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中流淌,直到流出这个世界
评分: +17+x

他是一个在龙城摸爬滚打的人,一个普通的外来者

龙城的地底下和烂墙里头不缺乏争斗而死的傻子和自以为聪明的傻子,不搞事的聪明人才是新鲜的东西;他不算智者,但确实会搞小聪明,十多年前他切入时带上的几只母鸡互相繁殖了几百只,这种在龙城很新鲜的肉被输送到同庆的肉贩子那里,最后赚了几辈子用不完的物资。

于是他被抢了,同庆楼面对自己地盘外的肉产业一点不手软;他的鸡被抢了,鸡场被砸了,一起搞产业的外来者和本地人也跑路了,他又一无所获。

他当然不聪明,他不应该在外来者社区办产业,他不应该在同庆的眼皮底下卖肉,他更不应该做大了还不找打手罩着自己。

但他显然没想到,他在前厅就是个学生,在后室不过在几个宜居层级的组织办公楼打字写报告,他就不会搞这种斗争。

所以这种人在龙城活该当垃圾。

他放弃了衣食无忧的无边幻想,去海滩边上加入了捡垃圾的大队。不得不说收获仍然丰富,除了垃圾以外还能收获“一顿打“挨饿”外加“无数绰号”

这地方和死区没区别,他早就想跑了。

所以他还是不聪明啊,和他一个逼样的又不少,为什么现在还没听说有人离开?

在第三次获得当地人送上的“撞墙傻逼”称号后,他最后还是放弃了

“活个屁,妈的,死了得了。”


那天他把自己捡到的杏仁水空瓶聚了聚,卖给了附近的铁匠,最后换了一小瓶米酒,也许壮胆是够了吧。

他向北城的北方,也就是那片被蓝色通道淹没的城区走去;新年将至,住在周围的居民在那里祈求这城来年不被淹没,而他渴望着自己被淹没在那里;也许,那水会把他带回家里。

他平静的站在一座石桥上,掰开盖子狠狠灌了一口酒。

……我们还注意到,在龙城最北端有一座奇异的人体蜡像馆,很多居民称之为鬼屋,因为其中的仿人蜡像栩栩如生、面色狰狞,在经过金鱼的实验后,我们不禁怀疑,这些所谓的蜡像会不会是曾遭蓝色通道浸没的活人?

——浸水龙城调查报告

好吧,……变成蜡像也许可怕,但也许那不痛苦……

米酒被一饮而尽,随后被投入深蓝之中;刚刚喝的太猛,他的头像是被人打了一下似的,腿脚一软便蹲在了地上。水上涨了,蔚蓝色的虚无包裹住他,他并不寒冷或痛苦,他只是愈发平静。直到他的意志和整个身躯一并沉人深蓝之底

他醒的很快,最初他意识到自己在什么上面移动,然后一阵清凉并伴着消毒水味的清风拂过面孔,等他被扬起的寒水打醒后,他终于发现自己在一条木舟之上。

此时他意识到了,自己已随虚空流出了世界,离开了过去那一座城,或者说一个封闭的世界。

他现在自由了,他第一次享受自由,他又想起了以前在前厅的学习生活,以及在C层群繁复的日常,他以前一直在寻找安定且无事的生活,这确实让他一直无事,但似乎既不长久也不精彩。

这一次换个法子,试试向远方冒险去?

在啃了一口不知谁留下的龙肉罐头后,他再次闭上双眼,来在美梦中猜测接下来的生活。

鬼知道接下来有什么事,活就是了。

……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踏上了石桥,并向远方探索,可惜他们还没有回来。

——浸水龙城调查报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