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697

通知

该层级与一信息危险层级相关。为保护读者,不提供链接,相反以下划线 +斜体标记。对于文档内可能出现的困惑内容,需等待信息部的校对,原因同样与上述层级相关。

— M.E.G.,the leaders

评分: +94+x

生存难度:2e - 体内 难切行 <
  • 不安全
  • 稳定
  • 实体内

Level C-697是后室C层群的第697层,主体是一自运转筒形厂房,推测位于某实体 食管 特殊器官内。

fish.jpg

典型场景 -厂房

描述:Level C-697的门径通常为一破损的气锁门,猫眼下方焊有一金属牌,写着英文“Scene-00.09-C”。猫眼内部被类似鱼糜的粘稠物填满,无法观测室内。开启气锁门,即会来到Level C-697厂房内部随机区域。进入区域后,可通过腐臭的气味和映入眼帘的大量死鱼辨认环境特征。

厂房含多楼层,共 90层 不少于156层。各楼层构造相似,没有互相联通的人体通行空间(例如楼梯),只有管道系统和水电系统并联,供给厂房运转需求。

厂房内墙壁为花岗岩、钙盐、铅混合制成,外层镀瓷,墙纸已经脱落,裸露电线和输水管。地板与天花板则混合了水泥,特定区域范围内会替换为镀铬不锈钢。被碾碎至无可辨认种类的鱼尸散落于地板上,堆积成丘,在环境因素和相互挤压下一定程度腐烂变形。疫疾在其中滋生,并产生高温促进瘴气散播,即使这种生物分解在不断进行着,但是鱼尸总量和瘴气密度1均相对保持一定。值得注意的是,也许和疫疾特性相关,所有鱼尸皆剔除了眼球和鳃,无论腐烂程度,推测死前即已进行。

大量作业桌和密封抽屉搁置于厂房墙边,抽屉内部有少量鱼干尸,相对安全的干燥食品也可发现。另外在作业桌上回收了部分手稿,内容大多被抹去,残留油脂和血的混合痕迹。

厂房每楼半径400米,中心为一贯穿上下的竖管道。中心半径210米内为作业区域,可由不锈钢壁辨认。数排隔间绕中心环形排列。每隔间内有一不断旋转的环形浸液槽。隔间地形内向中心上倾斜,地板替换为质地光滑的格栅,中心为一独立漏斗。每数日,隔间将自动进入“工作状态”:浸液槽内一喷口将喷入大量活鱼,2同时泵入水和氧气,持续约20分钟。一条底端为钝形刨刷的机械臂将自上而下从房顶伸出,以随机运动规律不断尝试将活鱼从浸液槽向上拖出并将其塞入格栅。工作期间,机械臂底盘会不断渗出暗红色油状液体,并滴入漏斗内,机械臂本身则会持续发出轰鸣。

因活鱼表面积和格栅口不符合,工作程序无法一次性成功。机械臂力量巨大且运动时会将鱼反复刮擦,鱼极大概率会在过程中碾压而死并重新滑入浸液槽。隔间的环境并非清洁——相反,菌落附着在各设备表面上,鱼血和暗红液体四处溅落形成污痕。在隔间相对温暖潮湿的环境和菌落共同作用下,死鱼会快速腐烂,剩下的活鱼同样会死于感染和缺氧。鱼尸最终会成为一种粥状粘稠的物质,特征仅剩下少量鱼鳞、骨骼和难以分解的硬壳。这时,刨刷可以轻易将粥状鱼尸滑入格栅。格栅内部通向楼层中心管道,其内部宽度允许一人通过。

于每楼边界处,可以观测到实体肉壁裸露墙壁外,其外观为粉红色,肌肉外层仅有一层膈膜,不断分泌腥味粘液的同时表现出惊人的自我修复力。肉壁并不会对刺激产生反应,只有本身不断挤压、间隔抽搐的行为,偶尔会被建筑的尖锐边缘划破膈膜,流出少量血后伤口周围肌肉会向内翻转,一段时间后伤口修复,肌肉外翻,重复之前的行为。这种受伤再修复,再受伤的现象是无休止的。因此,楼层边缘的位置常被血迹染红并被粘液浸湿,甚至部分墙壁塌陷。


pipe.gif

【点击放大】一段格栅通道内的录像,画面呈不正常的晃/抖动

目前,唯一在各楼层间穿行的方式为借助格栅和中心管道:流浪者可以拆卸作业区隔间的格栅再钻入其内通道(构造为斜下),以匍匐的方式缓慢向中心管道进发。格栅通道曲折复杂,内覆盖层缓冲下来的粥状鱼尸和污垢,在长久冲击下变成坚固的颗粒。流浪者在通行期间需忍受鱼尸的臭味,合理控制呼吸。由于各隔间的“工作状态”起始均为随机,流浪者还需留意环境音的变化,在听见流水声或机械轰鸣后应立即改变前进方向,防止自身空间被冲下来的流体堵死。此外,流浪者还有可能直面管间肢的风险。

当流浪者成功接触主管道时,可发现其为螺旋结构,内部相对宽敞,排列着其他通道口。流浪者可以自行选择向下或向上,进入其他楼层的通道口需爬行至少4个循环才能到达所属平面。

楼层底端探明,为一血池,被实体肉壁包围。原本厂房的环境全部消失,只有中心管道不断螺旋向下,但是通道口仍然存在。血池成分除去与肉壁同源的血和粘液,还发现蛋白质、脂肪、硫化物等,推断流体全部排入其内。血池深度未知,向下逐步变宽。可隐约听见下方传来不间断的、微弱的搏动声,推测为 该实体发出 待证明。

血池上有漂浮的板块,为鱼骨和废弃物混合,可以支撑流浪者站立。从板块向上能看见厂房的支撑体:辐射排列的数根巨大弓形金属铆,深深插入实体肉壁,其插口处不断流出血迹。这种金属铆阵列可能不止存在于楼层底端,每间隔十几楼有发现类似细节迹象。

楼层顶端至今未知。有传言称,在极上层的楼层含有臭氧,同时墙壁内铅的成分被替代为锌铜合金,呈亮黄色。


实体:Level C-697内实体几乎自成体系。在校对98年the leaders提供的资料中,发现部分与现在不同的细节。现流行说法认为该层级实体为更适应环境而发生了演化,这种迭代是明显快于外界的,且仍在进行。

2024年,伴随地毯霉菌在层级的扩张,部分实体发生了适应性变化。

地毯霉菌已经在部分楼层泛滥。表面为灰绿色,已经没有任何状态的分化,意味着其只会安静地分解鱼尸。然而,地毯霉菌在菌丝结构上变得极为坚硬,以类似绞合线的方式生长。地毯霉菌分泌的化学物质会抑制其他细菌的生长。

尸鼠成群结队的实体,喜食鱼尸,扎窝于抽屉内。外观上并没有演化出特征,只是体型稍大且被动,可能因为尸鼠原始的模式适应大部分环境。尸鼠和蚂蚁有着互助关系。

蚂蚁蚁群规模常保持在200只,倾向于暗处,只啃食尸鼠吃剩的残渣和鱼骨。3不同于它层级具有领地意识,该层蚂蚁表现胆小、随处游荡,行动时围成一团,在遭遇突发情况时会分成若小团,模仿尸鼠的行动方式快速逃窜,这种模式相对保证了族群安全。同时值得说明的是,猎食者更喜欢捕食尸鼠,这种被蚂蚁迷惑的行为反而为真正的尸鼠提供生存机会。

肢团退化了大部分足,反而更适应伺机而动。作为该层最重要的猎食者,主要以尸鼠为食。原本肢体内侧的眼全部外翻,且视力更好。目前,肢体对流浪者的攻击欲并不强烈。

管间肢依旧寄生于管道,在厂房和格栅通道演化出两种不同类型。厂房内,管间肢仍保持固有的生活模式,少数情况下甚至会猎杀经过的肢团;在格栅通道内,管间肢表现出了滤食动物的模式,口器演化为刷子形,刷食经过的流体。底部有吸盘样器官,可以紧紧抓牢通道壁。正因如此,管间肢会阻碍流浪者的前进。同时,当流浪者和管间肢足够接近时,后者可能会带有粘液的芽体附着到流浪者体表,芽体极难脱落,仅在远离母体足够距离4后才有可能自行滑落。

待定一直以来,本层级被认定为于某实体内,极有可能为 消化系统 争议。介于些许细节和切口特征,该实体可能为巨腹之蛇或者。喷口源源不断的活鱼被认为是实体进食的表现。在近些年的深入研究中,则发现了两种间更多的关联,这些关联涉及到反现资料库的认识。若有更多证据出现,大部分关联档案的资料可能需要重写。附录中的卵状实体可能与该实体有直系关系。


各楼层的实体群视为独立的群落,因为它们一般不可能穿越楼层,管间肢除外。群落间已经出现衍化迹象,例如为适应楼层细微的气温差、鱼尸量差而改变体积、新陈代谢等等,但总体差异不大。厂房内的生态系统以鱼尸为基础,但不过是某种更宏观的实体生命系统的赘生物。厂房本身作为一种类无机环境被视为与宏观群落(即唯一实体)形成系统,但这种系统是明显矛盾且互相伤害的,虽然确实有着共生的要素(厂房帮助实体消化活鱼)。

在一次生物测试中,证明了该层级演化的快速性:E.B.A.封锁一小部分环境,将200枚家蝇卵植入鱼尸内供迭代繁殖,仅在4代之后,原本的家蝇就退化了翅膀,成虫和幼虫变得无明显外观差。5这种身体构造被认为是完全适应环境的表现。


基地:1986年起,the leaders就发现了Level C-697,时称场景-00.09-C,但没有驻扎,仅做不定期层级观测。迄今为止,介于该层级的种种原因,没有任何组织愿意入驻,流浪者需要凭借自身力量探索。


出入口:上文中提到的层级门径常出现于工厂环境层级。一些肮脏的管道也可能成为该层级的切口,这在Level 2中相对概率更大。将任意种类的鱼糜塞入门锁,那扇门即有可能成为该层级门径。6

指定层级可能存在着切口,但流浪者并不会以正常模式在该层级表现,这基于一种假设。

想要离开该层级,可在随机楼层内寻找一充满垃圾的鱼缸,躺入即可到达Level C-33。某间厂房隔间的机械臂并不工作,而是一直悬垂,于其互动会来到Level C-2,该隔间的具体位置似乎一直在变化。每楼格栅通道都有一特殊υ形结口,待在其内数分钟后会到达Level C-22第9扇门的前方。

潜入楼层底端血池直到昏迷,会来到Level C-88

高处楼层可能出现一扇樟木门,进入会来到难自禁


附录 LV C-697 1:历史概要

1998年第二季度,the leaders展开了一次对现有场景资料的全部校队。其中场景-00.09-C的分贝趋势图格外引起骨干注意。在过去,一台位于场景底端的测音器不断记录着环境音,尝试获取有用信息。该表抄录自场景-01.03-C

距离上次计划探索场景-00.09-C已经过去8年之久,the leaders打算再探索该场景,尤其是底部血池。

text.png

场景-00.09-C 振动声分贝相对变化趋势 (截止1998.2.1)

附录 LV C-697 2:约拿入腹

1998.2.17. 三名the leaders探索者身穿特质防护服,附带随身记录装备一起进入场景-00.09-C,展开一次名为“约拿入腹”的探索行动。


threefish.png

“约拿入腹”:从左到右分别为Maxime Aragon、Jacques Borel、J.-A Von


在成功到达底部后,3人小队发现水面不断鼓出气泡。经商讨后,一致决定潜水。3人间水下通讯系统正常,以下为当时情景转录:

[转录开始]

J.-A:没问题。
Maxime:没问题。
Jacques:看来一切正常。
Maxime:要我说,这可比之前在管道里爬要好了多。
Jacques:高见,那才是真恶心。这里貌似不过就是血游泳池。
J.-A:别掉以轻心,留意气泡迹象。
Jacques:我眼前全是红的,手电照了就几个碎渣,你叫我怎么找气泡。

Jacques:我草!什么东西在摸我。
J.-A:是我。我都看见你的头盔了。
Jacques:哦,没事了,有气泡吗?
J.-A:找到了,跟着我游。
Maxime:我就在J.-A左手边,我们手搭手一块儿下去。
J.-A:下潜。

Maxime:虽然还是很模糊,但你们感觉……这里是不是变宽了?
Jacques:食管可不都连着胃?
Maxime:得,别吓人。
J.-A:看下方,有发现。
Maxime:好像是凹陷?
J.-A:游近点瞧瞧。
Jacques:很柔软的质地,在蠕动?
Maxime:是这样,和其他地方貌似不一样,哦,天啊!
J.-A:什么?
Maxime:它在响,你们贴着听。
Jacques:真的哎,微弱的振动声,像心脏。
J.-A:不对,有点怪,拷贝的录音和这响度、音色对不上。
Jacques:貌似是的,可能受干扰了?
(一声巨大的振动响声)
J.-A:不对,这个声音才是!声源还在下方。
J.-A:等一下各位,待在这儿。

Maxime:确实,是两种不同的响声。
Jacques:这个算是意外发现吧。
J.-A:是的,但这意味着,我们本来的任务没完成,气泡倒是从这凹陷处发出的。
(一声巨大的振动响声)
Maxime:那大家伙还附和一下。
Maxime:我感觉我们的氧气是不够支撑继续下潜了。
J.-A:可惜,那我们上去吧。
Jacques:我其实有个发现。
Jacques:我摸到了个卵。
Maxime:太冷了吧。
Jacques:是真的,那凹陷处里面有很多凸起,摸起来就像是包裹着的卵。
J.-A:能否取一个到时候调查?
Jacques:可以吧……诶!取下来了。

Maxime:到水面了。但是刚才那个没问题吧?
J.-A:不确定,但总比空手回来好,上头估计信不住我们的口头说辞,至少得带个证据。
Jacques:我找了个小密封缸,灌了点血水,它就在里面。它貌似还在动。
Maxime:这下好了,我们抓了个食管寄生虫回来。等着基地演异形开发室版吧。
J.-A:大致脱离了环境就没事,它又没的吃。
Maxime:回去吧,用基地的层级秘钥。

[转录结束]

事后,密封缸放置于the leaders 2号基地内。2001年转运至Level 1,最后被M.E.G.托管。期间密封缸内卵状实体一直保持惰性。

附录 LV C-697 3:脱

2009年起,M.E.G.代替the leaders继续记录Level C-697内环境音,采用更先进技术。发现原本振动声的分贝趋于平缓,但是音色逐步变化,最终变为一种原本振动声混合其他更尖锐振动声的声音,振动频率明显加快。但由于该项目一直归类为低价值,M.E.G.并未过多注意。

9eb157dbc16afbcf0a71b7dc58ad5e94da2041da

Cheng和手中的实体尸体

直到2022.5.12,负责管理基地储物间的员工Cheng发现了原本储存卵状实体的密封缸破损,流出许多暗黄色液体,卵状实体死亡,变成一种难以描述细节的,类似鱼的半流体。

同月13号,几位流浪者报告称Level C-697发生了环境变化。次日,环境一切恢复。


一例邮件:

在其他报告中,有说明作业区隔间全部停止工作且浸液槽清空,有听见无源头的婴儿啼哭声。

针对这几起事件的同时性和可能的联系,M.E.G.决定重新对Level C-697展开调查。

附录 LV C-697 4:脐

2022.5.15. M.E.G.集中一支探险小队进入Level C-697,携带摄像机、潜水装备和层级定位系统。

在最初12小时内,记录均正常,Level C-697环境并没有什么特别处。在第13小时,刚整理完作业桌资料的队长Kona突然召集队员在一作业区隔间进行临时会议,摄像期间并没有录制声音,镜头视野包含所有小队成员。

交涉20分钟后,队员均表现出了困惑和沮丧的表情,部分人开始抽泣,除了Kona,他一直情绪亢奋。突然,Kona拿出一把尖刀,递给了傍边的队员Roget,Roget使用尖刀刺向自己的小腹,其他成员开始脱去衣服,随后摄像机在一声摔打声中破坏,画面停止记录。

除Kona外,其余小队成员的位置均滞留,其所属定位系统在大约2小时后失联。根据Kona的位置记录,他在独自前往厂房底端后,向血池潜水了1259米,逗留20分钟后再持续上浮。在之后的记录中,Kona向上爬行了折合至少155层的垂直距离。

到达该高度后,Kona停止向上,斜行一段距离后打开了自己的备用摄像机,他正在一作业区隔间内,同时开始录音。

[播放副本]

(画面中,Kona蹲在隔间角落,身上全是污渍和鱼尸碎片,他先是低着头,喃喃自语了一会儿,随后向镜头挥手)

Kona:我就简单说几句,过会儿我有自己的事。
Kona:外面,不是食管。
Kona:而是条脐带。
Kona:恶心是不是?
Kona:我们发现了,这里,就是为了它的后代设计的。
Kona:这里在生长,因为它的小家伙也在生长。
Kona:也许几百年后……有没有种可能,等小家伙们长成,分离之后,一起的一切,都会不一样?
Kona:这里一直在演化,直到它的尽头。
Kona:但是,它们要长成的时间可太长了。所以,我们打算……融入这里。
Kona:我们必须融入这里,因为,在必然的未来中,在鱼尸覆盖后室的未来中,我们根本救不了自己。未来不属于我们,属于我们的后代。
Kona:其他人选择进入演化的道路,我选择另一条。
Kona:再见,演化的道路。

(Kona走到镜头前,转动了摄像机位置,随后径直走到隔间中心漏斗的上方。可见隔间墙壁较黄,中心墙顶有一个洞,洞口有光,Kona向洞中爬去。)

(3分钟后,Kona完全进入洞中,洞口变暗。)

(80小时后,一条不断渗着暗红色液体的机械臂从洞中伸出,关节旋转了几圈,最后用底端刨刷砸向摄像机。)

[播放结束]

在M.E.G.实地回收资料中,并未发现其余小队成员,相反,在失联位置发现了共300颗卵状物,内部均有一成熟胎儿实体,有鳃且生殖器官完整。7因为保险起见和控制Level C-697生态系统,M.E.G.收集了全部卵状物并集中销毁,仅留下一对雌雄实体供日后研究,现转运至Level C-40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