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955

评分: +24+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n/a

  • {$one}
  • {$two}
  • {$three}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描述


本层又名「神筵曲•上阙」,为一方始终处于夜幕下的世界。此处无物可取,无人可居,仅供「昆仑使者」所邀之人造访。

造访者须于进入之前,在「涤心池」以香花沐浴,而后身着黑色便衣,不带外物,取「春罗帖」,置于「白木案」。案边立「狐尾纛」,焚「镇魂香」,身挎「后天袋」,内装黄纸,裁为孔方兄。而后缓步起舞,拿出纸钱,掠过烛台将其点燃,单手高举画圆,撒向空中。青炎漫飞,窸窣飘旋,落于身上而不灼。尾焰随旋舞而蔓生,如九节菖蒲,中芯结花苞,花苞绽出 「幽冥蓝蝶」,蝶起伴婆娑。婆娑蓝蝶,不久成群,涌于案前。忽而磷粉转红,抟作朱砂之门,人则抛袋至前。袋中余纸即刻飞出,张张相贴化作纸马。人骑而上,踏蝶高跃,而「春罗帖」亦腾空而起,渐渐高升。探手前抓,甫一触帖,则乾坤急转,人也于恍惚之中,切入此层。


北林

北林是一处于霜月漫起的寒洸中,渐渐凝析而出的无尽幽林。幽林无论从何处看,皆是片片色块,拼贴成木石鸟兽之形,如皮影一般,堆叠于视网膜。碜在瞳人里,像裁碎的褪色老布,古旧而沉寂。时间亦于此竭流,飞鸟之影胶滞于空,走兽之躯僵伫于地,此之谓时竭现象。远风绕林而起,披岚而出,来去不定,或迷其途。又如寒狐低泣,推攘而行,但撞不动沉叶与兽毛,哭不醒死于无限的大梦。

唯有一马直入,似剪水快船搅起渊底静水,拨动周遭尘没之物。木石鸟兽所投下的影子,影子所囚禁的噪点与颗粒,此刻也激颤地破开边界,化作虫群向后疾飞,溶连成浪,层层唤醒幽林。林木随之摇曳,揉出褶皱,褶皱内掠起红光,连绵荧灭,有如刷血填涂碑上并列多成对的虫鸟篆阴文,尚不及读认,便快速剥落。

进入此地的流浪者,总会发觉自己,不知何时骑着一头瘦马。马儿身如铜,斑驳似箔破,鬃须长尾金丝色,攥之惟觉绕指柔。其奔行于越发坎坷的曲径,一路天香坠地,应是古桂之花。花馥浓郁,却在几息之后,化作酸涩之风,直刺双眼。地上残瓣,一时枯萎成黄纸,倏忽间郁火自燃,腾起灰烟。烟侵口鼻,干烧心肺,随后熳延遍神经束,令周身绵痛不绝。有似肉块摔于砧板上,一把钝刀将其艰难地解剖,手法生涩又欲细细挑扯出筋脉与内脏。而此时所闻砧板浅深之声,为马蹄怛怛之幻听;所见脏器摽溅血浆之景,亦不过恍惚之幻影:踏月光而出冷露,冷露斜飞打湿呆立的腐鼠,腐鼠受惊甩水而去。

马儿应通人语,可依流浪者所言而更易行程。似因太老而嘶鸣不起,仅在低哑中打着响鼻作回应;又不时摆尾展露情绪,锵锵作响。流浪者一旦停下驰骋,烟味与苦痛便随之消散,只是后方运动中的诸景,将渐渐放缓直至定格。人若步行其中,也会慢慢感受到一种共济失调般的钝感。

南浦

若忍得苦涩一心骑行,则渐渐不觉呛。坠花再香时,即见古渡口。古渡口,似为先人造,漫漫莱蒿浸险道。偶见石人石兽,现身其间。人无头,马无尾,麒麟无足侧仆地。又见码头两侧,各矗一根断柱。左侧断柱,上缠虬龙雕塑,石身碎作几节,头衔烛台。烛台上,不见烛影,惟残黑痕几片;台座处,荧漆半剥,幽光匿潜隙间。龙鳞贴以五金,今皆裂卷;龙首漆以五彩,褪成暗瘢。惟独其眼角处,朱漆犹赤如血而未干,流出眼下凝于睑。龙目似嵌铅球,虽无瞳却在凝视远方海云。

海云间,白水随月涌,汐上激荡清声脆,脆而碎,碎作玻璃点点星。星落于水不溶水,荧灭散海底。海底映天色,天色却无星。唯瞻三轮不落之月,匆匆交错徘徊于苍穹东西两极,共同照耀此层。流浪者既至此地,则可下马,毋需担忧时竭。因月潮翻涌,海空互映并同推转,时间于此地得以环流不穷。而天地人在此刻,恰如毕达哥拉斯所言,“和谐”。风月林海,自然协鸣。谐振浅浅天籁,拨皎弦,吹叶笳,落桂随波舞黄袖。

出口

待三月重叠,海波渐平时,原先光华碎乱,今则聚为一道;落花流散涛尖,此刻相汇一处:勾连并簇,随浪裁为方形,化作浮波秋槎,停于人前。流浪者见此情景,应登上秋槎,免使因久久逗留,而倍感饥馁。循着皓月开示之路,驶向云海的天际线。此去越发耀眼,如飞蛾般没入辉光。

若犹有所待,踌躇不行,月移而秋槎漂远。此时,虽已错失良机,也可重新追及。只消请求瘦马,俯耳陈情,其便飞踏入海,摇落残箔,化作铜龙如艞。望人登槎远游后,便遁入海中,仅掠金光一束,如闪电一般,消黯于愁云深处。

误时之人,因三轮霜月不合一,光道不再,便不知去向何方。此时应当再呼铜龙,请其摆尾搅动大海。不久珊瑚碎,浪如雪,其间跃老鱼。老鱼身空如薄雾,光照莹莹水晶骨。群鹤沿月光直下九重天,展开玄翅更左右翻舞,于相戏中捕泉涌之鱼。

此时流浪者,当取出「春罗帖」,抚摸云书笔画,便可从中抽出几条线,化为铁索抛向群鹤。锁绕其脖颈,羁扼其惊心,如此才能控驭其飞行。驾得六鹤,即可重入天河。

天河之水,清清如无物,空空触之无阻,却于拍虚拂阔之中,感涟漪之形,水之寒。身于此处,颠倒梦想,下非下,前非前,原先桂花自天飘下,此处却于河上漂来。曾见此情景之人,皆说是天河之水垂地流,下界望如桂花雨。

俯看秋槎下,北林摇摇渐止,沧海荡荡不休。眨眼之间,恍惚之际,沧海似将北林淹没。林海相溶,动静混一,如雪花屏一般闪烁,又似大麻叶上杂乱抽出的绒毛,织起灰簇的迷梦。又有沙沙之声,掩盖天籁。然而须臾之间,一切都将停滞,声色凝结成一片,有若水磨石石碑,折倒于地。耳旁渺渺天音,渐渐响亮,管弦之声,却似有失节律。

遥望天河彼方,前后唯余茫茫。依春罗帖,循天香黄道而航,便可于无端涯中,停靠月港,登上桂香陌,即至「神筵曲•下阙」。而若不泊于港,继续远航,或可去往其他层级,乃至世界尽头。但无人敢断言,无人敢独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