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C-33 - “便携式Glitch”
评分: +36+x
统合物品分类系统
物品编号:C-33
位置:危险的城市层级
安全性:中性
用途:
武器
状态:
较难获取

物品编号:C-33

发现位置:第一例被发现于Level C-284的某处超市货架上,在各种生存难度大于或等于3的城市层级均有低概率出现。

便携式glitch故障是一种可能出现于城市层级的异常物品,较为罕见,常用作小范围杀伤武器。鉴于其高随机性、高危害性的特征,建议流浪者小心对待它们,谨防误伤误触,非万不得已之时不要使用。

描述:

便携式glitch外形为一个大小不定、形态不定的密封玻璃容器,容器中通常装有少量的砂石或泥土,偶尔可见装有少量浑浊液体的实例。目前确认到的形态有:用软木塞密封的漂流瓶,啤酒瓶,带有杯盖的玻璃杯(杯盖与杯体被粘合在一起),玻璃雪景球,空心玻璃塑像。

便携式glitch的瓶身上总是会黏贴有淡黄色的标签,其上印有醒目的花体文字“便携式glitch!后室旅行的好伴侣!”,其右下角印有“疯狂王国的遗产™”“爱来自Level C-284字样。目前尚不知该物品和以上组织有何关系,但有传言称该物品的原材料及异常效应均来自Level C-284,其内容物即为该层级非安全区的积水和砂石。

除了以上文字,大多数便携式glitch的标签上还会以“阿拉伯数字X阿拉伯数字”的格式标注它的“规格”,其中以“2X2”、“4X4”这两种规格最为常见。其规格与其体积似乎成正比关系,规格越大,体积越大。目前M.E.G.记录在案的最大体积便携式glitch为一座1:1复制的玻璃制自由女神像,其规格被标注为“NewYorkCity X Washington D.C.”1

性质:

当一个智慧生命体以任何形式打开或破坏便携式glitch时,其异常效应将开始显现。以被触发的便携式glitch为圆心,其周围的一定区域内将发生各种随机的危险事件。它们包括但不限于:反复多次的爆炸,温度快速升高或降低,生成危险实体,切碎区域内所有物体,等等。这种效应常被流浪者形容为“仿佛在现实中创造出漏洞glitch一样”。这些随机危险事件会被局限于区域内部,区域外的空间不受影响,危险事件将在持续一段时间后自行消失,尚不知除此之外终止危险事件的方法。

通常而言,故障的作用范围和持续时间总是取决于其标签上标注的规格。例如,一个规格为2x2的Object C-33将会影响其周围半径2m的球形区域,持续时间为20分钟,以此类推。但请注意,规格并非“阿拉伯数字X阿拉伯数字”格式的便携式glitch并不遵循此规律2,它们的作用范围和持续时间与其规格的关系尚在探究中。强烈建议流浪者不要使用此种便携式glitch,以免被其异常效应误伤。

该物品的携带方式也是需要注意的。一般而言,被建议的最大携带数量与携带个体的精神健康水平挂钩,一位健康的成年人类最多可随身携带10瓶便携式glitch。携带过多的便携式glitch可能会导致一些不良的精神影响,包括但不限于无理由的焦虑和/或抑郁、特定的幻觉3、强迫性思维4、现实解离症状等。建议流浪者们不要贪多,量力而行。

在最近的研究中我们观察到,便携式glitch的影响会避开范围内的“墙壁”和“地板”,而对“墙壁”、“地板”的定义则取决于使用它的智慧生命体。研究员林娜称这个发现意义重大,它可以帮助我们更加安全地使用该物品,对于该发现的更多应用尚在研究中。

用途:

杀伤性兵器

由于其体积小,质量轻,使用方便且威力惊人,便携式glitch已成为被部分流浪者青睐的杀伤性兵器。但由于获取困难,其市场价格一直居高不下,稍有磕碰就有可能误触发的缺点也让许多流浪者望而却步,使用时的高随机性更是令人难以捉摸,因此,将该物品作为兵器使用的流浪者并不多。

研究对象

有研究者认为,便携式glitch的性质与后室的性质非常接近,研究它将有助于我们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甚至帮助我们找到回家的方法。目前针对该物品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其构造、成分、运作规律及模式,且已取得了可观的成果。

记录:

为了帮助流浪者更加直观地理解便携式glitch的性质,我们将一些便携式glitch的使用记录罗列在此。请流浪者们在仔细阅读后谨慎考虑是否使用该物品。

使用者:林娜,女,隶属于M.E.G.的研究员。

使用物品:一个规格为2X2的便携式glitch,外形为一个被软木塞密封的漂流瓶。

使用场景:Level 11,M.E.G.Beta基地内的实验室中。

使用过程:用弹弓将便携式glitch破坏后异常效应立即出现,其周围出现一个半径约两米的半透明圆球,圆球内的所有物体(包括:木椅,弹弓弹丸,废弃钢材)均在一瞬间被未知力量切成厚度约2mm的薄片,之后被投入圆球的物体也经历了同样的遭遇。约20分钟后,圆球消失,异常效应停止。

备注:“切面非常光滑,而且光滑得很……奇怪?就好像它们不是被切成那副模样的,它们生来就是这个样子……我知道这听上去很不客观,但我想我有必要把它记录下来。”——研究员林娜。

使用者:林娜,女,隶属于M.E.G.的研究员。

使用物品:一个规格为2X2的便携式glitch,外形为一个微缩版的啤酒瓶。

使用场景:同上

使用过程:破坏后便携式glitch立即生效,位于其产生的球状区域中的所有物体(包括:木椅,A4纸,塑料球,不锈钢水管)均开始缓慢褪色。在褪色过程中,可观测到一种彩色的烟气从物体中飘出,烟气似乎不会被任何物质阻挡,所有尝试取得烟气的行动都失败了。约5分钟后,所有物品均变为均匀的灰色,质地变得松散易碎。

备注:“如果让我形容当时的景象,我会说‘就好像那些东西的灵魂——或者说,让它们成为它们自身的某种东西,被抽走了’。嗯,和上面一样,这只是我的主观看法。”——研究员林娜。

使用者:林娜,女,隶属于M.E.G.的研究员。

使用物品:一个规格为2X2的便携式glitch,外形为一个巨大的玻璃弹珠。

使用场景:同上

使用过程:便携式glitch破碎后产生了一个半径两米的球形区域,球形区域中的事物被模糊不清的方块覆盖,其效果类似于被打了马赛克的图像。将物品(包括:圆珠笔,一团废纸,文件夹,扫帚)扔进区域后,可听见区域发出巨大的电子噪音、电脑警告声和报错声,并在数秒后归于寂静。区域消失后,发现投入其中的物品变成了若干巨大立方体的组合体,其外表类似于被覆盖了马赛克的图像。对这些物体的破坏尝试都失败了,它们似乎是坚不可摧的。

备注:“哦,太可惜了,早知道我就多扔些东西进去,有棱有角又非常坚固,多完美的武器啊。”——研究员林娜。
“你还想扔什么进去啊,你把研究室的地板都变成马赛克了!”——研究主管Dr. Jones。

使用者:【应本人要求只公开部分信息】崔██,男,一位流浪者。

使用物品:一个规格为4X4的便携式glitch,外形为一个金色的雪景球。

使用场景:Level 9,彼时他正在被一只邻里守望追杀。

使用过程:崔██将便携式glitch扔向邻里守望的虹膜。据本人描述,几乎在雪景球破碎的同时,实体的眼球“变成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东西”,这导致该实体立即死亡。实体倒地后,其眼球附近的草坪和水塘也被异常效应影响,变为了同种物质。

备注:“当时我跑得急没注意,但现在想起来,那玩意是不是金子啊?我是不是该敲几块回来?”——流浪者崔██。
“不,亲爱的,金子在后室没用。你该期待的是那玩意变成了一堆罐装杏仁水。”——研究员林娜。

使用者:【应本人要求只公开部分信息】Elizabeth·██,女,隶属于M.E.G.罗经点兵团。

使用物品:一个规格为2X2的便携式glitch,外形为一个玻璃制天使塑像。

使用场景:Level 3的一条走廊内,其在搜集物资时遭遇了一群猎犬

使用过程:在Elizabeth·██扔出天使塑像后,一只猎犬将其叼住并咬碎,随后一个电脑对话框从塑像中弹出,将猎犬的头颅截为两半。据本人回忆,该对话框的视觉风格与WindowsXP系统相符,其标题为“H@lLow w0rLD”,其内容为一行文字“i Lθve YoU”和一个低像素的粉色爱心图案,且没有最小化、全屏、关闭等按钮。该对话框似乎是不可摧毁的,且厚度无限接近于零,这导致其边缘极其锋利,试图爬过对话框的猎犬均被边缘切为两段。

备注:“呃,老实说,我当时被吓得不轻。那个弹窗上的字太诡异了,我还以为我会被它拉进天堂,或者诸如此类的层级。还好它只是立在那儿而已。”——Elizabeth。

使用者:雷励,男,隶属于M.E.G.狂野战士兵团。

使用物品:一个规格为2X2的便携式glitch,外形为一个玻璃制人像。

使用场景:Level 77的米色车厢中,其在执行任务时意外切出至该层级危险区,并被大量肢团包围。

使用过程:据雷励描述,在便携式glitch破碎的瞬间,一个“白色的罩子”立刻展开,被笼罩其中的所有肢团全部灰飞烟灭,雷励左手腕外侧的皮肤也被卷入其中。在肢团全部消失后,可观测到白色区域正中央存在一赤裸的人形实体。实体身高1.80m左右,外表呈灰色,其身材和面容均类似于成年男性人类,但其身体轮廓被形容为“粗糙模糊,缺乏细节,充满了僵硬的棱角”“就像上个世纪的3D模型一样”。值得注意的是,该实体头顶悬浮着一个WindowsXP风格的窗口,上书“ђUmαn.exe”字样,且存在最小化、窗口化、关闭等按钮。
在生成后,“ђUmαn.exe”开始以约2m/s的速度向前行进,进入其身旁白色区域的所有物体均被消灭,墙壁和地板则被转化为灰白相间的方格图案,类似于Photoshop软件中的“透明”画布。雷励立即后撤并拔枪向实体射击,然而子弹在进入区域的瞬间便遭到消灭,无法对实体造成伤害。混乱中,雷励的子弹击中了“ђUmαn.exe”头顶窗口的“关闭”按钮,随后伴随着WindowsXP的关机音乐,“ђUmαn.exe”缓缓隐去并消失。
事后,雷励对被“ђUmαn.exe”转化的表面进行了检查,发现它们变得极度光滑,且无法以任何方法破坏或变形,“就像初高中物理题里那些‘光滑平面’一样”。

备注:“还好它不会消灭射向‘关机’按钮的子弹,还挺人性化的。”——雷励。
“很明显,这些玻璃小玩意有创造实体的能力,而且这些实体的破坏力只会强不会弱。看来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这些东西了。”——研究员林娜。

警 告

以下内容为机密档案,仅供内部研究和管理人员查阅。

若需查看事件C-██,请输入密钥:

获取

便携式glitch可能在任何生存难度≥3的城市类、房间类层级中刷新,但其刷新概率较低,且其刷新位置常常是十分危险的(如实体群中,危险的地形上),若想要获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也有在Level C-284的非安全区中寻得便携式glitch的报告,但鉴于该层级的非安全区充满了不可知的危险和故障glitch,不建议流浪者通过该渠道获得便携式glitch

目前较为可靠的获取方式为在市场上购买——B.N.T.G.拥有售卖该物品的相关业务,M.E.G.也可为流浪者提供便携式glitch,只要流浪者能够给出相应的价钱。但由于该物品获取困难且库存较少,便携式glitch的价格居高不下,请想要购买的流浪者做好心理准备。

    • _
    发件人: moc.liamkcab|5-nc-sreesrevo#moc.liamkcab|5-nc-sreesrevo
    收件人: moc.liamkcab|4-nc-sreesrevo#moc.liamkcab|4-nc-sreesrevo
    主题 欢乐女神的安置事宜
    状态 普通

    嘿,卯兔,最近还好吗?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继基地【女神圣殿】后,我们的特殊部队【女神狂信徒】的模因训练也已经顺利完成。现在的他们是M.E.G.最忠诚的战士——我们把“背叛M.E.G.”这个选项永久性地从他们脑海中抹除了,他们可以做任何事,除了背叛我们。模因训练的花费着实惊人,酉鸡成天在念叨这玩意是个吸金怪兽,还说M.E.G.的财政都快被它搞出危机来了。但能够保证我们的最终兵器平安稳定,这钱也算是花得物有所值了。

    我明白你的顾虑,你在担心这是否人道,是否会损害兵团成员的利益。我可以用自己的监督者资格保证,加入【女神狂信徒】的士兵都是完全自愿的,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会经历什么。而且说实话,让他们接受我们的模因训练反而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护他们的安全。那可是欢乐女神,规格为NewYorkCity X Washinton D.C.的大故障。如果林娜的推测正确的话,一旦降临,数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将立即陷入狂喜,而这样的乐园将持续至少数百年时间,不止存放自由女神像的Level C-【已编辑】,整个后室C层群都会为之动摇。让我们的士兵睡个安稳觉,不用因担心背叛者而惶惶不可终日,这是我们唯一能为他们做到的。

    ——还记得吗?寅虎午马被那帮影子混蛋夺舍时曾说过一句话。

    【龙血族有υ(宇普西龙),暗影们有夺舍能力,那我们呢?我们有什么?】

    当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但现在,我想我可以给出自己的答案了。

    ——我们有【女神圣殿】,那里存放着我们最后的咆哮。无论是【欢乐女神】,抑或是【东京巨蛋】,甚至是【地上天眼】……当那些玻璃塑像在他们头顶破碎时,他们会知晓何为欢乐

    哦,抱歉,年纪大了,说话老是罗里吧嗦的。你就当是我返老还童中二病发作了吧,哈哈。

    愿希望永存。

      • _

      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因为好玩罢了。

      我是焦月,是便携式glitch的设计者。疯狂王国的遗产™是一群自诩艺术家的家伙组建起来的俱乐部,但很明显,其中只有我才能担得起艺术家这个名号。

      为什么?因为他们不过是在生产艺术,而我,在让艺术生产自己。C层群实在太无聊了,它需要一些疯狂,一些故障glitch,来恢复活力。

      你难道不期待吗?若是这种威力无穷的武器在后室各处流通,究竟会引发怎样的化学反应?强者会因此变得更强,弱者也有了反咬一口的底气,各个势力之间的平衡被打破,权力的齿轮再次开始转动。昨日的兄弟为了名贵的交易品反目成仇,这难道不是花见月最爱的讽刺剧?以为自己获得了力量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就是鬼月所痴迷的悲剧。还有那个勇敢的女兵,为了保护同伴不惜用巨型glitch与敌人同归于尽……啊,若是没有便携式glitch,我一定无法看到这么美丽的场景。

      至于龙血族,那帮恶心的爬行类畜生,他们害死了我的朋友,毁了我的,我可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这些杂种使用,所以我不得不在我的设计里对他们稍微,稍微特别照顾了一下。天璇死得可真是精彩至极啊,你知道当那条泥鳅惨死足球场的时候,欧米伽的脸色有多难看吗?真是太棒了,我可以就着它下三大碗白米饭。

      当然了,作为一位疯狂王国的遗产™的艺术家,我的创作怎么可能会停留在如此肤浅的层面呢?实际上,能看到这封邮件的不只是你,这封秘密邮件将对每一个能上网的流浪者敞开自己的怀抱。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看这封邮件吗?这就是原因了,原本应该保密的信息现在分享给了所有人,你好不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啊,不行了,光是想想这之后C层群会变得多么精彩,我就激动得浑身发抖,这简直是我最棒的杰作!

      ……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一定是疯了,对吗?你想问我设计出这么可怕的武器,难道就不怕自己也跟着遭殃?哈哈,怎么可能呢,设计武器是一门古老的行当,要是每个武器匠人、每个枪械设计师都害怕自己跟着遭殃,那这个世界恐怕早就没有武器这一说了。

      更何况,玩游戏当然要全力以赴,连性命都豁不出去的懦夫不配进入我的游戏场。不敢以身涉险的家伙,怎么好意思腆着脸称自己为“玩家”呢?

      当艺术家啊,最重要的感情就是疯狂。我讨厌眩病月建造的泪之城,成天哭哭戚戚的像个无家可归的小屁孩儿,我也不喜欢花见月制作的光之城,那就是个为讽刺而讽刺的劣等货。我喜欢的是疯狂,最纯粹、最原始的感情。所谓文明理性的历史不过万载,在此之前野生的疯狂早已绵延了数亿年,疯狂才是世界上最上等的感情,不是吗?

      你可以骂我是疯子,我不会在意,因为从以前到现在,他们都是这么称呼我的。我是焦月,我只为最极致的疯狂折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