控製該層級的實體「幽魂」所支配。

    各異常屬性均為實體力量的一部分,且遠不止於對層級環境進行簡單修改。

    例如在層級中可獲得任何材料,從資源到武器等等,這並非因為層級中散落著物體,而是實體能隨意創造任何非生命體。此能力為一種珍貴的資源,必須加以保護。

    我們已啟動一個項目,在層級內建造幾個可自動生產武器及不同資源的工廠,而無需等待幽魂的能量恢復。這將加快任何所需材料的生產並確保在某些情況下給予我們優勢。無論幽魂詢問多少問題,她不得被告知這些武器的真正用途,她必須處於不知情的狀態。

    層級不存在終點;它可以無限延伸並容納一切後室的人,這是另一個標誌著可居住的因素。幽魂為居住於其中的各流浪者創造了一個微型維度,給予他們一個舒適的空間以裝飾他們的家,這樣的地方位於特殊的鏡子內,當流浪者第一次走向鏡子的樣品時,鏡子會變成流浪者喜歡的樣子。在得到鏡子所有者的允許之前,它將被流浪者占有,他人無法進入。

    鏡子的內部為一扇通往微型維度的門,主人只需大聲說出自己的要求並加以適當的描述即可隨意裝飾。這顯然是幽魂協助的。

    建造微型維度的目的僅是為各流浪者提供隱私和空間,盡管該層級已表現為他們每個人最喜歡的形式。微型維度已被證明更加舒適且方便。

    Mini%20example

    眾多微型維度之一的照片,在原主人的許可下拍攝。



    除微型維度外,該層級不存在門,而似乎存在一個沒有盡頭的大走廊,其周圍偶爾會出現一些區域。這些區域包括各種類型的房間或環境,頻繁出現的區域被稱為記憶之地,它們屬於流浪者的過去的重要之地。不論個體差異,這些記憶總是積極的。除放松或治療外,這些區域沒有任何特殊用途。

    經各類研究發現對於層級的不同方面,其穩定性僅取決於幽魂的精神狀態。如果它受到傷害,則層級將難以維持穩定,表面可能會常出現裂縫。由於層級中可獲得重要資源,因此必須保持幽魂處於穩定狀態以保護層級。

    層級的起源無從得知,幽魂也未給出答案。但可認為這必是一個獨特的、充滿神秘感的層級,遵循著一套完全不同於後室法則的法則。

    在該層級中無法進行切行,也不會有人受到任何傷害;不可能出現溺水、窒息或其它任何經測試的死亡方式。由於幽魂能創造各種治療方法及藥物,因此疾病被治愈的概率更大。

    該層級不僅是我們的前哨,還有許多事物關於它與幽魂的存在將被繼續研究;將來會發現的信息會逐漸添加到文件中以便跟蹤新發現。

    實體



    幽魂,守護者



    統合實體分類系統
    實體編號: 幽魂
    棲息地: 太陽花
    IETS:
    0B+
    分級:
    神秘
    性質: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AD
    NRO
    TXC
    PYR
    RLA
    UNQ
    AGR
    BNV
    PSY
    {$custom-name}




    幽魂是層級的守護者;層級處於她的掌控之下,並能改變層級中的任何事物;唯一的限製是她的精力需要她在創造一些需要大量能量的事物後休息,這可能會導致她在一段時間內無法使用她的力量。

    她的外表如同人類女性,一個幽靈實體,身體蒼白而遍體鱗傷,腹部周圍覆蓋著不同的疤痕及令人不安的傷口,她似乎被毆打過。

    她只穿著一件破損的白色裙子,她沒有鞋子,總是光著腳,她的眼睛被描述為一種暗淡且死氣沈沈的顏色。

    Ghosty

    幽魂的畫像,由一位探員繪製。



    已知幽魂唯一無法創造的是生物,如動物,人類及復雜的、被保留來自前廳的功能的植物。

    然而,幽魂能夠創造出模仿活物的實體,例如行為活躍的生物,偶爾創造出這樣的生物以使層級中的居民喜悅。這些生物有活生生的圖畫;它們能夠說話且具有個性。據推測,若幽魂能夠更好地控製她的力量並突破她的極限,她可能能夠創造出更復雜的作品,甚至如同後室本身一樣宏偉的事物。

    目前仍不清楚如何減少她的限製,因為她現在難以不休地創造多個大型物品。她在製造少量小型物品時似乎不那麽吃力,而且仍有能力滿足對資源和武器的需求,這對我們擴大影響力及實力是必不可少的。

    她能夠召喚鏡子作為層級外的傳送門,由於她聲稱自己無法離開層級,否則她將與其消失。這些鏡子被用作交通工具以安全地將流浪者帶到層級中;鏡子會對受傷或即將死去的流浪者做出反應。他們似乎被一些奇怪的魔法所驅動,把流浪者的確切位置傳遞給幽魂。

    據推測,她的一種能力是能夠讀取思想、記憶、情感及大腦的各方面。為解釋她如何控製層級的外觀使其適宜每個人的偏好。然而,目前尚不清楚這是否是一個確鑿的事實,因為幽魂似乎從來未確定她對這個問題的答案。

    幽魂的行為是無害的;就個性而言她的行為與人相像,相當友好且樂於幫助那些在她的層級的人。各類報告稱,她以不同的方式協助我們的探員,同時照料層級的居民。

    她在不同的測試中十分合作,並表現出對提高自己的能力以繼續與我們合作的意願。

    幽靈聲稱她希望幫助並保護流浪者;在她的層級給予他們一個永久的家。在幫助她完成這一目標的承諾,我們獲得了她的信任。她願意幫忙的原因尚不清楚,因為她很少談論她的真實動機。

    她似乎不知曉我們的目的,重要的是不使她知道;如果她為這些小事就開始反抗我們,這將變得麻煩。即使她表現得很善良,但她只是我們實現目標的工具,必須確保她不知內情直到不再需要她為止。

    盡管該實體具有積極的重要性及生性淳樸,但她的能力和神一般的力量需要持續監控,因為她有能力造成傷害或更糟的情況。這就是為什麽建議向各申請加入行動的探員傳達的指定方式行事,以使該實體處於順從且合作的狀態,並防止可能導致失去這一寶貴前哨的任何負面反應。

    建議不以明顯方式對實體施壓;如果迫切需要一些材料的最好辦法是與其結交,利用她意外的脆弱性,溫和地驅使她超越極限。施壓切勿過猛,但也不能太弱,足夠即可,就能獲得一個好的結果,而不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

    幽魂的起源目前是謎。作為一個類似靈魂的實體,她在去世之前可能是一個人類,之後成為一個實體。與其它靈魂標本不同,她的靈魂,她的記憶,以及她曾作為人類生活的其它部分都完好無損。

    該情況此前從未被報告,因為大多數靈魂在死亡時往往失去大部分「靈質」,實際上變成了一個透明的小生物,除深刻的記憶外,他們無法記住許多事情。相反,幽靈保留了她人類生活中的一切,這意味著她很可能也對自己的過去有記憶,但她尚未透露。

    有幾種理論表明,她的罕見情況也可能導致她獲得這種力量並創造了她的層級,然而目前尚不明確。所有關於這方面的研究都必須深入。在真相被完全揭開之前,我們必須繼續這項任務,因為最終的結果可能比我們想象的更有用。

    如果任何團隊發現新信息,他們必須直接向研究負責人報告。



    基地/前哨/殖民地


    一個基地正在建設中,幽魂一直在協助建築的建設。未來整個層級都可能成為無羈探險者聯盟的殖民地;一個層級內最大的殖民地之一。

    該基地將是無羈探險者聯盟的最大的設施,其目的是訓練探員使用那裏生產的武器進行戰鬥,並通過各層級的通道運送材料及資源供其它小型基地使用。

    出入口

    入口

    進入幽魂的層級的最常見方式是偶然發現她遍布後室的鏡子並自主接近它。如果一個人受傷或有死亡的危險,鏡子可能有機會自動出現在他們的下方將他們帶至層級中。截至目前,發生的概率為2%。

    其它進入途徑尚待確認。

    出口

    不存在可自主進入的出口;只有幽魂能夠創造出口讓他人離開,她可以決定一個人可達哪個層級。

    附加信息





    他們犯下的罪行,貪婪的殘忍讓他們渴望這樣的力量……

    他們為什麽要這麽做?一個人為何能如此自私?

    他們從來不想保護任何人,不,他們理想的保護是通過征服並控製他人,征服對每個人都有利。

    他們利用我,利用我來傷害他人,他們會根據得到的信息製造痛苦,他們知道的越多,每個人就越危險。

    他們濫殺無辜,為了利益而滅絕實體。他們威脅別人,操縱那些脆弱的人,試圖控製後室,榨取他們能找到的每一滴資源。

    甚至動用武力。

    我不能再讓這種事發生了,我必須保護我所剩之物。

    我有了一個目標,它讓我活了下來,我將緊緊抓住它,直到有一天我可能永遠消逝,成為一段回憶。

    曾經的那個女性的我已經離去,但我仍在。

    要是我還活著就好了……要是我能做得更多就好了,可是我不能,我被困在這裏。

    但我不會屈服。

    即使在我經歷絕望之後。


    你就像曾經的許多人中的一個。

    盡管別人給你帶來了痛苦,而你被遺忘,但你仍然堅持守護和忠誠的目的。

    這就是你被選中的原因。

    人類的肉體,作為愛的化身而重生,是曾經的那些人之一。

    奧麗薇婭·貝勒羅斯。

    我們在看著。

    讓我們看看你接下來會怎麽做。

    即使在這樣,你還會為你所渴望的保護而活嗎?

    還是讓自己在遺憾與悲傷中消失?

    你會回來嗎?

    這只有命運知道。

    你的命運交織於生死之間。

    你被留在了你一直在拼命探索的道路上。

    真奇怪。

    人類的韌性和意誌力確實有趣。

    但你比我見過的任何人都強大。

    你讓我很驚訝。

    等你回來,你就明白了。

    我祈禱你會成功。

    之後會發生什麽,就看你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