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记录:河岸

马尼拉房间中,你发现了一份档案袋。档案袋内装着一张被人涂改无数的照片与人整理过的一张张纸条……

{$side-text}

{$upon-text}

我不知不觉的从那个潮湿的地下室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这个目前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我将我所看到的都写了下来。

但说起来我是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跤,然后爬起来就看到了这……条河?终于看到天空了,但为何那股无形的压力还是没有消失?我出去了吗?

这里好像我曾经的家门口,嗯……真的很像……。

这条河混混沌沌的,看起来就不是很太平的感觉,我没有靠近他。那水下似乎确实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我,看到那条河的河水深处我就感觉有些喘不上来气。

等等,在我刚刚抬头的时候,我看到远方有一座桥,桥上面有汽车正在开!我把这张纸用石头压在了台子上,希望能够帮助到后人,我去追逐希望了!

不知道哥们成没成,但祝福他吧。

{$under-text}

{$side-text}

{$side-text}

{$upon-text}

嘿,我随手拍了一张放在台子上了,你们可以随意涂改,别问我在哪冲洗的。

{$under-text}

{$side-text}

pCidK4f.jpg

{$side-text}

{$upon-text}

我确实看到了河水里有什么东西在游动,那个家伙最起码有一艘快艇那么大。兄弟们,确实如那哥们写的一样,不要靠近河水。

嘶,栅栏外面就停着好多汽车,看起来也不是报废的。栅栏不高,我看看能不能翻出去。

一张突然出现的——日记?就让我自娱自乐吧,随手贴一张便条其实挺不礼貌的。

这是便条?谁贴上去的?我碰到那栅栏后就浑身无力,躺了一会之后就发现了——这个?

这这这!!!你能看到吗?呃,你好?

这——你是另一个人吗?等等,我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你是吗?其他人,有其他人没错的吧,有没有其他人也贴一张看看???

我去,幽灵信件。呃,你们都被发便条了吗?

我的妈——但我很好奇有多少人同时在这个地方,我提议我们一起看看能不能砍倒一棵树,这边有棵树是在栅栏里面的。

我有一把一侧被我磨锋利的铁条。
(便条已经开始褪色……)

这边有一把开山刀。
(笔迹略显模糊……)

你们说一把匕首能砍树吗?。
(与前几张便签相比崭新了一点……)

{$under-text}

{$side-text}

{$side-text}

{$upon-text}

(似乎和上一张纸页之间过去了很久的时间)
我看到了你们的成果,居然真的能够建成一个避雨棚,你们实在是了不起。但坐在避雨棚下面的时候我发现,这台子边上是不是还有个插座?我给我手机试一下。

好消息,插座都是有电的,更好的消息,这些插座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

我去,我早就把手机给扔了,我他妈的要悔死了!

我发现有一个电源是蓝色的,附近就这一个,感觉能当做参照物。

河对岸似乎有人?不太对,这些“东西”我为何看不清楚他们的样貌?但我能够肯定那些家伙不是人类。但为何我来到这里很久了现在才注意到他们?

不说这个了,我打算涉水去捞一点瓶子罐子啥的,多出来的我会放在避雨棚里。

哥们,水里不是说有东西吗?

{$under-text}

{$side-text}

{$side-text}

{$upon-text}

整理整理你们写的东西好吗?每次来看都已一大堆纸张边条的乱堆,就不能整理一番吗?

{$under-text}

{$side-text}

{$side-text}

{$upon-text}

居然在这个房间里又看到了自己写的东西,还真是巧啊。

那时我看到了那座桥,便认为这是出路。我发了疯的一般向着哪个方向奔跑,不知疲倦。就算淋着雨我也没有停歇……

我还被沙尘暴吹过呢。

但人终究是有极限的,喉咙黏住的我,直接饮下那马尼拉房间你一个好心人给我的十罐饮料后。

一口气干了十罐???

我一眨眼就又回到了那熟悉的地下室,顿时我陷入了绝望当中。

不过没多久我又走了出来,可能我们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回去了吧。好在我没有什么牵挂,那就潇潇洒洒的在这个诡异的世界闯荡一会吧。

{$under-text}

{$side-text}

{$side-text}

{$upon-text}

话说这档案袋是哪里来的?

{$under-text}

{$side-text}


评分: +24+x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