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90
评分: +23+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5

  • 这个层级是险峻的,似如秦岭栈道
  • 但又是平缓的,就像淮南平原
  • 万物竞发,花草盎然,但没有一丝生机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Level C-90是后室C层群的第90层。

描述

Level C-90是一片无边际的黑暗的广阔空间,同时也是一片狭窄的有边际的直径约1.2平方米的白色石膏制通风洞。

Level C-90是由泥土填满的大地,同时也是一望无际的淡蓝天空,下着令人口干舌燥的暴雨,狂风也让树叶纹丝不动。

平坦的崎岖山丘长满了高大的矮木丛,没有丝毫水分的沙漠遍是瀑布涌动,冬日的春雨让人感受到夏日的冰凉,迎来了秋高气爽的极寒冷风。

苍天迎来了寒冬,万物复苏,尽是春色满园。

大地刮起了风雨,可正晴朗,俱为阴云密布。

火焰像冰一样冷,仿佛天上的太阳。

冰山像炉一样烫,恰似北极的冻洋。

这里的寂静,震耳欲聋。这里的嘈杂,令人舒畅。

奔赴远方的游人,没有离开过家乡,百年来存放不动的老醋坛,周游了陆海河江。

愚蠢的富豪将聪明展现的淋漓尽致,多才的学者让满船灯火尽覆入海洋。

傍晚的光明十分耀眼,正午的烈阳没有一丝明亮。

无人的荒野尽是闹市喧吵,繁荣的城市没有拥挤人烟,肮脏的河水特别干净,清澈的江流却很肮脏。

书本非常的轻,卷帙浩繁,但又重似泰山,薄如纸扇。

我现在没有杏仁水,就像我如今杏仁水满篮。

挽救众人的是恶行满贯的囚犯,一心从善的苦行僧却对金库虎视眈眈。

盲人把真实之物的虚假看的一清二楚,无人问津的哑巴让演讲众人围观。

你有伟大的如尘般渺小,谦虚的极端自负,清廉的十分贪婪。

你也有光明磊落的偷偷摸摸,陷入泥泞般的一帆风顺,平稳而又飘然。

你巨大如蚂蚁,渺小似飞龙,就像远渡重洋的车马行遍了一望无际的狭窄海峡,行越山地的货船爬上了温暖的冰川。

显而易见的谎言找不到,看不见的诚实却正在眼前。

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富饶的土壤孕育出了繁茂的花园;

可这里又是一片荒野,寸草不生,并无良田。

叶子春意盎然地黄了,花草绚丽多彩地枯了。

来啊,来啊,来的慢如闪电,来的终于去了。

去啊,去啊,去的快似乌龟,去的终于来了。

上啊,上啊,向上掉到了悬崖下的万千尺。

下啊,下啊,往下登达了高原上的最高峰。

废墟正满目疮痍地散发繁荣与安定的气息,木棍正空空如也地飘扬着客观存在的旌旗。

他保住了命,所以他死了。
舞台上的演奏结束了,但是音乐和歌唱还在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