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奖券,一次长跑
:root {
    --lh-red: #c0392b;
    --lh-blue: #2980b9;
    --lh-green: #27ae60;
    --lh-dark-green: #16a085;
    --lh-purple: #8e44ad;
    --lh-orange: #e67e22;
    --lh-yellow: #f1c40f;
 
    --lh-paper-bg: 255, 251, 240;
    --lh-string-color: 192, 57, 43;
    --lh-book-color: var(--gray-monochrome);
    --lh-tape-color: 90,90,90,0.3;
    --lh-white-bg: 249,249,249;
    --lh-dark-bg: 50, 50, 50;
    --lh-highlighter: var(--bright-accent);
    --lh-border-color: var(--gray-monochrome);
    --lh-wiki-note-color: var(--bright-accent)
}
 
/**
 *  旧代码合集
 *  为了向下兼容而保留
 */
 
.grid-container{display:flex;flex-direction:row;flex-wrap:wrap;width:100%}.grid-container,.grid-container [class*=grid]{box-sizing:border-box}[class*=grid]{padding:5px}.grid{width:100%}.grid-large{width:75%}.grid-big{width:50%}.grid-medium{width:33.33%}.grid-small{width:25%}@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wd-grid-large{width:75%}.wd-grid,.wd-grid-big{width:50%}.wd-grid-medium{width:33.33%}.wd-grid-small{width:25%}}.text-hover-hide{opacity:0;transition:opacity .3s}.text-hover-hide:hover{opacity:1}.text-block-hide{background:rgb(var(--black-monochrome));color:rgb(var(--black-monochrome));transition:background .3s}.text-block-hide:hover{background:0 0}.text-blur-hide,.text-blur-hover-hide{filter:blur(.3rem);-webkit-filter:blur(.3rem) transition: blur .3s}.text-blur-hover-hide:hover{filter:blur(0);-webkit-filter:blur(0)}.lyric-box{text-align:center;font-size:1.05rem;display:flex;flex-direction:column;flex-wrap:wrap;justify-content:center}.lyric-box p{margin:1.5em auto}.lyric-box.with-bigger-line p{margin:3em auto}
 
/**
 *  便签纸
 *  notepaper
 */
 
.notepaper {
    background: linear-gradient(rgb(var(--lh-paper-bg)) 95%, #ddd 0);
    line-height: 2em;
    background-size: 100% 2em;
    background-attachment: local;
    border: 2em solid rgb(var(--lh-paper-bg));
    box-shadow: 0 0.1rem 0.3rem rgba(0,0,0,0.2);
    padding: 0;
    margin: 1em auto;
    box-sizing: border-box;
    position: relative
}
.notepaper p {
    margin: 0;
    font-size: 1.05rem;
    letter-spacing: 0.1rem;
    line-height: inherit
}
.notepaper.narrow,
.notepaper.wide {
        width: 90%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
    .notepaper.narrow {
        width: 50%
    }
    .notepaper.wide {
        width: 75%
    }
}
 
.notepaper.tight {
    border-width: 1rem;
    border-left-width: 1.2rem;
    border-right-width: 1.2rem;
    line-height: 1.8em;
    background-size: 100% 1.8em;
    font-size: 13px
}
 
.notepaper.with-string::before {
    content: '';
    width: 0.5em;
    height: 6rem;
    background: rgb(var(--lh-string-color));
    top: -2rem; right: -1rem;
    display: block;
    position: absolute;
    box-shadow: 0 0.1em 0.2em rgba(0,0,0,0.2);
    clip-path: polygon(-100% -100%,100% 0%,100% 100%,50% 98%,0% 100%);
}
.notepaper.with-tape::before {
    content: '';
    border: 1px solid #ddd;
    background: rgba(var(--lh-tape-color));
    width: 1.5em;
    height: 4em;
    transform: rotate(45deg);
    display: block;
    position: absolute;
    top: -3em;
    left: -1.8em
}
 
.notepaper.tight.with-string::before {
    top: -1rem; 
    right: -0.25rem;
}
.notepaper.tight.with-tape::before {
    top: -2.5em;
    left: -1.3em
}
 
.notepaper.page {
    min-height: 36em;
    counter-increment: page;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column;
    justify-content: space-between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768px){
    .notepaper.page {
        width: 70%
    }
}
.notepaper.page:after {
    content: counter(page);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
.notepaper-group {
    counter-reset: page;
}
 
.book-pattern {
    display: flex;
    flex-wrap: wrap;
    flex-direction: row
}
.book-pattern .notepaper.page:not(.notepaper > .notepaper) {
    width: 100%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book-pattern .notepaper.page:not(.notepaper > .notepaper) {
        width: 50%
    }
}
 
.book-wrapper {
    background: rgb(var(--lh-book-color));
    padding: 0.5rem;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2);
    border-radius: 5px;
    margin: 1rem auto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book-wrapper .notepaper {
        margin: 0
    }
}
 
/**
 *  文字修饰
 */
 
.text-highlighted {
    position: relative
}
.text-highlighted::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absolute;
    height: 0.9em;
    bottom: 2px;
    left: -2px;
    width: 105%;
    z-index: -1;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opacity: .6;
    transform: skew(-15deg);
    transition: opacity .2s ease;
    border-radius: 3px 8px 10px 6px;
    transition: 0.1s ease background-color;
}
 
.text-underlined {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text-underline-offset: 4px;
    text-decoration-thickness: 2px;
    text-decoration-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wavy {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wavy;
    text-underline-offset: 4px;
    text-decoration-color: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circled,
.text-squared {
    display: inline-block;
    border: 2px solid rgb(var(--lh-highlighter));
    border-radius: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
.text-squared { border-radius: 0 }
 
.text-shadow { text-shadow: 0.075em 0.075em 0 rgb(var(--lh-highlighter)) }
 
.text-highlighted.td-red::before { background: var(--lh-red) }
.text-circled.td-red, .text-squared.td-red { border-color: var(--lh-red) }
.text-underlined.td-red, .text-wavy.td-red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red) }
 
.text-highlighted.td-blu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blue) }
.text-circled.td-blue, .text-squared.td-blue { border-color: var(--lh-blue) }
.text-underlined.td-blue, .text-wavy.td-blu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blue) }
 
.text-highlighted.td-green::before { background: var(--lh-green) }
.text-circled.td-green, .text-squared.td-green { border-color: var(--lh-green) }
.text-underlined.td-green, .text-wavy.td-green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green) }
 
.text-highlighted.td-darkgreen::before { background: var(--lh-dark-green) }
.text-circled.td-darkgreen, .text-squared.td-darkgreen { border-color: var(--lh-dark-green) }
.text-underlined.td-darkgreen, .text-wavy.td-darkgreen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dark-green) }
 
.text-highlighted.td-purpl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purple) }
.text-circled.td-purple, .text-squared.td-purple { border-color: var(--lh-purple) }
.text-underlined.td-purple, .text-wavy.td-purpl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purple) }
 
.text-highlighted.td-yellow::before { background: var(--lh-yellow) }
.text-circled.td-yellow, .text-squared.td-yellow { border-color: var(--lh-yellow) }
.text-underlined.td-yellow, .text-wavy.td-yellow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yellow) }
 
.text-highlighted.td-orange::before { background: var(--lh-orange) }
.text-circled.td-orange, .text-squared.td-orange { border-color: var(--lh-orange) }
.text-underlined.td-orange, .text-wavy.td-orange { text-decoration-color: var(--lh-orange) }
 
/* 隐藏文字 */
 
.text-blank { color: rgba(0,0,0,0) }
.text-block { 
    background: rgb(var(--black-monochrome));
    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
.text-blur { 
    filter: blur(0.3em);
    -webkit-filter: blur(0.3em)
}
 
.text-hoverback,
.text-selectback {
    transition-duration: 0.3s;
    transition-property: background, transform, color
}
 
.text-blank.text-hoverback:hover,
.text-blank.text-selectback::selection,
.text-blank.text-selectback *::selection { 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
 
.text-block.text-hoverback:hover { background: transparent!important }
.text-block.text-selectback::selection,
.text-block.text-selectback *::selection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255, 255, 255)) }
 
.text-blur.text-hoverback:hover { filter: blur(0)!important; -webkit-filter: blur(0)!important }
 
/**
 * 附加项
 */
.with-border, .with-box-style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bright-accent)) }
.with-border-dark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black-monochrome)) }
.with-border-light { border: 1px solid rgb(var(--white-monochrome)) }
.with-border-thick { border-width: 2px }
 
.with-shadow-sm { box-shadow: 0 0 0.1em rgba(0,0,0,0.2) }
.with-shadow { box-shadow: 0 0.1em 0.2em rgba(0,0,0,0.2) }
.with-shadow-lg { box-shadow: 0 0.15em 0.3em rgba(0,0,0,0.2) }
.with-shadow-xl { box-shadow: 0 0.2em 0.5em rgba(0,0,0,0.2) }
.with-shadow-xxl { box-shadow: 0 0.25em 0.8em rgba(0,0,0,0.2) }
 
.with-padding, .with-box-style { padding: 0.25em 1em }
.with-p-sm { padding: 0.125em 0.5em }
.with-p-lg { padding: 0.5em 2em }
 
.with-margin, .with-box-style { margin: 1em auto }
.with-m-sm { margin: 0.5em auto }
.with-m-lg { margin: 2em auto }
 
.with-narrow-width { 
    width: 90%!important; 
    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with-narrow-width { width: 75%!important }
}
[class*="with-bg-"], [class*="with-bg-"] h1 { color: #fff!important }
.with-bg-red { background: var(--lh-red)!important }
.with-bg-blue { background: var(--lh-blue)!important }
.with-bg-green { background: var(--lh-green)!important }
.with-bg-darkgreen { background: var(--lh-dark-green)!important }
.with-bg-yellow { background: var(--lh-yellow)!important }
.with-bg-orange { background: var(--lh-orange)!important }
.with-bg-purple { background: var(--lh-purple)!important }
 
/**
 * 删除类
 */
 
.offwith-shadow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offwith-border { border: none!important }
.offwith-padding, .offwith-pam { padding: 0!important }
.offwith-margin, .offwith-pam { margin: 0!important }
 
.offwith-width-limit {
    width: auto!important;
    margin-left: auto!important;
    margin-right: auto!important
}
 
div[class*="grider"].offwith-grid-gap { grid-gap: 0!important }
 
/**
 * 网格布局
 */
 
/* Gridder 容器 */
 
div[class*="gridder"] {
    display: grid;
    box-sizing: border-box;
    grid-gap: 1rem;
    padding: 0
}
div[class*="gridder"] * { box-sizing: border-box }
 
.gridder, .gridder-col-2 {
    grid-template-columns: 1fr 1fr;
}
.gridder-col-3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3, 1fr);
}
.gridder-col-4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4, 1fr);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pc-gridder, .pc-gridder-col-2 {
       grid-template-columns: 1fr 1fr;
   }
   .pc-gridder-col-3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3, 1fr);
   }
   .pc-gridder-col-4 {
       grid-template-columns: repeat(4, 1fr);
   }
}
 
.spanner, .spanner-2 {
    grid-column-start: span 2;
}
.spanner-3 {
    grid-column-start: span 3;
}
 
/**
 * 告示组件
 */
.signblock,
.signblock-dark,
.signblock-warn {
    margin: 1rem auto;
    box-shadow: 0 0.1rem 0.3rem rgba(0,0,0,0.4);
    background: rgb(var(--lh-white-bg));
    font-size: 1.05rem;
    padding: 2rem
}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 768px) {
    .signblock,
    .signblock-dark,
    .signblock-warn {
        width: 75%
    }
}
.signblock-dark, 
.signblock-dark h1 {
    background: rgb(var(--lh-dark-bg));
    color: #fff
}
.signblock-warn, 
.signblock-warn h1 {
    background: var(--lh-red);
    color: #fff
}
 
.signblock h1,
.signblock-dark h1,
.signblock-warn h1 {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2rem;
    margin: 0;
    font-weight: 700
}
.signblock-img {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row;
    justify-content: center
}
.signblock-img img {
    width: 8em
}
.signblock-footer {
    font-size: 0.9em;
    text-align: center;
    margin: 0.5rem 0;
    font-weight: bolder;
    display: block
}
 
/**
 * 报告
 */
 
.reportblock,
.reportblock-dark {
    border: 2px solid rgb(var(--lh-border-color));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3);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padding: 0.8rem 1.5rem;
    padding-bottom: 0.4rem;
    margin: 1.5rem auto;
    margin-bottom: 1rem;
    position: relative
}
 
.reportblock hr,
.reportblock-dark h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border-color));
    margin-left: -1.5rem;
    margin-right: -1.5rem
}
 
.reportblock h1:first-child,
.reportblock-dark h1:first-chil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1rem;
    left: 1.5rem;
    font-size: 110%;
    font-weight: 600;
    background: rgb(var(--lh-border-color));
    color: #fff;
    padding: 0.2rem 0.5rem;
    margin: 0;
}
 
.reportblock-dark,
.reportblock-dark h1 {
    border-color: rgb(var(--lh-white-bg));
    background: rgb(var(--lh-dark-bg));
    color: #fff
}
 
.reportblock-dark h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lh-white-bg));
}
 
/* 更好的折叠框 */
 
.bettercollap {
  margin: 1em 0;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width: auto;
  overflow: hidden;
  border: 1px solid rgb(var(--lh-border-color))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padding: 0.5em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
  padding-left: 1em;
  padding-right: 1em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rgb(var(--lh-border-color));
  background: rgb(var(--white-monochrome));
  transition: .3s;
  display: block;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lapsible-block-link,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background: rgb(var(--lh-border-color))!important;
  text-decoration: none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a { color: rgb(var(--white-monochrome))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before {
  content: "\25BC";
  display: inline-block;
  margin-right: 0.5em;
  transform: rotate(-90deg) scale(0.9)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 .collapsible-block-link::before {
   transform: rotate(0) scale(0.9)
}
 
.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collapsible-block { border-top: none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 {
  border-radius: 2px;
  box-shadow: 0 0.1rem 0.2rem rgba(0,0,0,0.3)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
  background-color: rgb(var(--pale-gray-monochrome));
  border-width: 3px
}
 
.styledcollap.bettercollap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
  background: rgba(var(--lh-border-color),0.95)!important;
}
 
/**
 * 提示框
 */
 
.infoblock {
    color: #f1f1f1;
    font-weight: bold;
    background: #424242;
    padding: 5px 5px 5px 5px;
    border-radius: 4px;
    margin: -0.5rem 0 1rem 0;
    display: block;
    width: fit-content;
    padding-right: 25px;
}
 
.infoblock::before {
    content: "ⓘ "
}
 
/**
 * 单页迭代 
 */
 
.offset-page:not(:target), .offset-page:target ~ div#u-default-page { display: none }
.offset-page:target { display: block }
评分: +37+x

你打开了那扇【安全门】,按照奖励的邀约,来到了这个地方。
陌生的走廊,充足的光源,经典的白色水泥墙,
地板的样式,似乎是某种跑道的图标,一直延伸到远方看不见的尽头,
还有一个人,一位老朋友,正站在起点里呆呆的看向远方,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你清楚在等谁,毕竟是你邀请过来一起长跑的,
你一直都在找机会,谢谢阻止你往行尸走肉的结局变化的命运。
而你也想借机放松和调查,本以为对方会拒绝,对方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邀约。
它似乎从未对你抱有任何的不信任。

故友:「你来了!…
它从未想过真的有人会愿意和它分享礼物。你的到来让它有些倍感惊喜。

你也有些惊讶,毕竟故友只会在那里出现。
不过它愿意受邀前来,你也感到些许的欢快。

故友:「我的工作还是有在做的。
似乎看出了你的疑问,故友马上回应了你的问题。
故友:「不过现在,就让我们忘掉那些无关的事情吧。」
似乎是有意的避开什么问题,故友很快的将话题带过。

%E6%B4%BB%E5%8A%A81

和你一样,故友也是一件冲锋衣,一个背包,几件物资。

在这看似无尽的长廊里,你正要和故友一起进行一场长跑。
你觉得你已经疯了,为什么要在后室这个绝望的循环里,进行一场随时会丢掉性命的长跑?
看着手里那份意外获得的一等奖奖券,你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故友:「真没想到现在你还愿意邀请我一起分享头等奖。」
“我能享受的好事情,怎么可能会落下哥们呢?”
两人四目相对,不久之后,长廊里回荡着两人的欢笑。
欢笑交谈间,它熟练的做起了拉伸运动。
不知不觉的,你也跟着故友一起做起了预热。

毕竟是一段未知的惊喜,在后室这个荒诞的世界里,
能和昔日的故友一起享受这份喜悦,已经是无上的幸福。

即便你们从未一起奔跑过,一起约定好做过什么事。
……
看着眼前似乎无尽延伸的长廊,
……
闪着淡黄光芒的灯光,
……
心里突然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
就好像…

你曾经来过这里


回过神来,不知何时;
你和故友已经开始缓缓跑动,
身后没有骇人的实体
眼前也不需要急着去追赶什么出口。

*踏踏踏踏……*

没有什么急需的物资
也没有什么诡异的效应
你只是需要,和老朋友一起,简单的跑一跑,将一切烦人的资料和专有名词抛之脑后。

*踏踏踏踏……*

你很少仔细聆听自己和他人的奔跑声的差别,
至少现在,你听的很清楚。
你很少没有目的的一直往一个方向跑,
至少现在,你不必在多想。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踏吱踏吱……*

在晃眼的淡黄灯光中,你突然听见了脚步声的不同,仿佛踩到了湿润的毛毯。
可是?那条隧道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毛毯?!
求生的本能立马惊醒,一如既往,全神贯注。
迷离的精神再次集中,黄色花纹的墙纸,有些潮湿的地板,大而空的迷宫。

“他妈的,怎么又回去这里了?!”
一句俗语脱口而出,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正是你一开始,切入的后室。
你咬牙切齿,准备拿出手机寻找那个走廊的相关资料;
不是因为回到了这烦人的教学地带
也不是因为自己的大意和粗心,
你只是很烦自己无端端与最好的朋友走失,在后室里,似乎连正常的和好朋友在一起多一会几乎都是奢求。

「怎么了?朋友?为何突然骂了起来?」
声音在附近响起,你不可思议的快速转头,
故友呆呆的站在那里,回首看着你对着空气破口大骂而一副疑惑的样子。
它的存在让你震惊,你回想了一遍又一遍的本层级的层级效应。

‘在Level 0中….可能顺着直线行走却返回起点,而沿着你的足迹折返将会导致一组新的、不同的房间替代已经通过的房间出现….在后室中进行稳定的导航是十分困难的…….’
‘Level 0是完全静止且不存在生命的….从未有人员报告在本层内与其他流浪者发生接触。…然而,没有任何尸体被报告发现……’
Level 0将导致小组人员分离并失散,直至该小组退出本层。

「没有问题吧?需要帮忙吗?」
故友抽下背包往这边走来,似乎要从背包里拿出一些东西。

你马上跑向故友,紧紧的拥抱着它,
你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莫名的情感涌上眼眶,在血亲和大多数朋友分离的现状,你实在很久没享受过团聚的幸福了。
即便你曾想记住它并不是你认识的任何一个血亲,甚至朋友。

「没事,没事,我还在这里,不必惊慌….」
故友的声音环绕在耳边,不像记录里那些凶恶的实体。
温柔,善良,和蔼,一切不可能的东西,出现在了它的身上。
轻声的低语如同母亲般优柔,宽大而又结实的臂膀如同父亲一样可靠。
「这样能让你好受一些吗?朋友….」
它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仿佛在躲避你崩溃的底线,
是啊,它为何就不能是你的血亲?你的朋友?至少它从未像你记忆力认识的那些悲哀之人,对你的丑态评头论足。


仍然爱你。



摸去泪星,你将刚才想法与悲伤一吐而尽,
而它也有在认真的听着,似乎是真心的想为你解决烦恼。
「哈哈哈…或许你实在是需要一次完善的休息了。」
故友站起身,将手伸到你的身前。
仔细想了一下,作为一名为M.E.G.资料库完善而到处探险的冒险者,
你似乎真的很久没有这样如此的放松过,
或许真该找个时间去多多休息一会了。

拉着故友的手,起身拍灰,一切的失态抛之脑后。
现在你只需要和故友一起,切出这个湿臭的黄色毯子迷宫。

「来吧朋友,顺着灯光继续长跑吧。」
顺着故友的声音,你看了看来自天花板的灯光,
虽然大体都是泛黄的淡黄灯光,但故友所指的方向里,灯光的黄色从肉眼上看确实能看出些许明显的不同。不论是灯光的亮度,
还是光线的颜色,
甚至是电流噪音的大小。

这似乎是那条长廊的光芒?你跟在故友的背后,思绪渐渐迷离在柔光之中。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一切都无关紧要,你只需要好好享受这个头等奖。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回想过去,你来到后室已经有一段时日,
除了这湿臭的黄色地毯迷宫。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你还见过会让人永远变成脑瘫猴子的森林
到处都是废弃金属的灰暗世界
有着海量猫咪的档案馆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你曾以为你不得不来一场十公里激情赛跑
你曾以为你将永远与天空为伴,
你甚至以为你回到了前厅的家


*踏踏踏踏……* *嚓嚓……*
*踏踏踏踏……* *哗啦——*

你分不清中心楼主城市有什么区别。
分不清旁边这位老相识后来认识的新朋友有什么区别。
你甚至都无法分辨居酒屋餐厅咖啡厅哪家的更好吃。

*莎莎莎莎……* *踏踏踏踏……*
*哗————* *踏踏踏踏……*

海浪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每一个脚步将沙子踩实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精神再次集中,努力的认清着现实;

海滩,小木屋,果树林,很经典的度假屋组合,
你试图理解这里是哪里,你是怎么从湿润的黄色地毯迷宫走到这里的?
你还在猜想着里是否会是某个看上去很安全的假日岛
你试图理解为什么荔枝树和香蕉树能种在海边?

海浪拍打着沙滩,
太阳足够的温暖,
海风十分的清新,
你却强烈的惊恐。

因为这一切都太安详和平了,
你在想沙滩的沙粒是否藏有尖锐的碎刃,
你在想奔涌的海水是否会是无味的强酸,
你在想岸上的木屋是否会是引诱的陷阱,
你在想高空的太阳是否会有无解的效应,
你在想林中的果肉是否拥有致死的要素;
在后室多日,这一切看为和平,实则步步致命的假象,
你太熟悉了,就好像….

你曾经来过这里


「嘿!朋友,要不要歇一会一起吃菠萝蜜?」
故友的声音再次响起,
当你扭头看去,它的手上已经抱着两个飘散着浓郁果肉香味的菠萝蜜果实,

你本想拒绝,并告诉它未知层级的潜在危险。

「可是这菠萝蜜都熟透了诶?你闻闻,真的很香。」
「难得来海边一次!怎么就不能好好享受了?」
「这里的海风又没有咸腥味,我们不如在沙滩上坐会再走?」
「再不济带点荔枝再走啊….」

%E6%B4%BB%E5%8A%A83

最后,你还是屈服于故友的执(嘴)着(馋),
两人光着脚丫,站在海浪刚好能拍在脚丫的沙滩边,
你和故友抱着菠萝蜜,将每一块蜜肉的果核取出,
品尝着香甜的果肉,享受着清凉的海风,
你真的很久没有如此平静过了,
即便在前厅,你都没有来到过如此地一般舒适的环境,
这一切都太美好了。

如果不是故友不借助任何工具和外力,徒手将菠萝蜜掰开的画面太有冲击力,
或许你真的会以为,
你做了一场梦,
一个在前厅里,梦见自己来到了被称之为后室的世界的梦。

美食享尽,休息已足,你和故友再次准备启程。
“诶,故​̸̸̨͚̬͇̭̦̖̅̃͋̓̚͜友​̘̹̭̺͓͑ͩ̋͐͏͇͆ͪ̃̔,你说这里是哪里啊?下次有机会我再带你过来?”

故友明显的楞了一下,它不曾想过你会邀请它第二次,
「谢谢你的好意….」
故友若有所思的在离开的路上回看着那片大海,
「只可惜这个地方….说不定再也来不了了….」
很明显的叹气声,它似乎在惋惜什么。
你很想问一下为什么,但事实上,你对此处的记忆也逐渐模糊,
你甚至都快忘记了,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眼前的美好在被抹除之后渐渐腐化,
甜美的气味掺杂着恶腥的脓臭,
晃眼的沙滩染上了七彩的深黑,
树林的果肉扭曲出惊悚的面孔,
宁静的木屋散发着血色的恶意,
湛蓝的海天露出了深邃的一角,

「嘿!朋友!」
故友拍了拍我的背后,思绪也开始集中起来,
「不用想着这些糟糕的事情。」
这只是过去
故友往某个方向指了指,你依然能顺着那个方向看出来,
总会有那么一条路,
它的风格虽然很接近环境,
但事实看起来,它总是有点格格不入,
「人生,就是要向前看,往前走,不断的进步成长才对啊。」

你有些诧异的看着故友,
毕竟在你的记忆里,他的学术能力还不允许他能蹦出如此的话语。
但是一想到也是你的故友,
只不过长得很像,
你也就不再多加思考什么,只是接着故友的话题,闲聊了几句。

*莎莎莎莎……* *踏踏踏踏……*
*哗————* *踏踏踏踏……*

背着清凉的海风,将路上的砂石踩实。
你已对此地,无所眷恋,

*踏踏踏踏……* *嚓嚓……*
*踏踏踏踏……* *哗啦——*

海滩,小木屋,果树林,很经典的度假屋组合,
如此想着,与之远离。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请开始作答。

请问本层级在M.E.G.的官方公开档案里位于哪一层?(1)
A.Level C-16
B.Level C-270
C.Level C-995

请问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2)
A.根据奖券方提供的路径,安全且随机的在长跑时切入到此处的。
B.在和M.E.G.高层领导人的午马其现在的内在本体搏斗时误入此地。
C.在切入望远镜内的景象时切进来的。

奖券拥有什么效果?(5)
A.提供一场精心设计、较为安全的长跑,长跑的旅途会让你感觉收获颇多,十分开心。
B.提供一次让你和后室的危险实体发生性行为的机会。
C.提供一份由带有强烈辐射液体组合的汤汁,并强迫你在十分钟内喝完。

*滋——————*

【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

【多选题】现在你的故友正在做什么?(6)
A.正在旁边试图将你从层级拉出,偶尔会拿起奖券研究它对你的保护机制。
B.正在为了保护你不受伤害而徒手捏碎了十六只打算扑过来的猎犬的头。
C.在旁边用背包里的扇子为你扇风,免得你在闷热的教室里答题时晕倒。
D.你的故友正在门口和一个穿着教师正装的无面灵对视着。
E.正在试图拿你背包里的杏仁水喂你喝,即便它并没有找到你的背包。
F.试图在本层级强行展开自己的领域,让你切进去

【多选题】如何离开本层级?(4)
A.正确回答试卷上的题目有几率被传送至其它层级
B.切入本层的黑板会被传送至Level 20
C.进入一扇写有“教务处”字样的门会进入Level 52
D.DDDDDDD奖​̡̬̹̰̥̂̀͐券​̹̞͔̉̏̓̋̆DDDDDD安​̡͙̳̗̙̳͋͆全​̛͔͈͈͖̂ͧ͟DDDDD传​̙̮͓̅͑̃͐͜送​̖͚̰̟̒̇ͫͫDDDDD保​̟̰̭͛͒ͭ͋͡护​̠̀͢͏̢͐͢͡DDDDDD

*滋——————*

【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 【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 【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

【​͈̀͊͌̚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 【​̝̞͇̓ͫ͆ͨ̐ͧ̆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 【​̷̸̱̥̀̌̔ͮ̂͛͜͜͏̘ͪ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

【​̷̸̱̥̀̌̔ͮ̂͛͜͜͏̘ͪ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 【​̷̸̱̥̀̌̔ͮ̂͛͜͜͏̘ͪ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请​̴̵̴̨̪̦̃̓ͣ̋ͪͪͫ͘͢不​̶̜̱̹͚͐̌̍͒̓̇̀́͜ͅ要​̴͔̟̼̥̻̝͉̏̽ͯ̇͘͜͞在​̶̢̗̝͖̍̍́̑̂ͨͧͧ̂͞波​̢̞̹̻̭͚͆́̍̓́ͥͬ̋͛浪​͙̦̪ͦͤ̏̋͗̓ͫ͒͘͘͠͞线​̧̭̰̰̟̃ͦ͗̍̈́̓̽ͫͧ͘范​̧̧̝̰͕͉̼ͯ̈̇̓́̈́͘围​̛̗̫̫̙̈͐ͣ̋̇ͣ̀͆͗͘外​̟̩̤͌̆̆̀̈́͛͑̎ͮ̅̓͠答​̷̛̞̫͍̝̼̞͖͕͇̮̈́͜ͅ题​̵͉͙̹̦̣̦͇͂̃ͭͧ͟͢ͅ】​͕̼̹̙̣͉̯̞̄̾̏ͩͩ̆ͨ

*嗡——————*

“嗯?怎么回事?”
保持着抓笔的姿势,
你和故友站在最开始那条长廊,

故友在视野的那一瞬间,似乎对着某个方向的空气挥了一掌。
直到它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目标消失了,猛然的回头看着你。

?!你做到了全对 ?!!」
故友的声音十分模糊,你第一次看到它这般模样,
就和描述它层级照片里的它一模一样,
朋友?你怎么了?愣着干什么??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声音十分模糊,你努力的聆听并理解着它的话语,
然而并没有多大作用,你似乎从未听过这种语言,甚至都不确定那是否为语言的发音。
等会,好像是我的问题,我调整调整。
故友的动作如同突然反应过来,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这时你才开始大概的听清它在讲什么。

「朋友!你做到了!」
调整好声音,它似乎是很惊讶你的事情。
然而事实却是,
你的题目被干扰了,本来还只有一个答案选项的单选题。
变成了全是正确答案的多选题。

听完答题的写后感,故友似乎也有点意外。
因为在它的视角里,
你一直坐在椅子上对着一张空白的纸张写写画画,
无论做什么干预都无法撼动其坐在椅子上的写字的动作,
像是永恒的定在了某个机器的齿轮一样,
在转动的同时也被卡的死死的。

最主要的重点是,
为什么在没答完题目的情况下能和故友切出来?
为什么后面的多选题只剩下了正确答案?
那些干扰又是怎么一回事?

如此想着,如此说着,
故友发现了你的手里一直紧紧的握着什么?
这时才发现,那张头等奖的奖券,
一直被你捏在手里,
似乎,奖券上的图案与文字也开始有了些许的模糊?

“是奖券..保护了我吗?”
顺着心里的疑惑,将猜想说了出口。

‘A.提供一场精心设计、较为安全的长跑,长跑的旅途会让你感觉收获颇多,十分开心。’

第二题的正确答案仍回荡在脑中,你有些摸不着头脑。
‘精心设计,较为安全’
这避重就轻的说法听上去有些可笑,
毕竟有十六只猎犬曾打算在你答题对你下手,
若不是故友在场掩护,你早已成了一坨碎骨烂肉。

「朋友,那我们还继续跑吗?」
故友说着,看向走廊的远方,
看不到尽头的光芒,依旧有着某种奇异的吸引力。
‘收获颇多,十分开心’
答案的后半段让你稍微在意了起来 。

“为什么不呢?”
对于未知的奖励,你稍有疑惑,
但若停滞不前,一切都毫无意义,
“人啊,就是要向前看,往前走,不断的进步成长才对啊。”

故友惊讶的看着你,没想到你这么快把这句话还给了他,
相视一笑,重新准备,
刚才在试卷上看见消失的背包此时还背在自己身后,
至少全身而退还是万幸。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再次跑起,迷离于漫长的跑道之中,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诶!朋友,我们好像到了游乐园诶!!」
陪着故友的好奇心转了一会,
虽然天色有些阴沉,但游乐项目玩的还是很尽兴的。
当然,你看过资料,深知此处不便久留。

晚上有大型游乐活动,还请务必留下参与!包您尽兴!!
“明白了,我们出去给几位朋友带路来玩,待会就会回来。”
明白此处的危险,识破这班畜生的套路,推脱了几句便顺着奖券的指引而去。
离去的时候,畜生们听到你还会再多带几个人来的时候,似乎还很兴奋。
故友也不多加阻止,在里面玩了一会儿,它自己心里也清楚,
这是个怎样的地狱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途中短暂的在白色的小房间里坐了一会儿,
你和故友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危险实体们,
每过一会儿,来源未知的枪声响起,
实体们拼命的逃窜着,即便外面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寡淡的枪声到处响起

*砰!*

*砰!*

*砰!*

不一会儿,实体们便倒在了地上,
以某种诡异的动作抽搐着,
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
但躯体上却找不出任何一丝伤口。

「若我们留在那游乐园,想必也是这般下场吧…」
故友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外面的尸体们。
“很高兴你还能看出来,朋友。”
松了松脖子,在你不注意期间,
那些倒地的实体们突然消失了,
然后又有一批全新的实体出现在了外面,
这些实体慌乱的看着它们所处的空间,四处逃窜着。

直到枪声又一次响起

*砰!*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半小时后,你们再次回到了长廊。
充分的歇息,足以让你们面对尚未到头的跑道。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无边的草原,漫长的公路,
河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微风轻轻吹拂着,
恍惚间的错觉,你似乎在路的前方看到了一座城市。

*踏踏..*

你似乎来过这里


仔细看清,不敢置信,
你不顾一切的狂奔着,
熟悉的百货大厦,熟悉的街道餐厅,
熟悉的汽车鸣笛,熟悉的人声鼎沸,
你似乎,找到了回家的路

这一刻你等了太久了,
你往熟悉的城市跑去。
这一刻你等了太久了,
你跳着绽放心中压抑。
这一刻你等了太久了,
你展开双手拼命呐喊。

*踏!踏!踏!踏!…*

回家的路太熟悉了,以至于你看到家乡城镇的模样那一刻,
大脑疯狂的颤抖着;

*踏!踏!踏!踏!…*

回家的路太熟悉了,以至于你听到自己学校经典的上课铃,
耳朵里不断回响着;

*踏!踏!踏!踏!…*

回家的路太熟悉了,以至于你闻到后室不曾有过的熟悉的味道,
眼眶止不住的流泪;

*踏!踏!踏!踏!…*

回家的路太熟悉了,以至于…

「抱歉!朋友!情况紧急!!!」

我不得不这么做了!!!」

*哗啦!!*

一片漆黑,你似乎被强大的力量扑往水里,
你不解着,
明明家乡近在咫尺。
你愤怒着,
是何人阻碍你回到家乡。
你痴狂着,
试图将漆黑推开。

你努力的挣扎,推开,
一切似乎都是徒劳,
那阴影将你包裹,
你渐渐的睡去,
脑海翻涌着,
十分痛苦,
十分….
温暖……

我知道你很想回去。

但我深知那里不是你的家。

我知道你会为了目标会不顾一切。

但在我眼前,我不许有人无辜的浪费自己的生命。

我见过你们对家乡的描述。

高楼大厦,草间矮屋。
车水马龙,土法科技。
苍穹天理,地理人文。
有好有坏,生态平衡。

那个糟糕的破烂绝对不是你家。

我也很向往那种多元变化的美好生活。

但请你相信我,就只有这一次也好。

不要再把自己往死里逼迫了。

以你们的能力。

一定会找到真正的回家的路

如果你真的回了,我一定会来为你们送行。

答应我,在此之前,好好活着。


*呼呼————*

清凉的微风吹过,但依然有种温热的感觉
缓缓睁开眼睛,某种植被的阴影将你遮住,
水流的声音细细的在背后的地板下流动,
努力起身。
高耸的水稻,平静的水面,上面随风漂流着一些洁白的雏菊。
心里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

你曾经来过这里


“这里是?……”
你好像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那似乎是噩梦,你似乎想对美好的事物却求而不得。
那似乎是美梦,你似乎身在悲惨的世界里屡屡获益。

「你醒了?朋友!」
熟悉的声音从稻草平台的阴影中窜出,
阴影中渐渐的组成了一个身体,
你能认出来,它是你的老朋友

「你刚才吓死我了!」
故友将你扶起,对你述说着你刚才的诡异,
「我本就对其他地方不熟悉…还想问你是哪儿……」
「结果你抬头就对着散发臭味的远方一直在狂奔着….」
「我试图向行人求救,但好像因为奖券的原因,他们似乎看不到你我。」
「路上你对那些趴在地上的尸体视而不见,一直在狂奔。」
「我实在没办法了…不能放着你一路跑到死。」
「我就跑过来抱着你摔到路边别人的水田里。」
「等我把你从水里拉上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到这里了……」

你们环顾四周,
远处的山脉分割了天空与水域。
远方有个巨大且模糊的身影,
似乎在忙碌着往水里进行着插秧的动作,
这片长相靓丽的水稻是他种的吗?不得而知。
你们坐在稻草制成的平台上,
风吹动着高耸厚实的水稻稻米,
这样美丽而宏伟的风景,
你心里赞叹着此处的美好。

此处即为巅峰之作。

闹了许久,就只想到这么一句话,
但莫名的温暖和饱腹感,
驱使你拿起背包里的一罐杏仁水,
故友也盘腿而坐在身旁,在背包里拿出一罐饮品,
*乓~~*

熟练的碰杯,欣赏着美景。

你曾经来过这里

如此想着,沉迷于美景。
… …
… …
… …


离开吧,别忘了他的梦…

和故友起身,往远处的巨大身影鞠了个躬,
虽然不确定他是谁,
但他忙碌的模样,
辛苦工作的背影,
创造的这份美景,
一个默默的鞠躬,虽然平淡,
但他所造的一切,值得认可。

转身离开,跟着阳光照耀的某条道路,
你们跳过一个又一个的稻草平台,
跨过了一道又一道草地丘陵。

直到眼前的风景尽入眼底。

那似乎不是星辰,
蓝色的星星在天上飞舞着,
它们似乎注意到了你们的位置,
每一片星辰都开始慢慢的飞落,闪烁。

看着这漫天蓝星慢慢接近,
你似乎想起了什么?

“不好!快跑!!!!”
你抓着故友的手,拼命的低头奔跑。
“这该死的地方!!不要抬头看天!!!”
你大声喊着,脑海里闪过一份文档。

虽然M.E.G.的文档记录这片地方是美妙的草原。
但幸运的是,你在猫咪的档案馆里见过这里,

“千万不要看那些流星!它们会害死你的”
你再一次大声呼喊,在背包里摸索着,
虽然层级本身没有出口,
但是你手里至少有三个手段可以逃离。

一片是留给自己用的‘应急手段
不过切出到何处听天由命。
还有一把,作为孤注一掷的命运,你本想用来应付危险实体,但对于这个地方,你只能用来脱离死亡。
五发子弹,一条命不好赌,但是对于身旁的老朋友来讲,只是多开几枪的问题。
只要它到了安全地方,你之后再想办法再与它会合,反正它永远都在那儿等你
至于奖券,说实话,你不太能信得过,虽然它确实帮助你逃离了考试,但生效方法你完全不知道。
更不要提现在事态紧急。

「哇哦~我还没想过你居然会如此艺术的称呼我这班朋友们呢?」
故友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仿佛对危险毫不在意。
「你看这些小蝴蝶们,多美丽啊~」

等会,蝴蝶?

你瞬间止住脚步,回头望去。
故友的手上停着一只漂亮的蝴蝶,
它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犹如美丽的宝石。

漫天星辰不知何时,已经围绕在身边,
十分的华丽,十分的壮观。
如果是蓝色的蝴蝶,而并非蓝色的流星,
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至少,这里不是实体的餐桌

确认安全,找了块地方坐下歇息。
你看着故友周围环绕飞舞着一大群蝴蝶。
如果这是人类可以学习的,你说不定会求它。
但可惜,就你对蝴蝶故友之间的关系的看法。
它们只是同病相怜的朋友。

%E6%9C%8B%E5%8F%8B%E4%BB%AC
一切皆为过往。

你注意到,几只小蝴蝶慢慢的往你这边飞来。
你伸出手,在邀请它们降落到你身上。

眨眼间,你从梦中醒来,
故友就坐在你旁边,它的身上,还停留着几只蝴蝶。
你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望无际的草原衬托在漫天湛蓝星辰之下
它们是如此美丽,如此动人。
你深深的被这一切吸引着,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颇为熟悉。
就好像……

你曾经来过这里


「晚上好,朋友。」
看见你起身,故友温柔的打了声招呼。
“晚上好,我这是睡了多久?…”

「三小时二十七分钟,朋友。」
“我超?我睡了这么久了?!抱歉抱歉!!!”
听到这离谱的睡眠时间,你赶忙起身。
“我都睡懵了,忘了今天的长跑还没结束呢!”
尴尬的收拾着,毕竟是你邀请它来的,结果自己倒是睡得舒服。
不曾想梦里那短短几个场景,居然用了你三个半小时。

「哈哈哈哈~朋友,不必心急。」
故友也站起身子,梦蝶依旧围绕在它身边飞舞。
「我让这里的朋友们帮忙看了看奖券,它们说最终目的地就在前方。」
故友往一个方向指了指,梦蝶们随着故友的手指的方向,形成一条照亮草地的光路。

“朋友们?你人际关系真广阔啊。”
无心的一句吐槽,
「广交朋友,才能四海为家,关于这点,我可是行家~」
你倒是第一次看见它会吹嘘自己的能力,
稍微有些哭笑不得。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也是时候要启程前往终点了。
晚安,这里的朋友们。
祝你们有个好梦。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


……

……

……

你曾经来过这里


这里不是什么别的地方,
五十米的吧台,经典的座位,窗户外的星空,
这就是奖券的终点。
一间什么食物都能做的居酒屋

“所以….我们前面这么辛苦,是在干什么?”
你有些无言以对,坐在位置上飞速思考着。
旁边两个服装风格相似的无面灵正靠在一起,
好似你在前厅看到的那些黏在一起吃饭的情侣那样。

「别这么说,朋友~」
故友似乎早有准备,从背包里拿出来了可拼装的零件,
拼成了一个高度和居酒屋凳子差不多的椅子,坐在你的旁边。
「万一有惊喜呢~」

你理解不能,
你看着手里那张奖券,揉了揉眉头。
甚是尴尬。
你甚至难得的把故友请了出来,结果就这……

「晚上好孩子们!想吃什么,放心点,我都能做的!」
厨师的声音在吧台后飘出,
说话间,它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

“算了…老板,我要….”
「哦天啊!!等会!兄弟!你手上拿的那是什么?!!」
你话音未落,老板一副震撼的表情看着你拿着奖券的手。
“啊?额,头等奖奖券?”
你被他的声音稍微吓到,将手里的奖券递给了它。

「我的天呐我的天呐我的天呐我的天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额,说实话,我只知道这玩意告诉我目的地是这里。”
「一年份的本店食物免单券!!!恭喜!!!!!」
“什么玩意??”

*啪啪啪啪啪————*

吧台五个生命,
四个实体生命随着厨师的一声恭喜,都在为你鼓掌。
特别是厨师的掌声,十分的响亮。

“不是,我…别…..别这样…..”
你尴尬的苦笑着,阻止着在场各位起哄。
这场面太幼稚了,
你只是希望没有人看到这个情况。

「客人现在就要开始用这张券吗?」
厨师兴奋的问着,把奖券握在手心里,
仿佛那张奖券是属于它的,
“不是,一年份是指?”
你很想弄清奖券的时间限制,毕竟不是所有的层级都是一样的时间。

在厨师和故友的一顿解释下,你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在使用奖券之后,
你本人在这个层级时,会有一个时间总和刚好365天的倒计时。
在倒计时的时间里,你本人点的任何食物,都是免费的。
而不在层级内时,倒计时会暂停,直到你下次光临层级。

你突然意识到,这玩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
甚至算是终身免单券。

“这么实惠?!这下不得不用了!!!”
思考了一番,你决定启用这张券。
毕竟不用这张券,你今天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拱手让人。
你甚至想着下次整点关于食谱或菜单的道具来爽爽。

「诶,朋友,请个客嘞~」
故友在一旁小声的请求着。
“老板,此刻这里所有未结账的餐单,算我请的。”
你对着老板高昂说着,你有些担心这个说法能不能通过。

「客人真是大气!没问题!!」
没想到老板直接就同意了,丝毫不介意,
「客人稍等,这张券我先收进去了,一会出来给您点餐。」
说完,老板带着奖券,高兴的往幕帘后蹦跳进去,
你感觉那张奖券,似乎对老板有着什么很重要作用。
往一旁望去,另外在场的两位无面灵向你微微的鞠了个躬。

“不客气,不客气,高兴事,应该的。”
你第一次感觉,大方请客居然是如此畅快的事情。
「朋友,你这运气还不错啊?我都没问呢,你这奖券哪来的?」
听完故友的一番夸赞,你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有,就去便利店买到了他们所谓的什么特别商品,抽奖然后抽到的。”
「便利店?!」
故友思考了一下,接着问道,
「难道是逃生通道下面那家?」
你点了点头,你依旧清晰的记得,
你获得奖券的时候,前台是一个穿着大胆且新潮的辣妹,她的身材十分成熟且色情。

「她那里啊…这倒不奇怪了……」
故友小声的嘟囔着,似乎对那儿也颇有了解。
“你要点什么吗?反正算我请了。”
你拍了拍故友的背后,示意让它点餐。
「我和你来一样的,饮料也是,杏仁水我也能喝的。」

“一样啊,那行,老….等会?”
你突然反应过来,它这一句话里随意带过了一个不得了的情报。
「嘘…这算是我们的秘密了,拜托你不要写进档案里哦~」
故友比了个手势,希望你不要张扬它的特性。

‘A.提供一场精心设计、较为安全的长跑,长跑的旅途会让你感觉收获颇多,十分开心。’
脑海中浮现出考试时的那个正确答案,
仔细思考了一下,反正也不妨事。
此刻开心就好,你答应了它的请求,
将秘密埋于脑海深处。

喧嚣的居酒屋,热闹的夜晚。
自从你切入后室,已过去多时。
但和前厅无异,
在这儿,你甚至过上了比前厅更好的生活。
体验到了前厅所不允许,不存在的刺激。
一杯杏仁水下肚,你和故友侃侃而谈。

今夜之后,你仍要回归生活,
你依然要面对无数的险境,
你依然要为人生填满内容,
你依然要活成最精彩的自己。
你已不在多有杂念,你只需记得。

The Backrooms

你曾经来过这里


哦对了,朋友,记得留下您的评分~


评分: +37+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