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丧失 / 万物消亡……
  • 评分: +8+x

人性丧失

突然陷入完全的黑暗之中,现在这就是我的处境。
五感似乎被永久剥夺其一,交由剩余的四感进行管制。
所有人都无面……甚至无定形体。
我们通过触觉,通过嗅觉,通过听觉鉴别同伴。
一次小小的失误,所收取的代价将是我们的生命。
我们如野兽般生活,全无人性。
生存,除生存之外已无别物,生存已刻入了我们的基因当中。
没有了光明,我们的黑暗面将显露无遗——黑暗操纵着我们,控制着我们。
我的动作本能地停下来了。感到不对劲。评估情况。不要再前进了。
锐利的耳,锐利的鼻。停……不要出声。
我感到邪崇显现。我能感知到有另一个活物。
有人……或说有物在接近我们。让肾上腺素将我们吞噬。
缓慢,但具有威胁性的脚步,像是玻璃刮擦地面的声音。
快速、响亮又不自然的呼吸节奏,像是在喘气,在咕哝。
新鲜人类血液的金属味恶臭弥漫在空气中。
一声原始的尖叫,一下利爪的劈砍,随后是一声与地面碰撞的重击……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那场争执中发生了什么,也不会知道我们刚刚杀的是什么。
我们只用知道的事,我们还活着。




七小时前:
在黎明不复存在之前……
在太阳不再升起之前……
在我们将一切都输给了黑暗之前……



万物消亡……

我要趁还能写字……趁光明尚存的时候把这些写下来。我在的地方目前还是黄昏……我都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见到下一次黄昏了。我们会不会就只能在漆黑一片的街道上游荡着,永远都不知道前方有何物,不过大灾难会不会改天再出现呢?不论是什么情况,我都知道我的眼睛很快就要失去作用了——最好趁我还能看见的时候先珍藏一点颜色。

我刚刚才勉强从 Level 21 的全层级黑暗侵袭中逃出来,现在窝在 Level 48 的沙滩上。黑暗侵袭是从最末尾的那个灯泡开始的……它闪动了一下,然后熄灭了——据我所知是不应该熄灭的。然后下一个也熄灭了,然后后面的也都熄灭了。黑暗迅速侵占了整个目之所及的地方。刺耳的尖叫声与玻璃破裂的声音让我耳鸣。

黑暗改变了人类,而不幸的是,我并不相信这种黑暗侵袭是什么超自然现象——有朝一日,光明的缺失将会使人类最恶劣的本性不断扩散。就连最无害的个体也能够在适当情况下迅速自发地做出恶行。没有人能曾见证他们会转变成什么样的怪物——不过,我还是会想象他们外表仍是人类的——但那不应该会能够削减你对他们能力的认知。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他们就像尖端捕食者一样,其他所有人都只能是猎物而已。

这些人类的阴暗面没有道德的准则。这么多的经历全都引向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自黑暗侵袭以来就一直困扰着我——人类是被什么驱使着去杀死自己的同类的?直到今日,我还是对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但我所知道的就是,这种杀戮的天性被压力给放大了。这种压力来自感官剥夺,这种压力来自确信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这种压力来自不知道下一刻将发生何事。突然出现的黑暗则囊括了这一切。黑暗掠夺了我们的平静与安宁,并将其替换成了纯粹的混乱。

就在我跑向走廊出口时,我听到远处传来恳切的求救——「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听听自己在说什么吧,Lucy。你没必要这么做的,Lucy。我们还可以——」但他的声音被迅速切断了,他痛苦地大叫着,随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可能 Lucy 既聋又瞎,导致不计后果地犯下了这最为终极的背叛行为。可能 Lucy 已经逃跑了,将她的同伴遗弃在这绝望的时刻。可能 Lucy 已经死了,不久前被某个凶恶生物无情杀害。

我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在我的脑中回响。我是不是有一天也会落得这副下场,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会是求救者还是杀害者呢?我会认为终结另一个人类的生命并不是我能做出来的事情,但我脑后纠缠不休的想法告诉我,如果我必须要杀害别人才能留存自己的性命,我将毫不犹豫地将他杀死。那是不是说我已经跟其他人一样邪恶了?难道在那最后一刻到来之时,我就注定要放弃掉我心中所有的同情吗?

现在沙滩上的天空正在逐渐变暗,对我来说已经很明显了,我永远都不可能逃离黑暗。黑暗总会抓住我,而混乱也总会将我拉回到黑暗中。

黑暗侵袭是无可避免之事。随之而来的则是文明的衰落,倒退到茹毛饮血的时代。我被卷入这场混乱中,而你也被卷入了这场混乱中,无论我们是否喜欢这种混乱。

如果我想在这个无规则的世界中活下来的话,那我就已经决定好要怎么做了。

融入黑暗之中。

现在,我问你,亲爱的读者:

你又会做什么呢?



EVERYTHING%20WILL%20FADE.

黑暗已吞噬了我的家园。很快,它也会来吞噬你的家园。你准备好了吗?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怒斥着,怒斥那光明的逐渐消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