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792

层级编号:C-792

危险度:2
空间可靠度:安全
实体可靠度:实体较少
等待提供信息

描述

forever.jpg

层级的一张照片

Level C-792是一大片无限延伸的建筑群,其建筑样式类似于前厅中国南方的郊县城镇。层级内具有一个城镇所具有的各种种类的建筑,乍看与一个正常的城镇并无大异,只是城内不存在任何人迹。窗户会出现在建筑上,但较少。

层级内的时间看起来定格在夏季的下午五点左右,太阳一直保持着其位置不动。天空是深邃的天蓝色,并一直会有积雨云从东南方向出现并向偏西北方向1流动。层级内的温度保持在30℃左右,较为温暖,并且空气较为湿润,这会致使流浪者感觉到一种不适的闷热感。层级内被认为接近于中国南方初夏的天气。

Level C-792内部整体呈现一种浅淡的偏蓝紫并带有橙黄色的色调,经实验证明这是由于层级内所有物体均具有微弱的反光能力,因其反射了阳光与天空的颜色故形成了此种色调。整体来看这种色调为暖色调,在视觉上非常令人舒适。在色彩心理学上认为其具有一定衬托环境的炎热的作用。

层级内并不存在鸟类的踪迹,但流浪者经常能听见天空中传来一种尖锐且悠长的鸟鸣,此类鸣声无法与前厅中任何一种鸟对应。同时,层级内长期存在着较为明显的蝉鸣声,尽管层级内似乎也不存在有蝉。这些声音并不会使流浪者感觉吵闹,毋宁说正好相反。

城镇的绿化率较高,几乎每一条公路都有设置绿化带。人行道上也基本都会会有种植着行道树。一些情况下,可能会出现一些看起来联通但被阻断的道路。公路上经常有汽车驶过,以轿车为主。可以观察到车内都空无一人。公路上的红绿灯异常地突兀,且始终亮着红灯并一直闪烁着。

层级内无论是室外还是室内的地面上都会散有少量的木槿花花瓣,偶尔流浪者可以发现有花瓣从天上落下。但层级中目前并未发现有种植木槿。

地面上会存在有积水,类似于刚下过雨的状态。在层级中一些区域确实会有太阳雨现象出现,这种雨不会很大,且随着积雨云的运动也会移动降雨范围或停止降雨。

层级中的建筑大多为居民房,其内部虽并非空无一物,但都只会简单的摆放最低限度能够辨认出其功能的物件,例如卧室里只会存在一张床这般,室内都接近于装修到一半的状态。医院、警局、消防所等功能性建筑在层级内也有很小可能会出现,其内部部分区域内饰正常,而大部分区域会空无一物。任何建筑内都可能存在有少数完全黑暗的空间,其中可能会栖息着笑魇

特殊的是,道路两边若存在店铺一类,其中的内饰将会是正常的。当流浪者想在这些店铺里获取资源时,总会下意识地认为服务员/售货员在场,甚至会与其交谈,就像在正常消费一般,直到他们想付钱或是点餐无人回应时才会意识到此处空无一人。这种情况无法规避,推测为一种精神效应。

学校也是Level C-792中一类特殊的区域,无论流浪者如何行进,每经过一段不定的时间便一定会遇见一所学校。学校的样式是不定的,以初中或高中为主。一些情况下,流浪者会在学校附近时会产生一种依恋感,就像他们在等人一样。若流浪者尝试进入学校,会有一种力阻止他们前进。若坚持与这种力对抗将会在约4分钟后晕倒。

基地、前哨与社区


尽管目前存在多个流浪者同时在层级内遭遇相同景色的报告,但目前为止Level C-792里并无流浪者彼此相遇的记录。也就是说,尽管目前的报告证明每个流浪者进入的Level C-792都是相同的,但即使不同流浪者在同一时间处在层级内的相同地点2,他们也可能无法相遇。这一现象目前暂无可靠的理论解释,但它导致了层级内无法建立任何基地。

附录


以下笔记由阈限艺术协会的成员所著,其中所写内容被许多流浪者所认同并传播,故将其放入层级文档之中。

笔记:
正如我平时所说,当我们深入这些景之中并真正被其所环绕时,其中最本质的存在会直接地动摇我们的情感,让我们以此体会到概念者的概念。而在这里,我现在手捧的木槿花瓣便是其最佳的反映。

这里的一切都让我如此地惬意。蓝天之上云卷云舒,阳光带来初夏的一丝暑气,伴随着午后时分独有的悠闲感。脚下的水洼映照着小镇与天空,被随风飘落的花瓣点出一圈圈涟漪。仿佛是昨夜梅雨倾下,今日晴空万里,而我长睡至午后方醒的朦胧。紧握住手中的阳伞,背对着身后的校园,我看着面前的坡道。这里特有的怀旧感此时无比强烈,使我我不禁想象着——这里又会承载着造物者怎样的回忆呢?

接着我看到一位少女欢快地跑下坡道,步履匆匆。她转身微笑,风儿吹拂着,阳光斑驳撒下,红绿灯依然在闪烁。这样一幅画面是如此的可爱,于是此时一切景色的含义似乎都明晰了:如果这副画面能永远持续,那么请让时间停止于此处——这便是我所看见的这片景的真实,这里的空间根本上是记忆的现实一致,造物者渴望着永远。这种感情已经满溢而出,并无可避免地渗入我的思维。

永远,这一词语使我忍不住继续发散自己的幻想。古往今来,人们对「永远」的渴望似乎并不罕见。无论是观念论哲学家口中永恒不变的理念;还是统治者追求着的永生;抑或只是像现在一样想把某一时刻永远地保留的想法,人们总会希望在这变动不居的世界中找到某种不变之物。尽管他们自己或许并不承认,但这片思维的后台绝不会说谎。人们把这种渴望寄托于月亮等意象,也将其流露于自己口中,但无论是他们认为的永恒之物,还是那一句句许下的诺言,在时间面前都显得如此无力。时间嗤笑着人们幼稚的想法,并亲手将它们一一碾碎。正如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会有任何一人或一物能够从始至终伴随着我们的一生。宇宙也同样的,太阳早晚会燃尽,地球也终将化为虚无,整个宇宙在缓慢的熵增过程中终会走向热寂。到那时又有什么能留存呢?

一声清澈的鸟鸣将我从幻想中唤醒,眼前仍然是一条无人的坡道。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发散过头了,因为那根本不是我应该担忧的事。永远之物本就不存在,倒不如说正是因为内心十分确定它不存在,人们才会对其如此渴望;正是因为内心十分确定它不存在,人们才会珍惜当下的一切,才会拼命去抓住眼前的幸福。

那终将到来的就让它去吧,我不会因为自己生命随时可能结束而停止我的脚步,因为我深爱着这短暂的生命。我仍然会祈望着永远,但我也希望它永远只是一份希望,我终将微笑着面对时间为我精心设计的结局。于是我再次紧紧握住手中的阳伞。伴随着微风而下的,是那一片片轻盈的花瓣,以及一声,我的笑。

入口与出口

入口

Level C-514中雨停之后在室内有可能找到一把蓝色的阳伞,反复开合阳伞三次后再撑开并举起它便会切入本层级。

Level C-5中的天蓝色将可能会通往本层级。

出口

强行尝试进入学校最终可能会使流浪者晕倒并在Level C-47醒来,而若尝试在学校的范围边界上切入则会到达Level 2 N

任何如地下通道、楼梯等通往地下的结构入口都会通向返乡路,注意老鼠的痕迹。

室内的异常黑暗区域据说有极小概率可能通往Level C-N2


评分: +34+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