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889
评分: +18+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未知

  • {$one}
  • {$two}
  • {$three}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Level C-889是后室C层群的第889层。

描述

LC889.1

卧室的图片,图片经过光线增强处理。

Level C-889是一间卧室,内部温度稳定在24.2℃,湿度一般在78%~89%间浮动,虽然温暖但却闷湿异常。

卧室的一处悬挂着一个时钟,钟上所示的时间与标准后室协调时并不一致,且流浪者随身携带的一切可以显示时间的器物在进入层级后都将迅速发生错乱,具体表现为电子类时钟出现示数错误,机械类时钟出现指针大幅度转动等情况,但当切出本层级后,这些时间已经完全错乱的钟表又会被迅速复原,据此推测层级内的时间实际上是错乱的。

流浪者切入本层级后均会在一间卧室内的榻榻米上醒来,其床垫上铺有一层淡蓝色床铺,柔软舒适;另有一床位于左上角的被子被整齐地叠成方块形状。通常情况下,躺在床垫上的流浪者会感到莫名的放松,但有少数报告称床垫的触感宛如血肉那般湿热黏滑,目前尚不明确发生此种现象的原因,但有说法认为其或许和床垫的材质有关。

我醒来了,在这个榻榻米上面,说句实话,这真的有些像我儿时在前厅住的家中的卧室。周围很暗,我很难放松下来,目前我还没感觉有什么异样,除了这个床垫,它摸起来就像是摸那种肉一样,很奇怪的手感。

榻榻米的左侧设有一扇落地窗,窗外似乎永远处于夜幕时分。透过它可以隐约看见一栋栋整齐排布的老旧居民楼与不时闪烁的路灯,除此以外并无他物。

卧室内早已发霉的墙壁和天花板均刷有淡蓝色的油漆。靠近它们能闻到一丝淡淡的霉味。另有报告称其表面在某些情况下会缓慢渗出一种散发着腥臭味的深红色浓稠液体,似是动物的血液,但尚未有对该液体进行化验的样例报告。

我不清楚应该怎么办,信号受到的干扰也很严重,我不知道自己所写的这些东西能不能被接收到……但刚刚确发生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个墙壁上面渗出了一些……血液?

卧室天花板上的灯泡无法正常运作,唯一的光源仅为右侧床头柜上的一盏小夜灯,旁边则摆着一台因电力不足而时启动时停运的小型风扇。

床的前方设有一处衣柜,柜内存有大量的衣物,柜子内剩余的容量足以藏匿一个成年流浪者。一些流浪者报告称在柜内时听到一些自己儿时朋友的声音从柜外传来,但当流浪者打开柜门向外观察时,这些声音又会戛然而止。

我感觉周遭似乎有东西正在凝视着我,这很恐怖,我来不及思考便躲入了柜子里面。柜子里令我感觉有安全感,我坐在柜子里用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探查了一下,这似乎就是个普通的柜子,至少我在这里面应该是安全的。

“■■■,快出来,别躲啦,我发现你啦”

我听到了一些很熟悉的声音,那些是我的童年玩伴们的声音,但我不敢出去,这极有可能是精神影响导致的,我只得稍微打开一下柜子,但很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在我打开柜子的一瞬间,这些声音全都消失了,又只剩下了一片寂静。

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杂物,位于下方的书包和小柜子内均存放有大量各式各样的书籍,这些书籍基本是在前厅公元2006年前后印刷的。

过了许久,我平复好了心情,在确认外面没有危险后打开柜门离开了柜子。

刚出来,我便四处张望着看看是否有东西发生了改变,还好什么都没有。我的视线最后停留在书桌的上方柜子处,那里有一列被摆放满了书籍,很多都是我小时候读过的。

我拿起了其中一本书,这个纸的质感跟奇怪,摸起来并不像普通的纸,摸起来的感觉跟就像是在触摸皮肤一般。

但我并没有在意这么多,我翻开了书,里面的内容跟我儿时看过的是相同的。

书桌上方的柜子处存放着大量杂物,一些小型物件以及一些书籍,零食和饮料也可能藏匿在柜子中,但它们均已过期并散发着臭味,请流浪者不要食用这些零食和饮用饮料。柜子的左侧养着一盆竹子,看起来生机盎然,盆栽的土壤中似乎掺杂了一些白色粉末,粉末的具体成分不明,推测主要成分为碳酸钙。

卧室的门是木质的,但极其坚固且已被反锁,流浪者无法通过任何方式打开或破坏卧室门,门旁往往设有一张被相框裱起来的照片,照片上的内容似乎是因人而异的,但所有流浪者均报告称照片上的内容是他们的全家福。流浪者在凝视该照片一段时间后会感觉自己周遭的环境发生改变,但当流浪者望向四周试图检查时,一切又将恢复原样。

我在门旁的相框处见到了一张照片,那是我的全家福。即使这张照片已经模糊不清,我还是能看清他们的模样——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我的兄长,照片中的我站在他们的中间,闭上眼睛,展开双臂,像是一只试图飞翔的小雏鸟。

当流浪者靠近诸如书包,衣柜等可以容纳东西的物品时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经历过的流浪者描述称像是被一只手拖拽着,仿佛想将自己拉进这些物件一般令人惊恐,这被认为是层级内的一种特殊现象,发生原因迄今不明。流浪者触摸过层级内的任意物件后,手上总是会沾染上一种腐烂的恶臭气味,该气味的产生原因不明。

进入层级约3小时后,流浪者会慢慢的感觉到困意袭来,随后回到榻榻米,不久后便会进入梦境……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妙的梦。

我的父亲照常的接我放学回家,回到家后,我走进自己的卧室,放下书包并拿出里面的作业,开始完成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作业终于是写完了。

“■■■,来吃饭了”

“好,来了”

我洗了洗手,走出卧室,来到了客厅的饭桌上,母亲把饭菜做好端在桌子上,吩咐我去洗手。

“妈妈,今天怎么有这么多肉啊?还有,哥哥呢?”

母亲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反常的一直用筷子给我夹肉:“快吃吧,吃多点。咋不吃呢?往常不是很喜欢吃肉的吗?”

我又问了一句“哥哥去哪了?平常他还总是跟我抢肉吃呢。”

母亲停顿了一会,然后平淡的说:“你哥哥一直都在,就在桌子上面。”

我望了望桌子,疑惑的问道:“没有啊,哥哥到底在哪呀?”

母亲仍然面不改色的说到:“你哥哥不止在餐桌上,他还在你的床垫里、你卧室的天花板和墙上,书里面……总之,他就在你身边。”

“那为什么我没看到他呀?”

母亲没有再回答我的问题,吃完饭后,她对我说:“吃完了就去睡一觉吧,明天就到你了,到时候你就能看到你哥哥了。”

“好期待明天啊”

“所以,明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我自问自答道。

母亲并没有回答我,我转头望去,原先那个位置上并不见母亲的踪影。

“是啊,从来就没有什么母亲、什么童年玩伴的呼喊、什么全家福,甚至连哥哥都是不存在的……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可怜人在濒临死亡之际的走马灯罢了”

我躺在血肉材质的榻榻米上,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说完了这句话。

基地、前哨和社区

由于本层级的面积狭小,故无法建立任何基地、前哨和社区。

入口和出口

入口

  • Level C-355内陷入睡梦之中,有可能会在本层级内醒来。
  • 通过切入Level C-217的床,有可能进入本层级。
  • Level C-579内意外切出,可能会来到本层级。

出口

  • 未知,因为所有进入过本层级的流浪者在上传资料后便彻底失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