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82
评分: +116+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0

  • 时间及空间稳定
  • 无实体存在及无切入/出可能
  • 失色环境及积极精神影响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Level C-82是后室C层群的第82层,该层级由 一位S.C特工1 记录,尽管第一个来到该层级的另有其人。

描述

Level C-82是一片绽放着彼岸花的原野。原野上偶尔会生长着果树,树木和果实的形态繁多,但都是未知品种,果实皆无毒可口,富有营养,如果摘取果实或砍伐树木,果实与树木将在几天内快速再生。层级内视野中呈现的景象只表现出黑白灰三种颜色。层级内的彼岸花一直保持开放的状态并且生长着叶子。

在该层级的中心点,也就是来到该层级的流浪者的起点起东南方向约5千米处,有一座木屋与一块墓碑,墓碑上刻着“我们终将重逢”六个字。根据调查,墓碑下埋葬着木屋曾经的居住者,也就是已知最初到达该层级的流浪者。木屋内还发现一本内容被认为有实际价值的日记。相关信息在第一份附属文件中将详细提及。

来到该层级一段时间的流浪者都会受到一种精神影响,该精神影响被认为是积极而且有益的,效果包括但不限于减轻流浪者的悲伤、焦虑、偏执、暴躁,增加流浪者的平静与满足。

层级内电子设备不可用,无法进行终端记录,因此该层级文档的初稿是由S.C特工记录在纸上并在离开该层级后上传至S.C数据库。

介于该层级的环境与特性,该层级被认为是适宜居住的。

下面是附属文件(第一份文件有部分修改)

基地、前哨与社区

“此为彼岸”流浪者营地

  • 位于该层级中心点附近
  • 由数位定居于此的流浪者组成,以采集层级内的树木果实为生
  • 团体对外中立,层级内采集到的树木果实被用于对外交换其他物品
  • 团体会接纳请求加入的流浪者
  • 团体定居于此的原因是层级内十分安全而且存在积极的精神影响

S.C(苦难邦联)-绽放的花“灰灯”层级营地

  • 位于该层级中心点起西北方向约30千米处
  • 由数十名苦难邦联成员组成
  • 团体对外尽可能保持隐蔽
  • 该营地建立的原因是层级内十分安全而且存在积极的精神影响

入口与出口

入口
  • 在极度悲伤痛苦的情绪下失去意识有概率进入该层级
出口
  • 未知


























































































很久很久以前,无名的土地上开满了彼岸花,那花是极凄美的,花朵赤而不锐,红而不妖,绚烂宛如红宝石一般,但却无叶点缀,只是红,深到殷红。若是千万年前的秋日,迷途的旅者行止于无名的原野,一眼望去,便可以目睹漫山遍野的殷红同浸润了橙黄日光的天空交相呼应,瞧见彩云低飞,妄图扑进这旖旎的花野。

至于为何现在的彼岸花花叶齐绽,为何这里的景色一片灰白,无比黯然,那就是一个极古老的故事了,古老到我们都回想不起完整的全部了。

在那个连神都不多见的时代,我们便存在,我们曾长途跋涉,最终来到这片土地,寄宿在彼岸花里。一开始我们没有名字,也不知道什么是名字,我们仅仅是陪伴在一起,看那云雾奔涌,阳光过隙,那真是无比欢愉悠闲的时日。

有一天一位神明漫步到这里,他惊叹这眼前的绚丽,不禁心生爱怜,祂唤来了生活在这里的我们,祂赐我们名字,花妖叫曼珠,叶精叫沙华。祂将我们的意志散布在每一朵彼岸花中,命令我们只要这片土地的任何一朵彼岸花生根发芽,我们就要轮流守护。后来,沙华成为彼岸的叶子,曼珠融入彼岸的花。无论黑夜白昼,哪怕凛冬炽夏。我们便就此分别,去守护神明所期望的永恒。

不过曼珠从未想象过和沙华永远离别,而沙华也相信会与曼珠再次相遇。 我们知晓永恒本是缥缈,我们明白神明的意志终将消弭,那一日,这桎梏般的使命将破碎,思念不再是不可僭越的天堑。

但时间的奔流无情且永不停息,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昔日共同的记忆被一点点剥离,尤其是在黄昏亦或雨日,我们会倍感孤单无助。

我们试图再度建立联系,但曼珠寄给沙华的信封被风吹走,沙华拜托鸟儿给曼珠的口信被花海淹没;曼珠会坐在花朵上望着天空嘟囔沙华的的名字,沙华倚靠茎叶旁茫然四顾回想曼珠的模样。慢慢的,曼珠会怀疑沙华是否只是自己曾经孤独生活恒久而臆想的幻影,沙华也会怀疑曼珠是否只是夜里酣睡呈现且难忘的美梦。

这就是永恒的代价,仅仅是为了神明的意志,毕竟这花野几乎无人所至,知晓它如此美丽的也不过是跋涉的飞禽。现在回想起,也觉得那维系永恒是些许可笑的。在那千万年的光阴里,我们看的是同一个太阳,一个是朝阳伴着葱郁的新叶,一个是夕阳映照殷赤的鲜花;我们看的是同一个月亮,一个新月同着明星共舞,一个满月明耀苍穹正中。我们存续于一个世界,却忙碌与各自的时间,我们抱着期待相守,却是太久不曾谋面。

忽然间,我们的思想冒出同一个念头,既然是轮流守护,那在曼珠代替沙华的时间,我们是否能多提前一些驻足等候重逢?最后,在那百年前的秋日中,我们不约而同的相遇了。因为我们的意志早已化作彼岸花的花与叶,那一日遍地的彼岸花都花叶同放。很抱歉,我们想形容那时的情景,但当时的景色用世间一切语言的词藻修饰都是苍白无力的,尤其是在我们眼中那未目睹的奇异之景以及惊默着站立的对方。只能说是万物缄默着,时间明明上一秒还在奔腾,现在便化作坚冰,甚至可以看到它凝固时宏伟的身形。相反是这彼岸花的红色与绿色,这殷红碧绿仿佛在恍惚间将这里融化了,升腾的水汽温暖地氤氲着。

但不要忘了,神明无所不知。祂挥了挥手,在虚无中豁开一个洞口,将时间的纵横看得明晰,便知晓了事情的全部。祂应该是心软了吧,神明也会有感情对吧,祂容许了我们重逢,容许这片土地的彼岸花可以不再经受花叶永别之苦。但作为违反命令的惩罚,祂剥去了这片大地上的一切缤纷。 刺眼的灰黑色从天幕坠下,大地刹那一片黯然。

此后的一切便是你们所见的样子了,灰黑色的大地苍穹,还有遍野违和的长着叶子的彼岸花。阿,不要为我们悲哀失去了曾经那个美丽的世界,它已经换来了我们现在永远永远的重逢,现在再无曼珠或沙华,只有我们,我们就是曼珠沙华。








好了,故事结束了。




是的,我们就是故事的主人公。




你是说那个被埋葬的旅者吗,他来到这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是不久前被我们安葬的。




他的妻子?那这是我们施下的幻象,因为他对他的妻子实在是太思念了,那情感已经溢出了他的心灵充斥到空气中了…这让我们想起了曾经那段孤独的日子,所以我们决定这么做,放心吧,从那之后他满心喜悦幸福,最后含笑而终…是的,这片土地让你们感到幸福都是我们的杰作。




如何离开?啊,让我们想想…还是很简单的,怀着真正的希望与喜悦,默立在花野上,说…




“我是如此幸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