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997 - 一个永远的家。(旧)

切换字体切换字体

⚠️ 内容/要素警示 ⚠️


以下条目包含了有关失去挚爱之人的敏感要素;如此类话题会引起您的不适,请勿阅读本页面。感谢您的配合!


Evelynn将她的手移到了在Level 2严酷环境中显得突兀至极的粉色门上。之前她已如此往返无数次了;在她前往那里时,这个层级每次都是不尽相同的,但对她而言从一而终的则是那格格不入的陌生感。尽管她的挚友已在近两年前永远离开了她,她却一直无法释然。Evelynn无法想象离开了她的生活会是何等模样——即便她已然如此。每当她前去看望她的纪念碑之时,她都会立下这就是最后一次的誓言。但最后一次却永无来日。她向外推开门板,又一次映入眼帘的是那亲切熟悉的粉色基调——层级里微醺的暖风让她的坏心情在她开始旅程片刻间无影无踪。

她涉足进入了这个全新世界——在成为Level 2穷凶极恶步步紧逼之对象后,这无疑是淌入胸间的一股新鲜空气。她在这宁静安详,美丽粉嫩的世界里走了几步;玫瑰色的树抱合着一条已然磨损的沥青路,直抵缅怀场所。她顾盼来路,粉色门又一次消失不见了。次次如此。而她所正热切思想的则在她的身后——Nina。而此时那条芳植茵茵的道路正守候着她,而她也明白对Nina的看望会是又一次宁人心神的旅程。

ocular.jpg

她热爱着这条道路的妆容,但她所能想到的只有她来此是为了何物。

正当她随径深入之时,她注意到了与她上次来到时所见不同的小东西。路上的黄线比以往更早地到头了,而且磨损的程度也加重不少。右侧的人行道处,有棵树倒在了地上;如同是被人砍倒一般,而其被一分为二的干脆程度亦佐证了这一猜想。在她继而深入的时候,她甚至还察觉到了被人随意丢弃的垃圾;有塑料瓶、一个空的果酱罐,还有被丢得到处都是的薯片袋。这花了她一秒钟去认出它们,然而路旁却甚至出现了一块纪念碑,通体都已被覆盖在其表面上的垃圾所污损。

她觉得最好把这个纪念碑给清理一下。它紫中透粉,就像是个现代艺术展,但却有着能勾起Evelynn一种奇异的熟悉感的活泼色彩。她将纪念碑上的灰尘悉数拂去,并捡起了垃圾;它们兴许会在之后派上用场。而她则发现了一面标题写有“致Jaida”的信封。她知道最好得把它留在原地,但好奇心却战胜了她。所以,她便试着将它拆封阅读……

致Jaida,


你还在的时候,我们俩是形影不离,不可分开的。这千真万确,离开了你的每一刻都恍若虚掷;但我却走到了此等地步,我浪费了自己的所有时间,而为了重温与你相伴的回忆,我用尽了一切手段。与你在一起的时光没有一刻会是沉闷无聊的;你也知道如何一次次地将快乐的空气吹入我的人生之中。我明白被我们两人置于身后的家人对我们是何等地牵肠挂肚,但错失来此看望你的良机亦刺痛着我心。我只想知道,你的灵魂是否真的安息于此,我爱你,Jaida——一往情深,亘古不变。


你所深爱的丈夫,

Darrion


Evelynn对这个男人在笔迹中所述的寸寸衷肠表现出了无比的同情。她深知他所写下的是一些特别之物——一张为逝者而作的手迹——她从未有过的想法。也许对她最好也该写下一张……

在Evelynn随径探幽之时,她发现了更多已然破败不堪,损毁严重的纪念堂。她尽己所能地在随路前进时为它们吹洗尘埃,阅读着每封她所能找到的字迹清晰的信。在她的脑中,则已开始为给Nina所写的信打起了腹稿。但最终她停了下来,看见了一个相比其他同类格格不入的纪念堂。它与众不同;木制,里面供奉着狗粮,而非繁花。她又找到了一封信——但这次的纪念并非是寄予人类。

从我在水沟里找到蜷缩如球的你的那天开始,直到我坐在你的墓边为止,你永远都是这个世界所能给我的最好的狗狗。在目光接触你的照片之际,我不能自已,潸然泪下,虽然我对此还是心存着几分欣喜。他日再相逢,Sparky。

你挚爱的主人,
Jayce

427px-Pink_heart_of_rocks_at_a_doggie_memorial_in_Winnipeg_%2827106543816%29.jpg

一份为一位特殊朋友献上的纪念物。

一只动物的死是她从未预想过的情况;她和动物从未有过交情,即便如此,一股恻隐的冲动仍然贯穿了她的全身。为什么会这样?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但她可以想象得到。这个层级除了缅怀人类外亦可悼念动物的性质让她感到了几分好奇;也许一切已逝之物都会被这个层级一视同仁吧。

她又花了点时间沿路走了下去,眼前是她之前旅途中前所未见的奇异景象。层级中粉红的日暮即刻变为了更为阴沉的阴影。也许是因为她已在这一平面待太久了——这是她迄今为止最长的一次旅途——但她也畏惧着这是前去Nina纪念堂的最后一次旅途。在此之前她从未有过即使是自认为如此的这般预感。她沉浸于工作之中聊以自制,偏爱着摄影和烹饪。而写作对她来说则总是难于登天,但在此情景到来之时,个人的感受却早已变得苍白无力,却并未是为她自己。她尽力拖延着与这个纪念堂的最后一次见面,主要是在清理着层级内的垃圾,就像是这个场所在刻意蜷曲以缩短她与Nina相见的道路。片刻之后,她已站在了墓碑面前。

致Nina,


你好Nina,我是在给你写信的Evelynn;除了“我每天都在思念着你外”,自己笔下的言语已然穷尽。我想念着你,我们曾一同度过的艰难岁月亦永难忘记。你是远处的闪光流明,是我身披金鳞的骑士;是你将我塑造成了如今为人。只要我还没有辞世,从今往后我就会一直以手上纸笔传情。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署名,Evelynn

在写完这封信后,Evelynn起身,准备好结束此次旅行。Nina纪念堂的不远处,在她视野的余光里,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拿上信纸并试图识别出她所看见的是何物品。一片漆黑的区域,离她所在之处不足百英尺远。一定是因为她先前沉溺于自己的思绪而忽略了它。她紧握着信纸,感觉它就像是世界上最为珍重的东西。她开始沿着被纪念堂所夹着的小道向前走,直到她来到了之前所看到的地方。令她错愕的是,那只是一片无穷无尽的虚空。这就是那些已被遗忘之人所终的地方么?她沉思了一会,直到她看见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她盯着纪念堂,正于虚空边缘处摇摇欲坠。在她面前的这个纪念堂随即开始崩塌陷落,而它所留的碎片则滚入了虚空之中。在经历了这一过程后。Evelynn便认为这是促使着她要永不忘记Nina的一课。

她回头箭步冲向了Nina的纪念堂,在信纸上留下了最后一笔。

P.S:请记住,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即便我会魂断来日,我仍会让别人知道你曾度过的人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