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很亮,它映着粉色的光芒
评分: +56+x

已经忘记自己是何时来到后室的了,回顾这里面风风雨雨,各种难忘的回忆已然将前厅里平淡且重复的时光覆盖,只记得一些小时候的事情。随着旧记忆褪去,我却不由得升起怀念,时常感到一丝丝惋惜,或许之后都将吃不到家里的菜肴,也失去了与过去熟识的朋友结伴而行的权利了吧。

时光荏苒,岁月流转,我在这里感受到了诸多未曾经历过的事情。背叛藏身于协作,冒险只为了苟活,我被塞入了名为压抑的封箱,随机的突发事件每日都可能爆发,它们迫使我的心脏时刻吊在喉咙;但我在这里,仍旧是可以满怀惊喜的,因我尚可捡拾这一路上的奇异之景。

记得曾到访过一处层级,天空宛若上了胭脂粉黛的红妆,同水面的倒影也潋滟出粉色的波光。几尾小舟在顺着水波上下起伏,周围几根竹条参差斜立着,这里没有实体,没有害命的危险,足以让我卸下负担,享受片刻的宁和与惬意。

小时候,家人住在沿海的乡村,房子附近就有几条小溪。那时候经常和发小一起去溪流的上游捕抓鱼。我们把脱下的鞋子小心地放在平坦的岸边泥草地里,高高地挽起裤腿,赤脚踩入清澈的溪水里。我仍记得起脚尖穿越水面时,那种透过心扉的冰凉。她的身体不好,所以都是我去抓鱼,那块儿的鱼不算少,经行甚多的便是溪石斑和小香鱼,运气好时会在湍流处的石块下找到隐蔽的石爬子,而对于那些机敏的,则需要我弯下腰,瞅准时机后眼疾手快地“劫货”,每每那时,她就在靠岸的地方拿着一个塑料的小桶,我将鱼向她扔去,她再抓起那些活泼跳跃着的小生物丢到桶里。就这样,往往会忙活到了傍晚,在家中吃过了饭,父母就不再管做什么,只嘱咐说别玩得太晚。我们就叫上几个邻居家的小伙伴,几个小孩子三五成群地撒欢似的往外跑,一路到了村外,在沿路拾掇些干柴,在草木稀少的地方架起篝火,将当日的劳动成果一并烤熟,大快朵颐。

长大后,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就从身体里被慢慢拔除,回忆也逐渐稀薄了起来。但是在这个层级中,一些隐匿的童年色彩犹如纱纸被轻轻揭开。层级中的水面也并不高,但也没过了头顶。好在我水性不错,由于常年住在沿海的乡村的关系,我时常会去水中嬉戏,所以对于在这样的海中漫游,更是为我增添了许多享受趣快的时光。当感到疲倦时,只消自然地倾躺下来,飘在水面上,微浪阵阵地拍抚身体时,我便望着粉色的天空。这里没有耀眼夺目的阳光,浓稠圆满的粉色与闪烁芒光的层峦海浪互相对吭,填满了我的视野,我唯独觉得可惜的事只一桩,便是我并未见过它夜晚时的模样,若后室也有神明,想必是老天爷不舍,将一半的美景贪留在身边独自欣赏。

随着日渐长大,踏入了高中,情窦初开,我也与发小收获了第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回想起那时青涩与纯洁的初恋,不由感叹万分。

每当放学之后,我总是喜欢带她到家旁的石滩,学习、谈心、打水漂、躺在石块上久久地望着天,那时我最爱说一句话:“天很亮,如果天上也能映出你脸颊的粉红,那这天应该就更美了。”矫揉的情话在青色的年纪里,却也总能打动人。因为她时常生病,每次生病,她的脸上就只有苍茫的白色,我想将那抹原本的粉红留下,留在脸上,留在心里。

在思绪飘回到海面上后,我用手舀一口海水,它不咸,反倒甘甜如醴,有一股淡淡的杏仁味。然后我便会爬到船上,向M.E.G.汇报下情况,并继续摸索出口。不过我并不着急离开这里,船上有着我需要的物品和口粮,这里的风景又是如此美丽,实话讲,我愿毕生留在这里。

记得发小家也有着一艘艇,自从她的父亲教会我开船后,我们就时常出海,在微波荡漾的浅海轻摇慢晃地享受着独属于二人的时空。快乐总是短暂的,仿若一瞬,时光延宕至傍晚,晚霞低矮地坠压下来,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那淡红的色彩已变成一片惨白。

人生的道路有时感觉漫长,有时又觉得很短。桑荫不徙,有的人或许会在道路上与你分道扬镳;有的人或许将陪伴你一程;但有的人,本带着一颗与你披荆斩棘的心打算陪你到终点,最后却先你一步在道路上永久地停下了。

那天,在这后室中长久闭塞的心与这遗憾且怀念的感情突然交织,回想起那时,怀念之情涌上心头。我闭上双眼,一跃而下,面朝蓝天。当我再度睁开双眼,却是另一片天,天空很亮,它映着粉色的光芒。


pinksky

ᅟᅠ

投稿人:Katsuroyo Kuru
万分感谢Kanie Ja对于本文的斧正!
图片附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