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化至核心

评分: +74+x

曾经的黑暗囚笼被火光照亮,刹那间,那块象征着诅咒的牌子倒在了地上。威廉不顾一切的寻找着此地的出口,他看见了一根生锈的撬棍,便在掠过时下意识的捡起,那一瞬间,撬棍竟出奇的轻盈,威廉也差点因用力过度而摔倒在地。他连忙用右手扶住墙壁,同时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左臂:那哪里还有什么手臂的样子。只有被烧焦至血肉模糊的一片,挂在左臂之上。刚才爆炸所炸飞的铁皮将他本已脱臼的左臂切下,暴露出的白骨已然成了焦红色。

威廉第一次如此绝望,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命是如此渺小。在生存本能的驱使下,威廉不断的抓向那条已不存在的手臂,但回应他的,只有一滴滴落下的血肉。威廉脚下一软,整个人感到头晕目眩。紧张和炽热,无不蚕食着他残存的理智。已经没有时间估计背包与断臂了。威廉拿起撬棍朝着安全室狂奔,在火海中拼尽全力的穿梭着。玩具们尖叫与狂笑的声音已经遮住了火花的炸裂声,被火焰焚尽的机器也停止了轰鸣。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不断地刺激着威廉的求生本能,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

当他好不容易找到安全室时,却已为时已晚:进入安全室的大门已经被牢牢锁死,不断蔓延的火海也拦住了他唯一的退路。他心一横,搬起旁边的撬棍,不顾灼手的痛感,势要撬开那扇通往生的大门。此时,已经没有时间顾及背包与断臂了,因为在他的背后,不停地有尖叫和狂笑融合的声音传来,这些声音已经快要将他逼疯。随着那些梦魇一步一步靠近,他的动作也愈加癫狂。起初,他只是暴力的撬门,而后,他开始砸动门栓,最后,砸门的噪音已经震耳欲聋。但仍无济于事,大门只是多出了几道深深的划痕。

威廉敲打的再用力,大门也纹丝不动。同时,威廉的手已被铁锈划出一道接一道的血痕。威廉明白,仅凭一条虚弱的右臂根本无法破开铁门。这就意味着,躲进安全屋的希望已经不可能实现。危机之际,威廉的求生本能迫使他又想到一个办法,前往派对间。那里设立有一条暗道,藏于最薄弱的墙壁后面。这条暗道本来是用于施工时工人的通行的。竣工后仅仅是使用板砖封住了。其余地方都被锁死,威廉别无选择,只能冒死赌一把。

威廉刚转过身,便又一次看见了那只野蛮的怪物:它下颚的位置空缺出来,不断有红色的液体源源不断的滴落。被刺烂的眼睛变成了恐怖的空洞,但仍然如同凶恶诅咒般凝视着威廉。周遭的玩具一个个于灼烧中倒下,熔化,变成发出刺鼻气味的垃圾。只有那只机械兔子仍死死的矗立在那里,发出如同呼吸一样的抖动。原本潮湿的绿色皮套,被大火烧的如同烧焦的尸块。廊道中弥漫着尸体烤焦般的气味。威廉本想快速的冲向派对间,但却被一次又一次的拦住。

他观察着怪物的一举一动,试图寻找突破其围堵的机会。怪物只是挡在那,没有摆出猎杀的姿态。此时,威廉注意到了怪物的左臂,那里不再是皮套机械,正在慢慢的从上面长出血肉。

火光更亮了,掩盖住了退路。威廉发现,自己每退一步,怪物身上的血肉就更清晰一丝。威廉明白了。他紧紧的握住撬棍,朝怪物直直的走去。就算是怪物的身影已只在自己前方两步,他也没有退缩。在他离怪物仅一步之遥时,它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中的撬棍,然后猛地插进了怪物的眼中。

怪物发出一声哀嚎。果然,怪物的脑袋中已不再只是金属和电线,取而代之的,是粘稠,肮脏的血肉。这也就代表着,它已经能够感知痛觉。知道这点后,威廉借力把怪物按住,往后退了几步,同时,他的右手紧紧握着撬棍,身体一倾,向怪物身下摔去。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怪物眼眶之上的骨头迸裂开来,露出内部的烂肉。威廉再次支好撬棍,迅速从另一边狭小的缝隙掠过。就在此时,怪物的面具也被瞬间撞起,掉落在地上,威廉朝怪物看去,只见:里面是一张模糊的面孔,就像是脸皮被撕掉后,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肉组织。怪物机械的捡起面具,重新戴上,扭头用空洞的眼神看向了威廉。

怪物明显被激怒,它野蛮的嘶吼着,却在转身的瞬间被威廉一脚踢进了火海。刹那间,嘶吼声变成了骇人的尖叫。怪物不断在火海中抽搐,挣扎。巨大的火舌包围着它,不断熔化着它身上的血肉。另一边,由于威廉用力过猛,重重摔在了地上。撬棍也在一瞬间不知被甩到了何处。威廉艰难的起身,朝着派对间奔去。一路上,烈焰不断灼烧着他的身体。并且,身后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怪物并没有死,它带着一身烈焰,如同地狱的使者,不断向威廉逼近。就在它朝威廉伸出利爪的瞬间,威廉侧身一躲,躲过了致命一击,但仍被划出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威廉也再次倒地。

威廉趴伏在地,艰难的挪动身体,仿佛快要死去。但怪物已经注意到了,它意识到自己的攻击并未达到效果,于是,又一次向着威廉咆哮,并试图再次攻击威廉。在怪物准备再次行动之际,威廉悄悄从腰间取出已经沾血的枪支,他用肩膀把枪抵在墙上,用仅剩的一只手艰难的拉动枪栓。

怪物再次袭来,威廉使劲翻滚到一边,举起了枪。

“嘭!”

火药味与血腥味于此刻混杂在了一起。这一枪正正打中了怪物的额头,击碎了它半边的头骨,里面露出漆黑的铁块。惯性将怪物重重击倒在地,火焰很快蔓延到了皮套上,怪物再次扑倒在火中翻滚。威廉趁势跑到门边,用尽全身的力气冲了出去。冲出的一瞬间,威廉回头朝火海看了一眼,怪物已被烧得不成样子,但它依旧疯狂的向外爬行,嘴里不时发出咆哮。在一声粘稠的撕裂声后,威廉看到了离奇的一幕:

怪物不断的抽搐着,随后,它的背部撕开一条裂痕,从中爬起了一副机械骨架。

威廉没有再细看,他不敢怠慢。继续飞奔前往派对间。他现在只希望那怪物的骨架也尽快被烈焰吞噬,这样就能让自己暂时获得安全。熊熊烈焰不断限制着他可以走的道路,此时前往派对间的路线已然如迷宫般复杂,并且充满了危险。但威廉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想活着。他不断狂奔着,却不曾想已经迷失了道路,火焰再一次打乱了他的计划,威廉被迫进入了维修室。

维修室里一片黑暗,唯一的光亮便只有从外面传进的点点火光。威廉冲进来时没有站稳,重重摔在了工作台上。一盒螺丝同时被洒落在地,在油渍上滑了好远才停了下来。威廉艰难的坐起,大口的喘着粗气,扶在地上的手很快便沾满了油污。此时,威廉隐隐听到了液体滴落发出的细微声响。他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是一个红色罐子在滴落着某种液体。当火光蔓延时,威廉才看清楚那是什么。那是汽油。看见此景,威廉连忙起身,不顾外面的大火,冲出了维修间。若汽油和火焰交织,那他便再无生还的可能了。

空中飘荡的余烬落在维修室的地面,顿时燃起了湛蓝的火焰,迸发的火舌点燃了整罐汽油。随着一声巨响,更多的火花飞舞起来,它们贪婪的舔舐着一切。威廉躲进了一个与维修室相连的房间。如果再慢一秒,他便会被炸成碎屑。威廉的心跳愈加强烈,甚至已经能听到咚咚声。他扯下那套紫色的上衣,掏出所有可能会派上用场的东西—几颗子弹和一块不止何时放在口袋里的紫晶。威廉又翻找一阵,发现自己的弹匣竟在刚才与怪物的搏斗中丢失了。这就代表着,他的枪现在只是一个空壳,威廉没有犹豫,将枪连同子弹全部扔进了火海。

威廉强迫自己尽可能冷静下来,忍住刺鼻的机油味对大脑的刺激,开始观察这里的结构。房间的地面上铺着黑白相间的方格地板,四周的墙壁已经发黄,从年久失修,摇摇欲坠的窗户处能直接看到燃烧的烈焰。威廉止不住的颤抖,他缓缓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大火,陷入了思考当中。他不知道这场大火是否就是自己人生的终曲,曾经,他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现在却因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即将葬身火海。他本想再安静的思考片刻,但火焰的蔓延速度超乎了他的想象,只是一瞬,火焰便封死了整个房间。

威廉望着生锈的窗户,又看了看房间角落放着的一个扳手,他拿起扳手,使劲砸向窗户。随着清脆的一声“叮”,一块玻璃从窗户上掉落。威廉看到这一幕,又一次燃起了希望,他不断敲击着窗户,整片玻璃很快被击裂。破开的窗口刚好可以让威廉钻出去。但窗沿上卡住的碎片让威廉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自己贸然钻出去,必定会对自己的肉体造成极大的伤害。他看向了那件刚脱下的衣服,上面沾满了汽油,如果用了它,不等自己钻出去,就会被火焰吞噬。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威廉难逃一死。

处于极度慌张的威廉开始四处张望,突然,房间角落一件瘫坐着的皮套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件笨拙的动物皮套,上面长满了霉菌,金色的皮毛被这里的坏境染成了绿色。它的耳朵折断了一只,露出钢筋和几根电线。威廉把他从阴影中拽了出来,黑色的液体顿时流了一地,散发出阵阵恶臭,那味道就像是腐烂数日的尸体。威廉忍住想要吐出来的冲动,摊开皮套,准备套上。无论如何,皮套的潮湿正是他目前最需要的,活下来比一切都重要。

威廉把皮套平铺在地,把它从背后打开,皮套中是钢筋和弹簧,支撑着皮套的形状。内部的位置刚好容得下一个成年人。威廉扯开它中间的弹簧锁,将皮套一分为二,准备先从腿部穿起。他看向被拆下的皮套,里面奇怪的构造引起了他的注意:里面是一套单向的弹簧锁。穿上它后,会紧紧的卡住身体,使得穿上的人更方便移动。但钢架的导热会使得内部的人十分痛苦。这就意味着,如果威廉逃不出去,他会忍受剧烈的灼伤,很痛苦的死去。

威廉想要扯掉裤子里的弹簧锁,但皮套同时也被撕破,这被迫使他放弃了拆除的想法。威廉只能连着内部的弹簧锁一并穿上。令他惊讶的是,皮套惊人的契合,像是专门为他打造的。而皮套上衣内赫然是一个更大的弹簧锁,钢架中间是一个可弯折的部分,旁边是无数个用来固定的小型钢架。威廉将它压到背部,小型钢架刚好卡在他肋骨之间的地方。威廉考虑到,如果弹簧锁松动,很可能会将他卡死在里面,于是,威廉反复检查,再三锁死后才将其穿上,但他仍对这种结构有所忌惮。

皮套的手臂断了半截,比威廉的断臂略短,导致那节被烧焦的骨头露了出来。接着是头套,头套的样式十分古怪,像是某种兔子和熊结合的产物。头套内部的弹簧锁卡住两边的钢架,空置出一个可供穿戴的空间。以结构来看,这里的弹簧锁一旦发生松动,便会击穿佩戴者的下颚,而后勾住下颚并将其扯断。脖子周围有一些钢片,保持住头套的造型,钢片连着上方的弹簧锁,如果松动便会切断佩戴者声带,使得其无法发声,流入肺部的鲜血也会把人活活淹死。

即使皮套内部也存在许多危险,但威廉已别无他法。他把紫晶卡在钢架,同时爬到窗户上,用手抓住窗框,脚蹬住墙壁用力翻了出去。玻璃在皮套上划出一道道痕迹。威廉一脚踏入火海,潮湿的皮套果然保护了他,使他得以安全的移动。但皮套内不断升高的温度让威廉知道,他需要在皮套被点着,自己被热晕之前逃出去,威廉一步步跨过炽热的火焰,向着派对间前进。

路过开枪攻击怪物的地方,威廉只看到了满地的灰烬,血液,鲜肉和偌大的骨架。血液和鲜肉在地面上留下漆黑的痕迹。威廉踏过怪物的尸体,此时,他竟感到了一丝胜利的快意。带着这丝快意,威廉不断突破火焰的包围,在皮套的保护下,他没再费多大力气便到达了派对间。与此同时,内部的气温已经快让威廉晕了过去。威廉左翻右找,终于在一张已被烧焦的海报后找到了暗道,他握紧拳头,使出浑身的力气,一拳接着一拳打在墙壁上。皮套里的钢架就像是一把锤子,帮助他击穿了厚厚的砖块,被击碎的尘土飞溅至空中,像是凋零破损的花瓣。

此时,房间内的浓烟已经遮蔽了一切。火焰也在不断地朝着威廉逼近。皮套内的温度仍在不停升高,威廉想要脱下皮套,但弹簧锁已因高温而发生形变,皮套像是长在了身上,无论如何也脱不下分毫。威廉只好放弃这个打算,加快行动速度。他掰下暗道旁的砖块,推开散落一地的碎末,钻进了暗道。他身材高大,穿上皮套后就只能在暗道里匍匐前行了。暗道内更加干燥闷热,那身皮套很快便被烤干。但此时已快要抵达出口,威廉没有再在意皮套,加快速度,努力的爬向希望。

随着时间的迁移,暗道内越来越热,氧气也越来越稀薄。威廉已经不再流汗,他身上的水分已经快要蒸发完毕。浓烟也在此时飘进了暗道,使他更难喘上气。尽管如此,威廉也没有停止爬行。此时,他已经神志不清,眼前越来越模糊。

在一片模糊中,威廉摸到了一个向下的出口,他看不清具体情况,便又伸出手摸了摸四周。这里便是暗道的尽头!威廉暗自窃喜,一把翻了下去。由于没有算好高度,威廉重重摔了下去。身上的弹簧锁也因震动锁的更紧。威廉挣扎着爬起,一股钻心的疼痛猛然袭来:原来,皮套内部的钢架击断了他本就有旧伤的右腿,血液也立刻浸湿了那里。

威廉朝四周望去,暗道的另一端也燃起了熊熊大火,仍在蔓延的大火很快烤焦了皮套外层,发出令人作呕的刺鼻气味。威廉强撑着破碎的身体站起,身上的皮套压得他喘气困难。在他身边,建筑物正在不断的瓦解。电线,石块,不断的从天花板上掉落。威廉忍住灼手的痛感,扶住墙壁,一瘸一拐的向出口的方向移动。但烈火可不管他付出了何等的努力,仍猖狂的蔓延着。皮套内的弹簧锁也因逐步上升的高温不断的收紧着,压缩着皮套内的空间,导致威廉举步维艰。电线,石块仍在不断掉落,在威廉身边落地。发出咚咚的响声,像是死神敲响了送终铃,邀请威廉留下来,加入燃烧和死亡。

皮套在火焰中不断被焚烧着,开始慢慢脱落。威廉此时也终于抵达了出口,他用仅剩的手臂拉开大门。映入眼帘的一幕简直让他晕倒:

坍塌的墙壁堵住了大门。

威廉已经走投无路,此时,他只能最后搏一把。他看向了角落里的消防斧,那斧已因烈焰的炙烤而微微发红。他单手拿起斧头,用力砸向石块,奈何一只手的力量有限,石块纹丝不动,消防斧反而出现了裂纹。当威廉准备再次举起斧头时,他愣住了,他听到,一阵清脆的声响从皮套内传了出来:


“滋滋……叮!”

这是弹簧锁断裂的声音。

只是一瞬,钢架便牢牢锁死了威廉的手臂,消防斧随即掉落在地,沉重的掉落在地上,发出了不小的响动,响动过后,威廉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遏制,脖子被紧紧掐住。他顿时失去了重心,摔向墙壁。威廉犯了致命的错误,他伸出手想要扯掉头套,刹那间,一双机械眼降了下来,插入了他的双眼。威廉顿时陷入了黑暗,撕心裂肺的痛感使他想要尖叫出声。但没等他反应,那些钢片插入了他的喉咙,周围的弹簧一并触发,所有钢板全部插入了威廉的喉咙,切断了他的声带。

威廉连惨叫都没能来得及。

威廉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以一种半趴的姿势跪倒在地。身上其他部位的弹簧锁被他溅出的鲜血触发,支架如利刃般不断插进威廉的身体,钻心的痛感让威廉不断吐出唾液与血液混合的液体。威廉终于撑不住了,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大火仍在燃烧。并逐步蔓延到了威廉的身上。烈焰开始吞噬他的身体。但他已经感知不到痛觉。月光透过窗户,洒到他的脸上,悲戚,又柔和。

威廉的脑海中回放起他一生中的一切。在每次斗争中,他总是拼尽全力,未尝一败。但这次,他却败给了自己常见的火灾。

“挺讽刺的。”威廉想。

威廉的意识开始模糊。他的眼前出现了一道白光,他脱离了无边的黑暗。

大火最终燃尽了一切。什么也没有剩下。


-5ebd01cf8a05bc2f.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