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 O-260 - “忒弥斯回响”

评分: +18+x

咒术。抑或是巫术、魔法、奇术,人们并非对此一无所知——无论是从原始的图腾雕刻至现今的法阵绘制,还是以口传达自身所想的咒语言灵——我们一次也没有将幻想约束于自身的美好幻境中,用古法传承、万物泛灵、不可知论、祖先崇拜,进一步刨析世界的神秘本源,纵千古,化为一门可被传承的技艺。

这理当继续传承下去。

他们可以说这是迷信,甚至说这是邪教,但当我们的理论足以支撑我们的想象时,他们也只能对此哑口无言——而事实上,我们确实有在研究它们。帕拉斯女士曾经晦涩地向我们透露过它们的根本原理,乃至之后从前厅传来的异常科学中的奇术与生命粒子1,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用常人难以理解的对外事物,达成自身所期许的事实。

我们可以从后室中观察到此类技艺的存在;超脱常理,违反物理定律、生物原理的外在能力,它们有一个共同名称:“特性”——实体的特性、物品的特性、层级的特性,它们本身即是一种仅被其控制的对外能力——无论它们是否可控,我们都默认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这也正是将之命名为“特性”的根本原因之一。

研究特性,利用特性,转化特性————让它为我们所用。

—— 帕拉斯研究所
摘自《对特性的根本性刨析·序章》

limitation2

PLS O-260

控制分类 标准
科研协议 《忒弥斯协议-控制章》
管理条例 《初号机管理条例》

当前属于 帕拉斯12Lab研究管控中心第III号扇区第4单元。


这并非是夸夸其谈,目前人类(或是实体,后续统称“知性体”)已然拥有了“赋予”物品特性的能力——显而易见,即便它们是知性体的产物/造物,它们也能自然而然地出现特性。我们自然可以从科学的角度出发,剖析每一个物品背后的原理,但这并非是必要的,这只对关心它的对象有用,深入的探究只会创造无趣。

创造者需要它的创造物具备其应有的特性,当然,此处的“特性”并非物理或生理层面上的、可供探究或理解的特性,而是我们在序章中提及的对外能力。我们可以用墨或鸡血在一张黄纸上画上符文,或用汞银在地上画上一个法阵,即便我们能够理解符文与法阵的用处,却无法使它们真正在认知上起效——我们看不见符文镇住了无面灵、食尸鬼,也看不见法阵中出现一个广义上的恶魔。

但我们需要它们生效,于是我们奏“言”。

何谓“言”,对宗教的祷告、与鬼神泛灵的沟通、佛教真言、万物有灵,我们甚至能够“祸从口出”——长久以来的信仰为我们的语言附加了力量——我们存在信仰,于是我们相信信仰带给我们语言的力量。这是一种“心诚则灵”的主观思想,在前厅,我们质疑神婆与算命先生的胡言乱语、神父与教宗的狐假虎威,却有神秘的组织用所谓的“异常科学”发现了生命粒子,借此缔造了更为特殊的奇术。

既然前厅科学能够容忍异常科学扭曲现实,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质疑后室的“心诚则灵”呢。

—— 帕拉斯研究所
摘自《对特性的根本性刨析·一章》

sience-fiction-3099739_1280.jpg

图1。O-260原型机,TET-I。

in-control.png

In Control

O-260 ,“忒弥斯回响TET”(The Echo of Themis),是一类供知性体输入感知并将之具象表达为“特性”的人工造物,在现实中表现为机械装置。该装置多用于在实验环境下模拟实体或物品在现实中表达的“特性”,藉由施用者的感知,赋予该装置类似的“特性”。在研究所中亦被称为“回响装置”。

该装置于统一后室时1957年4月9日在帕拉斯12Lab的S.P.E.R.D.制成,共计耗时约8年,其中涉及的阶段性学术附录共达18份;经洛克斯·达瑞(Locks·Darry)主手设计外观与内部硬件,以“便携性、可塑性、多元性”三点优势成功获得1960年第三届帕拉斯研究所装置设计“赫卡忒奖”。其研发目的旨在:

时间痕迹

特殊性质与回响研发部门
S.P.E.R.D.

S.P.E.R.D. - 全称特殊性质与回响研发部门(Special Properties and Echo Research Development),帕拉斯研究所下属,建立于08Lab、12Lab,由洛克斯·达瑞(Locks·Darry)成立,主要研究实体、物品、层级的对外特性,并将之利用。

该部门所处的科研领域曾经为帕拉斯研究所的主要科研方向之一,但在帕拉斯女士失踪后,该部门的研发进程一度停滞。直至其子麦克利阿·达瑞(McLeah·Darry)于无意中完成忒弥斯回响II型,该部门才最终回归至研究所科研主流之一。

S.P.E.R.D.为帕拉斯研究所成立的最早的部门之一,主要职能为探究“特性”为客观现实带来的主观具象影响,剖析其背后原理并依照黑箱理论深化模拟实验对象的“特性”。


“我们曾恐惧实体的特性,”
“如今这份恐惧不再。”

  • 在不直接对知性体或物品实验的前提下,剖析并模拟其特性。得益于研究所的天然优势,多名实体报名参与修正 O-260 在模拟中的特性偏差——当前,该装置已能成功复刻34%已知实体的对外特性,尽管其中部分特性尚无法达成完全相同,但仍对实验或研究产生重大突破;
  • 对假想体的深度剖析。目前,可供研究所研究的实体或物品基本均已归档至中央存储站点,但对后室的实际上限尚不明了,藉由流浪者对更多幻想实体、物品或层级的想象,利用该装置构建实验环境,有效协助研究所外派成员或相关协约者面对未知实体、物品或层级时优先作出相应的自救行动;
  • 研究所自卫活动。目前,依照初号机为原型而组装或改进的 O-260 在12Lab中数量已达17台,尽管尚无法成功量产,但在如今研究所中已有所广泛运用。研究所安保部主管叶瑞卿(Ye Ruiqing)与研发部卡洛琳 · 伊文斯(Caroline·Evans)均认为该装置除却能在实验中发挥其能力,亦能在探索层级或防卫研究所中大放异彩——在面对敌对个体时,模拟并利用实体或物品的特性,以期使对方措手不及。

同时,O-260 的问世,为研究所剖析“巨物”提供了更多可行的处理方式——遗憾的是,因其当时的设备上限仍存在局限性,对“巨物”的研究被迫搁置;直至1965年12月3日,年仅16岁的洛克斯·达瑞之子麦克利阿·达瑞(McLeah·Darry)于一次兴趣培育中利用情绪晶石改装TET-I(亦即原型机型号),并因此成功制成了TET-II。

相较于TET-I,TET-II在模拟特性上更加着重利用使用者的情绪——情绪的存粹性、单调性与模拟特性的输出强度呈正相关——这为研究所模拟“巨物”对宏观事物的作用能力作出了巨大贡献。现如今,帕拉斯研究所的多个下属研究室配备有TET-II。

可惜的是,TET-II并没能赶在帕拉斯女士失踪前出现。

门当户对——我喜欢这个词——我们在上一章谈到了“言”在施术中的作用,但是我们都知道语言不是万能的。我们曾稚嫩地相信向陨星许愿能实现愿望、向彩虹许愿能满足期望,而事实并未因此发生任何改变:陨星和彩虹不过是一种自然现象,我们能够剖析它的内涵,哪怕后室赋予了它许愿成真的特性,它也依旧是“目的的载体”。

我们需要一个能够理解我们自身的物质,这个物质同时也必须能让他人理解我们自身——行为学剖析部门主管格伦·林克拉斯·托尔(Glenn·Linkras·Thor)认为,语言的沟通不只是文字的交流,情感的向外表达也是“言”的一部分——情绪。它是一种抽象的事物,但当我们传达给他人时,它就会变成一种具象的行为。喜悦、愤怒、悲哀、怨恨、恐惧……它们构成了生物实体对具象事物的抽象反应。

即便我们能够学会隐藏情绪,懂得伪装自我,但在真正表达时,情绪也是会在潜意识中向外发散的。冲动的情绪往往会造成语言的缺失,它们会成为具象行为的理由,其中的情绪同样饱满,但对于知性体而言,语言中蕴藏的情绪更具效用,于是我们施展了“言”,诅咒伴之而生——这是一份没有效用的“言”,我们自然知道它毫无意义——很快,法器、蛊毒、咒具亦应运而生。

当我们向施术器具施加“言”时,那些器具就拥有了“特性”。

这只是其中一种“特性”,人们借助无法理解的事物,期望它能够满足他们的目的。我们也可以去祝福某个人,祝福他长久平安,祝福他万寿无疆,这份期许创造了护身符与平安珠。

这是一种迷信,但它可以被实现——在后室实现。

—— 帕拉斯研究所
摘自《对特性的根本性刨析·二章》

unsafe.png

Precautions For Use

优先注意的是,一台 O-260 仅能记录、存储并模拟表达一种“特性”,这意味着每次选择记录期望表达的“特性”时须深思熟虑控制自己的情绪表达——这一弊端致使TET-I未能在短时间内广泛运用——即便其可以修正自身的情感传递以表达所期望的“特性”,但在真实环境下,使用者的情绪与思维的发散成为了难以控制 O-260 的主要原因。

而TET-II的出现成功打破了这一限制,现如今的 O-260 保留了I型的施术逻辑,同时在此基础上,使用情绪晶石有效收束使用者发散的情绪;尽管如此,知性体本身复杂的情绪难以做到纯粹性与单调性,而多人使用同一装置亦会使得其事倍功半——这一因素成为TET-II从原本的小队型施术单元,变为现在的个人型施术器具。

依此, O-260 的使用条例于1966年3月20日正式编成,概括如下:

  • 使用者应拥有熟练表达自身情绪的能力,且熟记《O-260可效用律言记录册》中适用于自身的“律言”;
  • 使用者应尽可能精炼情绪的表达,或是安置存储有对应情绪的情绪晶石至装置核心;
  • 使用者人数应尽量保持为一人,在启用装置时使用高于60分贝的声音向接收端重复输入对应“律言”,直至观察到输出端警示灯出现红色高频闪烁为止;
  • 效用将持续至警示灯的红色高频闪烁结束变成蓝色后才能继续施展“律言”;
  • 每台 O-260 应保证周期性维护、清洁,并将各装置的状态附加其编码于每月1日上传至S.P.E.R.D.数据库;
  • O-260 内刻有高精度施术回路2,损坏回路元件即意味着 O-260 的报废;施展技艺时请注意保护装置完整性。

鉴于TET-II所用的主要核心元件为情绪晶石,因该材质的特性,每一位TET-II的使用者应每60个自然日前往最近研究室的心理辅导部门就诊;在短时间内多次施展技艺将使得自身逐渐失去对事物表达情绪的能力,因此使用者须注意避免陷入此种情况。

实体当然也拥有“特性”:令人恐惧、令人丧失行动的特性,令人愉悦、甚至是用未知的力量保护人们的特性。它们之中可能有些无法言语,但这不妨碍它们用行动表达它们的情绪——它们甚至可能不拥有广义上的情绪——它们利用与生俱来的“特性”达成它们的目的,对人、对物、对实体,它们个体本身就是一个用来施展“特性”的载体,而它们的行为或语言则构成了我们认知中的“言”。

我们已经在上一章阐明了个体间的交流并不总是依靠言语:“言”不等于言语,而是情绪的载体。那么实体的行为自然也能成为“言”,它们行为中蕴涵的情绪使得它们自身成为了一个自主性的施术单元,于是我们成功观测到了由它们的“特性”,架构而成的“现象”。

而后室中独立的现象更像是一种脱离法阵、刻纹、符文等物质载体,脱离情绪的载体“言”的“现象”,我们观测不到这类“现象”的实质,也无从追溯它的来源。但若一定要对这类“现象”下一个具体的定义的话,那么“现象”一定是某种超出认知的、庞大意识体产生的“特性”——假设这类意识体确实存在,那么它的个体本身就已经成为一种“言”的具象,它的存在即为情绪的具象、抽象事物的具象。

而这种意识体的存在假设终于被确认存在,黑夜巨物造成的现象脱离了它具象的身躯,以具象的个体升华为抽象的规律——但这同时也意味着,如果我们能够知晓它的本源,了解它的“言”,我们便能模拟、架构、表达它所表达的“现象”,便能拥有它所拥有的“特性”——

我们便能杀死巨物。

—— 帕拉斯研究所
摘自《对特性的根本性刨析·三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