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88+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unknown

  • 物理意义上无威胁
  • 劣性精神影响
  • 勘探完全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袰是后室C层群的一个隐秘层级。

描述

袰是一条长约120千米的路。

袰的公路会有六个阶段,以各20千米为分界线而形成的不同分段类路。每个阶段的路会以不同的意象出现。流浪者在刚进入这一层的时候,会发现自己身处路的一端。路起始的地方有一个界碑,上面标着:STAGE 0。如果流浪者迈过这个界碑后,将无法再次往路开始的地方走,并且当流浪者停止的时候,会有一个强大的推背感促使着流浪者向前走。在还未踏上路之前,可以在公路旁的小亭子里搜寻装备。目前已搜索到的装备有:瓶装杏仁水、巧克力、手电筒、《圣经》(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用,但是还是建议带着上路)、能量棒、老花眼镜、拐杖、盒装食品、应急救生包、电池、睡袋等。如果身上没有背包,可以在亭子后面发现一辆微型的手推车,可以用手推车搬运物资。所有的物品会在流浪者双脚跨过界碑后重置。有人提出理论可以无限制刷取装备,但是根据该层级切出后将不会再次返回的特性,这个理论便不攻自破。同时,袰每次只允许一个人进入该层级,如果一个小队尝试同时进入该层级,袰将会分成多个完全一模一样的层级,以保证每个单独的层级内只有一个人。

袰层不被允许向回走,但是没有不允许回头。如果在前行的过程中回头,流浪者会惊恐地发现后面的一切都在随着自己的脚步逐渐崩坏,这也会导致流浪者用尽全力向前奔跑,最后力竭身亡的惨案。事实上,崩坏并不会将流浪者吞噬,相反,崩坏是随着流浪者的前进而慢慢推进的。
由于袰层的特性,接下来将依次介绍每一阶段的路。

阶段1至阶段3较为稳定,我们称它为“佉”。

“佉”STAGE 1


跨过界碑即意味着不能再回头,第一次到达该层的流浪者通常会忘记这一点,因此跨出第一步十分地轻松。

从佉1开始,天空将变成昏暗的黄色,但是不算不能看清路,可以轻松的走过去。公路主要组成部分是沥青路,两旁是高层建筑物。介于该层级的性质,建筑物被不允许入内,所有的门和窗子都锁着,连人行道都走不上去,街上没有一个行动的人。

夕日照在破旧的建筑物上。

我逐渐开始记不清时间的本身。

这里到底是哪里?

我为什么存在于这里?

所有进入该佉的流浪者会陷入短暂性的失忆和迷惑当中,他们会记不起自己是如何到达这个层级的,以及是如何跨过那块界碑的。这个时候,想回头看,后面却是已经崩坏的虚空。所有关于亭子的记忆都将消失殆尽,但是仍然记得久远的记忆。

在趋于这个佉的中途时,流浪者会突然想起自己从哪里切入该层级的,以及在走过界碑之前都干了什么事。在这个时段下,流浪者的记忆会变得越来越清晰,等到一个顶点后,所有的记忆将会变得十分复杂和扭曲。这个时候,流浪者唯一清醒的记忆是自己在佉1所做的任何事情。在这个意识阶段结束后,流浪者会注意到周遭的变化。原本高楼林立的城市在顷刻间变成了乡下,时候依然是秋天的黄昏。在接下来的佉1前行路程中,街边的景色开始逐渐幻化成自己最熟悉的模样。例如,秋天的阳光、海边的日落、温暖的炉火、放学的归途,一切温暖的事都会在佉1呈现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流浪者会趋近于一种白日梦的意识形态。年龄在50岁以上的流浪者会在进入佉1后期时逐渐淡忘掉临近的事,无法对目前所存在的事做出恰当的反应。在不断前行当中探寻着前行的真相。在佉1结尾,流浪者会接近于认知障碍的界限,对所有东西都抱有一定的认知,但是会产生一系列错误的印象和对该事物的错误解读。

这也是该层级开始恐怖的地方。短暂的失忆症在流浪者脑海中显现,对新知识的不完全掌握使流浪者们感到恐慌。在这一刻,有些流浪者会尝试回头跑走,但是层级特性会抑制住他们的想法,望着逐渐崩坏的城市和街区,流浪者眼中经常会显露出恐惧。

流浪者在佉1结束后会有长时间的自我感消失症,这种感觉会让流浪者感觉自我是不真实的,即使只是因为层级特性。流浪者也会因为自我感消失症而逐渐变得不记得确切的细节。最严重的流浪者声称自己丢失了在袰所记录下来的短期记忆。故建议其他的流浪者在来到佉1后期的时候开始使用笔记录下一切内容。即使这个行动会随着层级的深入而逐渐被淡忘,但是依旧建议流浪者坚持该行为直到䞨5。

至此,佉一结束。

“在这里,我们经历了记忆丧失的最初迹象。

这个阶段最像是一个美丽的白日梦。

老年的荣耀和回忆。

伟大日子的最后一天。”

在佉1和佉2的交界处会有另外一个界碑,上面在佉1面显示“佉2”,而在佉2面没有任何字。

“佉”STAGE 2


从该阶段开始,流浪者会失去更多的记忆。无论是长久的还是短暂的记忆,都会随着佉2的起始而逐渐被淡忘。流浪者在这个阶段将会看到公路两边的建筑物开始扭曲。建筑物可能是流浪者的思维投影,佉2出现的所有事物都是流浪者本身遇见过且是很熟悉的街景。有些建筑物是互相嵌入的,例如悬浮在空中的停车场与教堂的一部分互相重合。这一段开始,流浪者会对自己的记忆产生困惑和不信任,我们称之为“离喻状态”,在该状态下的流浪者会开始努力记忆一切关于自己的东西。这样努力记忆的后果就是可以记忆的东西无限制增长,但是整体的记忆状态会变得十分恍惚。

假设流浪者A在前厅的记忆量是十分庞大的,但是在该状态下流浪者A对于自己的记忆是不认识的。简要来说,流浪者A能回忆起十分多的记忆,但是这些记忆在他脑海里是蒙上一层纱布的。灰色的记忆填充物越来越多。这个时候的自我感消失症会消失,流浪者会感觉到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

我感觉我还是我。

宁静的黄昏很快就要到来了。

这是我最纯粹的回忆。

最后一刻的安静风景。

流浪者可以选择在这里停留一阵时间。即使在强烈的推背感的挟持下,流浪者也会不由自主地观望四周。

这里是一个破碎的世界。荒唐的碎片充斥着四方,重复的景色开始不断显现。即使是最熟悉的背影也会渐渐变得陌生。逐渐地,流浪者会开始失去方位感,他们现在只能做的就是前进。

夕阳照在破碎的摩天大楼上,奇怪的是,阳光透露出的是一种诡异的灰黄色,照在破烂的柏油路上透露出一股无名的恐慌感。那是灰色地带的入口。所有的记忆都会在那里被渐渐磨灭。

夕阳照在树上、破碎的唱盘机里,音符流露出来的时断时续的音乐述说着残破不全的记忆。认知上的错误逐渐占了上风。所有的记忆像是在黑胶唱片里流出来的放慢音调一般迷人。在那个夕阳的午后,我认清了。

流浪者在经过佉2的时候会惊诧于该阶段的破碎。即使有些部分是完整的。但是也仅止于完整。大楼表面的油漆早已褪色,塔吊在昏黄的灯光里斜插在未完工的摩天大厦里,公路周围凌乱停靠的汽车也互相纠缠在一起。流浪者会感受到困惑,对周围一切事物的陌生感涌上心头。

在这一阶段的后期,忘记一些物品的名字是常态。在这么混乱的场景下,流浪者会出现短时间的意识混乱,具体会有对该阶段存在的事物感到谵妄,会出现断裂状的幻觉和妄想。流浪者的笔记会显示出一系列不正常的语录。有时候流浪者会丧失对佉2的感知和自我意识,但是表现出的形态多为无意义的动作。流浪者在这些状态持续过多后会突然正常,并且不记得自己刚才的轻微认知失态。根据一位流浪者较为健全的笔记本内描述,他能够连贯地阅读《圣经》,但是对于其中的内容感到十分的困惑。

“第二个阶段开始,自我认识和意识到拒绝接受会存在问题。

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来记忆某些东西,这样记忆的形式会更长,但是质量会更差。

总体个人情绪通常低于第一阶段。

这是处于混乱开始之前的某一点。”

佉2结束后最趋近于正常的建筑物应该属于佉2和佉3的界碑。它在昏黄的阳光下成单调的灰黄色,暗示着之后的路将会更加黑暗。上面在佉2面显示“佉3”,而在佉3面没有任何字。

“佉”STAGE 3


听我说,冷静,冷静。这不过只是一个短暂的记忆失调现象。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
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不知道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了。

你能看到我的模样吗?

衰老,疲惫,认不清路。

佉3开始,流浪者会体验到记忆更加混乱的旅程。原本破碎的记忆随着跨过佉3的界碑开始被重组,流浪者会重新回想起自己一些远古的记忆,但是作为更加恶劣的反应是,流浪者的腿部时常会出现痉挛反应。这将间接导致流浪者在前行的道路上逐渐变慢。同时,流浪者在试图保持理智的时候,如果尝试阅读《圣经》,可能会导致《圣经》字迹歪斜,扭曲。这并不是《圣经》本身油墨掉色而产生的效果,流浪者在第三阶段会逐渐失去阅读能力,对于新知识的不完全掌握会让流浪者感到发狂。在这个阶段开始,长期记忆会随着深入而逐渐遭受影响,例如在写笔记的同时突然忘记名字、亲戚、物品等词汇,对于该效应流浪者会突然的发狂,哭泣。流浪者在进行复杂的动作序列时会变得不协调,这也进一步导致到下一阶段的路变得更加遥远。

佉3的样貌是逐渐落下去的夕阳,和逐渐远去的市郊区。在这个过程中,流浪者会发现自己走在乡间的公路上。这条路不算十分宽敞,宽度仅能容纳一辆车同时通过。公路两边则是草原,木屋和溪水。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流浪者在试图走下公路的时候会被一道无形的墙阻碍,这意味着流浪者不能够触摸佉3公路两边的一切物体。在太阳逐渐下落的过程中,少数部分的流浪者会出现焦躁、狂乱、幻觉等多种精神与行为问题。与此同时,流浪者会听到整个佉3中都在播放乐曲。

二三十年代的舞曲被放在颗粒十足的黑胶唱机里播放;

我逐渐记起了那些美好的回忆。

所有光辉的时刻,获奖、工作、走在黑夜的公路上。

最好的记忆存在于我最珍贵的地方。

播放的曲子是类似二三十年代的舞厅播放的曲子。声调被拉长,扭曲,破碎,仿佛是被人故意划过一般。这就是最好的调剂。随着佉3的深入,所有的记忆将被包裹上一层灰色的雾气。对于未来的事情已经完全不抱有希望,对于过去又是那么的迷惘,在这个世界里,我孤单的坐下,靠着角落坐下……

整个世界旋转着,像舞厅一般。残缺的舞厅包裹着我,怀抱着真的我——雾气已经开始侵蚀心灵;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像回到了过往的一切一般。回想起了80年代的记忆;即使它是不真实的。
我哭泣着,穿越过这一片平原。过去的阳光照耀着我,辉光撒在地上。不属于该章的音节开始四处流窜,音符肆意流动——已经不成形了。记忆在慢慢消散。一切记忆随着音乐的变化而变形。短暂的失语症和夹杂着不会的记忆四处散开,接着停顿。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些最后的连贯记忆,直到混乱完全滚滚而来,灰色的薄雾形成并消失。

最美好的时刻被铭记,

一些地方的音乐流动更加混乱和纠结。

随著我们的进步,一些奇异的记忆变得更加不安、孤立、破碎和遥远。

这些是在后意识阶段之前最后余烬的昙花一现。”

佉3结束后最趋近于正常的建筑物应该属于佉3和佉4的界碑。斑驳的石碑早已被风霜的浸蚀而饱含溃损,夕照投在石头上面,那是墓碑的黑。上面在佉3面显示“佉3”,而在佉4面没有任何字。
随着佉3的接近尾声,一半的旅程终于结束。但是在这半程的旅途中,流浪者已经快忘却所有的记忆了。因此,我们称佉4至佉6为“䞨”。

“䞨”POST-AWARENESS STAGE 4


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船和船在海里游,风浪起起伏伏。我坐在房间里,感受船像婴儿车一般左右摇摆。门能开,没有上锁。我看到了什么?一条长长的走廊——通往远方。小推车太宽了,上不了走廊。雨大的哩。往前走,往前走,往前走,往前走。

地毯是红色的,两边有玻璃灯罩,灯是打开的,又是关上的,还是一闪一闪的,都有。背上背包,往前走。

䞨4是一个类似船舱内部的走道。流浪者初来乍到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坐在一个船舱内,有一扇窗户能够正对着海。透过窗户望出去,窗外风雨交加,船在无休止的巨浪中竭力保持自己的平衡。这个船舱马上就会被水淹没,所以请尽可能的在1分钟内逃出这个船舱。船舱的门极其狭小,在原先佉中用的推车在这里将被卡在船舱的门口。流浪者需背上背包才能继续往前走。在不断推进的过程中,水会不断蔓延上过道,因此请以最快的速度通过船舱。20公里而已,不算什么长距离赛跑。

在过道的两侧有不时出现的门,这些门通常是不能打开的,有些是被锁上,有些门半开着,但是门后的内容让人一言难尽:有些是灰色的泥浆状的流动不明液体,有的则是破碎的镜面反射。其中,如果流浪者通过镜面观察自己,他们会恐惧地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五官和样貌。已经不认得自己是谁了……这是多么的绝望。流浪者已经不会感受到悲伤了,于是他便继续向前走着。

两边的玻璃灯逐渐从节能灯变化成荧光灯,然后又从荧光灯转化为老旧的白炽灯。这个时候,水已经漫过半条走廊了,流浪者必须要加快步伐,才能不让水接触到自己——这里的水会大幅度减慢流浪者的步伐,且低温的海水会让流浪者因低温症失温而死。走道的中间有时候会出现散落的杏仁水罐、孩用自行车、等一些物品,可以用这些物品继续加快脚步……

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我又是谁?

记忆混淆得记不清人的全貌,回想的片断又被粉碎。

我在空荡荡的走道上彳亍着,心中的念想早已朽木死灰。

可是悲哀的我又能奈何?大脑里早已是一片棼秽。

记忆开始愈发模糊,这个时候连更多的名字都已经叫不上来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了:求生。双腿由于肌肉的进一步痉挛而不听使唤,于是便用手爬行。更奇怪的是,爬行速度要比走路的速度慢不了多少。有一部分时间双脚会浸在海水中,但是随即海潮退去,剩下的只是前面的干燥空间。过了一阵子,痉挛消失了,双腿奇迹般地能够继续走路了,流浪者这个时候也只会进行最基本的走路了——过多的复杂运动让大脑计算变得极其困难,冗余计算在生存面前已经是毫无必要的东西了。

随着䞨4的推进,地毯的颜色会逐渐从明亮的红色变成暗淡的灰色,灯光也从温暖的昏黄色变成散发着冷光的灰白光。所有的颜色在一刹那间失去了,只留下黑白灰三种颜色。音乐的流淌变得更加随意。流浪者努力去记忆,最后也会使得最后一点的理智也随之分崩离析。流浪者会以为自己变成了云朵而停下脚步,开始了更深一层的妄想阶段,丝毫不会注意到水位的上升。等到水位漫过腰部才幡然醒悟,继续前行。请记住,你只要还有能力查看这个文档,你就一定具有一定的理性的。

过了䞨4,希望上天保佑你,因为——

之后的路,你将在清醒的无意识状态下进行的,这也就意味着你会记忆一切,但是你却不会回忆……

“无法冷静的奇怪声响,我无法让它停止。

无论是怎样的避嫌,都无法得到片刻的静谧。

请救救我,请救救我,请帮助我,离开这里的轵深井里。

我早已经忘却了所有事情,我希望我还能继续活下去。”

䞨4趋近于终点后会变得极其安静,走道上会出现一个暗红色的界碑。䞨4结束后最趋近于正常的建筑物应该属于䞨4和䞨5的界碑。界碑上没有记载任何东西,只在两头各写上了“䞨4”“䞨5”的字样。无论如何,请让理智飘散,接下来的路只能靠勇气和仅剩的记忆了。

“后意识阶段四4是宁静和回忆奇异记忆的能力让位于混乱和恐怖的地方。

这是一个最终过程的开始,所有的记忆都开始通过纠缠,重复和破裂变得更加流动。”

再见,䞨5见。

“䞨”POST-AWARENESS STAGE 5


在䞨5开始之后,任何的记忆已经零碎化。不成形的字句从流浪者的脑海里飘散出来,发泄出来,一些错误的词语也随之卷土重来。䞨5的主要外观是一条上个世纪二十中叶的北欧式街道,周围的门全部是关上的。但是,如果你敲响随意一扇门,打开迎接你的是一个穿着熟悉衣服的无面灵。

无面灵?——为什么是无面灵?

平静的灰色。云在头上飘,地在脚下。

我已然不记得我失去了什么了。

只有失去,才懂得珍惜——

但是早已一无所有,还要怎样珍惜?

街道是灰色的,无色的,所有的物体都被染上了一种诡异的灰,就像老照片一样。能感受到这种氛围,但是却融入不了——

什么都忘了。你看我这脑子,已经失去的不像话了。

䞨5唯一一个可以自主与其互动的是位于街道5公里处的一个照相馆。这个照相馆面积不算太大,但是里边有你要找的东西……相册。所有的相册都可以在里边找到,你的、父亲的、母亲的……照相馆的无面灵会很欢迎你,他会招呼你坐下,然后将一本相册放到你手里。

流浪者翻开这本相册,能看到的只是照片,而非照片上的内容。试想一下,翻开相册,找到一张全家的合影,但是所有人都已经幻化成了没有脸的怪物——你记不起他们了,这是一件多么……已经不能用悲哀去形容的事了。甚至,流浪者可能已经感受不到悲哀这种事了?

你瞧,太阳升起来了。静谧的灰色。

你瞧,太阳落下去了。无言的黑色。

你瞧,月亮升起来了。纯洁的白色——

街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留下来的只是一条通向远方的路,和周围的白色平地。所有的物品都将消失,只留下满地站着的人。逐渐的,平面崩坏了,成为了一群蜷缩着的马赛克。站在上面的人的面孔早已经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消失,连五官的没有了。他们的脸空洞地向着你的方向,你朝前走着,他们就一直看着你。他们是谁?你也想不起来……脑子里剩下的记忆已经所剩无几,怎还有可能想到他们是谁?

他们是谁?即使不熟悉,但是看上去也是那么的熟悉温馨。你忘了些什么,你还记得些什么?他们能帮你想起来。衣服上的图案已经很明了了。可是。

到底是谁?即使很熟悉,但不安的感觉还充斥在我脑海里。我还记得什么,我还能忘了什么?已经完全记不得了。所有的灰暗地带已经趋于平静,我也将步入最后一个阶段。

他们目送着我,就像是亲人在给自己作最后的诀别。再见了,再见了——挥舞着手帕,天上飘着白色的花……我躺在车子里,无声的流泪。

渐渐地只剩下听觉了,前面的路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前面还有路吗?我不清楚了……迷雾笼罩着我,交织的残缺捆绑着我。

现在,已经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是吗?

那,再见吧,再见。时间的尽头等你,我们便能重逢了。

“后意识阶段5更加困惑和恐怖。

更极端的纠缠,重复和破裂可以让位于热量时刻。

不熟悉的人可能会听起来和感到熟悉。

时间往往只花在导致孤立的那一刻。”

䞨5结束后最趋近于正常的建筑物应该属于䞨5和䞨6的界碑。界碑上没有记载任何东西,你只可以在界碑的左右听到“䞨5”、“䞨6”的声音。那声音像是一阵低低的呜咽,更像是破碎的轮盘上撒下的一片珍珠。再见吧,再见,这里便是所有可以看见东西的结局了——最后的路该怎么走?

你还是安静地闭上你的眼睛,感受着你最后的夕阳落下去吧。

“䞨”POST-AWARENESS STAGE 6


䞨6没有任何描述。

但是,万一呢?

可能是你在该层级看到的最后一个景象。它已经超脱出你所有可以想象的范围之外了——没有人能够记住这里……你怎么扛下来的?所有人进去都是失去了知觉,就你一个可以记录……行吧,我把权限开放给你,你记录吧。

䞨6是袰最后一个阶段。这个阶段除了灰色的风声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实质性的东西。音符早已迸裂开来,成为了一阵一阵的噪音,而不是再具有艺术性质的音乐了;在这里,所有的记忆将全部由灰白的雾气代替,你再也想不起来任何一点东西——除了你身处的环境。你能看到一些东西,你能摸到他们,但是你却不知道是什么。

渐渐地,所有的东西消逝了,只留下你一个人,在虚空中坐着。据具体测算,通过䞨6的时候,20公里的平均配速为1km/h,也就是说,在这20公里的路程内,流浪者须待满20个小时才能到达真正的终点。20个小时里,在一片虚空中,孤独地坐着,然后逐渐失去了语言能力。

“吃。”——吃什么呢?“它。”——是什么?最后的最后,流浪者只能靠单字来维持自己仅有的意识。或者说,流浪者早已失去意识,回退到了婴儿时代。

一切的一切归于寂静,然后便消散,融入灰色的一体。

流浪者的腿早已不听使唤,在最后一段旅程中,流浪者是躺着完成的。他有限的视野只是眼前的一片天空——灰色的。

只是灰色的。天空。

快要结束了吧。我看到亮光了。

数据缺失


在䞨6的终点,流浪者的记忆被全部激活。所有的,记忆,都在脑海中显现。无论是不好的,还是好的,随着天色的大亮,慢慢的从深海中浮了出来。他们贪婪的吮吸重获新生的氧气,努力的向上,争得一点亮光。

流浪者突然能够站起来了。腿在记忆的加持下开始了逆学习,能直立起来,走路了。他从自己刚才躺的地方站了起来,惊讶地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花海里。香氛此时也逐渐充盈流浪者的鼻腔,久违的香味再次让流浪者认为之前的一切是梦。

流浪者发现了远方的光。他向那里走去,逐渐又离开了花海。

地面恢复了之前的灰白。流浪者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加快脚步向前跑去。这束光就在他眼前闪烁着,在他头顶升起来,在他周围晃动。不知不觉,流浪者就到了这个旅途最后一个存在的建筑物——纯白的石英打造的一个殿堂,所有的记忆都存放在里边,从小时候的玩闹到长大后的苦痛。

流浪者看到这里,轻笑一声,原来我的生活这么多姿多彩。

现在还怎么去珍惜呢?

在这圣光和齐唱的氛围里,流浪者逐渐又变回了那个迷惘的自己。所有的记忆随着那光远去了,流浪者想拿手去抓,却直直的穿了过去,什么也没有拿到。

他的困惑又显现在了他的眼睛里。

太累了。找个地方躺下来,想睡觉了。

那个屋子的中央有一个小小的盒子,正好可以放下我整个人。我困了,就在这里睡觉吧。
笨拙的手架着身子,把自己放到了盒子里边。然后,他便安详的睡去了。

我裹着母亲的衣服,沉沉地睡去了。

我终于可以触摸到降落在此地的彼岸了。

晚安。

数据缺失


在最终的最终,你的记忆将会全部回到你自己的身躯,这一点毋庸置疑。你还是你,并不是成为了那个老年化的你。

但,谁知道呢,你会不会有同样的经历?在未来的某一天?

现在,你拥抱着你的记忆哭泣,你感觉最后只是度过了一场梦。

请珍惜当下吧,没有什么再能失去的了。

我在时间的尽头向你致敬。

实体

你在路上看到的,都不是真实的实体。——他们只是你眼里的一部分记忆罢了。

至于无面灵?对不起,你忘了他——是的,很悲哀。但是,你还记得有着他,这不就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了吗?

基地、前哨与社区

由于本层级特性,暂时没有前哨站,社区和基地。

入口与出口

入口
  • 躺在Level C-❅的雪地上睡着并感到无助,孤单时。你的眼前将出现一道白光。走入白光之中,你会在惊醒后站在本层级的公路上。
出口
  • 在圣堂的棺材里躺下,10分钟后会随机切入一个生存难度二及以下的层级。建议从袰中出来后在下一层级休息一会。毕竟,大量记忆的涌入,会导致大脑皮层承受过多而短暂时晕厥,这一点也不好受。对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