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939

评分: +32+x

危险度:1
空间可靠度:稳定
实体可靠度:实体绝迹
等待提供信息

Level C-9391,通常被称作山雨,是后室C层群的第939层。根据目前已有的少量证据表明,该层级仅供单人切入,这使得切入至该层级内的探险者在切出该层级前不会与任何其他人员相遇。怪异的是,经调查,未曾有任何在后室出生的人员进入过该层级2

情景

山雨是由一系列相互联通的非线性空间组成的层级,可根据环境特征分类为三个不同的阶段3。即使该层级三个阶段之间联系较为松散,但所有阶段空间内几乎均含有部分相同且反复出现的特征组成元素,如较低的能见度、潮湿的空气、雨伞、炭黑色的山峰和鸟居4形象等。每一阶段内,上述特征和元素均会有轻微变化。

此外,据曾切入过该层级的探险者称,处于该层级内时,均会察觉到某种类似经历梦境般的疏离感,具体表现包括但不限于(与往常相比较而言的)轻微精神恍惚、注意力涣散、少量短期视觉干扰以及异常的、从心理至身体的无力感。通常情况而言,此类精神影响并不会对探险者造成较大困扰,甚至可能被忽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此现象描述起来像是“经历梦境”,但有部分探索报告补充说,虽然有上述现象存在,但在该层级内时,其精神处于一种“可被明显察觉到的异常清醒”状态中。两者间是否存在实际矛盾暂不明晰。

值得注意的是,该层级内无法正常使用任何影像及音频记录设备。所有已知采集于该层级内的影像记录均完全黑暗,而所有音频记录则仅录存下一种持续不断的、略微失真的风声。怪异的是,所有曾在该层级停留的探险者均坚决表示未曾在该层级内听到过类似声音。

储水间


储水间为探险者切入山雨后会进入的第一个阶段。该阶段的景观为一片无限大且整洁的半室内空间,天花板被一片推测与地面面积相当的、倒置的波涛海洋所代替。其水面与地面相对,目测离地距离约1.2m-1.6m左右。其所含液体有轻微的咸味,水温恒定且略冷于人体体温。倒置海洋向上方延申所占空间深度未知,水流较急,但越靠下方接近地面的部分,其水流速度便会减慢少许,以此类推。

色调偏暖的光从水体上方打下,使洁净的地面上呈现有如同随风飘动的蛛网般的、波光粼粼的倒影。地面质地似乎为某种打磨得十分光滑的白色瓷砖,黑色的砖缝线均处于同一朝向,相互平行,分割整齐。据曾在该阶段停留过的人员描述,部分瓷砖在被踩踏时会发生松动,同时其四周会向外渗出大量疑似为血液的暗红色粘稠液体。上述瓷砖在被踩踏超过一定次数5后便不会再出现任何松动情况,而所有从瓷砖内渗出的暗红色液体均会在几分钟内便渗入地面,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有时,倒置海洋的水面上会有少量水珠落向地面,形成很浅的水洼。奇怪的是,即使其上仍有水珠会定期下落,但所有水洼的大小似乎均相同,不会渗入瓷砖且仅会因人为干扰而产生变化。

在巨大的倒置水体中,可观察到有大量颜色和款式各异的、处于开启状态的长柄雨伞无规则地以较快速度在水中自由移动。据报告,大多数雨伞的移动速度均怪异地远快于水流速度。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自由移动的雨伞大多在接近水面时便会减速和转向,但较少情况下,会有少量雨伞在向下方俯冲移动时未能成功减速或及时转向,从而掉落至地面。接触这些掉落在地面的雨伞,或是直接捕捉在移动中的雨伞6后,接触雨伞的手指将紧密粘连在雨伞表面,而雨伞则会带着探险者以极快的速度向上方移动,直至在30-60秒左右后到达水体的上方水面。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该移动过程极为迅速,但探险者却丝毫不会因巨大外力拉扯而遭受任何伤害,且似乎可在上浮过程结束前短暂地获得在上述液体中自由呼吸的能力。

此外,该区域内的地面上还随机散落有一些连接有通向倒置海洋上方的上层水面的巨型混凝土白色结构,呈长方体。管道内和长方体内均被与倒置水体相同类型的液体充满,且管道直径可供正常体型的成年人类在不接触管壁的情况下穿过。该类结构的一面会设有一扇可供进入的入口,其旁边的混凝土表面用较粗的黑色笔迹画有简易的倒置鸟居形象。进入者会以更为迅捷的速度在垂直的管道内向上移动,直至到达上层水面。

孤岛


当探险者的头部完全浮出水面后,即可注意到自己处于一片黑夜下的平静汪洋之中,而在储水间内可明显观察到的太阳光线瞬间已完全消失。天空完全黑暗,与远处的海面融为一体,类似于一幅凭空悬挂着的、平静的黑色幕帘。同时,在部分方位的海天相接处,可依稀观察到蜿蜒的山脉轮廓。据已有的探索报告描述,探险者无需在水中做出任何动作便可轻松地浮在水面以上,并且已知所有的试图再次下潜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在适应该阶段内更为昏暗的光线后,探险者便会发现自己处于一处简易木质码头平台的附近7,该平台面积狭小,所组成材料除木材外还包括少量均已严重生锈的金属。码头的一侧为粗糙的断口,另一侧则连接着孤岛阶段空间的陆地主体:人工岛

码头断口侧的附近设有类似于游泳池扶梯的金属结构伸入水面,但该平台实际高度与水面近乎平行8,故探险者无需借助任何设施或工具便可很轻易地到达平台表面及与其同样处于同一平面高度的人工岛地面。

刚刚登陆人工岛上,便可察觉到其与常规沿海/沿水陆地的明显不同:岛上湿度异常干燥,气温较冷,时而有吹向不一的寒风掠过。此地能见度都相对较差,整块陆地似乎被一层很淡的薄雾笼罩。

人工岛的面积有限,除上述码头部分以外均呈近乎标准的矩形。岛上整齐排列有约30栋左右的造型、样式均相同的双层独栋住宅,房屋间相距较远,每排房屋间均被宽阔整洁的柏油道路分割。

每经过三栋房屋,便设有一盏高度大于4米左右的金属路灯。怪异的是,其打下的光线不会形成任何影子。此外,岛上的公路旁除极狭窄的砖石人行道、路灯和房屋外,还松散地分布有一些圆形金属警示牌,为黑白矢量图,均展示了一座发生了山体滑坡的山峰。

岛上所有房屋内均有暖色的柔和灯光,且正门均未上锁。据记录,所有房屋的内部布局均完全一致。进入屋内,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铺满地面的、各式各样处于开启状态的长柄雨伞,它们几乎完全占据了客厅内被厚地毯覆盖的地面,使得深入房屋内部变得有些许困难。所有房屋的一楼均由客厅和一间卧室组成,卧室内没有任何光源且地面未被地毯覆盖,木质地板表面湿漉无比,散落有一些小巧但做工粗糙的黑色山峰模型。所有模型的底座均刻有各不相同的、以观察人员母语写成的单词,例如:

  • 旅行
  • 夜晚
  • 轿车
  • 泥土
  • 记忆

所有模型均无法被完整地带出房间,具体表现为在其被带离屋门外的一瞬便化作黑色的潮湿泥土。当上述生成物与屋内的任何物体表面相接触时,会立刻渗入其中,不留任何痕迹。

客厅内的光源来自于房顶的吊灯,以及房屋一侧的壁炉。壁炉旁置有木质白色楼梯,推测通往房屋的二楼。然而,楼梯顶端被一扇印有鸟居图案的、锈迹斑斑的铁门阻挡,无法进入。

在探险者第一次进入任何一间住宅内且即将从正门离开时,可明显听到屋外远处传来某种模糊失真的啸叫声,类似于音色过于尖厉的雾角鸣声。其将持续一段时间,直至探险者完全处于室外后停止。此后,无论探险者再次出入任何房屋,不论停留时间如何,均不会再触发上述声音。

在啸叫声停止后的几小时内,整个孤岛阶段的户外区域将开始下起如同针线般绵密细致的小雨,为本就模糊不清的景物又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纱幕。路灯和房屋光源造成的光影在半透明的柔纱上形成了一圈圈光晕,如火苗般不稳定地浮动着。此时,街道上逐渐开始积水,不时能见到一些黑色的长伞随移动着的积水自由漂流。

据报告,在该阶段停留一定时间后,探险者会逐渐感觉到某种不断加剧的不适感,驱使着探险者离开陆地范围。该现象的作用效果将在降雨开始后渐渐达到顶峰。

返回海中,便可立即察觉到浓烈而寒冷的海水气息。即使海面已由于降雨而变得波涛起伏,但海水浮力依然异常巨大,并随海岸距离增加而增大。向海洋远处移动一段距离后,探险者已几乎无法将双足完全踏入水中,此时海水的触感则类似于某种极为柔软的丝绸。继续向远处移动,直至人工岛朦胧的轮廓与微弱的灯光全部消失在细雨后的黑暗中时,不适感将会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可抗拒的睡意。

暴雨逐渐加剧,巨浪从四面八方迅速袭来;黑暗中不再有任何指引物,只得沉沦于冰冷的海水之中,陷入温暖而深沉的睡眠。

结界


结界是在孤岛阶段的海洋中因异常效应睡眠后会进入的阶段,也是山雨层级的最后一个阶段。该阶段景观类似于上一阶段的无尽汪洋,但该阶段已处于白天,且四周并未观察到任何山脉或岛屿的轮廓,

无一例外,所有进入该阶段的人员都在苏醒后发现自己平躺于类似上一阶段内的水面之上,但身体和衣物均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干燥。据报告,即使在该阶段内溅起水花或直接舀水,液体也会在探险者的皮肤和衣物表面迅速流失,身体完全无法感知到任何潮湿。

水面整体较上一阶段要更清澈和平静,但依然保持有上一阶段的异常效应。偶尔有一两把长柄雨伞分散地倒扣在水中,无法取出。该阶段内温度仍然较凉,但相比于前两个阶段已略有改观。空气清新,但有些许淡淡的咸腥味。据描述,附近常有暖和且潮湿的海风吹过。

天空与在储水间内窥探到的模样类似,蔚蓝而晴朗。据报告,未曾在天空的可见范围内观察到任何可能的光源或天体轮廓。天空中偶尔有绵软的白云飘过,会在水面呈现出倒影。但怪异的是,探险者自己的倒影却不知所踪。

向任何方位行走些许距离后,便可轻易地发现一耸立于水面之上的大型炭黑色鸟居结构建筑,样式为岛木鸟居类型,据报告推测似乎与春日鸟居样式9最为类似。其高度估测约在十米以上,结构表面光滑细腻,触感类似抛光的原木。鸟居的额束上系有似乎已被水泡烂的、黑色的布带,在有咸腥味但温暖的柔和海风中缓缓飘动。

处于该阶段内的人员会在主观意愿上想要靠近鸟居建筑,并站立于其正下方。虽然该意愿并不强烈,但不论间隔时间如何,最终结果似乎必然会导向自愿站立于其下这一行为的发生。当探险者完全处于鸟居的贯木之下后,鸟居便会像孤岛阶段内的黑色山峰玩具一样融化,但生成物却是炭黑色的粘稠液体。生成液体会在下落途中经过探险者的身体,然后滑落至水面中完全消解。

在上述过程发生后,探险者大多数有关于前厅记忆会被抹去,但不包括如知识技能等经验性记忆。该过程在最初几乎无法被探险者察觉,但后续会在各种活动中逐渐显现。暂没有任何可治疗该现象的方法。

据几位曾切入过该层级的人员表示,其在离开该层级后睡眠的做梦频率会显著提高,且梦境中常会出现令经历者难以想起却感觉十分熟悉的人物和生活场景。此外,上述人员还表示,虽然偶尔会陷入莫名奇妙且内容全无的回忆之中,但其在后室内对轻中度异常效应和怀旧感的接受度阈值却有显著提高。

物资与补给

该层级内的可用物资非常匮乏。若感到口渴,可尝试用容器盛接孤岛阶段的雨水,推测可以安全饮用。此外,同一阶段的部分住宅内可能会在客厅挂有少量完全湿透的夹克衫和大衣,其衣兜中通常被泥土塞满。虽然上述衣物在被带出该层级前无法使用任何常规方法去除其中的大量水分,但值得注意的是,据补充报告表明,这些被带出的衣物在被正常烘干后保暖效果极佳。

切行

进入

切入该层级的方式不尽相同,但总体可分为两大类:

  • 在其他层级内找到10该层级的一些强联系物体,如黑色鸟居形象的涂鸦、黑白相间的山峰模型、鸟居样式的门等。通常情况下,若找到的物体正确,在接触这些物体后,探险者会如淡入梦境般失去意识,并在苏醒后切入山雨储水间阶段。
  • 有时,在切行不稳定时,切入其他层级的瞬间可能会听到轻微的、类似雾角鸣声的失真噪声。记忆切入点后找到最近的切出点快速地反复切行几次便可切入山雨。该措施的风险为可能会在中途断肢。11

以下为已有记录的曾找到山雨的”强联系物体“的层级列表。12

离去

结界阶段内的鸟居消解生成物完全消失在水中后,探险者的身体会开始不受控制地向前行走,同时逐渐失去意识。据报告,该情况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中途可能会在昏迷与苏醒中反复循环,探险者会在这段循环中渐渐切出该层级。据首个安全离开该层级的探险家描述,上述循环的末尾阶段,其感受到了异常的被挤压感,并伴随有少量幻觉。

此外,该人员表示,在毫无逻辑可言的碎片化幻象结束后,出现了一段较长的幻象。在幻象中,探险者似乎来到了某段并不太狭窄的山路中央,夜幕中正下着淅沥的小雨,可依稀看到山下远处雾中的一小片明亮灯火。

在他所能回忆起的经历中,他“紧握着一把看不清颜色的长柄雨伞,湿冷的风将周边的雨滴吹拂到了探险者的身上。他的心中被硬塞入了一些难以想起的负担,貌似都已是非常久远的过去。陌生的记忆画面在潜意识的水面翻腾和荡漾,就如同他眼前因细雨而泛起波纹的积水一样,随流动而渐渐变形、破碎。他一直思考着自己是否曾在某个遥远的角落经历过这幅陌生的场景,直到被一阵熟悉的噪音从疑惑中所惊醒,便转头望见道路上坡的不远处有一辆看不真切的汽车正高速向自己驶来,然后再次失去了意识,坠入黑暗。”13

据探险家自身的描述,其“对于这段经历印象十分深刻”,并认为它“能被明显地察觉到与梦境的差别”。而当记录者询问其有何不同时,探险者沉默了一段时间,而后表示,“在疏离的山雨中停留和徘徊的两天给了我一个舒适的错觉,就像是我突然被从后室中抽离,回到了梦寐以求的、清醒的现实之中一样。但直到那段幻象结束后,当我从一个熟悉得令人颤抖的空间中醒来时,我所感受到的并非是从现实中不得不再次睡去、坠入梦境的不舍与陌生,亦或是从一个梦进入另一个梦的迷茫;而更像是在将一段令人不舍却又必须脱离的梦旅彻底经历完成后,终于真正醒来。”

以下为已有记录的从山雨切出后到达的层级列表。14


评分: +32+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