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C-171 - “羁绊石”

评分: +17+x
统合物品分类系统
物品编号:C-171
位置:C层级多数层级
安全性:不稳定
用途:
保护
状态:
难以获得;可多次使用


描述

羁绊石是一种只有人类能够持有的特殊物品:经过考据,Object C-171只有在两个或人类以上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双向信任感和认同感后才会在该人类群中的随机一人手中出现。它的外观被描述为一种分外光滑的白色鹅卵石。它们的重量不一,但大多数在613.5g-880g之间。

2019110114271775127.jpg!cc0.cn.jpg

一片红叶与几块羁绊石。拍摄于Level C-194

性质

关于羁绊石的用途,则涉及了其最基本的性质:它可以为持有者与被其认定的人提供抵挡不同程度伤害或精神打击的立场;倘若两种攻击同时针对持有者或其友人,立场则会将它们全数抵挡。而目前看来,羁绊石的抵挡效果与人数、高信任感持续的时间以及羁绊石自身的状态三个因素有关。产生羁绊石的团体中人数越多,羁绊石产生的立场数量就会越多,能为更多人提供保护;信任感持续越久,羁绊石的抵御效果越强。因此在理想状态下,羁绊石甚至可以为持有者抵挡数次致命伤;关于羁绊石自身的状态对于防御效果的影响目前尚不明确,还有待进一步的调查。若您持有相关情报,烦请联系所处层级附近的M.E.G.基地上报。

然而,倘若这个群体中的某个人类对其他人产生了“背叛”行为1,羁绊石会分为两种情况而产生不同的效果:当某人无意做出“背叛”行为时或“背叛”行为有不违背道德底线的正当理由时,背叛者将被排除出原先受该羁绊石保护的群体,在一个月内将无法接触群体中的剩余人,当其他人表示原谅或理解被排除出者时,他可以重新受到羁绊石的保护;而当某人明知自己的行为是恶意的、不道德的仍坚持对群体中其他人做出背叛,羁绊石的形成的立场则会给该背叛者造成冲击伤害。

羁绊石不会因上述行为的发生而损坏,反之,它会使被背叛者的理智和意志力大大加强,能再为这个群体中活着的剩余人类抵挡伤害和精神冲击。

卵石在背叛者身上造成的伤害多半是钝击,但根据某些流浪者的反馈,羁绊石也出现过爆炸的个例情况。通常在爆炸之后,羁绊石的防御力量会更强。

当流浪者不希望继续持有羁绊石的力量时,只需要受该羁绊石保护的人群表现出“断交”迹象2即可。

实验记录

首次发现
时间:2020/4/13 4:51 A.M.

地点:Level C-20的某个溶洞中

李诗诗:不是说过不要乱跑了嘛……你看看你这狼狈样,这衣服你也没法穿了,但我现在上哪儿给你找换洗衣服去?

艾米莉·劳伦斯:好吧好吧,这回算我身上。真该死……天晓得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个洞?!

李诗诗:我一定想办法把你带到和家一样的地方去。都多少年的朋友了,别把各自当外人。这可不像你。

艾米莉·劳伦斯:你拿块石头干什么?

李诗诗:我还想问你呢,你差点跌下去摔死了,怎么还有心思往我手里塞石头?

艾米莉·劳伦斯:我哪有空给你塞石头?况且这种石头遍地都是!

李诗诗[对着手中的卵石愣了一会儿]:我们得快点回委员会了。这东西恐怕不是一块石头那么简单。

[李诗诗扶起坐在地上的艾米莉,二人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日志结束›






编号 持有对象 情况 状态
001 艾米莉·劳伦斯、李诗诗、布莱恩·贾 艾米莉与李诗诗在前厅曾是初中、高中、大学的校友,关系亲昵。布莱恩与二人在Level C-20相识,他发现与二人是前厅某省某市的“老乡”。2022年9月14日,李诗诗劈腿艾米莉的男友布莱恩后,001号羁绊石通过重击二人头部杀死了二人并在现场消失。推测001号已重新回到艾米莉手中,尚不明确其具体位置。 下落不明
002 陈浩、程泽 陈浩与程泽是来自前厅某市重点大学的大学三年级生。2021年1月3日,陈浩在程泽被受到Phenomenon C-7影响的蜜蜂攻击后没有抛弃对方,而是对它的伤口予以正确的处理,并予以程泽情感上的支持,使得002号羁绊石对他们的保护大大增强。陈浩得以与程泽支撑到该现象结束。 受强化
004 宁青春、郭婧 宁青春与郭婧在前厅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发小。在Level C-377,宁青春因为精神压力过大而与郭婧产生口角,争执过程中,她用刀划伤了郭婧的手臂,而后她发现自己再也不能接触对方。深感愧疚的宁青春为郭婧留下包扎伤口的药物后独自离开。004号羁绊石受到了强化,后来二人都通过找到中国结而离开了当时的层级。宁青春、郭婧现分别居住在Level C-673Level 11 受强化
010 李子霞、李子云 李子霞与李子云是一对十三岁的双胞胎姐弟。二人在前厅受良好教育,家庭关系和睦友好。他们于2020年初切入Level 0后开始持有010号羁绊石。二人虽因年龄太小不离开Level 1的阿尔法基地,但经过实验,他们的羁绊石保护效果与已经受强化的002号相比更强。 正常
013 林南山、董茔 林南山与董茔是一对业已订婚的情侣。二人于2018年5月13日切入Level 0。董茔在同林南山产生口角后,在2022年4月7日不幸切入Level 7,于其中溺水而死。而后林南山因过度愧疚自杀。其生前所托友人保存的013号羁绊石不出所料地化为了一把灰烬。 损毁
015 林雨、姜桑柔、郑晓惠、安奇 此四人为来自前厅一县城的死党初中生,在后室中以四人小组为单位行动。但在四人中,林雨与姜桑柔关系较好,郑晓惠与安奇更为亲近。四人在切入Level 0后失散,但后来用三天时间奇迹般地在Level 1重聚并于后室中探索和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四人患难与共,获得了羁绊石。2020年8月16日,姜桑柔因骨折受伤无法行动,选择在Level 1休养。安奇与郑晓惠、林雨在探路和搜索物资的过程中不慎切入Level 8,林雨因感染Entity-19体力不支无法继续前进,安奇与郑晓惠在杏仁水储备充足的情况下,选择了抢过林雨保管的羁绊石,丢下林雨继续前进,致使林雨在极大的痛苦中死去。他死后,015号样本立刻爆炸,发出巨响和耀眼的光芒,吸引了大量实体。几乎与此同时,四人中唯一的幸存者姜桑柔立刻向基地相关人员报告,她声称自己拥有了一块金色的羁绊石。经过调查,该情况属实。随后015号样品移至他地进行管控。 管控中


时间:2022/9/20 11:25 A.M.
地点:Level 1 Alpha基地

卡罗尔·琼斯[翻动桌上的文件]:所以这就是你收集到的有价值的信息?都是很普通的档案啊。

李昕儿:是啊。都是大路边上的东西,使不上劲。对羁绊石的性质调查根本没有推动作用嘛。我要是能找到有用的信息,就不用来麻烦你了。

卡罗尔·琼斯:好吧……我这儿有个故事,你想不想听?我想能对你有点启发。

李昕儿:可以啊!你讲!

卡罗尔·琼斯[从档案夹中翻出一份很厚的采访记录]:找到了。

卡罗尔·琼斯:这是一件不知真假的事情。事件的主角,是一位姓清水的流浪者。他与他的四个朋友是011号羁绊石的持有者。倒霉的一天,他们不幸切入了Level 98进入了Level 64

卡罗尔·琼斯:更倒霉的是,他们中一个叫柳圣子的女孩子在Level 64不幸被沾满了霉菌的尖锐物割伤了腿,致使伤口感染发炎。包括亓方好在内的其他三个人不得不减慢了行动速度来照顾她。

卡罗尔·琼斯:不过“潜伏者”显然不那么善良,它盯上了这几个年轻人。清水是四个人中体力最好的,也就是他负责带着绝大部分资源与圣子在层级中躲避“潜伏者”和寻找出口。剩下的两个年轻人则带着少部分物资,去负责转移它的注意力——最终,因为通讯的不及时,他们都死在了开灯的房间里。

卡罗尔·琼斯:幸运还是在眷顾着圣子和清水的。他们得到了前哨的人的帮助,但是圣子的情况已经难以靠药物恢复正常了。最终她选择离开了清水身边,让他独自进入了Level 0。清水从始至终都在为离开那个层级做出贡献,最终却让友人全部走向了死亡。而他们本都有不死的机会——到底是他背叛了他的朋友,还是他的朋友背叛了他呢?

李昕儿:这……所以羁绊石呢?

卡罗尔·琼斯:清水先生没有回到Alpha基地报告它的情况,但是那个样本应该是还在这里的,你想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一眼。

卡罗尔·琼斯:只不过,没有了友情作为支撑的羁绊石,还是羁绊石吗?

李昕儿:或许不一定是这个角度。这个物品就不能有别的含意吗?

[沉默持续了五分钟]

李昕儿:呃,你咋了?

卡罗尔·琼斯:我的理解是……对待已经和你出生入死的朋友,除了彼此相互救赎时的人性光辉以外,既不能只是一味的宽容、也不能仅是一味的苛刻。有些时候,对他人给予批评和约束是很必要的。我们甚至会因为对方的错误不得不伤害对方,但事实上,这不见得会伤害感情,反而正是坚情的流露。

李昕儿:嗯……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能尖锐地对待朋友而不损坏友情的人很勇敢也很难得。兴许Object-171是在帮我们筛选这种人。它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卡罗尔·琼斯:我认为在后室寻找“意义”本就是没有太大意义的事情。

卡罗尔·琼斯:从你开始到我这来找资料到现在已经过了五个小时了。我记得你在Level 8救了我的那次,留下来的拉伤才刚好没多久吧?

李昕儿[拉伸胳膊后面露难色]:还真是这回事……反正我这辈子不会想着到Level 11了。这对我太难。

卡罗尔·琼斯:想吃顿好的吗,昕儿?走吧。

[在卡罗尔放在椅后的书包里,一颗白色的鹅卵石出现了。它正折射着白炽灯的光芒,闪亮。]

<日志结束>



行为准则

与你的朋友关系足够坚韧。

当你们彼此信任、能正确地对待自己和对方的错误和缺点、满怀勇气和希望、在危急时刻能无怨无悔为彼此付出,但又无法脱离险境之时,羁绊石会在你们中的一个人身上出现。当然,把陌生人的羁绊石抢过来为己所用并不能保护你,甚至会造成完全不必要的伤害。

比起一时的安逸,心平气和地去经营一段真正的友谊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如果你真的需要这项物品,还请自己参与其中。




photo-1506869640319-fe1a24fd76dc?ixlib=rb-4.0.3&ixid=Mn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auto=format&fit=crop&w=1170&q=80

“你好,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