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月岛

评分: +71+x

role-logo.gif

警告,该份文档仅对管理员及以上权限人员开放,任何未经授权的访问都将记录在案。

>>> 正在进行身份核对…

>>> 身份核对完成,欢迎,尊敬的M.E.G.机密数据库管理员,请输入指令…

>>> 搜寻文档,关键词:“君自故乡来”、“祷月之仪”

>>> 正在搜寻相关文档……

>>> 在子区集中查询到一份符合关键词的档案,是否查阅?

>>> Y

>>> 正在加载文档…

>>> 加载完成!



夕月岛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未知

  • 安全性未知
  • 稳定性未知
  • 实体绝迹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夕月岛是位于忘川中心的一座小岛,“君自故乡来”组织曾在此处建立了医馆用于思乡症的秘密研究,这些建筑于2023/05/08日的月食后便全部消失。

由于忘川被“君自故乡来”组织控制,M.E.G并未知晓该处隐秘设施的存在。2022/09/17日,M.E.G.收到报告称大量思乡症患者向忘川中心进发,忘川舟楫社一度停止工作,随后该层级的浓雾在下午七时左右散去,一轮圆月升空,当晚发生了数次月食现象。随后第二日忘川的天气恢复至正常的阴天,M.E.G.留守人员发现忘川舟楫社直至第二日晚上均无人值守,推测忘川内可能发生了异变,便通知总部前来调查。

经过数日的调查,M.E.G.仅在忘川内发现一名女性,并且其生命体征极其微弱,而其他思乡症患者及驻扎于该层级的医疗人员均行踪不明。调查队迅速将该名女性转移至安全的地带进行治疗,两周后该名女性宣告死亡,在濒死状态下该名女性的意识短暂恢复,并向医务人员透露了位于忘川中心小岛的秘密设施。随后M.E.G.便调查了隶属于“君自故乡来”的秘密研究设施,发现该处设施曾用于进行针对思乡症患者的人体实验。另,自此事件后,M.E.G.进行了广泛的人员身份甄别,发现近乎所有的前厅人在该次事件后失踪或死去,M.E.G.在忘川中发现的女性现为最后一名记录在案的已死亡前厅人。

根据从设施内部搜寻得的资料,该处设施被命名为“祷月医馆”,该处小岛也被称为“夕月岛”。现将该处设施的探索记录以及祷月医馆的相关资料汇总于下方。


附录一 - 最后一名记录在案的前厅人死亡前的录音:2022/11/19,M.E.G.在忘川中发现的唯一一名女性短暂恢复意识,与医务人员简短交流后便死亡。以下是当时的录音记录。

与忘川中发现的女性交谈的音频记录

M.E.G. 医疗设施,2022/10/05


<记录开始>

柔和的女声:医生,你来了,她恢复意识了!

沉静的男声:我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柔和的女声:看起来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我们的药物都对她不起作用,尽管指标都正常,但她还是在肉眼可见地衰竭下去。

沉静的男声:所有的思乡症患者末期都是这样,唉,她能说话么?

柔和的女声:能,但是基本上都是在说些不明意义的话,喊她她也不应声,只是自己在那说。

沉静的男声:好,我去看看她的情况,你继续盯着仪器就好,有什么问题喊我。

柔和的女声:好的。

……

沙哑的女声:月亮啊,感谢您的慷慨,感谢您带走我的灵魂,让我不再饱受过往的折磨,我将我的回忆、我的灵魂献与您,我始终是您的信徒。

女人的声音如同一阵微风,几乎无法听清。

沉静的男声:女士,听得到我么?我是你的主治医师。

沙哑的女声:医生?我已经不需要治疗了,你才需要治疗,医生。

沉静的男声:女士,这话是什么意思?

沙哑的女声:我们都困于一个甘美甜腻的梦境之中,我们将那没和我们一样沉沦的人都视为病人,将他们关起来,给他们治疗,强迫他们和我一样。熟不知,我们其实都已经病入膏肓了。

沉静的男声:女士,思乡症是很严重的疾病,你已经病得很严重了。我们会尽我们所能,但是我还是想问,忘川里发生什么?为什么你们会变成这个样子?其他人去哪了?我们需要尽快去解救他们。

沙哑的女声:解救?哈,真是何等的傲慢。如果那些患者在另一个世界活得很好,忘却了那些曾经的苦痛,你们又何必非要将他们拉回来,让他们回到你们所谓的正常世界?

沉静的男声:活在幻觉里可不能算是活得很好。女士,我不想与你争论,我们时间紧迫,还是麻烦你告诉我们哪里才能找到他们吧。

沙哑的女声:哼。夕月岛,忘川中心,那里有一座祷月医馆,所有人都在那里,但是已经晚了,他们都走了。

沉静的男声:夕月岛?我从来没听过这个地方,它在忘川中心么?我要怎么过去?

沙哑的女声:只有得了思乡症的人才会主动去那座岛上,去找忘川舟楫社有灯的小船,她有着月亮的庇佑,乘坐她,大雾将被驱散,去往那座小岛的道路将得以显现。

沉静的男声:好,我会去那里找到剩下的病人。另外,你能告诉我月亮、梦境这些代表的意思么?这和这座岛屿内部的一些现象有关么?

沙哑的女声:月亮是前厅的一个星体,但它在后室之中却也存在。曾有月之民认为月亮乃是连接前厅和后室之间的道路,而我们思乡症患者终将在月光的沐浴下踏上旅途,藉由这条道路返回我们的故乡,这也就是我们常言说的祷月之仪

沉静的男声:所以这是一个返回前厅的方法?

沙哑的女声:我知道对于你们后室人来说前厅从来就只是一个缥缈的愿景,并不真实可信。但是那被遗忘的事物就真的不存在么?即使整个后室之中所有人都遗忘了,前厅就真的不存在么?

女士随后对医生任何的发言不予理睬,对话被迫终止。

<记录结束>



根据该名女士提供的信息,M.E.G.在忘川舟楫社仓库找到装有月亮形状提灯的小船一支,航行记录显示它曾多次往返“夕月岛”,M.E.G.认为该小岛可能与忘川发生的大规模人口失踪有关,于是派遣了一队老练的探员和一名久居忘川的向导乘坐该船前往小岛进行调查。该名提供信息的女士在与医生交流后的当晚死亡,死因系全身性器官衰竭。

附录二 - 夕月岛的探索记录:常年驻扎于忘川的M.E.G.向导叶劳夏作为向导搭乘小船,其他队员乘船跟随,往忘川中心的夕月岛进发。忘川内部的讯号干扰很快使得这小队与M.E.G.的临时指挥部失去联系。约一周后,小队安全返回,他们表示湖中央的小岛上除了一片废墟外空无一物。向导叶劳夏在探索过程中失踪。在忘川进行第二次大规模搜索后,该名向导的尸体在忘川浅滩处被发现,她的周遭还有大量被忘川水浸湿污染的记录。M.E.G.仅成功复原了一小部分探索记录并归档于该附录中。

向导叶劳夏的记录一

夕月岛外围


matou

夕月岛的海岸。

在提灯的照耀下,我们成功抵达了海岸。即使是强光手电也无法穿透的迷雾,竟会被提灯那微弱的光芒驱散,真是不可思议。

海岸附近还有很多类似的小船,粗略估计有三十几艘,有些大船感觉甚至能载几十人,他们到底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要把思乡症患者聚集到这里来?我心里仍然充满疑惑,君自故乡来这个组织一直严格保守秘密,他们在这里隐藏了什么吗?

我们在海岸附近一边警戒一边整理装备,尽管不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探索任务了,但是我还是止不住地紧张,这个浓雾笼罩的小岛内隐藏着什么不好的东西,我有这样的预感。经过搜寻我们基本确信海岸附近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看起来所有人应该都去岛的中心了。

我们会尽快行动,查明这一切。希望行动顺利,祝我们好运。

向导叶劳夏的记录二

夕月岛深处


fog

夕月岛被浓雾笼罩的道路。

我大意了,这座岛屿和Level 0有着类似的性质,我刚踏入这个岛屿没多久,就觉得一阵头晕目弦,等我反应过来时,其他队友的身影早都消失不见。而我原路返回时却发现原来的海岸竟变成了一大片浓雾笼罩的戈壁滩,根本望不到尽头。没有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前进。

小岛上的道路和我儿时曾经回家的道路一模一样,我还记得我每天需走数公里的田间小路才能到学校,尽管生活艰苦,但回忆起那段时光总是能让我紧张的情绪舒缓很多。对于探索未知的恐惧也在这种熟悉的感觉中消散了,但我仍然提醒自己不能大意,这可能是这里的心灵影响或者是障眼法,目的就是让我放松警惕。

过去从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我要继续前进。

直到现在为止我没在岛屿上发现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这很奇怪,据统计,事情发生前夕至少有百来名患者来到了这里,这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他们活动的痕迹?还是说因为这里的特性使得我和其他人的活动范围被分隔,所以才看不到?

胡乱猜测也不能得出什么结论,我决定继续向深处进发。

向导叶劳夏的记录三

祷月医馆入口


yiyuan1

祷月医馆全景。

终于,我到了小岛中心,这里的巨大建筑毫无疑问就是祷月医馆。医馆破败不堪,似乎已经处于废弃的状态。我本想直接进入医馆探索,但考虑到我已经连续徒步走了六个小时,最终我决定在医馆外的空地先休息一晚,第二日再进入医馆内部。

我砍下周围的树木生起了一团火驱散夜间的寒意,并在帐篷四周设下绊线与铃铛,以防有实体接近。我本想简单地休息一会,谁知我竟很快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我曾经的亲人,我的父母、我的爷爷、我的丈夫、我的女儿…他们的身影、面孔在忘川之水中扭曲着、狞笑着,而随着我将忘川之水一饮而尽,一股愉悦而欢欣的波纹在我体内扩散,我不再是那困于耷拉皮囊的囚犯,我是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我可以飞向世间任意一处,我穿过那腐臭的黄色办公楼,我暂歇于那阴冷晦暗的地下矿洞,我也可跟随着汽车站那发出的汽车、火车,甚至那航班的速度也快不过我。我有时也在一间居民楼那遥望着那困于书本与试卷中的小女孩,我看着她从窗台跃下,摔成了一滩烂泥;我还看到那轻推着已死之人的无主孩童;那尽力辩解自己无过的可怜打工人;那失去住所、失去希望,来到小岛渴望获得救赎,那虚伪的信众,我还看到,我还看到,我看到了我自己…他们全长着和我一样的脸,用着和我一样而又不应一样的名字,这让我毛骨悚然。忽然,电闪雷鸣,那整个世界卷起狂风、下起暴雨,我无处可去,办公楼关紧窗户,车库闭紧大门,居民拿着扫把驱赶着我,就像是我让她的孙女跳楼了一般,我无处可去,我的羽翼在狂风中被撕碎,我的梦境破碎了。

半夜,我被铃铛清脆的响声惊醒,没有迟疑,我便立即举起枪出去查看情况,外面的景象让我大为震惊。即使火光已经熄灭,月光仍然明亮,祷月医馆外围徘徊、漂浮着数不清的淡蓝色半透明人影,他们似乎完全没发觉我的存在,一个躲闪不及就会有人影从我的身体中穿过。

在我正感到疑惑之时,祷月医馆的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着淡黄色长袍的、佝偻着背的人走了出来,只见他在空地中心双手合十跪下,呢喃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语或是祷告。随着他祷告的言辞愈来愈激烈,月光也愈来愈强盛,所有的蓝色人影开始迅速向月亮汇集,那光芒甚至让我睁不开眼睛。最后,我听见他重重的连续三记拍手,月光终于恢复到正常的亮度,然而当我睁开眼之时,那个佝偻着背的男人居然已经在我的面前,我吓了一跳,差点直接开枪,但他开口说起了我能听得懂的语言,让我打消了开枪的想法。

他的话语费解…他到底是谁?

与未知男性的交流记录

祷月医馆空地


<记录开始>

未知男性:你也是来此处寻找救赎?

叶劳夏:你,你会说中文?

未知男性:几乎所有旧世界的语言我都会。所以,你既然能来到这里,你应该也是旧世界的人,用你们的话说,前厅人。

叶劳夏:我是后室原生的人,从没有去过前厅。你是谁?

未知男性:呵呵,你这么肯定么?你的父母、祖辈就没有前厅来的么?或许你会遗忘、会逃避,但你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是不会变的。

叶劳夏:你怎么知道的?你…你是君自故乡来的人么?这里发生了什么?那些思乡症患者,他们去哪了?

未知男性:你刚刚看到了,不是么?

叶劳夏:那些蓝色人影?他们就是病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未知男性:我只是送他们回家而已。

叶劳夏:什么意思?

未知男性:思乡症,也称之为乡愁病,最好的解决办法不就是回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故乡么?而我就是送他们一程的摆渡人。

叶劳夏:怎么可能,根本就不存在返回前厅的方法,从来没有人证实过前厅是真实存在的!

未知男性:对那美好故乡的渴望,是一种没有解药的剧毒。有的人久居于这种痛苦之中不得自拔,最后不得以来到此处在我的帮助下返乡;还有像你一样的人,为了逃离苦痛而选择忘记一切,连自己已经遗忘的事实都遗忘掉,你觉得两种人哪种病情更甚呢?

叶劳夏: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未知男性:你会明白的,既然你来到这里,那你迟早会明白的。我还有事情要做,你就在此处继续挣扎一会吧,我相信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狂风的呼啸盖过了一切声音。

叶劳夏:可恶,他到哪去了…

叶劳夏:他说我是前厅人?不,这根本不可能…

<记录结束>



附录三 - 祷月医馆的探索记录与资料收集:根据返回的探索小队的报告,祷月医馆所在地是一片废墟,没有任何人员活动的痕迹。但叶劳夏的报告则完全不同,他详细记述了祷月医馆的内部情况,并带回了医馆内部的诸多资料。关于这一点仍未有合理的解释,这些资料的真实性也有待证实。

向导叶劳夏的记录四

祷月医馆一层


yiyuan2

祷月医馆内部的一条走廊。

医馆内部破败不堪,脱落的墙皮和布满灰尘的桌椅都说明这里已经废弃很久。根据医院的地图来看,一楼主要为诊室和接待处,而治疗室和病房则主要集中在二三层。我在这里搜集到了很多的资料,看起来,这里曾经作为重度思乡症患者的疗养所,大量重症患者的诊疗记录可以证实这一点。

我粗略地浏览了一下这些记录,君自故乡来这个组织果然没有外表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为了寻找出最有效的治疗方案,他们依据古文献上的方法进行了很多残忍的实验,例如提纯后的忘川水的使用、针对脑部的大范围切除术等等。这些思乡症患者,几乎全部死在了这里。

我还发现,有相当一部分的患者被用于执行一种名为祷月之仪的仪式。我们的来此的任务简报中也提到了要找寻这种仪式的资料。从资料的记录来看,这是忘川原住民中流传下来的一种古老的仪式,涉及到了原住民的月亮信仰,君自故乡来相信这个仪式是治疗思乡症的最终手段。而且根据其上的时间来看,忘川发生剧变的前夕、大量思乡症患者的涌入都是为这个仪式做准备。

祷月之仪是引起这个事件的原因么?



以下部分为叶劳夏收集于记事本中的资料。

祷月医馆资料一

思乡症的由来与分析


思乡症,又名“属地情感障碍”或“前厅综合症”,自2019年开始大规模流行以来,我们仍然对它知之甚少。我们知道它会造成情绪低落、懒散等心理与生理现象,我们还知道它只在前厅人身上发生,但除此之外呢?我们可从有将这些现象联系起来思考过?

乡愁是一个古老的词汇,早在17世纪就被提出,一度在军队中被广泛地诊断出,让士兵休假返乡一直是最好的治疗方法,但这种方法对于后室中罹患思乡症的患者而言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不得不选用各种对症治疗手段,其结果便是使得患者重度依赖各种精神类药剂。忘川水的滥用便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我们想攻克这种神秘莫测的疾病,就必须从根源上解析它的起因,而首先最大的谜团便是,为什么这种疾病仅仅在前厅人以及有着前厅人血统的人身上发生?从心理学层面上的讨论来看,通常会认为是因为后室与前厅的差异很大,前厅人因无法适应这里而产生的极为强烈的疏离感和乡愁影响了其心理和生理状态造成了一系列症状。

但这又引发了另一个疑惑,后室原生人难道不都应该是有着前厅人血统么?所谓的后室原生人难道不都是前厅人在后室定居后生下的,他们和前厅人血亲的区别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们始终能接收到从未在前厅生活过的病例?

难道说思乡症是可以遗传的,还是另有原因?

祷月医馆资料二

月亮信仰


我们曾以为我们是第一批探索忘川的人,但没想到忘川中心的小岛上居然遗留了如此之多的资料,这让我们不得不相信,思乡症可能由来已久,而我们也不是第一批病人。

我们试图在这些遗留的资料中寻找一些思乡症的疗法,结果却发现了很多有趣的记录。首先是这座小岛,过去的居民们称这里是夕月岛,而在这里曾经兴建的村子名为祷月村,这些共同在村子里生活的人则自称为月之民,文中称月之民自彼界而来,亦终将归于残月。我想,这是否在说月之民就是前厅人?

更值得关注的是,月之民有着对着月亮的信仰,他们总是要不断进行一种名为“祷月之仪”的祭祀活动来避免“乡愁”。月之民也同样为思乡症所困,他们也进行了一系列治愈思乡症的尝试,而所谓的“祷月之仪”便是最终的解决方案。

我想很有必要去解析并实验他们的治疗方案。

祷月医馆资料三

祷月之仪


月亮对古以来便是异界的入嘴,定世之民认为月乃是伤阳的前身。

定世美好而连续,彼岸惊险而分隔。我著以一管而窥见一个定世,就使予我身处于彼岸之中,我却仍无知我所在何地,亦无知彼岸为何。 因定世乃是一个一体,人、物、情、景合而为 一,而彼岸才裂分至多片,时而有物无人,时而有景无情。

何以为人,有手有脚是歹为人?五官俱拢、直立行走会得通歹为人?非嘛,人著以处于定世之中, 其人当有其位,当有其情,当有其及定世之关联方会得通称之为人。而彼岸中,定世之民却无所适对之地。故久居于此,人将丧失一体,有到双手双脚的亦会得通称之为人,有到五官的亦会得通为人。定世之民失其完一,终日郁郁寡欢,日日思念过往,终罹患乡愁病。

然而,吾等亦非第一批定世之民,此地曾有月之民,以月为主母,批奉月之母会得通送游子归其乡。月之民言讲,月神爱以百人献请,彼时,祷言将乞聆听,定世将再现,乡愁病亦当解。

月之母慷慨而慈悲,已对生命无挂念之人将魂离躯体,升至虚界。然亦有月之民茫然无知,其所求无过摒水除苦痛,月母将裂其回忆至数片,并以彼岸之地替换之。诸人已不称月之民,已忘月,故曰彼岸民。

电话录音

祷月医馆前台


<记录开始>

叶劳夏:……喂?

未知女性:叶女士,您来了,欢迎光临祷月医馆,分配给您的病房是303室,对您的治疗马上开始。

叶劳夏:你是…不,不可能…我没有病,我不需要治疗。

未知女性:叶女士,如果您不是为病痛所苦,又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叶劳夏:我没有病痛,我很好,我一直都很好。我不需要治疗,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以及我怎么离开这里好么?

未知女性:叶女士,恕难从命,我们需要对病人负责。如果您一直这样逃避下去,我们就再也帮不了您了,您也看到了,这个医馆已经破败不堪,您下次再来时,很难说我们是否还能联系到了。

叶劳夏:下次?

未知女性:您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还记得么?您还会一遍又一遍来的。直到您的病治好。

叶劳夏:我没病。

未知女性:呵呵,叶女士,那先去303房休息吧,钥匙放在导诊台了。您会想起来的,请务必去303房。

电话被挂断。

<记录结束>



附录四 - 祷月医馆303室的记录:该部分记述了叶劳夏探索祷月医馆三楼303病房的记录。大部分记录被涂黑或被忘川水浸湿而无法辨认,M.E.G.仅复原了一小部分记录,其中混杂着各式各样未确认真伪的资料与明显并不是祷月医馆内部的记述,尚无法确认这部分记录的真实性。

向导叶劳夏的记录五

祷月医馆303室


yiyuan3

303室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我的震惊,这里和我儿时着火后的卧室一模一样,无论是那焦黑的床垫、掉落的窗户、逃生时被我惊慌失措推倒的桌椅,完全没有一点区别。

这根本不是病房,到底是怎样的恶趣味,才会将我最不想回忆起的事情以这样的方式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受够了,我要离开这里,什么任务都见鬼去吧。

我要回家。

家…在哪里?家…是什么?我的家在忘川?还是在哪个不知名的层级?还是房间中央那深不见底、幽邃的大洞?

传呼机的留言

祷月医馆303室


嘿,老陈,你不在办公室啊,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一下。

我们找到劳夏了,在忘川外围,她的身体状态很不好,比你送她去忘川时还差得多。我带人把她送到Level 11的医疗中心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尽快去看看她,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唉,总之,尽快过去吧。

她的记性现在很差,可能根本不记得你了,我知道因为孩子的事情你不想和她见面,但是终归是夫妻一场,还是去看看吧。

向导叶劳夏的记录六

{未知地点}


cave

床下的空洞。

不敢相信,从那个洞跳出来后我居然切出到了Level C-20,我对这里十分熟悉。

我还记得我曾在这里工作的时光,当大火吞噬我原来的家后,我便在这里工作。我还记得我曾在这里挥洒过的汗水、我还记得在这里和工友的欢声笑语、还记得第一次塌方时的惊惶无措、记得我的队长,那个不因我是个小孩就嫌弃我的老好人,那个总是对我额外关照的人,那个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关于他的回忆太多太多了。

那我为什么不记得他最后去哪了?因为你早就忘了他。

父亲的黑白照片铺满了我满是泪痕的床铺,那床铺中心巨大的黑洞还在发出呼啸的风声,那风中的哀嚎声、狞笑声、尖叫声仿若拧成一股巨大的麻绳,又或是如同黝黑的坚铁一般咬合形成一个捕兽夹,我已经深陷其中,被这股绝望的氛围紧咬死抓着,我别无选择,只能再度跳入那无止尽的黑暗之中继续坠落。

祷月医馆资料四

祷月之仪的解析


祷月之仪,是为了应对乡愁的一种仪式,其基本原理是通过月亮返回前厅。

月之民的记述中详细描写了如何进行该种仪式,以及进行仪式的后果。但越是深入了解思乡症和这个仪式,我的疑虑也越来越多。

乡愁真的能算一种疾病么?这种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能是可以被称为疾病的么?

祷月之仪中,月亮会给予虔诚的月之民两种选择,一是舍弃肉身,魂归定世,而另一种是割舍执念,将对定世的思念献与月亮,从此便不再烦恼,但会丧失记忆,忘却曾在前厅的经历。

书本中提到那些不愿返回定世的人,尽管已经完全遗忘关于定世的一切,却能一字不漏的说出自己的过往生平,但是这些生平都或多或少被扭曲了,例如曾在前厅的矿工会觉得自己工作的地方是矿洞,曾在前厅的写字楼上班的职员会以为自己的居所是在无垠城市。这些人很难将自己的回忆与前厅联系在一起,反而认为自己一出生便在后室之中。

这样来看,自认为自己是后室原生人的人群中究竟又多少其实根本就是前厅人?我们不得而知,甚至没有办法去分辨他们。

对我自己而言,我到底来自哪里?我到底是前厅人还是后室人?不得而知。

我不敢将这个结论公之于众,试想,我们曾深信不疑的记忆在顷刻间被颠覆了,这会引起多大的认知危机?我无法想象。

向导叶劳夏的记录七

{未知地点}


hole2

孩子啊,你为什么要跳下去?

家,一个我已经遗忘许久的词。似乎在我的人生中欢乐与幸福都是短暂的,而苦痛与折磨却是长久的。

我曾也有过短暂的幸福,我曾也有过美满的爱情,有过家庭的幸福,但那又持续了多久?三年,两年?和我那痛苦挣扎的时光相比,这点幸福根本微不足道。

这里是我的家,我精心选购的地毯、贴在墙上的壁画、那我曾天天乐此不疲为我丈夫做饭的厨房里的厨具,这些美好的回忆还留在我的心里。

但是我所爱的人却不在了,我的丈夫,我的女儿,我甚至不记得他们的相貌,不记得他们去了哪里,不记得和他们在这里经历过的那些事情。

我为什么要忘记这些事情,到底为什么?因为我承受不了。

家里的电视一直在闪,它想对我说什么?

不要看

不要听

你没必要想起来

梦总比现实甜美


爸爸妈妈去哪了?

我没有去按那个按钮!

今天考试的结果怎么样?

他们去了一个美好的地方,小夏。你要坚强,知道嘛?

是你害死了队长,起爆按钮明明在你手上,不是你是谁?

为什么又考差了?你的心思都放在哪里?

爷爷,他们不要我了,是么?

真的和我无关…求求你们相信我,队长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这个情书是怎么回事?好啊,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就在干这些事情啊!

不,他们一直记着你,一直不会忘记你。他们永远爱你。

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没爹没妈的孬种!

我们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就为了供你读书,可你在干什么?

我还想见他们一面,爷爷,我想他们。

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你给我在这里好好反省,这个周末别想出门了!

孩子啊,你要向前看,爷爷也活不了多久了。今后的日子就靠你自己打拼明白么?

狗娘养的,我还怕你不成?凭什么你一个新来的比我先当副队长?

你是不是话说的太重了?孩子还小,不该这样管教。

爷爷,今天隔壁大叔给了我们一点新米,我们晚上有的吃了!

你们谁先动手的?

你别管,我跟你说这种事情不能姑息,不然她以后怎么成材?

傻孩子,他怎么会给你新米,这是他们家吃剩的陈米。唉,别把他人想的太好。

(异口同声)他先动手的。

你怎么老是这样动手打她呢?关了多久了?两天?你疯了?

孩子,爷爷身体不舒服,药还有么?

停,我不想听你们斗嘴。我这不养麻烦鬼,你动手打人,你操作失误致使人员财产损伤,你们俩都给我滚蛋。都不是省油的灯,妈的,净给我惹事。

孩子去哪了?你这个妈怎么当的?她跳下去你都不知道?

爷爷,药没有了,要送你去医院么?

我真没有违规操作,主任!真的,你知道我这么些年来从没出过事情!

傻孩子啊,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妈妈只是希望你好啊。

不用了,太花钱了,小夏,你去把隔壁水缸下面的钱拿出来。

不是你的问题,那是我的问题咯?

都是你,你就这么逼着小孩,我的孙女就是这么被你逼死的!

爷爷,你还好么?

真的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么?我保证不会再犯了…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爷爷…天亮了,快醒醒吧…

趁早走,这样对大家都好。

劳夏,很抱歉,但是我实在没办法原谅你,我们还是离婚吧。

向导叶劳夏的记录八

祷月之仪 - 第二次


月亮啊,倾听我的苦楚吧,倾听我的悲伤吧,倾听我的磨难吧。

我是忘川的一滴水。

孩子,爸爸妈妈没法陪你了。

为我降下恩惠,为我降下祝福,为我摆脱这轮回不断的苦痛吧。

我曾洁净透明,晶莹剔透,纯洁无瑕。

孩子,爷爷没法陪你了。

我愿将我的躯体,我的灵魂献与你,只愿您能从这无休止的炼狱中拯救我。

而我现在污浊不堪,黏腻恶臭,令人作呕。

孩子,爸爸没法陪你了。

我愿化作那忘川之水,日日夜夜映照您的身躯,向世人言说您的慈悲与美丽,永无怨言。

一度坠于大火,一度坠于尘土,一度坠于楼宇之间,我已然染上世间的尘埃。

妈妈,我还能再见你么?

无论世事变迁,骄阳再现,我都是您最忠诚的信徒,唯此诺言,永世不变。

我渴望回去,我是忘川的一滴水,我一定要回去。

劳夏,我们不必再见了。

愿您的光芒胜过太阳,愿您的形象流传万世,愿您的慈悲普度所有受苦难的信徒,请将我那枯槁的灵魂和皮囊收走吧!我将我身所有的一切都奉献与您,求您现身吧!

江河再涌,海纳百川,月影绰绰,此间再归于平静之中。

劳夏,再见了。



附录五 - 夕月岛相关文件的归档报告:忘川内部的搜寻任务数月未得到任何结果,由于花费了过多资源,我们被迫放弃了此次搜救任务,并将全部的资料归档。

2023/05/08日晚,忘川中又再次出现了奇异的月食现象,据留守的探员称,祷月医馆随着月亮的阴晴圆缺一度变换着样貌,直至彻底消失无踪。其内传出了阵阵激昂虔诚的祷告声,留守观察的探员们无一不为之动容。第二日,向导叶劳夏的尸体在忘川浅滩处被发现,至此,忘川与君自故乡来相关的知情人士已经全部死亡,那隐于夕月岛深处的秘密也随着这些人的离开而烟消云散,不得而知。

时至今日,仍有人能在忘川看到诸如幽灵、鬼魂的幻相,但随着思乡症逐渐淡出公众的视野,君自故乡来、忘川这些词语逐渐被遗忘,那曾折磨无数人的恐怖病症也逐渐变成了书卷档案中一例再平凡不过的事件记录,再也不会被世人铭记,它们将在不见天日的数据档案中静静死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