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回家的日子
评分: +21+x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摄影师闯进了Level 178,就像此地对实体的排斥全然不存。他用力推了下门,纹丝不动,如同和空间被固定在了一起。他抬手敲了敲门,随后改敲为踢,试图唤醒熟睡的Kate。

这些尝试失败之后,他开始将自我从这具死者的躯壳中抽离,还原到近似旁观的状态,确认周围时空现状。从那脱离五感的感知中,他发现Kate所在的房间已经无法看透,这表明它至少部分地独立出了这个层级。

接下来需要做一些特殊的事,而且不能掉了“速切协会摄影师LCR524ti”的马甲……这样想着,他从体内抽出了那支蘸水笔,动用其中属于自己的寄存力量,混合在声音中低吼:“退下!”

待到众人散去,他开始召唤自己的血肉,直到那些藏在墙里的油质流体在他面前凝成晶莹剔透的全身镜。而后,他用不是语言的语言沟通着那部分自己:“回放昨晚在这里感知到的门后。”

那流质的镜面模糊起来,不再倒映着他。各色色块在上面流动,汇聚成颤抖而混沌的影像。有什么东西从Kate桌上的花瓶里延伸,屏蔽了外界投向的感知,肆意生长,将房间剥出了这个层级。

不能再拖下去。他看似穿墙而过,实则借助房间穿行于层级中的能力,一点点地用属于自己的空间与半封闭的空间交换位置。在这个“尸体房间”完全进入了半封闭的空间后,他重新用这个身体的五感观察周围。

他看见瓶中的荧光藤延伸,封死了房间,就像发光的茧。那藤蔓向床收束,以她为中心发散。它有着铸铁般的质感,串联着房间里的一切,每一个物件都成了它的节点,就像结出各种各样的果实。

他将留在外面的流体抽回,映射出她体内的状况。虚幻的藤条攀上骨骼,纠缠心脏,彻底隔绝了这方空间。而后,两个房间一并被海象征性地吞没,他带着那团藤球转移到万洋之海上。

借助这里相对脆弱的现实,他扩展着Kate的自我,使之从那具还算是人类的身体中延伸到这一整块被分割下来的空间里。他不得不承认,那份“和层级交配的妙妙自杀大法”虽然无比粗糙,但它的思路的确很奇妙。他正对Kate做的事,就是他受那种思路启发从而开发出的法术。

在转化完成之后,藤球在海面上散开成平台,Kate随之苏醒。海上的微风轻拂着,她感到身体浸在海水中的凉意,又看向躺在床上,完全没沾到水的自己,被这矛盾的感觉惊得说不出话来。她试图起身,被藤条拉扯得一阵疼痛,只得再度躺回去。

“好啦,宝。我知道你有很多问号,但你该知道的东西已经塞进你脑子了,想一想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Kate这才发现,摄影师像个幻影似的飘在她的头顶,“你的房间整个变成你的东西了,把它折进你的体内再放出来就像动动手指那么简单。”

在Kate把房间顺着藤条构筑的联系折叠起来后,摄影师拉着她的手行走在水面上。这水面像是柔软的厚垫子,又有点像不断摇晃的蹦床。“这可是中枢洋,只要你想在水上走就绝不会掉下去——带你看个东西。”

泛起波涛的海面将金光切分成无数的碎片,成群结队的海豚和大鲸向着同一个方向赶去。他们两个分明只是在散步,却轻而易举地超过了这些鲸群。远方浮现出城市的轮廓,继而逐渐清晰,那个锈迹遍布的巨型标牌上有着六个字:“欢迎来到蓬莱”。

他们望向来时的方向,成群结队的三文鱼正向着这里游来。他指着那些正在回家路上奔波的鱼群,对身旁的人说:“新年快乐,Kate。”“我不喜欢……”“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个前厅人的宗教节日——但今天是鱼回家的日子,也是后室里海上与临近江河湖海的地方欢度新年的时候。”

隐约鞭炮声和硝烟气味传到了蓬莱的码头,宣告着新年的到来。在这半虚半实的万洋之海上,永世漂流的城市又度过了它的一年。他们沉默着向城中走去,仿佛已经彻底融化在这全城欢庆的气氛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